《两广豪杰》

第六章 万里桥之役

作者:温瑞安

这时一公亭内原来的洞口忽然传来击打之声。

——屈寒山等人要冲出来人但穴口已封闭。

——这穴口本来机钮控制是在外而不是在内的。

——余哭余飞出来击倒黄远庸,也是屈寒山控制的机钮。

——现在屈寒山等在里面,自然也打不开穴口。

——他们可以从穴道内的出口冲出来,那里是屈寒山的卧房,还有把守的余哭余及江易海。

——他们要走,就得快!

八侠自然也想到了这些,马竟终叫了一声:

“走!”

左丘超然道:“走去哪里?!”

萧秋水道:“找孟师叔!”

孟师叔便是“恨不相逢,别离良剑”孟相逢,他是萧西楼的师弟。也是武林七大名剑其中之一。

孟相逢与“天涯分手,相见宝刀”孔别离,并列为“东刀西剑”,孟相逢雄踞广西,孔别离则虎卧关东,又为“武林五大刀客”之一。

孟相逢便是浣花镖局的主持人,亦是外浣花剑派之主脑。

在那儿助阵的人还有:萧易人、萧开雁,据说海南剑派历届以来最年轻的掌门人邓玉平也在那里,还有唐朋、唐刚和唐猛。

要救浣花萧家,就必定要调动外浣花剑派的好手。

他们冲出四川,过贵州,原来六个人,只剩五个人,但一人广西,却多了三名高手:

文鬓霜、马竟终、欧阳珊一。

邱南顾是被安排照料欧阳珊一,并作为照应的,萧秋水等冲入一公亭时一再叮咛,不到最后关头,不准邱南顾出手。

所以邱南顾在要害关头发挥了最大的功能。

欧阳珊一在外认准了开关机钮的地方,邱南顾则发动了攻击,不但释放了萧秋水等六人,还打跑了屠滚和彭九。

他们现在打算从临桂顺漓江直达古之良丰,再转至桂林。

誉满天下的桂林山水,不仅以山水驰名,而且也是历史上关系一代兴衰的名城。

水历帝奏疏中,有两句名言,写的就是广西:“以全盛视粤两,一隅似小,以粤西恢复中原,则一隅甚大!”绍康一旅,三户亡秦,而历代名将,孤愤丹忱,有不少是出自这山水名地。

湘江源于海阳山,漓江源于越城岭之苗兔山。“湘漓同源”,原是讹传,但二千一百多年前,秦始皇派御史督军史禄,凿灵渠以通航运后,湘江方从灵渠流入漓江。十里后才与原来的湘江汇合,乃是因灵渠地势为高,湘江敌流低,非如此不能通航。分水塘高百余丈,宽三四十丈,乃运河的枢纽。湘江河却比运河大两三倍,江水居然能从容溉入运河,可见这是古人多么不平凡的设计!

灵渠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古老的运河之一,也是历史上的奇迹,“秦堤春晓”、“苏桥秋月”“飞来石”的胜迹,都分布在这儿附近。

钵嘴是运河的另一重要工程,它把迎面而来的湘水划破,使之分流,工程乃在汉代伏波将军疏浚灵渠时创设,有一名碑,上刻“伏波遗迹”四个大字。

与钵嘴相连的两条八字形之大石坝,也是按照湘水流入漓江七、三分的比例水量设计的,这都是古代水利工程的杰作。

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山水,以委婉曲折的漓江为中心,形成秀绝人间的风景画面,山如翠屏,水清可鉴,檐声帆影,风光无限。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萧秋水等一行八人,自水路到良丰,过灵渠,上岸走观澜亭,经苏空桥,到了传为唐代李渤重修灵渠时所建之万里桥。

文鬓霜的左腿曾伤在屈寒山的金剑下。

连番剧战,使他重创迸裂,但他以“腿绝”成名,所以一路上都忍下来了。

虽然忍得下来,但萧秋水等毕竟看得出来。

万里桥边漓江水,万里桥下柳荫凉。

萧秋水就要文鬓霜坐下,然后分派铁星月和马竟终去买吃的,邱南顾与左丘超然去买金创葯。

吃的和敷的,无疑都同样重要。

萧秋水不敢派铁星月和邱南顾一起做一件事,天知道这两个疯鬼在一起会做出什么事。

文鬓霜这两天来也变了形。

他一生只追杀人,而今被人追杀。

他一生未与黄远庸、毕天通、姚独雾分开过,而今“四绝”中只剩下他一人。

两天来东躲西藏,是他毕生来首次奇耻大辱;他活着,不过要雪清这耻辱,而且还要替他的兄弟报仇雪恨!

所以无论怎样,他都忍了下来。

忍下来留得残生,好召集武林同道报此大仇。

一路上都是权力帮的党羽,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

铁、马、邱、左丘出去了约莫半餐饭时光,正午的太阳,却因风景而清凉,欧阳珊一却拉唐方到桥的另一边去说话。

女孩家总有说不尽谈不完的悄悄话。

萧秋水摸摸鼻子,自然不便去参与谈话。

桥边柳荫深处有几个劲装中年以上的豪汉在互习武技,看他们所练的,都是平常一般江湖上的武术,所以萧秋水也没多加注意。

然而文鬓霜也若有所思,他所想念的是他的兄弟,还有顾君山……萧秋水更不敢去惊扰。

他年纪虽轻,但他了解那种痛苦。

他二十余年来的生命,绝大部分都是热闹、快乐、飞腾、活跃的。

因为他有这些兄弟,所以他知道没有兄弟的寂寞。

少林叛徒大肚和尚、鸟乌大师、屁王铁星月、铁口邱南顾,自命风流的林公子,年少精悍的“树林”,还有剑利人做的邓玉函,暗器精奇的唐柔,剑法凌厉的康劫生……

——想到邓玉函、唐柔,他的心就在抽搐痛着。

——玉函!玉函!唐柔!唐柔!

——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唉!

——想到康劫生,萧秋水就有莫名的愤恨。

——左丘超然还曾念兄弟之情,放过他一马。

——康劫生,高瘦,长脸,一副傲岸据骄的样子,常左手按剑,右手配合说话而动作,遇事抢劫,杀人不眨眼,萧秋水想到这里,觉得有一阵被欺骗的耻辱!

——要是他手上有剑,他一定拔剑飞舞!

——这使他想起几把剑:孔扬秦的“白练分水剑”与辛虎丘的“扁诸神剑”,沉落于黄果飞瀑之中。

——古松残阈,萧东广的“古松残阀”在他死后,也落入铁骑神魔战役里的乌江之中。

——还有张临意的“阴阳剑”,却了无踪影。

——萧秋水又想起了三柄剑:

三柄装假,以声势慑人,而实际以飞刀夺命的剑!

宝剑“屠刀”。

名剑“长啸”。

古剑“无鞘”。

“天狼噬月,半刀绝命;红灯鬼影,一刀断魂”沙家四少自“振眉阁”前暗算萧夫人失败,那三柄好剑去了哪里?

——如果现在有剑就好了。

——萧秋水练的毕竟是剑。

他又旋即想起“广西三山”。

——顾君山以铁尺作剑,比剑风还要凌厉。

——屈寒山手中无剑,一出剑就致命。

——杜月山竟然以手足所铐的链铁变为四柄活剑!

剑随心生,剑由心发,剑,掌中一定要有剑吗?

萧秋水正想到入神时,忽然迎脸一篷水泼来。

然后烈日骤炽,烈日的厉芒似正照在大沙漠上一般,炙热如摧,目不可视!

断喝声!

萧秋水立时辨释出怒吼声发自文鬓霜。

而骤起如烈日之厉芒,定必是观日神剑:

只有康出渔出剑,方才有如此声势!

权力帮的人又来了!

水自万里桥下溅泼出来。

水雾幻成一片彩珠,萧秋水只看见幻彩中的烈亮,看不见剑锋!

然而剑锋方才是致命的!

剑!剑在哪里?

剑在彩雾之后!

泼水的人,为的是扰乱他的视线。

他本来就不是康出渔的对手,加上水的扰乱,康出渔必能一招搏杀他于江边。

但是泼水的人,也定必被水遮掩视线。

所以对方只能认定他原来所立的位子出剑!

萧秋水在刹那问想到了这些,他不能视,无法挡,仅只来得及把原来所立的位子一让。

这是生死一发间的赌。

只要猜错,泼水的人也能看清他的移位,萧秋水便死定了。

但萧秋水刹那间想到,便在刹那间做了。

用脑的决定,有时比用剑的判断还要快。

而且更有效!

萧秋水不死!

萧秋水居然避过了这一剑!

那人刺出一剑,也看不见是否奏效,一旦感觉刺空了,水雾空朦,随时可能有还击,所以即刻回剑自守,跃退三尺。

水气一轰而灭,萧秋水怒道。

“康出渔……”

只见另一边,文鬓霜力战江易海与杜绝,占尽下风。

欧阳珊一与唐方,正与屠滚在对峙着。

“上天入地,十九人魔”中,一下子来了四个极难缠难惹的魔头。

康出渔恨绝了萧秋水,正如萧秋水恨绝了他一样。

康出渔数度狙杀萧秋水不遂,反而断送了几个同僚的性命,想到自己差些儿也死在成都,这渐渐让康出渔对萧秋水起了戒心,生了恐惧:

萧秋水小小年纪就如此,长大还了得?!

所以康出渔决定不借用任何手段,都一定要先除去萧秋水。

故此他一下手就不仅暗算,还要借水遁形,狙刺一剑,不料还是给萧秋水过人的敏感,迅捷的反应以及准确的判断力避了开去。

康出渔更恨之入骨,他决意不让萧秋水再活过今日。

文鬓霜腿受了伤,以一战一已是甚难,江易海和杜绝而入加起来,就像一个铁箍一把快刀,文鬓霜成了待宰的牛羊。

牛羊濒死,也会挣扎。

蜜蜂拼死一螫,足以伤人,何况“腿绝”文鬓霜!

杜绝和江易海一时还不能得手。

屠滚的暗器,本来就胜于唐方,而今虽多了个欧阳珊一,屠滚仍可占上风。

但是屠滚在两天前被邱南顾打了一掌,而且更被文鬓霜踢了一脚,内伤未复原,功力大打折扣,一时也取胜不下。

萧秋水心神落在他们三人的危机上,康出渔看准了这点,他要在萧秋水分心时一举击杀。

邱南顾、左丘超然、马竟终、铁星月,他们在就好了!

——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回来?!

康出渔好像看出来萧秋水在想什么,干笑道:

“你要等救星是不是?”

“你等死好了!”

“邱南顾和左丘超然早就给彭九盯上了,铁星月和马竟终此刻恐怕已死在柳千变的扇下,还有汉四海压阵,他们是死定了。”

“你也认命吧!”

萧秋水听得血脉迸张,大吼一声,冲了过去,康出渔心中暗笑;

——对!就是这样!你越失却理智,越快死在我的剑下!

这时只听一声闷哼,文鬓霜的右腿又挨了杜绝一刀,鲜血飞溅,脉门已被江易海拿住,正在拼死挣脱。

又数声咤叱,原来铁星月、邱南顾、马竟终、左丘超然都逃了回来,边退边打,他们的对手就是彭九和柳千变。

忽听一个极其沉宏、劲力、浑厚、雄魄而有礼的声音道:

“诸位住手,有活好说。”

“诸位”都没有住手。

在这个时候,正打得如火如荼,又有谁敢先停下手呢!

另一个清朗、铿锵、有劲的中年女音清越地一字一句地道。

“有话要说,为何非要动手不可?”

这些人语音都带有十分浓厚的广西腔,但说的是标准的武林官话,而且有礼大方,就似地方上有学问的老夫子,在劝冲动小子们勿要打架一般。

还有一个苍老、哑涩的声音道:

“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你们几人,看来也是江湖上的名人,怎么对几个年轻人下此重手?”

讲归讲,康出渔这等魔头才不去管他,因怕有人干扰,出招更加毒辣。

这时又一个豪迈、爽豁的声音道:

“这几位出招,是不是大名鼎鼎的‘观日神剑’康出渔康先生、‘九指擒龙,江易海江老爷子,‘暗器卅六手,暗桩卅六烙’屠滚屠老大,以及人称‘快刀地魔’的杜绝!还有一位是不是‘腿绝’文鬓霜文老英雄?”

这人语音中对康出渔、江易海、屠滚、文鬓霜都甚是尊敬,惟对杜绝却十分鄙薄了。

也许这人还不知康出渔、江易海、屠滚等早已是权力帮“九天十地,十九人魔”中的巨魔,而杜绝是地魔之一却是人所皆知的。

这人能从他们过招对拆中一眼认出来武功家数,而道出他们的身份,眼力之高,阅历之丰,可想而知。

康出渔等听得自是心头一震,不知是敌是友,忽又听一人语音十分冷冽、严峻、焦躁地道:

“就算你们要打架,到了广西,也得问问我们广西五虎才行!”

众人一听,不禁都停下手来。

两广武林,以广东梁斗,广西屈寒山,是为武林泰斗。

屈寒山又与杜月山、顾君山,井称“广西三山”,三山四绝,四绝就是文鬓霜、毕天通、姚独雾、黄远庸。

这些都是广州武林中的顶尖儿人物。

广州还有十虎。

广西有五条老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万里桥之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