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七章 广西五虎

作者:温瑞安

洪华一拳打来,杜绝就一刀剁了过去!

杜绝不相信这些广州武师能有多大的能耐,“九天十地,十九人魔”的武功是武林公认的杀手无常。没道理反而怕了几个地方上的小混混。

杜绝刀快,洪华拳慢,眼看刀要斫中洪华右臂。

忽然洪华右手一收,变成左手出拳,同样一拳,飞向杜绝鼻梁。

杜绝“刷”地一声,手中忽多了一柄利刀,又一刀剁向洪华左手。

洪华神色不变,右拳及时打出,迎向杜绝的刀!

杜绝的刀虽快,洪华的拳看来虽慢,但却能后发先至,“崩”地击在刀口上!

杜绝心忖:你的拳多厉害,也不敢攫我利刀之锋锐,当下全力使刀斫去!

这一下,两人倏分,震退三步,杜绝刀口崩了一块,结反震得虎口发麻;那一刀斫在洪华拳上,确也把他的拳背斩出一条白痕。

白痕,而不是血痕。

洪华的拳就像是铁镌的。

社绝脸色一变,失声道:

“少林神拳!”

只听“躬背老狗”打气叫道:

“少林洪,再来一记!”

少林洪华木笑一下,挺身又上,又是一拳打去!

杜绝大喝一声,化为漫天刀光,旋斩了过去!

杜绝毕竟是在刀法有相当造诣,这一轮快刀,洪华看得眼花镣乱,实无法招架得住,干脆一收手,正色道:

“住手,我有话说!”

杜绝一奇,问道:

“什么话说?”

少林洪道:

“你出刀前都要大喝一声是不是?”

杜绝愣了一下,少林洪又道:

“出招前不要呼喊,大呼小叫的,会把一口真气打散,出招时就不能集中全力。”

话来说完,忽然同样的一拳。疾快无伦地打出去,杜绝出奇不意,“砰”地被击中鼻子,捂着脸飞了出去,少林洪拍拍手笑道:

“这是学费。”

这一下,真是怪招,把萧秋水等看得忍俊不住,广西四虎更是张扬吆喝,以壮洪华声势,柳千变冷笑道:

“这是少林神拳?”

洪华笑道:

“拳是少林,打法是广西,标准的两广打法!”

两广人似乎地域观念比家国观念还重,广西五虎无不洋洋自得于己是广西人氏。

柳千变冷冷地道:

“那我柳千变来领教一下你少林拳招和广西打法。”

少林洪咧嘴笑道:

“请!”

少林洪刚才的确出手打伤了杜绝,可是谁都看得出来,杜绝那一轮快刀,洪华原是抵挡不住的。

“九天十地,十九人魔”的确身怀绝门武艺,广西五虎的格斗经验虽十分管用,但长久拼战下去,只怕断讨不了好。

可是广西五虎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萧秋水忽然发觉这广西五虎也很像自己这一伙人——像“锦江四已弟”,像大肚和尚,像老铁:阿顾,也像“树林”“林公子”,一样的乐天,知道该去做的,不管一切,该做就做去!

——不知广东五友也是不是这样?

就在这时,忽然弹出三点寒星1

屠滚突然出手。

少林洪对峙的是柳千变,谁知道出手的不是柳千变,而是屠滚!

“九天十地,十九人魔”的对敌经验,比广西五虎,也只多不少,如果说到阴谋诈略,广西五虎则要瞠乎其后了。

洪华怪叫退避,险险被其中一枚暗器打中,且划破了他的袖子!

给屠滚的暗器打中,哪还有命在?

洪华避过三镖,已十分狼狈,地上的杜绝突然一跃而起,一刀砍在少林洪背后,侠得令人无及挽救。

唐方惊呼一声,少林洪跌出三步,居然笑嘻嘻地回头,竟然没事。

杜绝失声道:

“金钟罩?”

柳千变目光收缩道:

“铁布衫?”

这两门外家功夫绝艺,竟给少林洪华练成,才能硬受杜绝一刀。

少林洪却涩然笑道:

“是十三大保横练。”

柳千变等都吁了一口气,因为十三太保横练,纯粹是外家练身法,正如街头卖葯的师傅,叫人拿石锤来捶,用脖子拧弯枪支一般,是较为粗糙的杂技而已,却没料给少林洪作救命用。

洪华又腼笑道:

“还有童子功。”

“童子功!?”康出渔冷笑道,“没料到广西五虎中还有童子鸡耶!”

这一下,广西五虎和萧秋水等脸色都变了,“杂鹤”施月一步跟前来,脸若寒霜地道:

“康先生,没料你以一代大侠身份,竟说出这种话来,我柳江人氏施月要来领教康先生高招!”

广西五虎出现到出手,一直给人十分意料不到的招数,其实这些都是一般市井豪士,擂台比武的惯用技俩、平常武功,但对于康出渔这般武林正宗高手来说,反觉缩手缩足,很不习惯,但康出渔自恃剑术超祥,当下傲然道:

“也好,让你见识见识。”

施月忽然双手一展,成鹤啄型,飞凿康出渔。

康出渔左手一震,右手却忽然多出一柄剑来,剑如旭日,一下子令人眼睛都睁不开来。

“杂鹤”施月一下子人被卷入剑光之中。

人已不见,只有剑芒。

剑已不见,只有旭光!

旭辉万丈,萧秋水等都没法定睛看清。

只听一声清叱,施月已退了出来,居然没有受伤,可是髻上的珠花散了,发姿凌乱,虽然在仓皇中,却更有一种少妇人的美和动人。

忽然间,施月又“白鹤展翅”、“飞鹤升天”,闯入剑芒之中,难道她已有了克制“观日神剑”之法?

剑芒又烈,施月再度被吞噬不见。

旭芒更炽。

施月再退了出来,喘息已十分急促。

但在刹那间,施月在康出渔剑芒一敛时,又冲了过去,“饿鹤寻虾”、“飞鹤搏蛇”、“黄鹤无踪”、“白鹤飞来”,攻了过去。“饿鹤寻虾”乃少林“虎鹤双形”中的“鹤拳”,“飞鹤搏蛇”是源出“蛇鹤神拳”的招式,“黄鹤无踪”竟然是三百年前就销声灭迹的“黄鹤真人”之绝技,“白鹤西来”是现存“白鹤门”的基本武功身法。

康出渔手中的旭日,忽然一敛,随后光芒又炽,后又一敛,然后又烈,如此一暗一明,总共四次,每次剑芒一收时,剑圈中隐有白鹤掠起,但是四度明暗后,旭日神剑的光芒又告大炽!

这一下,施月即刻急退!

又一声轻叱,剑芒紧追,箍住施月!

宛若鹤唳一声,施月长身拔起,飞落三丈外,左右肩各有一道血痕,喘息不已,云鬓全乱。

康出渔剑势一收,斜指施月,脸色沉冷,但呼吸也甚是急迫。

这一场大战,总共三个回合,施月被逼退三次,几冲不出剑网身死,胜负乃分。

康出渔剑尖一振,发出点点厉芒,又卷向施月。

施月脸色变了,急叫道:

“虎豹龙蛇鹰!”

李黑虎地跳前,笑道:

“你独家单斗的‘鹤拳’不支啦!待我五路神拳来领教一下!”

话未说完,竟然以一双手,左刁腕,右屈指,扣住了康出渔的“旭日剑”!

蛇拳!

康出渔脸色一变。

李黑一刁住剑,哈哈一笑。

铁星月、萧秋水、邱南顾三人忍不注齐齐叫了一声:“好!”

李黑得意忘形,喝了一声:

“打蛇随棍,上!”

“嗤!”一声急响,蛇拳之首,右五指随剑身直上,飞噬康出渔脸门!

但李黑不反攻还好,一旦反攻,一手必松,一松之下,康出渔的剑“嗡”的一声,竟冲出一道金虹,顺势刺人李黑腹内!

这上下,铁星月、邱南顾都忍不住失声而呼,萧秋水急道:

“不怕——”

剑刺入李黑腹内,李黑忽又一扭身,弹跳而起,原来只不过在两边衣服上刺对穿了一个洞,真可谓“险过剃头”,饶是李黑游戏人间、也吓得脸色苍白,不过他脸色太黑,看不出来,还勉强咧齿道:

“好剑法!还好我有‘蛇形腰身’!”

康出渔冷笑一声,叱道:

“那我就‘斩蛇开道’!”

一剑削去,李黑拔起得快,但烈芒过处,竟被削去一对鞋底,人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李黑怪叫道:

“你估你系汉高祖咩!?”

情急起来,竟说起广西话,人在半空,忽然一游,身形十分好看,胸首一昂,十指如钧,卜卜有声,卡地抓向康出渔头顶!

康出渔一闪,跟着闪过,但这两爪十分怪异,指尖跳动不已,康出渔位置一变,爪向也跟着一转,康出渔及时一矮身,饶是这样,发上金扣连着几条头发也被抓了下来,痛得康出渔一声虎吼,李黑笑嘻嘻半空转身道。

“施老妹,我替你番既彩头来嘞!我既龙爪使得无?”

——刚才康出渔曾挑下施月的发箍,而今李黑施“龙爪”拔了康出渔的金扣,正好扯平。

然而施月却急叫道:

“黑豆!注意——!”

李黑回头一看,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个奇大无比,看不清也无法看清的太阳,已到了面前!

施月不能救李黑,洪华也不能。

因为他们是广西五虎,宁愿一对一落败,不能以众击寡胜。

他们都是骄傲的人。

萧秋水也想援救,但也不能出手。

他刚才目睹施月败,而其他四虎依然没有上前救援,只有在分开后,李黑才上前。

所以他了解这些人,除非到了必死关头,否则在这时候出手,等于是侮辱。

剑芒烈,李黑黑。

因为李黑太黑,纵使旭日再炽,黑点依然在。

李黑忽然伏地。

“五虎门”绝技:伏地虎。

五指贴掌一收,少林绝艺:虎爪!

烈日当空,但李黑在地上,烈日未罩下,李黑虎爪已抓住康出渔的腿!

李黑的爪,有力、够劲。又黑又粗,跟着一抓,就可抓下康出渔腿上一大块肉来。

就像老虎的利爪。

可惜康出渔的剑已经到了。

康出渔临危不乱。

就算李黑能抓掉他两大块肉,他的剑也可以把李黑钉在地上,穿个大窟窿!

李黑叹了一声,他知道这“虎爪”又告无效了。

他立即滚开,突又弹了起来,跳起七尺,犹如黑豹,五指如凿,铲击康出渔!

康出渔出剑一横“叮”的一声,备退三步,两人脸色都变了一变。

康出渔吸了一口气,那淬厉外射的剑芒,竟全敛入剑身里去,那里剑犹如旭日一般,发出暗红之金虹,剑尖对准李黑。

这无疑是康出渔全力之一击。

他矢志要把李黑斩之于剑下。

可是李黑不会站着等他。

李黑拔空,“九月鹰飞”,李黑转身,“鹰击长空”,李黑飞降,“神鹰裂免”,十指直抓而下!

这一招,声势之厉,连左丘超然也认为可媲美第一鹰爪王雷锋!

可惜康出渔不是兔子。

他的剑尖一挑,已迎向李黑的十指,然后“嗡”的一声,剑芒大炽。

这次剑芒,比任何一次都炽。

夕阳怒日,照在江上,残霞漫天,江山如赭,金辉炫张,好一幅凄厉景致!

李黑犹如黑鸦,置身于如此凄凉晚景中,为眩日所摧毁,不能自拔!

但如果李黑是黑鸦,黑鸦是会飞的。

李黑“鹰爪”已无效,身形已尽,眼看就要毙命于旭日神剑下,忽又平平飞起,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身法,忽然掠回了“躬背老狗”身旁。

他“飞”过的地方有血洒落。

他背后还是给剑风切开了一道裂缝。

萧秋水忍不住叫道:

“好轻功!”

李黑居然还笑得出。

“不是轻功,是瑜咖!”

话来说完,旭日又到!

康出渔本就矢志要把这“广州五虎”中最难缠的“黑小予”杀之于“剑下。

厉剑又到,眼看李黑无可招架,忽听康出渔大叫一声:“哎唷!”然后“嘻嘻”抓足跳动不已,众人甚奇,原来康出渔脚底下嵌了一枚铁钉。

众人不明所以,李黑笑道:

“我又叫‘铁钉’,你没听说过吗?”

原来李黑身退时已布下了一根利钉,引康出渔来一脚踩下去。

康出渔痛得又叫又跳,怒吼一声,运气于剑,要以“御剑之术”,追杀李黑于剑下。

李黑这下可慌了,叫道:

“老狗老狗,这人我不行,你来你来!”

只听躬背劳九哑声一笑,忽然抽出一抿黑棍,一棍子就打了出去!

适才康出渔追击李黑,萧秋水等人自是提心吊胆,后来康出渔踩到钉子,萧秋水注意到施月、洪华、胡福等都为李黑捏了一把汗,又舒了一口气。

李黑虽败,他们亦不去救,但却极为他担心的。

他们却依然相信他们的兄弟能应付这场危局。

这信任比什么都来得重要得多。

康出渔冲过来,矢志要把李黑诛之于剑下。

但是躬背劳九一棍就扫了过去。

劳九的棍也不知什么做的,又黑又细,一棍扫出,才划破长空一声尖锐的呼啸!

这一棍打在剑上。

如果是蛇,这一棍恰好打在蛇之七寸上。康出渔使的是剑,这一棍的巧劲,恰好击在康出渔剑身运力之所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广西五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