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八章 九指擒龙

作者:温瑞安

隔了半晌,广西五虎低声议论了一番,金刀胡福站出来尴尬笑道:

“这的确是一场误会……我们本来也觉得以康先生、彭兄之侠名,怎会作出这等事情……幸而屈大侠及时赶到,才化解这……这一场误会。要请大家海涵,见谅。”

康出渔冷笑道:

“见谅则不敢当,不过五位他日要行侠,要仗义,还是要问清楚才出手较好!”

李黑忽然截道:

“我们两广十虎,天不怕、地不怕,服的只有两人,在广东,是梁斗梁大侠,在广西,是屈大侠,倒不是你康老先生,康先生说这话,未免太托大了一些吧!”

康出渔怒不可遏,李黑这话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屈寒山却一摆手道:

“总之是一场误会……我以‘屈寒山’三个字作保证,这些人狐群狗党,不值五位匡护……至于冲突,兹代表康先生等位向诸位道歉。”说罢长揖到地。

广西五虎慌忙回礼,少林洪华道:

“有屈大侠出面,我们自是心服口服。”

躬背劳九也涩声道。

“有屈大侠开了声,我们就此不管!”

屈寒山和蔼笑道:

“几位如此给屈某薄面,不知可否至寒舍小酌几杯?能否赏光?”

李黑看了萧秋水等一眼,叹道:

“恐怕没有心情了。”

——见死不救,对于广西五虎来说,心里确是不会好过。

金刀胡福圆场笑道:

“这几天梁斗梁大侠要来,兄弟等还要张罗接待,届时梁大侠来了,才一齐去拜会屈大侠,如此可好?”

屈寒山笑道:

“梁大侠吗?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

萧秋水忽高声道:

“你们竟相信这人的话?!”

广西五虎脸上都掠过一阵尴尬之色,李黑涩声道:

“屈大侠是广西群龙之首,自是不会骗人!”

唐方也急道:

“我是唐方,我的哥哥唐大,就是死在这姓康的手上。”

说着又指向在一旁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文鬓霜:

“他的确是文老前辈,其他三绝一君,都死于这屈寒山手下!”

广西五虎自是一震,金刀胡福向唐方诚恳地道:

“姑娘救胡某一命,胡某自是感激;只是姑娘说唐大先生已遭毒手,在下却在十日前,还与唐大先生会面,姑娘说的未免太……”

胡福称唐方为“姑娘”而不叫“唐姑娘”,说“唐大先生”,而不用“令兄”,显然不相信唐方便是唐家的人。

屈寒山也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至于四绝一君,与我相交十数年,江湖宵小也不知剪除多少了,我会杀他们?!哈!哈哈哈……”

杂鹤施月也凝视唐方道:

“不是我们不信任你们,而是你们说的话,令人无法信任。”

萧秋水长叹一声,大声道:

“你们走吧,我们不怨你们。”

于是他们走了。

广西五虎都走了。

剩下的是萧秋水、唐方、左丘超然、铁星月、邱南顾、马竟终、欧阳珊一、文鬓霜,面对的是“权力帮”的屈寒山、康出渔、彭九、屠滚、杜绝、江易海、柳千变,六个人魔,一个剑王。

屈寒山摊摊手,耸耸肩,居然很温和地道:

“现在都好了。”

马竟终紧紧握住欧阳珊一的手,反正面临的是死亡,他什么都豁出去了:

“什么都好了?”

屈寒山笑道:

“应该准备好了吧?要自刎呢?还是要我们来动手?”

屈寒山手上还是没有剑,但笑意中目光如剑寒:

“要杀你们,易如反掌。前面还有汉四海在等你们,后面也有余哭余在追。”屈寒山目光闪动:

“你们,已无一线生机。”

他们真的无一线生机,连一丝生机都没有了。

单止一个屈寒山,纵使他们八人联手,也远非其所敌,何况还有康出渔、江易海、柳千变、彭九、屠滚、杜绝?后头更有余哭余,前面又有汉四海,他们真连一点机会也没有。

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路。

纵使有路,也是死路。

天无绝人之路。

在他们来说,这句话是不是够讽刺?

他们有信心、热情、达观、不绝望,从不放弃努力,绝不背信违义,但他们不易舍弃浣花萧家的危局,冒死冲出来,要赶到桂林去请救兵,又警告天下武林同道,理应联手台击权力帮,为了完成这点,他们牺牲了一切,甚至折损了兄弟,然而今壮志未酬,困于此地,孤立无援,而且死路一条。

金兰结义,在他们来说,盘江的神州结义之一线生机,此时岂不是要绝灭了?

绝对不可以。

——你们一死,这世界岂不都是权力帮的天下了?

——所以不管你们做的事别人认为如何愚蠢如何傻,你们都得撑下去。

——好好地撑下去,因为你们的存在乃是天地昏暗间的一线微明,一点光亮。

屈寒山依然道骨仙凤地笑道:

“既然你们不肯自杀,我们只好动手了。”故意压低声音又道:

“你们已知道我们那么多秘密,我们自然没有法子让你们再活下去。”

萧秋水凛然道:

“你要杀就杀,要我们束手待毙,绝不可能!”

屈寒山脸色一寒,道:

“好!我就先杀你!”

屈寒山身形甫动,江易海即道:

“请剑王让我先行出手。”

屈寒山微笑道:

“好!”

但他笑容立即僵硬。

全身肌肉也马上硬绷绷起来。

因为“九指擒龙”江易海的九只手指,已分别扣拿在他全身三道死穴、五处要穴上。

他丝毫动弹不得。

他凸出眼睛瞪住江易海,自牙缝里狠狠切出了一个字:

“好!”

屈寒山说一个“好”字,其怨毒、怒恨无与伦比。

这一个“好”字,包括了“你暗算得好绝”、“你骗得我好苦”、“你做的好事”等意思。

他说完了这个字,就连一个字再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在全力运功抵抗!

被“五湖拿四海”江易海拿住全身大小十二处穴道,要是旁人,早都倒下去了。

然而屈寒山不倒。

这震吓只有江易海心里知道。

屈寒山不但不倒,而且运内力相抗。江易海只能勉强拿住他。屈寒山一警觉即用力抵抗,江易海强制住他于一时,却无法置之死地。

江易海本来就想出奇不意,杀死屈寒山,再与萧秋水等,对抗康出渔这批人。

现在看来已没有那么容易。

但是他一定要假装顺利。

惟有如此,才能控制全局。

屠滚、杜绝等都呼啸着扑了上来,但都在半途停住。

谁都看得出屈寒山的命捏在江易海手里,谁都不敢妄动。

只有江易海知道他一个指头都移动不得,稍作移动,屈寒山就得脱反扑。

那时他的处境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江易海强道:

“你们想要剑王的命,最好先住手。”笑了笑,又道:

“要帮主不责你们之失职,就得听我的,”江易海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要是帮主怪罪,你们在这儿赔了个‘剑王’,嘿嘿,你们当知惩罚如何了!”

想到帮主李沉舟,康出渔等手都软了。

不管他们能否擒下江易海,只要给江易海杀了屈寒山,他们的罪名也够大了。

谁敢惹火权力帮的帮主?

康出渔等纵然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做。

所以他们只好停了下来。

萧秋水到现在才弄清楚江易海是帮他们的人,大家都喜形于色。

这局势急遽直变,萧秋水禁不住问道:

“你究竟是谁?”

“我是‘五湖拿四海’江易海。”

左丘超然忽然失声道:

“难怪陕北道上,你曾拿住了我,却没有杀我,你就是‘九指神捕’胡十四!”

江易海笑道:“要不是你师叔,还会给你一个臭屁就臭走?”

左丘超然艺出于第一擒拿手项释儒,后来加上鹰爪工雷锋之亲传,在擒拿法来说,武林中已鲜少有人胜之,但比起擒拿大师项释儒的师弟胡十四来说,确实差得大多太远了。

但是胡十四早已失踪数载,销声匿迹。

胡十四当时与诸葛小花,朱侠武合称“六扇门三大至尊”。

——朱侠武就是《跃马黄河》里的“铁手铁脸铁衣铁罗网”朱侠武。

胡十四与朱侠武、诸葛小花合称捕快中的“三大至尊”,他当时名列第三,胡十四近年失踪后,都不知有多少人在怀念他的功绩。

江易海昔笑道:

“因为我九只手指,跟别人都不一样,所以柳大总管还是怀疑我,始终没让我接近李沉舟,也没让我当上‘九天十地,十九人魔,其中之一,所以我花了七年,还是掘不着‘权力帮’的根。”江易海苦笑道:

“而今我已忍无可忍,不能让你们白白送死,所以这下出手,杀一个李沉舟爱将屈剑王也好!”

康出渔目光如剑,怒道:

“你是胡十四?!”

胡十四笑笑道:

“你的底子,都落到我手里,你很愤怒,是不是?”

康出渔冲前一步,道:

“为着权力帮,我不能让你活回去!”

胡十四冷冷一字一句地道:

“不过只要你再走前一步,我就杀了屈剑王!”

康出渔立即顿住。胡十四即道:

“你们先走,这儿让我来断后。”

——他已发现屈寒山的内劲抵抗越来越大,恐怕随时会控制不住:他必须要先撤走萧秋水等,自己再图逃脱。

——有屈寒山做挡箭牌,至少可求自保。

左丘超然急道:

“胡师叔!”

胡十四叱道。

“你要是认我是师叔,那就赶快给我定!带你那班朋友立刻走!”遂而惨笑道:

“并且回去告诉你师父,这个时候不是归隐可以躲得开的,你不先找他,他会毁了整个江湖,然后就是你!”

“他”指的当然就是“权力帮”,或者就是代表权力帮的李沉舟。

萧秋水等举棋不定,胡十四又道:

“萧秋水,你们快走,别忘了浣花剑派,武林同道命脉,都系在你们所要传达的讯息上!”

萧秋水忍不住道:

“胡前辈你……”

胡十四强笑道:

“我手上还有这位‘剑王,,他们还不敢对我怎样,而且,我一个人也较容易脱身得多,你们跟着我反而累事。”猛怒目一瞪,叱道:

“还不快走!”

萧秋水等只好走了。

左丘超然等一行八人,走了约莫一盏茶光景,胡十四才长长呼了一口气。

屈寒山体内的反抗劲气也没原先那么充沛、有力了,虽然胡十四的九只手指已渐渐发麻,但他己自信有足够的力量置屈寒山于死命。

所以他沉声道:

“现在我也想走了,你们能不能提供我个好办法?”

康出渔沉吟半晌,道:

“你先放了剑王,我以名誉保证,让你活出广西。”

胡十四大笑道:

“你的名誉担保,哈……敢情是屈寒山对广西五虎的保证一样吧?”笑声一歇,又道:

“我放了屈寒山,不但活不出广西,连万里桥也活不过了。”

柳千变怒道:

“那你究竟想怎样?!”

胡十四道:

“我想还是——”忽然因为极大的恐惧,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但因恐惧而说不出一个字,甚至连说出一个字的能力也没有,甚至来不及。

因为他指下屈寒山的内劲骤然增强,如海潮怒涨,海啸卷天,一下子增加到一倍、十倍乃至于二十倍!

胡十四的九只手指,因禁不住内力之摧迫而不住弹动起来,颤抖的手指已扣不住屈寒山的要穴。

就在这时,屈寒山一缩,抽身回剑,寒光一闪,胡十四拦腰被斩为两截!

甚至来不及一声惊呼。

胡十四死时双目仍睁得老大:他到死才知道李沉舟手下“八大天王”中“剑王”的武功实力!

屈寒山一招得手,即剑弃于地,疾叱道:

“快追!”

康出渔等应得一声,屈寒山却踉跄了一步,“哇”地吐了一口鲜血。

他趁胡十四防备较为松弛时,用毕生之力撞开被扣之穴,拼力发剑,杀了“九指神捕”胡十四,但这一下也耗了全力,真气游走,震伤了内腑。

但他毕竟仍是独力,在死穴为对手扣控之中仍杀了大敌。

威震阳朔屈寒山岂是一名捕快所抓得了的——纵使那是位神捕!

逃。

惟有尽快抵达桂林,进入浣花分局,才能歇息。

萧秋水等心里确实十分之急,文鬓霜因腿伤而不便速行,铁星月和马竟终便轮流抬着他来逃。

这一位以腿拳著名的英雄此刻脸无表情,也不知是悲伤、愤懑孤寂,还是哀莫大子心死?

这一路赶下来,竟已到了与安县城西五十里之古严关。

古严关筑于西山之间,传为秦始皇时所筑。附近山石题刻很多。远远看去,十分庄严。此时已是日落时分。

这时三五渔樵,正踏步晚归。

萧秋水等正慾急急穿过古严关,忽听后背有两个樵夫在对话:

“听说四川武林中出了一件惨案,死了很多会打架的人,你知也不知?”

“哦!是那个叫什么剑派的吗?好像给人攻破了。”

萧秋水听到这里,心里好像是挨了一鞭似的,全身都搐痛起来。

“可不是吗?跟权力帮作对,有死无生咯!”

“晤怪之得啦,原来拒地与权力帮作对,想晤死都几难咯。”

萧秋水忍不住回头就要追问这几位樵夫哪里来的消息,忽然唐方拉了拉他的衣襟,萧秋水连忙看回前面,只见日薄西山,古严关上,竟直挺挺地躺着五六位樵夫打扮者的尸体!

直挺挺的尸首,柴薪、担挑、斧头都散落在地上,死者脸色发黑,五官出血。

唐方道:

“是被人毒死的。”

马竟终叹道:

“都是些普通的樵子。”

欧阳珊一忍不住道:

“一定是瘟疫人魔余哭余,早布下了毒,却误毒死几个不相干的人!”

“这人魔!”萧秋水、铁星月、邱南顾、左丘超然等都很愤怒,他们宁愿自己与敌人决一死生,都不愿意无辜的人代替他们死。

他们已决定奔过去探查那些樵夫中毒的情况,是否还有葯救。

这时走在较后面的两个樵夫,也看到前面这种情景了,唬得愣住,其中一人忽然嚷道:

“那个不是鲁阿根吗?”

“他怎么也会在那里?谁千的……阴功!阿弟也在那边!”

这两人因看到熟人,关心情切,急急抢先奔了过去,肩在背上的柴薪都不管了,往地上一扔,过去蹲下来拍打死者的脸颊,悲叫道:

“阿弟,阿弟,你怎样了?”

左丘超然、萧秋水长叹一声,两人对望一眼,想要走过去搀扶和劝慰,趁此询问他们浣花剑派的消息。

就在这时,文鬓霜忽然喝道:

“等一等!”

难道“腿绝”丈鬓霜精厉的眼神里,又看出了什么蹊跷?

文鬓霜一叫,萧秋水和左丘超然就停了手。

无论如何,他们都敬文鬓霜是前辈。

就在他们停住身影的刹那,那两位樵夫身形忽然摇摆不已,踉跄了几步,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咽喉,哑声嘶叫,走没几步,终于倒下,口吐白沫,摇动了几下,眼睛如死鱼般凸了出来,再也不能动了。

中毒而死。

毒从死人身上来。

当别人一碰死人的衣襟时,毒就从死人的衣褶扬起,侵入生人的手心、呼吸里来。

所以两个樵夫立刻中毒身亡。

如果刚才触摸死人的是萧秋水,那么萧秋水现在当然也是个死人。

下毒的人是没料到有人先萧秋水而触摸到地下的死人,而下毒者所毒死的正是那两位樵子的亲朋,所以这个樵子才会赶在他们之先,去查探死人的情况。

好毒的毒!

萧秋水立即变了脸色,文鬓霜倏然喝了一声:

“下来!”

一脚踏在古严关的石墙上,石墙震动,上面却轻飘飘地落下三个人来,轻巧、无声。

三个人都是一样,白衣,宽袖,而脸容像一枚发水的大白馒头,五官挤在一团,小得可怜。

第一个人笑嘻嘻地道:“我叫余笑不,他叫余不笑,还有一个,就叫余我吾。”

第二个人苦口苦脸地道:

“我们都是余哭余的弟子。”

第三个人似哭似笑地道:

“我们本来要毒死你们,却毒死了别人,这样也好,死越多人,越好!”

这三个人,如此冷毒,说得稀松平常,在他们宽阔的白袍里,不知隐藏了多少污垢、罪恶。

萧秋水忽然走过去跟唐方低声说了几句话。

余笑不忽然又道:

“我师父就要来了。”

余不笑脸色木然地道:

“我们要在师父未来前解决你们。”

余我吾接道:

“你们谁要先来送死?”

萧秋水猛喝一声,挥刀扑去,边叱道:

“你们残杀无辜,我先来领教!”

这三名白袍人忽然俱左手一振,抛出一样东西,飞袭萧秋水!

萧秋水一闪身,避开一物,一回刀,碰开一物,左手一捞,接住一物,冷笑道:

“凭这些小道技俩也把我……”

忽然一个字都说不下去,脸色倏变,手握咽喉,格格有声,仰天倒下!

铁星月惊叫道:

“萧老大——!”

邱南顾连忙想扑过去扶持,文鬓霜喝道:

“去不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