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01章 唐花

作者:温瑞安

“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一定要找到唐方。”

萧秋水面对椅桌凌乱、但空无一人的客店,静静地发了这个誓愿。

他正要离开这客店时,忽又发现了一些事物。

一些凳子上、桌椅上、甚至墙壁上,都嵌有一些细如牛毛的针。

一只小蚂蚁爬过。它离开一根比绣花针还细的小刺约三尺之地,忽然从壁上掉落、死了。

这些暗器是有毒的。而且是剧毒。

更特殊的是,这些暗器,打在哪里就跟那里的事物同一色调,打在桌上,就似桌上的一点污垢,要不是萧秋水如此精细的人留心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些暗器竟似一些会变色的动物一般。

这样精致的暗器,这么剧毒的暗器。

结论大概只有一个:

——唐门的人来过!

可是唐方的暗器却是没有毒的;这点萧秋水最是清楚。

然后萧秋水又看见了一朵暗器。

真的是一“朵”暗器,因为那暗器是一朵花。

铁花。

这一朵铁制的花,美得妖艳,五瓣花开,舒放后,中央花心吐蕊,蕊心有五瓣未开,精致玲珑,但让人一看之下,就动人心魄。

但这朵“花”嵌在墙上。墙是旧墙。

墙里有很多隙缝,在这朵“花”钉入的墙周围十尺内,墙中缝隙里,有两条蜈蚣、一窝蚂蚁、一只老鼠全都毙了命。

尤其是老鼠,不但毙命,而且全身的毛都脱得光秃秃的。

而萧秋水自“死巷”之役来回不过片刻,更可怕的是老鼠的洞穴在七尺以外:它根本还没有触及这朵妖花。

萧秋水不觉毛骨悚然——这种暗器,他只听说过,连他父亲名列“七大名剑”萧西楼在内,也仅是听说过而已。

见过的人都已死亡。

这种“花”有一个名字。

名字就叫做“唐花”。

唐花不是人。而是暗器。

——一定有唐门的高手来过!

——这客店内一定发生过格斗,而且撤退得十分匆忙,连唐门这样重要的暗器都没有取走。

“唐花”是唐门三大绝门暗器之一,连“子母离魂镖”也只能算独门暗器手法,而不是奇门或绝门暗器。

若不是撤走大过迫急,唐门的人怎会把如此重要的暗器留在这里?

唐门能造的暗器,三百年来,天下各门各派三山五岳,一直无人敢仿造,亦无人能仿造。

——可是唐方呢?究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唐方去了哪里?!

其实就在萧秋水刚进“欢乐栈”不久,返身追逐钟无离之后,曾森就立即跪了下来,颤声道:

“禀报……小人禀告……火王,小人乃受萧秋水……之威胁,才……”

祖金殿冷冷地道:“你们不是被派去狙杀慕容英的吗,康舵主呢?”

曾森脸色惨白,身子也抖哆起来,显然对这“火王”很是畏惧:“康舵主逃了。何狮、康庭、安、铁二位判官……全给萧秋水杀了……”

这句话听得连穴道被封的唐方也是一震——萧秋水怎有如此神功,莫非是得了什么奇遇?

火王如火烧一般的眉毛一扬:“你们凡人,连分舵主在内,还不敌区区一个萧秋水?……高中呢?”

曾森垂首谨道:“高中他……他死于慕容英之手。”

火王瞪目道:“慕容英呢?”

曾森仍是不敢抬头:“幕容英给……给康舵主杀了。”

火王呵呵笑道:“很好,很好,被擒的,就只有你一人了?”

曾森听人上有笑意,以为赦免,心中较为笃定,恭谨地道:“是,是,小人想引萧秋水到此地来,有火王在,当必手到擒来……”

火王笑道:“你可真会设想呀。”

曾森叩道:“不敢,小人乃是向火王学习。”

火王开心地道,“你抬起头来……”

曾森抬首道:“是——”突然间火王袖子一扬,一团烈火,迎脸喷来,曾森措手不及,火焰烧在脸上,发出吱吱的异声,无论曾森如何拍打,火焰不熄。

曾森惨嚎之声,令人不忍耳闻。

火王冷冷地道:“你是怕死,所以屈服,我就要你死,权力帮不要贪生怕死之徒。”

曾森在地上挛打滚、呼嚎,叫声令人惨不卒闻,终于声嘶力绝,*挛气绝,火焰即灭,竟未燃及他一片衣衫。

火王的纵火技术,真令人叹为观止。

唐方心忖,权力帮竟收罗了天下间如此多奇技异术,以及名门宗师助阵,声势之壮,确是开五百年来未有之霸业!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一个声音道:

“他妈的王八羔于,巴拉妈予的什么鬼叫,这里哪只鸟发生什么鬼事呀?王八蛋!”

这人一口粗话,一出现在店门,唐方就忍不住想欢呼。

这讲话如放屁的彪形大汉,却有一个小小的头,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巴,白白的牙齿。

铁星月!

他身边当然还跟着个人。

这人嘴巴尖哨,一副找人骂架的样子,但看去十分精警,正是邱南顾无疑。

他们背后好像还有人。

他们显然是经过这里,听到惨叫声而来看个究竟的。

他们并不知道里面就是火王。

他们更不知道里边还有唐方。

火王嘴角掀动:“原来是你们。”

邱南顾“啊”地叫了起来:“是你呀!光头王八,你还没死啊!”

——滇池之役,萧易人所带领浣花剑派之一百三十四条好汉,要不是火王淬下杀手,才不会给权力帮所击溃!

邱南顾走了进来,他身后却有一个塞在门口,进不来,因为她太肥了。

肥的是唐肥。

肥的人比较臃肿,轻功不会好到哪里去,身体不灵便,功力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所以火王也没把她放在心上。

他更不担心别人会认出唐方、左丘超然他们。

因为他已替他们改装了。

火王一直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有信心,他一直觉得武林中应把他易容技术的排名,摆在“上官,慕容,费”之间。

而且就算他们认出了,又怎样,

火王本来就想连铁星月、邱南顾等也一网打尽的。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轰然一声倒塌了,灰石纷飞,一巨鸟般的人掠了进来。

火王脸色变了,这肥女的武功远超的想象。

唐肥掠入,一扬手,三道寒星,打向火王。

火王大喝,人已离开他原来的地方。

然后他发现他带来的权力帮的人,至少倒了一半,三点寒星并不是暗器,打至中途,忽啪地爆成数百枚细针,方才是暗器。

于是一半以上的权力帮徒都倒下了,独独唐方却没有事。

唐肥拯救的目标,显然是唐方。

所以她才扑到,就挥手解了唐方的穴道。

唐方一跃而起,就拍开了唐朋和左丘超然的穴道。

唐朋正要解欧阳珊一的穴道,火王怎能忍此凌辱,大喝中出了手。

他的火焰,在一刹那间,喷了出去。

唐肥的衣服上至少有四处地方着了火。

可是唐肥也发出了她的暗器,火王脸色变了,“呼”地掠到门槛,变色道:

“唐门三大高手中你是谁?”

唐肥衣上的火焰又奇迹般熄灭,只烧得衣上一个个的洞,露出白白的肉,唐肥倒不在乎:

“我是唐肥。”

——唐门年轻一代有三大高手,就是唐宋、唐绝与唐肥。

火王冷笑,唐肥虽出名的不好惹,他自信还惹得了。

那边的左常生,已跟一个肚子凸露的和尚拼斗起来,火工当然不知道那人就是大肚和尚。

铁星月、邱南顾、唐方、左丘超然己跟余下的盛江北和权力帮众大战起来。

火王还是不怕。他决定在权力帮未全力对唐门采取行动之前,先毁了唐肥这等大敌。

必要时他一把火将这店全烧个精光,连权力帮的人也统统烧死算了。

他正要出手,唐肥就出手了。

唐肥是向着他出手,可是倒下去的是唐肥身后的五个权力帮众。

火王看不出那惨呼倒下的权力帮于弟是中了什么暗器,那暗器打在身上,龙精虎猛的人立刻变得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能吭,就死了。那暗器就直似无形的。

火王瞳孔开始收缩,他发现唐肥越来越不似他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唐肥一直很骄傲。

在唐妈妈一系中,唐肥无疑是最出色的。唐妈妈就是唐门中的唐剑霞,因为唐肥名列唐门精锐三大高手之一,方才能和唐君伤、唐灯枝两系中的唐绝和唐宋相较。

虽然火王一出手就的伤了她,唐肥还是很笃定。

因为火王的背后就是死路。

她曾眼见那白衣文质彬彬的男孩于出手,出手一刀,快如闪电!

她正要再出手时,忽然看见火王化作一团火。

一个人眼见另一个忽然化作一团熊熊的青焰,那感觉是奇特的,尤其是那团厉火直向她卷来之时。

唐肥飞起,她轻功绝不如唐方那么好,那火团已卷住她的一双腿。

她那一双粗腿立时有一种感觉:好像十把钢锯,一齐向她腿骨凿了下去!

她怪叫,至少打出七种暗器!

那火团又是一盛,暗器打到了火团边缘,忽然都消融不见!

唐肥却知道那火团里面就是火王,但她却没有办法把她的暗器打进去,而她的腿如果再不想办法,那就要废定了,所以她毫不犹豫,打出了一道绝门暗器。

从未失手过的暗器。

这暗器当然就是唐花。

唐花一开就谢。

开时如花,谢时成铁。

每天一次,只杀一人,一人而已。

其他因此而死的人及其他,都不算在内。

“夺”,唐花钉入墙壁。

火王没有死。

但局势立即起变化,火王再没有用火舌卷住唐肥的腿,他化着一道长焰,直往外卷去!

那一朵花,曾开在火王眼前,竟比火焰开得还要灿烂!

火焰立刻被打灭。

可是火王不在火焰之中,那火团是祖金殿独门“死火”。

这火一碰到人,火灭,人死,故名死火。

而今唐肥没有死,火却灭了。

火是被打熄的,是被唐花打灭的。

唐花也没有钉在火王身上,可是火王觉得不寒而悚,他也看得出来单凭左常生、盛江北,绝不是那大肚的和尚以及铁星月、邱南顾、唐方、唐朋和欧阳珊一、左丘超然几人加起来之敌。

所以他立即退。

他化作一股火舌,当者披靡。

唐朋、唐方、左丘三人同时出手,他们不让他走,他们恨绝他了。

唐方、唐朋的暗器却出了手,但那股火焰又爆出七八道火球,吞卷了他们的暗器。

左丘超然擅长的是擒拿手,所以他一把抓住火王。

抓住火王就像抓住一颗火炭一般,左丘超然负痛放手,火已卷到门口!

在店门前那白衣的、悠闲的、傲慢的公子,突然出了手!

他站在店门,就是不让任何权力帮的人奔出店门。

他是第四次出手,前面三个逃出店门的人,就在他面前逃了出去。

他们是逃出去七八步后,血才溅出来,然后再走出三四步,才倒地而殁的。

这是因为他的剑法实在太快了。

他决定要把这火舌“一刀两断”!

唐肥这次才看清楚林公子的出手。

刀光一闪,原来不是刀,是剑!

是一柄快剑,使的却是刀法!

单止这一点,这人的武功,绝不会在海南剑派邓玉平之下!

火焰突展,就在这时,火舌高张得令人眩目,然后就什么都不见了。

火王已不在门前。

他已逃走?

林公子衣衫焦的,神态也不再是那么悠闲,右眼角下也的伤了一大片,可是他在缓缓收回那柄使出刀法的剑。

剑上有血。

地上也有血。

一行血迹,正向西延去。

这一刀,却仍杀不了火王。

但火王却受了伤,林公子也受了伤。

而且显然的林公子也伤得不轻。左常生等一见火王逃窜,也跟那“掌柜”拼死突出包围,冲了出去!

林公子却没有拦阻。

他一股真气,已被那火焰的凛烈摧散,他必须马上调息恢复。

但他确定,他那一刀,已斫在人王伤得比他更重的地方。然而他却感到脸上无光,火王这下和他力拼,事实上可以说是他和唐肥夹攻之下,火王才挂了彩的。

唐肥心中也惊悸,她的暗器“唐花”,居然也不能奏效。

权力帮一个火王,尚且如此,柳五公子、赵师容以及“君临天下”李沉舟那还得了!

“你们怎样知道我们在这里?”左丘超然手被的伤了,可是他仍没有忘记询问这一句,因为那时他们穴道被封,而且已被改装成一个自己若是见到恐怕也认不出来的“人”。

“我们唐家有特殊的连络方式,”唐肥解释,她虽痴肥,但却不蠢,“我一进来,就见到方姊在眨眼,即眨眼次数,表示旁边那人扎手,所以我们才猝然出手,免得殃及池鱼,”

唐方在唐家虽年轻,但因是唐舜尧直系所出,辈份极大,连唐肥也称之为“姊”,而原本唐肥也是极喜欢唐方的。

唐方说了一句,急着说了一句让铁星月和邱南顾都奋悦跳起来的话。

“萧秋水没有死。他刚才来过,没有认出我们。”

铁星月跳起来:“他没死!好哇!这小子!他现在呢?”

邱南顾也在问:“萧大哥现在在哪里?”

“他走了。”唐方答,她眸子发着光。

“我们去找他去!”邱南顾马上决定。

“往哪儿找?”唐肥问,她想下出萧秋水这人为何使大家如此兴大

“我也想见他。”林公子一句谈定,谈到萧秋水时,眼光也像发着热。

“他会到哪里去?”

左丘超然很快地判定:“他一定会回家!”

铁星月和印南顾几乎同时地道:

“我们往四川浣花派去!”

于是他们立即就走了。

所以萧秋水回到客店的时候,见不到唐方,也见不到所有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