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12章 琴·二胡·笛子

作者:温瑞安

久战之下,祖金殿阴狠歹毒,而且烈火熊熊,萧秋水确穷于应付。

祖金殿吆喝一声,“呼”、“呼”、“呼”二团火焰,竟串连在一起,如一火棒般,向萧秋水没头没脑地打到!

萧秋水情急之下,连削二掌,“叟”、“叟”两声,两团火光顿灭,萧秋水的气功,何等犀利,祖金殿的“阴火”,水浇尚且不熄,但萧秋水掌风一激,“阴火”顿灭。

只惜萧秋水出掌却不够周密,灭得二火,还有一火焰已避不及,当胸撞到。

萧秋水情知若给此火炙着,不死也难活,但情急问也顾不了许多,双掌一合,硬把火团抓住,想撑得一时,以免立毙。

不料火团被他一合,立时熄灭。原来他内功高张,绝不在武当铁骑、银瓶、少林抱残、大水老人、丐帮帮主裘无意之下,与少林掌门天正、武当掌门太禅,可谓并驾齐驱,难分轩轻。而今他惊惧之下,内力倏转,双掌如寒极之冰,“阴火”顿灭。

祖金殿眼见得手,却又被萧秋水破去,勃然大怒,但对萧秋水内功,更大为戒心,绝不与之硬拼,一有空隙,即行抢攻,萧秋水只要一个不留神,就要丧在他的火攻之下。祖金殿这是“以逸待劳”。

这时忽听挣琼几声,又有二胡幽怨,笛子悠扬,吹奏几声,便是国乐中的“醉打金枝”。

这“醉打金枝”,清韵无限,萧秋水闻之为这一情;登时不再那么惶惶惊惊,转为潇洒应付。他内力深厚,潜力无限,一旦从容,功力易为掌力,内息化为拳风,甚至提气为轻功提纵术,运气成指劲,出手迅疾,变化万千,祖金殿一时忙于应付。

萧秋水打得正酣,跟“醉打金枝”的乐曲配合在一起,节奏、意境、气态莫不沛然。祖金殿的火攻,莫不给他醉态盎然般的指东打西,打点得七零八落。

只听乐音一转,琴声交响,如马作的卢,笛韵一起一提,跃伏不已,二胡由幽怨转而激扬,正是乐中的“春郊试马”。

萧秋水精神大爽,使拳左冲右突,用掌穿花蝴蝶,祖金殿大汗淋漓,应付不过来,一个翻身,飞了出去。

萧秋水试骑意畅,正要追击,忽然挣地一声,弦绝韵灭,二胡、笛于也音绝神余,萧秋水一怔,只见大厅内飞落之袭飘飘衣袂,萧秋水道:

“是你们?”

捧琴的白衣少年温艳阳道:“便是我们。”

萧秋水道:“我们已见着了三次。”

执笛子的黄衣女子江秀音道:“只怕以后还有相见。”

萧秋水茫然道:“你们是敌是友?”

拿二胡的黑衣登雕梁叹道:“何分敌友?”说着缓缓自二胡中抽出黑水一般漾亮的窄细长剑,道。

“你亮剑吧。”

萧秋水手中无剑。

他还是问了一句:“昔年‘九天神龙’温尚方。是你什么人?”他问的是那白衣少年。

昔年“九天神龙”温尚方,号亦名艳阳,武功盖世,纵横江湖,却因妻子在旁赌气而至心神大乱,被敌人所击倒。温尚方当时年青俊秀,与这白衣少年容态颇有近似之处,用的也是“琴”。

温艳阳却淡淡笑道:“我是他么?”

萧秋水大惑。

江秀音突道,“亮你的剑!”

萧秋水一愕:“斩什么!”

温艳阳暴喝道:“斩琴!”

“刷”地一声,自琴背抽出如一泓莹水的长剑,“霍”地一刺,剑身迎风抖直,闪电刺出!

萧秋水却无剑。

就在这刹那问,他顿悟了“无”就是“有”。

他气穴一冲,以手作剑,“嗤”地一声,一道剑风,反斩了回去:

“叮”一声,竟是兵刃交鸣之声,但又煞是好听。

萧秋水一出剑,登雕梁和江秀音也动上了手,三道剑光,啸啸不绝,一剑快过一剑,剑剑相连,又剑剑交击,响成音乐一串,丁冬不绝。

萧秋水以手作剑,——挥拨招架。

笛子、二胡、琴三人剑法又是一创,右手使剑,左手乐器,时剑与剑交击,乐器与乐器交碰,发出极其亮丽的乐韵,萧秋水。已战且聆,渐已被剑风、乐韵包围。

萧秋水渐已不敌。

又过一会,笛子、琴、二胡又是一变,乐器变作剑使,剑身反而在空气间激荡,发出乐音,时剑身与乐器交击,发出清韵,竟是一首曲子:《依稀》。

依稀,依稀……

依稀是当年。

依稀是昨日。

依稀是那失却的情影,咫尺的眼神……

依稀是天涯的分散,遗憾的眷恋……

依稀是……

依稀。

忽听“啸啸啸”之声,三支剑尖,已抵住他的咽喉、盾心、胸膛。

“格格格”三件乐器,已搭住他双手和下盘。

萧秋水没有再动。

他败了。

他曾与琴、笛子、二胡这“三才剑客”,决斗三次,分别在桂湖、丹霞以及这烷花剑庐决战过,但三次格斗,无有不败。

他无言。

然而那“依稀”乐韵,犹在心头。

只听温艳阳缓缓把琴扬起,叹道:“你还是未能忘……”反手一剑,闪的一下,剑已收入琴底。

萧秋水茫然问:“你们究竟是谁?”

三人还没回答,萧秋水忽听一下击鼓之声。

击鼓一过,一清脆悦人的女音唱道。

“郎住一乡妹一乡,”

萧秋水心头大震,莫可形容,全身一阵抖,失声叫道:“唐方!”

只听那越岭嘶秋的女声继续唱道:

“山高水深路头长;”

萧秋水跳起,心头喜悦如千头小鹿急撞,叫道:

“唐方!”

就在这时,三才剑客出剑。

剑快、音韵更快。

剑是“天地人”合击。

乐是《十面埋伏》。

但是萧秋水没有听见。

他耳边只听到唐方的歌声。

那歌是他心里千呼万唤的无声。

一定是她!一定是唐方!

只听那女音清亮地唱下去:

“有朝一日山水变,但愿两乡变一乡。”

萧秋水不管了。

他气贯丹田,吐气扬声,一双手,都是剑,十只手指,都是剑气,跃马黄河,剑气长江!

他一剑快过一剑,对二胡、笛子、琴的乐音,都充耳不闻起来,只听见那唐方的歌声,要击倒前面二个人,赶快见着唐方。

只听“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连响,萧秋水手脚展动,也不知与对方交了多少剑,对了多少招。

这是他第四次与三才剑客交手。

这时在他心神里,那三才剑客所带出来的音乐,再也不成音调,《十面埋伏》,已困他不住。

歌声一绝,换作了击鼓之声。

鼓声呜哆,鏖战未休。

击鼓的人是谁?

——有人正击打扬琴。

正是《将军令》。

将军上马。唐兵留客。

人依远戍须看火,马踏深山不见踪。

萧秋水的人,回到了“神州结义”时的大风飞扬,快意长歌;他的心,也恢复了饮马乌江,搏杀铁骑时的神飞风跃。萧秋水的剑,也依稀如昔日纵横无虑,长江决杀的意境。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唐方,唐方。

——唐方!

《将军令》骤绝。——人在,将军呢?

马呢?烽烟呢?——还有唐方呢?

萧秋水稍一定神,只见江秀音、登雕梁、温艳阳三剑齐折,断于地上。

萧秋水几个敢相信双手破三剑,是他一手所致。

——这三人究竟是谁?为何武功一次比一次高?又不肯伤害自己?且一次一次地找自己比剑?

半晌。

登雕梁艰涩地涩笑,“好剑法。”

江秀音露出贝齿笑道:“我们可以回去交代了。”

萧秋水茫然道:“交代什么?向谁交待?”

温艳阳没有回答,却道:“你胜,因你忘情。”

萧秋水又是一怔,温艳阳义道:

“不过,你是因为情忘情,而不是高情而断情。故难为剑雄,亦不为剑客。因剑客无情,剑终为情所断。”

萧秋水如冷水浇背,惊然一醒。登雕梁忽道:

“他不是剑客。”

温艳阳问:“那他是什么?”

江秀音抿嘴笑道:“他是侠客。侠士多情。”

萧秋水仍旧大惑,问道:

“请教三位是谁?”

这是他第四次问起。

江秀音笑嘻嘻地道:“我们吗?我们是狗熊;”笑着向萧秋水背后遥指,轻笑道:

“他们才是好汉英雄!”

萧秋水回头望去,一颗心喜飞上了九重天。

却正是唐方。

一时间,萧秋水没来得及看清楚唐方是怎么一个样子,飞步了过去,执着唐方冰冰的小手颤声说:

“唐方……”

唐方莞尔一笑,手就让他握着,置下了扬琴。

萧秋水一时只觉什么都没了意思,只有眼前才是好的。忽听乒乓砰砰的打斗声,返头望去,只见场中又多来了几人,“鬼王”、“剑王”、“火王”、单奇伤、司空血、郎一朗、古同同、许郭柳等都迅速撤走。

萧秋水见己方大胜,方才放下心来,向唐方真挚地道:“我见着你,心里着实欢喜。但是兄弟安危,却是不能不先顾到。”

唐方半嗔半笑,抽回纤腕,啐道:”初见到面,也不来……跟人家说话,第一句还是先谈兄弟的事。”

萧秋水以为唐方真要恼怒,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时不知先说哪一句话,急道:“我我………

只听一人大声笑骂道:“哈!这人见到咱们,也不认识似的,一个招呼也没打,尽拉着方姊的手扮鹅叫。”

另一人阴阳怪气地椰榆道:“人家久别胜新婚,正在谈情说爱、你吃不到的馍馍是酸的,凑个什么兴儿,还不赶快来帮把臂料理掉这班兔崽子!”

第一个说话的人心有下甘,回骂道:“什么吃不到的馍馍是酸的,分明是臭的硬的才是!我说呀.喝不到的酒是臭的,这才对!”

第二个人又反讥道:“我看算了啦。别人酒量如何,我小邱可不知道,你潮州屁王的海量,我可心知肚明,一杯酒下肚,两眼发青光,两杯酒下去,爹爹作亲娘,三杯酒呀——四脚朝天咯,这还是拜神用的小酒杯,要是用碗啊——哈——!”

第一个人大怒道:“你他妈的臭小子,我酒量小,你妒忌呀?有本事就比我更小!”

第二个人嘿嘿冷笑,“咱们英椎好汉,怎么酒量比小不比大?!你要小,我伯你么?”

第一个人怒极反笑道:“比酒量小么?来来来,咱们就喝上三杯,看谁先倒!”

萧秋水几乎不用回身,已知来者何人,如此纠缠不清,又胡说八道,更歪理连篇者,天下间舍潮州屁王铁星月,福建铁嘴邱南顾还有谁?

萧秋水正要喜叫,忽听一人唤道。

“大哥。”

萧秋水一怔,只见左丘超然垂手立在一边,一脸惶然,疚歉之色。

萧秋水立即会意,笑道。

“左丘,所事有因,不必介怀。”

遂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左丘超然双目是泪,但笑容中也渐释然。

这时只听邱南顾反讥道:“三杯么?唉呀呀,太差了!要比酒量少,我比你少,一杯就倒了。”

铁星月素来比较冲动,叱道:“那是装蒜!好!你装醉,我也可以,一闻到酒味,我就倒也!”

邱南顾“嘿”地冷笑一声,头摇得像鼓浪一般,道:“不行不行,我才见到酒杯,便全身抽筋,口吐白沫,双眼翻白,舌头伸直

铁星月听得为之咋舌:“——死啦?!”

邱南顾道:“没死,只醉了,蠢材!”

铁星月跳起来怒骂:“呸!骗死人!醉了哪会这般难看相,分明是中了毒气。”

邱南顾笑得像只猴子吱吱乱叫,道:“对了!乖仔!我就是骗死人的!”

铁星月听得原来对方是骂自己,一捏拳头指骨,啪啪作响,道:“你想兀是不是?!欠揍久吧?我……我放个屁毒死你!”

一提到放屁,那是铁星月拿手好戏,邱南顾哪里够比,慌忙跳开,戒备道:“别放!别放!这违反侠义道德,武林公约!你放,我就吐口水——”

铁星月一听,也唬了一大跳,邱南顾的口水,也是武林一绝。正在此时,只听一个娇俏俏的声音问道:

“你们一个比酒量小,一个比放屁吐日水,真是孬种!是英雄好汉的,就跟老娘我比吃饭;”只听那女音喝道:

“敢不敢?”

只听铁垦月、邱南顾苦口苦脸齐声道:

“不敢——”

谁敢跟唐肥比吃饭。

正如没有人敢跟唐肥比肥一样。

萧秋水却不明白这狗熊一般“肿”,说话声音蜜糖一般甜的女子是谁。

他实在不明白,因何连铁星月、邱南顾这样难驯的人对这胖女子,此此服服帖帖。

——那只是因为萧秋水没有像邱南顾、铁星月一般,跟唐肥走过长路,相处过日子。

——铁垦月和邱南顾称这段日子为“苦难的日于”,连想都不敢想,回忆都不敢再回忆。

这时大局已定。权力帮的人猝然全数撤走。唐肥、铁星月、邱南顾、唐方、左丘超然以及两个白衣人——唐朋和林公子,全部来了。

——权力帮的人当然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

——所以他们即刻退。

——柳五公子大概也想不到,在他走后,局势急遽直下,萧秋水又逃出了生死大限。

萧秋水见着林公子,很是喜欢。

“林公子。”

林公子喜笑得鼻头皱皱,露出两只兔子门牙:

“大哥。”

这时萧秋水忽然发觉,海南邓玉平、师叔孟相适,都不见了。”

——在白凤凰受伤前,柳随风出去后时失踪的。

只见唐肥眯着眼睛眼着他,那神情就像馋嘴猫看见了最可口的鱼儿:

“他就是你们的老大?”

钦星月咧嘴笑道:“货真价实。”

邱南顾也嘻嘻接道,“童叟无欺。”

萧秋水愕然道:“这是——”

唐方笑道:“我表妹,她叫唐肥。”

萧秋水微一颔首,唐肥却不理会。就在此时,萧秋水也瞥见了站在一旁、全身镐素的欧阳珊一。

萧秋水想到马竟终之死,心中暗暗叹息,要不是他们力促马竟终出手,也许他还不致于死,心中悔恨无限,涩声道:

“嫂子——”

却见欧阳珊一手中执一面薄鼓,现向他递来,萧秋水这才知道,适才《将军令》一曲,是唐方和欧阳珊一台奏的。欧阳珊一绰号“迷神引”,对奏乐自有所精擅,她用的兵器,也是一管萧刃。

只听欧阳珊一道:“这鼓原是马哥哥的,现在送给你了。马哥哥常说:‘配得用这面鼓的,惟有秋水兄弟。’你拿着它,也算了了马哥哥一,桩心事。”

萧秋水听了心中难过,接过了鼓,轻叩几声,果尔有金兵交击、上阵征战之声,心头一凛,仿佛马竟终坚定、壮烈的神情,怵在眼前。

萧秋水还想说什么,只听齐公子道:

“此处不宜久留,快退。”

萧秋水本来是来剑庐救援父母亲朋之危的,可是现今一人俱不在。心头一阵恻然。梁斗道:

“现下权力帮无疑己毁武林两大宗派少林、武当,十四大门派中,点苍、恒山、嵩山、昆仑、莫干、云台、主华、铜官、马迹、雁荡等十派被打得七零八落,单凭普陀、华山、天台、泰山四脉,绝非权力帮之敌,当今之计,我们必须通知白道中第一大帮——”

齐公子点头道:“对,丐帮帮主裘无意是个敢作敢为的人,加上

南少林和尚大师,北少林抱残和尚、武当长老铁骑、银瓶,应可与李沉舟等决一死战。”

梁斗接道:“还有武林四大世家。‘慕容、唐、南宫、墨’中,南宫已归顺权力帮,若慕容、唐、墨肯仗义出手,事情大有可为。”

唐朋道:“我唐门与权力帮,本就血海深仇,誓不两立。”

——权力帮先后曾狙杀唐家唐大、唐柔、唐猛等三人,双方互抢地盘,日益激烈,江南霹雳堂又靠拢权力帮,蜀中唐门日益孤立,故此两派决一死战之期近矣。

萧秋水接道:“那日我在川中,见权力帮人追杀慕容家的人,看来这两家也交恶无疑。”

齐公子点点头道:“那就好办。不过天下三大左道旁门望族中‘上官、慕容、费’,上官一族,也已加入权力帮。”

萧秋水大声道:“据我所知,费家的人决不会容上官族的人横行。”

——费家正是萧秋水外祖母一系,费宫娥平生疾恶如仇,当不会与权力帮狼狈为好。

梁斗道:“那我们现在就去联合丐帮与两广十虎等……”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劳九惨死、吴财瘫痪,改口道:

“……和两广那八位兄弟联合……”

萧秋水担心地道:“却不知孟师叔和玉平兄去了哪里?”

曲幕霜也醒起,疑惑地道:“刚才他们还在这里的呀!”

林公子突也记起,拍腿道:“糟糕!”

唐肥急问:“怎么了?”

林公子没耐烦地白了她一眼,道:“大肚原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可是现在……也不见了。”

萧秋水喜道:“鸟鸟也一齐来了……”随而忧道:“怎么不见了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