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16章 锦江之水葬唐朋

作者:温瑞安

柳五苦笑了一下,道:“你是萧秋水?”

萧秋水刚冒出地面,就看见柳五千变万化的身形。

柳五那时正聚精会神,对付天目、地眼两大高手,平时精细的他,也没料到地上会无端端冒出个人来。萧秋水便用自己的一只手,紧箍住柳随风的脚踝,加上唐肥、林公子、邓玉平、梁斗、齐公子等人配合攻袭,天目、地眼二人的指攻方才奏效。

柳五一说话,最惊骇无已的是天目和地眼。

他们的“无相劫指”和“参合指”,普天之下,中得一二指者,不死者鲜矣,而他们趁柳五失神之际,连击九十一指,柳随风到现在还笑得出,也说得出话来。

萧秋水看看柳随风,好久才道:“我暗算了你。”

柳五道:“这是事实。”

萧秋水道:“若不是暗算,我抓不住你。”

柳五道:“本来就是。”他额上汗珠烊洋下,但谈笑间不稍变色。

萧秋水道:“我们是仗着人多,否则也打不倒你。”

柳五笑道:“我倒了么?”他笑了笑又接道:“也许我现在是倒了,不过一会儿又会爬上来呢。”

天目神僧怒目一睁,道:“今日老僧要超度你,以祭掌门。”说着凸出中指,屈第一节,缓缓按下,向准柳五的“眉心穴”,指及一半,全掌通红,惟有中指白如封冰。

柳五笑道:“这是阿难陀指。”神色不变。众人一听,却大吃一惊,因“阿难陀指”,只要触中一下,无论是铁甲金冈,也难抵挡,必死无疑。内力上鄙睨天下的铁骑、银瓶二位真人,也曾在“阿难陀指”上吃过亏。惟“阿难陀指”十分难练,天目、地眼二人,内力浑厚充沛,苦练五十年,也只不过把指法练成,但出招无法迅速,一快则失去效力,所以在急速之对敌战中,几乎派不上用场。

而今天目神僧要用“阿难陀指”,显然已生了立毙柳五之心。

萧秋水难过地道:“你……”

柳五道:“你不必难受,我杀太禅,也是暗算,一报还一报,也没什么遗憾的;”柳五淡淡一笑道:

“何况……我毕竟还没有死!”

天目怒叱:“那你就死吧!”中指已对准柳五的天庭捺了下去。

就在这时,柳随风的脸突然全无血色,煞白一片。

他一张口,一口血箭,打在天目脸上。

天目眼前一阵模糊,柳五飞起,淡青的刀光,一刀割断了他的咽喉。

然后他力已竭,气已尽,倒下,地眼大师厉吼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飞刺地眼大师背后。

地眼大师惟有回援,一出手挟住长剑。

那人弃剑,又换上一柄剑,剑刺地服大师脸门!

地眼大师心头一凉,又挟住。

就在这时,侧来一团大火,迎脸焚到!

地眼大师急退,袖袍一拂,大火都反卷了回去。

三人缓得一缓,地眼已看清前面两人,一人三络长髯,神貌俊朗;一人光头大耳,虎目虬髯。

正是“剑王”屈寒山与“火王”祖金殿。

齐公子一见苗头不对,立即出剑攻柳五!

他的四指神剑,出名的快,就在这时,白影一闪,齐公子的剑,直刺入了那白影的胸膛。

那白影正是白凤凰。

她一见柳五危急,奋不顾身闯去,惟孔别离。孟相逢一刀一剑,死缠不放,莫艳霞借力打力,忽然弃剑,孔、孟二人招势一空,莫艳霞掠至,但齐公子已下杀手,莫艳霞来不及制住,银牙一咬,以身躯挡住这一剑。

齐公子一呆,莫艳霞双指一戳,已夺下齐公子双目,足踝飞踢,喘在齐公子鼠蹊里。

齐公子惨嚎,仆跌狂滚。

林公子失色惊叫:“齐……”他只叫了个字,已出了七剑。

他七剑都被人架住,架住他的人也是使剑的。

乌衣帮帮主单奇伤。

梁斗本来不慾在此时搏杀柳五,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他的刀出手。

但一道刀光划成半弧形,“登”地挡了他的刀。

天残教教主司空血的缅刀。

余杀等五人,跟郎一朗和古同同、许郭柳交战起来。

唐肥、唐朋、唐方同时发出了暗器。

莫艳霞白色衣衫上都染了血,她一一代柳五接下,接不下的就以身子挡住。

铁星月、左丘超然、欧阳珊一、邱南顾,忽见一人大吼一声,飞拳卷至,正是“大王龙”盛江北。

邓王平一见场中大乱,他一矮身,闪电般迅游人人丛中,一剑就要结束柳五,孔别离和孟相逢也是同一心思。

但他们三人却发现在这大白天里,有一样阴灰灰的东西,不但接住了他们三人的攻击,还反攻了他们三道腥臭的阴风。

三人退避跃开。就在这时几件事情同时发生了:

柳五忽然不见了。

萧秋水、曲暮霜、曲抿描扑向齐公子,扶住,齐公子却已死了。

莫艳霞浑身浴血,倒地身亡。

——这时全场高手,无一不在此役中全力施为。

——最令人怵目惊心的,是权力帮为救柳五的前仆后继舍死忘生!

柳五在剑庐,一杀太禅,就飘然离去;不再关心部属的生死。

——也许他是认为大局已定,胜利在握,已无需多费心思,亦不必为已逝者伤悲。可是而今这些人,却抛头炉、洒热血地为他拼命,这是为了什么?

萧秋水不了解。

柳五去了哪里?

——莫艳霞却是为了他而死!这时局中情势甚是混乱,但是明显的,权力帮占尽下风。

夭目神憎咽喉虽断,但居然未死,圈i了起来,一指打了出去!

火王与剑王,两人全神贯注,苦战地眼,夭国一指打到,火王一条火棒似的手臂一格,“喀”地一声,时睁骨骼被天目神僧一指打碎。

但人王祖金殿的火也喷到天目神僧脸上。

天目神僧倒地时,脸孔已被火烧焦。

地眼大师的“参合指”源源而出,又打断屈寒山一柄剑。

夭目倒地而殁,地眼怒急攻心,一口气连攻数指,剑王火王齐被逼退,地:巨大师扶起天目,夭目已然毙命,而屈寒山与祖金殿也藉此时机逃遁而去。

林公子的“刀剑\一剑快过一剑,一刀快过一刀,单奇伤咽;里是他的对手,司空血的缅刀又毒又狠,力”上他残缺而练成的奇招,却被梁斗一一化解;盛ili、转眼已气呼累累,铁星月跟他硬拼硬,左丘超然却不住以擒拿困缠,欧阳珊一、邱南顾二人却乘虚夹击·

最惨的是目;一朗与许郭杉$、古同同三人,他钉:的对手共有五人,是“朱大天王,,的重部:余杀、苗杀、苏杀、龚杀和敖杀。

。;一朗外号“干手螳螂工,,但他早先已被少林龙虎大师震伤,他的螳螂拳法,最重腰马胁劲,而今因伤,大打折扣。

圄。一朗一心只想杀出重围,但势不可能,他们原本冲入救人,一念朽!五曾在tlfj帮替他”]ta情,有不杀之恩;二是想救柳五以立功,以为“人工”、“剑王,,、“鬼王,,三大天王在,局势必稳得下来,准知:叔子宁、手,那淡青衣衫的人、白衣年轻剑手、刀剑交,=的两名中年人、那痴肥的女子等人,都是高手,郎一朗悔不当初,早知不来也,使出“百步螳螂拳”浑身解数,想脱困而出。

对付他的是余杀和敖杀二人。

余杀是“六掌”中老大,最是精明,焉有不知?敖杀年纪最轻,但十分剽悍,他们四掌交错,就是不放行。

郎一朗大急,改而施展“八步螳螂拳”,想作近身搏击。

本来“八步螳螂拳”,可以制住扣住余杀飘忽的杀着,敖杀凌厉的杀手,可惜郎一朗使到一半,受创处剧痛,满夭星斗,力不从心,勉强以“八步螳螂拳”的步法闪躲,再打一阵,见许郭柳已被苏杀与苗杀杀死,方寸大乱,喊叫道:

“别打、别打……”

叫得凡声,余杀和敖杀全不理会。郎一朗大嚷道:“我投诚了,我脱离权力帮……”这时见“火王”祖金殿受伤,章法更加大乱。

余杀冷沉着脸,修然住手,道:“好,停手。”

敖杀也陡地住了手。郎一朗气呼呼地道:“我……我本就不属权力帮的,只是大……大势如此……不得不……”

话未说完,余杀暮然动手!

郎一朗想要挡架,但敖杀已乍地按住他双臂,双膝顶住他双腿。

郎一朗惨叫一声,他的鲜血随着惨呼喷出。

这时古同同刚刚给龚杀和后来加入战团的苏杀和苗杀杀死。

郎一朗捂胸想说话,但又中了两掌。

他临死时才想到:他向余杀等投诚,毫无用处;因为“六杀”根本就是朱大天王的部下,并不是什么各门各派,或白道中人的高手。

朱大天王的目标是毁灭权力帮,并不是鼓励或接受权力帮的人放下屠刀,甚或改邪归正!

所以落在余杀等手里,只有被诛杀。

只听余杀、苏杀、龚杀、苗杀、敖杀五人各喝一声“杀”字。

“杀杀杀杀杀!”

朱大天王这身边的“六掌六杀”,本来每次杀人后,必各喝出一声:“杀!”共“杀杀杀杀杀杀”六个。‘杀”字,然后同时齐叱:“杀”,这七个杀,刻在钢牌上,便是当日震动武林,闻风色变的:

“七杀令。”

而今这六人不再发令。命令落到了朱大天王的手中。

朱大天上才是一个真上杀人的魔上。

“大王龙”盛江北这时已气喘如牛。

邓玉平、孔别离,孟相逢却苦拼“鬼王”阴公。

阴公以飘忽诡奇之“活杀十八手”,东打西点,却仍闯不出这三人合击的手里。

“鬼王”的武功,力战邓、孟、孔三人,可以说能平分秋色,但是阴公眼见权力帮来援的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降的降,他心中大慌,出招也乱了起来。

更可怕的是唐家三姊弟,已走了过来掠阵。

他打着打着,忽然一闪身,青竹经摇,鬼王忽已不见。

众人大感震讶。唐方眼光何等明利,眼见鬼王一晃时,竹叶籁籁,一出手,“雨雾”撒出!

只听啾啾鬼叫,阴公“呼”地自竹树上飘出,打出一把迷迷蒙蒙的粉未,众人掩眼屏息躲过,鬼王竟又不见。

原来“鬼王,,阴公有一种极奇怪的功力,如动物中的蜥蜴、变色龙等,可以随环境事物的色泽而改变,只要附于任何一物上,身体的颜色就与之十分相近,可教人无从分辨,而给他脱逃,或遭之毒手。

这一下子,“鬼王”又不见了。

唐肥叱道:“不要给他逃了!”

萧秋水回望,只见一株柳树,无风而略动,喝道:“注意!”猛冲近,就是一抱!

“鬼王”阴公就附身在这棵树干上,他与萧秋水交过手,知道他的功力,大吃一惊,就要闪躲,但己来不及,倏地头顶零零星星百数十茎乱发,骤然射出!

这些乱发,原来都不是头发,而是暗器,就叫做“鬼毛”!

唐家的人眼快,一看就知道是淬毒而且毒性奇强的暗器。

这时萧秋水正张开怀抱,闪躲已来不及,他的功力高,武技却不好,要闪已迟,就在这时,唐方不顾一切,叫道:“小心:”人已掠出。

唐门年轻子弟中,唐方武功、暗器并不怎样,然而轻功至高,她后发而先至,一推萧秋水,藉萧秋水冲力往右前侧一扑一伏!

这下可谓险到极点。但部分“鬼毛”依然打到。唐方变成在萧秋水前面,眼看要中,萧秋水稍缓得一缓,也及时出掌,他浑厚的掌力,终将“鬼毛”尽数打落。

两人见迄此,一直未有机会叙旧相谈,此刻又在生死一发中并肩联手,真是千言万语,都化作了无声。

“鬼王”一击不中,知行藏已露,他是何等人物,即刻便逃;众人担心唐方和萧秋水,一见两人无恙,唐肥向柳树打出十枚铁蒺藜,但柳树上已无“鬼王”踪影。柳树一中暗器,片刻即全枯萎。

曲暮霜一声尖叫,用手指着,只见江中一道伏波,翻翻滚滚,向江中潜荡而去。

这时萧秋水与唐方,都恍如梦中,再世为人,一时间觉得只有两人在一起是好的,任由竹风吟啸,江水滔滔,两人只觉情意长,而没有了旁的。

这在唐朋心里十分切痛。他在唐门,一直暗地里倾慕唐方,就在此刻,他瞥见萧、唐二人眸子里都是深远的情意,他原本聪明、精警,而今受创于心,只觉天地之间,都无可泣诉,一时间失却了理智,飞掠而起。

他的轻功,在唐门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否则昔日他化名“汉四海”在古严关哪里可以一飘而过?此刻他悲恨在心,无处可诉,长啸一声,掠向江中。

他人未掠过,脸色全白。

唐肥一见,大惊:“不可——”

话未说完。唐朋已掠了出去。

人在半空,劈手打出“子母离魂镖”。

“子母离魂镖”原本就是极耗真力得暗器——唐门年轻一代的高手中:也仅有唐宋、唐绝、唐肥三人能使。唐朋内功本来不足,体质又极差,但他凭聪悟才智,居然能使“子母离魂缥”,已很不得了,可是每次出手,大伤元气,他在滩江前战屈寒山,已因真力耗尽而遭毒手,在上一次大渡河出手,也因而导致晕倒。

这次他居然凌空出击,唐肥知道用此暗器的挫伤性和杀伤力,但要阻止,已来不及。

只听一声狂啸狂叫,河水里翻翻滚滚,水花溅中,一人狂嚎翻起。

水里都是血。

“鬼王”中镖。

但唐朋人在半空,己无法使力,落了下去。

唐肥轻功不好,来不及救,但她的唐花已发了出去。

就在她“唐花”射出去的同时,“唆”地一声,一条纤细的身影,也掠了出去。

唐肥知道是唐方的时候,一颗心几乎跳了出来。

她为了救急,所以发出了“唐花”。

“唐花”是唐门三大绝门暗器之一,唐肥发出去,连她自己都不能够控制“唐花”的威力。

像一柄宝剑,饮尽了仇人的血,一旦出鞘,连生死也不再是执剑者所能把握的事了。

可是唐方却纵了过去。

“唐花”会不会伤了唐方?

唐肥不禁惊呼出声,像失手打落一个心爱的花瓶,又来不及去捡捞,眼看就要砸碎了,心里又多希望它不破——

唐朋落下。

“鬼王”十只手指,分别插入他左右肋骨中。

他整个胃囊抽搐,痛得没有了知觉,阴公一张口,两只足足三寸余长的犬齿,滴着血向他右腕的大动脉噬来。

唐朋没有挣扎。

就在这时,唐方三枚蜻蜓,一齐打进“鬼王”阴公嘴里。

也就在此时,唐花到了。

这一朵奇诡的花,忽然膨胀百倍,迎头罩下。

这一朵“花”笼罩了两人的死穴。

“鬼王”阴公和唐方都逃不出去,“唐花”的奇艳,照怖阴公凄厉的峥嵘的验,也照亮了唐方俏丽而失惊的清容。

就在这时,唐朋动了。

他挡在唐方身前。

大家看见唐方在“唐花”下清如流水的脸,而唐朋挡在身前,在“唐花”下白无血色。

然后他就沉下去了……

沉、沉、沉……拖着“鬼王”阴公,一直沉人了锦江之底,冲到了无尽无涯的地方……

江里只剩下了唐方。

唐方哭唤:“朋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