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21章 点点雪山

作者:温瑞安

唐方一动也不能动,那些凶恶的毒蛇,全昂颈吐信,随时飞攫而噬。

萧秋水更不敢动。

他宁愿自己给鹰啄、虎撕、狮裂,都不愿唐方给一条小小的蛇咬小小的一口。

老人笑了。

他知道已控制住萧秋水了。

可是他还要确保萧秋水不动。

不只是“不敢动”,更是“不能动”。

所以萧秋水双腕、双踝,也给缠上了四条碧、绿、红、花的毒蛇。

他并不急着去取“无极先丹”。

数十年闯荡江湖的经验,已教他学会了“忍耐”。

少女更不急。

所以她笑:

“姊姊你现在是不是动不了?”

唐方气到脸都白了,看到毒蛇,更骇得煞白。

少女道:“我的毒蛇,没我的号令,绝不走开,你知道吧?”

老人道:“我的也一样。”他笑问:

“屈寒山给你的是不是‘无极先丹’?”

萧秋水这才想起,屈寒山临死前曾说过:“小心……蛇王……”但他想起已太迟。

老人眯着眼睛笑道:“要是你不回答,我便杀了唐方。”

萧秋水只好答:“是。”

老人笑道:“好。在哪里?”

萧秋水垂首,望望襟怀,他的手脚,都不能动,一动,毒蛇就咬下去。

老人摸摸他的头道:“很好。”然后用手掏出了五颗丹葯,那蛇似会认人,见老人欺近,便不咬噬。老人取得仙丹,仰天长笑。

萧秋水这才明白,为何屈寒山宁死交给自己,也不交给蛇王等人,原来这两人也是追杀剑王者,想把仙丹独占的人!

老人张大了嘴巴大笑道:“我得到了!我得到了!”

萧秋水心里发狠地想,服下去,吞下去你就知道……但又回心一想,万一毒性发作时,两个蛇王只要一人呼啸一声,毒蛇即噬了唐方,——自己倒不打紧,唐方要是伤了,那怎么办!

心下大急,叫道:

“这葯有毒,吃不得!”

老人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拾起葯丸,趋近眼前细看,又大笑道:

“你年纪轻轻,也想唬我?!告诉你,我‘蛇王’只咬人,从未有人咬得着我——”

突然惨叫一声,双眼变成了碧绿色。

脸却成了金色。

死金色。

“唆”地一条金碧二色的小蛇,闪电般自老人的后头没入少女的袖口里。

老人怔怔回身,萧秋水可以看见他的后脖子多了两个小孔。

齿儿印。

旧旧的血渗出。

黑血。

连萧秋水都怔住。

老人巍巍颤颤,眶毗慾裂,高擎于掌,指着掌心五颗葯丸,疾声道:

“就为……为这……”

少女恭谨地道:“是的,大伯您教过,一个人分的好东西,总比两人分的好。”然后又笑道:

“这样宝贵的东西,大伯得到,能分一颗给我才怪呢,”叹了口气忧愁地道:

“偏偏我又想独占。”

老人嘶声道:“好……想要……可以跟我讨……我可以……给你……”

少女娇笑道:“万一大伯不答允,那可怎么办,先下手力强,大伯说过的,所以我忍住没先拿。大伯的毒蛇很毒,我的手也不敢伸过去,等大伯拿到手,我才敢下手,大伯说过:要杀人,就得忍耐……”

说着又“唉”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也不敢斗胆杀大伯。可是大伯说过:你要杀一个人,要趁他不能还手,最好趁他不能动又不敢动的时候。现在大伯不可动,一动,毒性就发作得更快了。”她笑得花枝乱颤又道:

“所以我现在敢在大伯掌中取葯九了。”

老人混声道:“你……好……好毒……”

少女施礼莞尔道:“却都是跟大伯您学的。”

说着便一一取去了老人掌心五颗葯丸,老人哑声呼嚷:

“快……快救我……”

少女脸若寒霜,道:“大伯,我还是孩童时,你玷污我,又作怎么说?!”

突然一扬手,那金碧色的小蛇又闪电般在老人耳边咬了一口,再迅急地收了回去,少女道:

“……”何况,蛇王毕竟只能一个;”她笑得十分得意:“我食了这些葯,当不当蛇王,要看我高兴不高兴的事。不过——蛇王还是只准有一个;”她妙目望着脸色转灰黑色的老人,又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伸出一只手指点点老人的鼻子道:

“这——可都是大伯您教我的哦。”

就在这时,老人忽然喉底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他突然尖啸一声,连人带身扑了下来。

少女的脸色变了,老人居然还有还手之力,她意想不到。

她真正意料不到的,倒不是老人超人的体力,少女所养的金碧毒蛇,除了她自己的解葯,绝没有办法解救,而老人之所以还不死,是因为他血液里的毒液。

他养了几十年蛇,也抓了几十年的蛇,各种各式的毒蛇,他都碰过,而且以蛇成了名,又以蛇的首尾相应启悟,调教了另一个“蛇王”,他自己自然也被毒蛇咬过无数次,都仗了他的独门解葯,以及疗毒之法镇制法毒效,才能够安然无事,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体内的毒液,已潜有二十三种,以毒克毒,所以金碧毒蛇的毒液虽注入了他的体内,但毒液并不能一下子流入心脏,导致猝亡。

他尖嘶遽发,萧秋水身上“嗖、嗖、嗖、嗖”四条蛇,一齐飞射而出,噬向少女”

少女大骇,也尖鸣一声,唐方身上四条蛇,也松缠弹出,与那四条蛇半空接住,拦斗起来。唐方一旦得脱,一扬手,二枚蜻蜓镖,打向少女!

少女双肩被老人搭扣住。

她一张口,竟咬住老人的咽喉。

老人双目翻白,喉管“格格”有声,他体内的抗毒素质,能抵受金碧毒蛇的毒液,却抵不住少女的咬噬。

少女手一扬,金碧毒蛇闪电般飞出!

三枚蜻蜓镖,打入少女双肩,一枚射偏,擦头飞过!

萧秋水已至,一掌打出!

这时唐方惧呼一声,己被金碧毒蛇咬中。

萧秋水一急,全力一掌,“砰”地一声,少女倒飞起,撞碎了一尊金刚菩萨像,萧秋水的功力,现刻何等之高,少女中掌,当即毙命。

两个“蛇王”,都死在伏虎寺内,只不过是一前一后间的事儿。

萧秋水飞掠过去,金碧蛇直咬住唐方的小腿不放。

唐方脸色因痛苦与恐惧而全白。

萧秋水大吼,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手抓住了蛇身。那蛇久经训练,何等厉害,一给捉住,立即回噬。

但萧秋水此刻的功力,实在可怕,一急之下,力由心生,竟硬生生把毒蛇搓成肉酱。

唐方这时呻吟的一声。萧秋水也顾不了那么多,“波”地撕开唐方小腿上的裤管,瞥见伤口,青黑色的一线,已化成千指百爪,蔓延向上,直至膝盖间,萧秋水不顾一切,张口往伤口便吸。

一吮一吸,然后吐出,开始几口,尽是黑水,最后才见鲜血,这时唐方才叫痛起来,显然是伤口毒性大减,麻痒消失,才知剧痛。

萧秋水当不放心,也不避嫌,伸手往少女襟里搜,掏出了几瓶葯,他心中哺哺自念:

你生前太恶毒,死后行行好,救救唐方,我冒渎你的尸体,也迫不得已,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其实蛇毒力甚强,若不是萧秋水内功过人,毒力难侵,这用口吮毒间便得中毒毙命。

但见几瓶葯粉,有些写内服,有些写外敷,萧秋水忖思,蛇王身上的葯,多半就是蛇伤之葯了;但又认不出哪一瓶有用……当下不管一切,能敷抹的就敷上,能服食的就给唐方服下。

又过半晌,唐方的双颊才有了红润,但因金碧蛇的毒力实在厉害,萧秋水虽急智过人,先吮毒,后用葯制住,但毕竟不通医理,所以余毒犹在,唐方竟发起烧来。

萧秋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中天微明,星稀月残的时候。唐方竟发烧而晕了过去。

萧秋水站了起来,急得来回地走,终于“噗”地跑在如来佛像面前,默祷道:

“南无如来佛菩萨,小人萧秋水在此恳求,愿唐方吉人大相,菩萨打救,纵令我俩不得见面,间隔万水千山,飓尺天涯,令我忍悲受苦,终生不欢,我也情愿……”

这时佛灯已近燃尽,忽暗忽明,似使洗象池畔的粼光一般;菩萨宝相庄严,一堆碎了的四大金刚相在殿中横排着。

“噗”地一声,灯火全灭。

殿中顿时一片黑暗。

良久,萧秋水的眼中,渐渐闪现星星灰暗的微明。

黎明将至。

远处一些许晨鸟轻喧。

啾啾不已。

殿外大雾。

殿上有人。

萧秋水忽地吓了一大跳。

平素他警醒过人,而今却因心系唐方,有人行近,也不得知。

只见来者两人,似烟似雾,在晨露中大步而入。

萧秋水急,挡住唐方前面,要看清楚前面的人。

这两人是准?

——难道是两条“蛇王”复活?

萧秋水不禁毛骨悚然!

雾渐散去。站在他前面的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高大威猛,颀长硕壮。

这高壮刚强的人冷冷地看着萧秋水,又冷冷地望向唐方,终于道:

“我带她回去。”

他一共只说了五个字。萧秋水只有点头。因为他知道他是谁了。

唐门,唐刚。

唐方的毒,只有用毒世家唐门高手方才可以解救。

在唐刚身边,还有一人。

这人忠朴,耿直、诚挚、老实。

方方正正的脸,肯插双剑。

萧家老二,萧开雁。

萧秋水真是好久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了,他禁不住在这晨曦里泪流满脸,唤了一声:

“二哥。”

萧开雁的个性,忠耿朴实,跟萧秋水的个性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他看来比上次滩江畔上沧桑、惟悴得多了。

这半年来他未涉足江湖,只是留守桂林,怎会反而苍老得更快,

沙场奔驰,取敌首级,或闯荡江湖,长街械斗,都是大丈夫、大将军痛快豪狂的事!

——可是留守的好汉呢?!

——忍辱负重的男儿呢?!

——古来征战的将军,生死俄顷,但快意长弓;惟不能出战的将士最寂寞。

留守的萧开雁听到大哥萧易人在点苍山战败军溃的消息,终于放弃了留守,偕唐刚一齐赶了过来。

峨嵋山上,诡秘的传说,无疑也吸引了他和唐刚。

唐刚抱唐方离开。

唐方所中的毒,连唐刚都无法即解。

他只能把唐方的命暂时保住。

只有唐门的女主人:唐老太太能解。

唐刚抱唐方离开时,唐方犹未醒来。

在晨雾中,萧秋水瞥见唐方白生生、俊俏俏的侧脸轮廓。

一络乌发散下来,披在脸上。

萧秋水忽然哭了,他跪下来:只要唐方不死,他矢誓不管尽一切力量,都要见到唐方,都要维护唐方。唐方啊唐方。

唐刚走了。

雾气还在,旭日已升上来了。

萧秋水看着唐刚高大的背影,抱着唐方大步下山。

“我跟你一齐去……”

“不行。”唐刚冷冷地望着他,“数百年来,外姓子弟,未得允可,绝不能擅入唐门半步。”

萧秋水发现这人不但像豹子一般剽悍,也似豹子一般无情。

唐门是唐方的家,他喜欢唐方,唐家的规矩,他只好遵守。

“守规矩”,在萧秋水狂逸的一生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唐刚远去。

——唐方也远去。

迎着旭日,萧秋水仍是跪着。

晨曦的雾气未散,山上氤氲着雾。

萧开雁在旁看着他这个自小在家里被认为“荒诞不经”的弟弟,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

他们俩人的性格迥异。

——他不是他,他也不是他。

但此刻萧秋水的感觉,萧开雁能了解。完全地了解。

此刻残雪未消,草木披霜,旭阳在空漠的天上,淡相映照,山峦在远方,一层又一层,无所尽了,都是寂寞的雪。

山脉绵亘,氓山万重,大瓦屋、小瓦屋山在南北。不涉高寒处,安知天地阔,这时太阳渐渐如熔钢般炽热,弹跳上云层,漫天云雾由蓝转紫,由紫变红,又由红变黄,再由黄变白,碧云蓝空下,舍身岩刀劈般的百丈巨壑,北望北部,西可见贡嘎山和点点雪山。

萧开雁低声说:“该走了。”

萧秋水缓缓站起来,这时太阳已升到无尽苍穹中了,他说:“我们到金顶去。”

     神州奇侠之《英雄好汉》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英雄好汉》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温瑞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温瑞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