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06章 一只拈花一般的手指

作者:温瑞安

鬼王看到梁斗,似也不敢逼近去。

但他要杀人。他寸里,最喜欢就是吓人,其次就是杀人。

因为他在小的时候,有人杀了他一家,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仇人如何辱杀他的一家人。

他的父亲,居然被杀了三天,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肉是完整的,连日不住呻吟,仍没有死;他的唯一个妹妹,被辱了五天,视觉、神经、听觉全都毁了,但只是哀号,也没有死。

他的仇人扬言要杀他,恐吓他,那一个个的“人”,比他小时候听说过的鬼魅还要可怖得多。

他当时立誓死后也要化作厉鬼报仇。

可是那一次他并没有死得成。

他被楚人燕狂徒所救,变成了权力帮众。

原本他武功不济。一直到十年前,李沉舟刻意栽培他,教他武功,他摇身一变,变成了“鬼”。

鬼中之王。

然后他一个个杀,把“人”变成了“鬼”,他才甘心。

他好杀人,更爱吓人。

甚至常用吓唬来杀人。

他现在就觉得浑身发热,非杀个人不可。

他每次被人折辱。就有回复昔日他目睹仇人凌辱他曾偷窥过洗澡的妹妹那种感觉。

他立刻要杀人!

地上有两个人。

曲暮霜、曲抿描。

杀。

梁斗脸色变了。

萧秋水霍然回头,看到鬼王正要杀人。

杀两个倒在地上的女孩子。

梁斗正要飞过去,突觉天摇地动。

一丈内的槐树倒了半片,七尺外一株杉树连根拔起,河水喷起十尺高泉,然后像冰雹般大力地打射下来!

随后他才弄清楚萧秋水双掌打在地上。

土地上。

然后五丈外的鬼王怪叫一声,冲天飞起:

再摔下来的时候几乎脸青鼻肿,一双脚竟似软了,鼻孔不住地淌血。

原来他并不是自己掠起的,而是被萧秋水震飞的。

萧秋水的双掌打在土上,土地急这把掌力传到鬼王所立的土地上,再冲击上去,饶是鬼王藉力窜起得快,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梁斗这时才轻轻地落下来,像一片叶子一样轻盈。

他笑道,而且眼睛亮了。

“好内功。”

萧秋水眼晴更亮:

“因为你来了。”

梁斗笑道:“好兄弟。”

这的确是萧秋水有生以来,打得最好的、最有力的、最得心应手的一击。

这时齐公子全身如同火烧。

这火就是炼火。

火王笑了。

他已有把握把齐公子炼之于地狱之火中。

就在这时,他忽觉双指如挟冰块,一寒。

继而全身如同落入冰害之中。

剑气。

齐公子明知逃不过炼火之劫,立意要与火王拼个玉石俱焚。

于是他发出剑气。

剑气摧人。

火王的笑意立时僵在脸上。

这时齐公子的须发,一齐焦卷了起来。

火王的“炼火”,已逼入了齐公子的五脏六腑里去。

齐公予的剑,如月白玉一般,高洁如玉,就是著名的“漱玉神剑”。

现刻这柄剑以剑脊为半,左半烧得透红,右半冰封。

这两股一炙一寒的功力,竟把这柄“漱玉神剑”变得如同阴阳分隔。

没有人能分开他们。

这两股力量不能与任何力量并存。

他们既要吞噬对方,也一样会把任何外来的力量吞噬。

这两股力量,就是人间的杀气与地狱的炼火。

就在这时,这两股力量骤然消失了。

如潮涨潮落,如风吹叶飘,如龟游水中。

鱼游在水中,遇到逆流,忽然一闪,就顺流而下了。庭院深深,地上黄叶,忽尔飘起,游游荡荡,忽又轻轻地贴到地上,不动了,其实是因为风。而风是看不见的,尤其是和风。

这道力量,不止是和风,甚至连微风也不是。

它比风更自然,就像梁斗的微笑。

但力量大于千、万倍。

那是一只手指。

那只手指按捺在剑上,就像拈在花瓣上一般轻柔。

这时立刻有一个极大的、可是发生得又极自然的变化:冰全都裂了、碎了、融化于无形;透红的剑身,又笔直了,回到了白玉一般的光芒。

那只拈花一般的手指按在剑身上,然后又缓缓地收回去。

留下来了一句话:

“阿弥陀佛。”

说这句话的人,用很小的声音,怕惊动了人的嗓子,压低着但怪是畏惧的声调说的。

但是祖金殿和齐公子,乍闻此声,如晴天霹雳,登登登,各退三步,脸色大变,竟一交坐倒。

那是个和尚。

灰袍、灰袖、神情稍稍带一丝厌倦,但眼神很有一种专注的感情。

而那感情不是小的、窄的,而是对整个人间世,甚至非人间的。

和尚矮小。可是却不让人感觉到,仿佛他身高七尺,一个巨人似的。

其实他旁边的僧人才是巨人。

一个很高。很大。白眉、白须。白僧衣,他虽然是个和尚,但气概就像个将军。

一个至少有百万兵甲的大将军。

但也不知怎的,这神威凛凛的颀长和尚,跟那神情闲淡的和尚站在一起,人人都会先注意到这矮小的和尚。

梁斗站得笔直。

甚至在倒影中,也可以看出他站得何等笔直。

他那种淡淡的笑容,不见了,但是变成了无上的尊敬。

他心如神那一种尊敬,简直有点接近一个江湖少年对一个誉满天下传奇中人物或大侠的眼神。

梁斗笔直走过去——没有从河水飞越过去,而是一直走去,经过小桥,断桥的地方,小心跨过去,然后谨慎地一步一步地走,左手握住萧秋水的手,萧秋水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步伐走。

梁斗到了那灰衣和尚的身前三尺之遥,立定,长拜倒地,恭谨地道:

“大师来了。”

灰衣僧合十道:

“施主也来了。”

梁斗恭声他说:“然而我先大师出发三日,大师却与我同时到。”

灰衣僧道:“先到又如何?后到又何如?反正该到的,都会到的;不该到的,便会不到。”灰衣僧笑笑又说:

“施主也不是到得恰好么?”

梁斗还是很恭敬,忽然道:“他是我兄弟。”

灰衣僧笑道:“萧少侠么?老衲虽深居寺中,也知道人间里出了个英雄人物。”

萧秋水不知怎地,竟有一股惶惑:“大师是……?”他不禁扯扯梁斗衣襟,悄声问:

梁斗笑道:“大师是当今少林北宗掌门。”

萧秋水不觉一阵悚然,池中的月亮,皆不复存,忽觉天上一轮明月,特别清亮,半弧型的在那大师背后的月华,那僧人背光而立,竟似硕大无朋,萧秋水几乎忍不住要跪下,也不知是为那僧人,抑是月华。

少林方丈,天正大师。

天正微笑说,“我旁边的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龙虎大师,”

梁斗眼晴一亮:“是戒律院的主持么?”

那龙虎之势的僧人一合十,也不回话。

梁斗向萧秋水说:“丹霞别后,我即上少林,拜会方丈大师,将近日权力帮的事向方丈一一禀告,大师本着普渡众生的心情,答应我另派人下山来浣花看看……不料,不料是方丈亲自出动,而且还有威震武林的龙虎大师。”

天正合十道:“权力帮在武林中为非作歹,也非一日之事,老袖身为佛门中人,未能降妖除魔,已心生愧疚,此刻下山,原是多年心愿……再说,权力帮也非易惹之辈,这次请龙虎师弟来此,亦是借重他伏虎降龙的本领……必要时老衲也会通知本门其他弟子……”

“只不过,”天正平静地道,“若能不造杀孽,不必流血,善哉,善哉。”

萧秋水没有说话。

他没有说“谢”。

他的感谢如同刀刻,深镌于心底。

天正、龙虎两位大师,俱是天下名僧,举手投足,能号令武林,天下侧目,但他们来了。他们放下了少林寺繁杂的课务,特别赶到四川来,他们来了,为了什么?

——他们也许是为了造福整个的武林,也许不只是为了浣花剑派,但萧秋水还是一样感激他们,甚至更感激他们。

梁斗笑笑又说:“我也到武当拜谒太禅真人,可惜未遇,听说是刚好跟几位武林名宿下山去了。”

天正笑道:“梁大侠为了找老袖,也不知费煞了多少心机,他找到我后,就一轮夸你,如何勇敢,如何仗义,而武林中不能再失去这种侠少了,少林派一定要站出来做点事,否则就对不起你,也在为少林一脉了。”天正大师微笑望着萧秋水。

“梁大侠是人间君子,也是江猢侠客,生平到处逢人皆为友,但越绝少对人如此称许。”天正笑笑又道:

“了不起。”

萧秋水望定天正大师。他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背后的光华特别大。月华如同光圈,映在他的背后头上。这时鬼王、剑王、火王都已悄悄退走了,葯王却死了。雾已散尽,浣花溪,就似她名字一样幽清。

曲暮霜、曲抿描已给救醒。

齐公子惊魂稍定。

古深禅师死了,杜月山也死了。

萧秋水、大侠梁斗、齐公子、少林天正、龙虎以及曲家姊妹,一行七人,正向萧家剑庐推进。

古道。

西风。

瘦马。

——不止一匹,有四匹。

四个人:一个冷做、清秀的青年人,背后一柄长剑,剑身比常人长了一倍,而剑锋似乎如海天一线,锋利到几乎看不见。他穿白衣。

一个中年人,浓眉,像忧郁一般深浓,他喜欢皱眉,不过神情很淡雅,像已看破人间一切情,又回到了漠然。他也是佩剑的,但剑用厚布,一层又一层,紧紧地裹住,再用缎带,一圈又一圈,紧张地系住,仿佛这剑是极端利器,随时怕它会自动飞出来伤人一般。

还有两个人。

一个人仪容颓萎,一个人羽衣高冠。

这四个人,已经过了安居坝。

他们一行四人,往成都推进。

成都,浣花,萧家,剑庐。

成都似隐隐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人前往?

浣花的人,那股对抗权力帮的精神与力量,还存不存在?

萧家的人,全死了,还是活着?

剑庐呢?

剑庐在望。

天拂晓。

剑庐是雅致的建筑,主要以深绿为主,朱红为辅,在树荫深处,挑出一角飞檐。

飞檐在朝阳下发着光。

然而浣花萧家的威望,是不是亦如昔日的声誉,在芸芸武林中发聋振聩?

萧秋水没有忘记问曲家姊妹:“令尊究竟怎么样了?”

曲抿描抿着chún道:“他真的去了剑庐,也真的只剩下四根手指……”

曲暮霜失声哭道:“……只可惜他不能似齐世伯那样,用四只手指握剑。”

——这点萧秋水明白。

——一个用五只手指握了四十年剑的老剑客,一旦剩下了四只手指,无论是谁,或有多大的决心,一时都不会适应得来。

——所以曲剑池不能出来,也不愿出来。

——一个剑客,当他出来时,连剑都握不住,那有什么用。

——只是齐公子为什么要代他出来呢?

齐公子趋近来悄声笑说:“你一定在想,我四指神剑齐某人为何要代他出来呢?”齐公子笑笑又道:

“因为他就是我师弟、无论谁发现自己凭四根手指也能在武功上精进不退,都不会再因为有四根手指而不再在江湖重振声威——”

齐公子坚定地道:“我要他奋发。而且——”齐公于看看自己的手指,说:

“我被人斩了六只指头,但我还是没有绝望。”齐公子笑得比别人多长了十只手指一般骄傲。

“所以我更不能让他萎颓丧志。”

——所以他要代曲剑池出头,先用四只手指扬名立万,好让曲剑他有个榜样可以跟随。

但负伤的人应该对自己失去的赶快忘掉。对自己仍保有的珍惜。

而且产生自信。

萧秋水看着笑嘻嘻、无所谓的齐公子,觉得他这种比别人少几根指头的人,简直像比别人多了只手或脚一般,可敬可重,而且值得骄做。

前面当先而走的巨僧忽然上步,天汇大师道,“剑庐到了?…

萧秋水道:“剑庐到了。”

剑庐还是依样。

听雨楼前,曾是“铁手铁脸铁衣铁罗网”朱侠武与“飞刀神魔”沙千灯会战的地方。

振眉阁前,原是萧秋水和萧夫人力战三位佩剑公子,也是“阴阳神剑”张临意搏杀沙氏四兄弟的地方。

见天洞处,是辛虎丘狙击萧西楼不成,反被萧东广追击的地方。

还有在黄河小轩前,萧秋水一剑挑开黑衣女子的脸纱,那如云乌发,清亮的脸……

——是唐方。

——唐方唐方你可好?

什么都无恙。

一花、一草、一木,都在,可惜了无生气。

因为人都不在了。

物是人非,人去了哪里?

萧秋水默然,他用手去抹拭那桌上、椅上的尘埃。

桌上有一口花瓶,有福禄寿的绘图,手工很粗,他却记得这是十年前,一个附近的佃农,在过年大节时,特地下下日一天,徒步走二十来里送来的。

因为这庄稼汉感激萧家的人,替他从恶霸手中保住了这块田。

那恶霸叫海霸天,跟权力帮没有关系,却是朱大天王的分系,没有多少人敢惹,父亲却叫自己兄弟四人,把他一股恶势力给挑了!

萧易人,萧开雁,萧雪鱼,和他自己。

那一次,他们踏着彩霞漫天的阡陌路归来,心里好兴奋。

从此以后,每年那老汉都送东西来——萧西楼也没有拒绝,他了解那淳朴的农夫,若不让他表达这一点感激之心,那就等于看不起他。

所以他接受了,——第一次送来的就是这只粗糙的花瓶,虽不值钱,但已是庄稼老汉所能购买的极致了。

萧西楼后来说:“这件好事是你们做的。这花瓶就归你们收吧?”

萧易人不要,他没功夫收集物品,蒸蒸日上的武林事业,正要待他来开创,萧开雁也不要,他没有兴趣。萧雪鱼也不要,那时海南剑派的邓玉平刚送给她一把纯白玉的古刀。萧秋水要。他要来纪念。

他把这纪念品摆在这里,每年爆竹响起时,他都会想起这件事。一年又一年岁月的怅惆,像爆竹梅花,散落一地。他鲜衣怒马,长铁短歌,在江湖上闯荡,但每逢插枝梅花的时候,他就带一朵梅花回来,插在这老旧的瓶于上,回到家里来过年。

而今瓶中已没有了梅花。只有纸花。纸是缎绒纸,是萧夫人的母亲费宫娥制作特有的高质纸帛。每逢过年时,他和萧夫人一面听外边新年快乐热闹的恭喜声,一面扎造这些各式各样的纸花。

萧秋水看到这些纸花,就想起他慈慧的母亲。——也许他眼睛潮湿不是为了这熟悉的瓶花,而是那些童稚的时光、年少的岁月、从前的事……

天正大师看着他,眼神很了解。齐公子等已在剑庐上上下下找过一遍,什么都没有,忍不住问:

“狄大夫人原住哪里?”他关心的是“天下英雄令”,因为那上面有他的誓言。

他并不要做个失信的人。

江湖上的人,往往把信义看得极重要:有时甚至比生命还重要。

这是江湖人傻的地方,也是江湖人了不起的地方。

是傻还是了不起,就要看你自己怎么去看。

——该醒了。

一听到问询,萧秋水猛然就醒。

这些名家高手,莫不是为了自家的事而来的,而萧家剑庐,他最熟悉,一定要他来引领;……

准知他这时就听到天正大师说:“在那一间里。”

他手指遥遥指去,亭台楼阁、花谢山石,隐隐就是振眉阁!

萧秋水赫然道:“大师,……你,你,你怎么知道?”

天正大师淡淡地道:“这地方原来必卧虎藏龙,每处地方都有其极秀处,亦隐伏极险处……惟这阁楼是最安全,而气象隐有天势之地……萧大侠是一派宗主,自然会把太夫人安排宿于此地,方才无虑,不知然否?”

萧秋水惊佩地道:“是……正是……”他心里惭愧,在萧家生活了二十余年,竟个知萧家听雨楼是如此精妙的阵势,不禁潜然大汗淋漓,也顿悟了昔日为何萧东广可以轻易截住辛虎丘的去路。

天正大师道:“萧家有如此气象,无怪乎会出得了少侠这等人才……也无怪乎会引起权力帮忌意,唉。”

宝剑引人垂目,持剑的人容易活不长。明珠夺目,则收藏的人难以保有。

树大招风,高处生寒,这是理所当然。

梁斗领首道:”权力帮已收买了铁衣剑派,眼见浣花剑派此等声势,又将与海南剑派联合,自然是要先除之而后快了。”

海南剑派少掌门邓玉平,因爱慕萧雪鱼,早有心人赘萧家;邓玉平之弟邓玉函,又是萧秋水的拜把弟兄,可惜却死在权力帮之“三绝剑魔”孔扬秦剑下。邓玉平自然更恨权力帮。

人正微笑道,“只不知朱大天王的人,为何也要趟这一趟浑水?”

他一说完了这句话,四面大厅的墙上,忽然出现了十二只手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