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08章 四个在古道上走着的人

作者:温瑞安

被抓进来的和尚全身形同枯木,但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可惜他也被点了穴道,丝毫动弹不得。

龚杀反手扣住了这和尚,敖杀拔刀。

刀短,一尺五寸长,但寒光熠熠,抵在和尚的脖子上,刀锋已入肉,两边一片紧白,刀锋处鲜血渗出。

那和尚却很镇定,淡淡地招呼:“方丈。”

天正合十。

两人看了一眼,眼神充满了了解,神色都很安详。

余杀冷笑:“你当然知道他就是你们少林的诵经堂主持木蝶大师吧?”

天正大师没有回答。

余杀却看得出天正并不似他外表那么平静,因为天正的眼神已有了感情,那一股厌世的,而又专注的神采,变成了焦切和悲怜。

余杀知道已击中了对方要害。他还要得戳下去,于是他道:“他是你师弟,既是人命,也不是叛徒,你要保萧秋水的一手一脚,还是要救他一命?”

木蝶大师是少林高僧,而且也是维持少林宗主命脉的数名要僧之一。

少林寺既是佛庙,也是个组织;事实上,少林势力威望如此庞大,不组织起来,也绝对不行,而少林的组织,也有些似外面帮会的组织,设有外围、内围、子弟、弟子、分舵、分堂、统领、香主、旗主等之分。维持这组织的最重要成分当然是人材。最重要当然是这组织与行动的运作和指挥。木蝶无疑跟天正一样,都属于少林寺内决策高峰的要将。

木蝶大师也深谙四种少林绝技,却不知怎地,今日他竟落到朱大天王部下的手里。

余杀目中有狡猾的笑意:“怎么样?大师是要令师弟的性命,还是萧秋水的一手一脚?”

萧秋水大步踏前,道:“不必大师为难,萧某人一只手一只脚,过来剁去便是!”

余杀一点头,巫杀掠近,一反手,拔出一柄金光闪闪的刀,就要动手,曲暮霜不觉惊呼一声,萧秋水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巫杀狞笑道:

“你不怕死?”

萧秋水道:“怕。”

巫杀道:“既怕,为何不逃?”

萧秋水冷然道:“我怕,但是不逃。”他断然道:

“何必要逃?”

巫杀大笑道:“好小子,你有种,不过有种也得死!”说着挺刀便刺。

余杀忽道。“不可杀。”

巫杀奇道:“为什么?”他一面说着,一面回首。

他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苗杀、苏杀都倒下了,余杀退在一旁,脸都白了,龚杀、敖杀两个人都傻住了。

大蝶大师正慢慢起身,天正大师正好解开他的穴道。

巫杀怔怔地看着天正,不敢相信天下有武功那么高的人。

“回去跟天王说,”天正和缓地道:“就说这事天正管了,找老衲就好。”

然后又注目向木蝶,一脸关怀之色,问:“可好?”

木蝶倦意地合十道:“谢谢大师兄出手相救。”

天正笑道:“何必言谢。”

巫杀还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更拒绝相信。

所以他还是出手。

他一刀向天正斫去,刀划空射出。

更利害的是他的掌。

掌后发,但掌风已盖过了刀啸。

就在这时,那高大的僧人动了。

一动就是一声大吼,如同半空打了个霹雳,那刀“兵”地碎了,竟被吼声震碎了。

然后他也一拳打出去。

龙虎大师硕大的身体变成挡在天正的前面。

巫杀的双掌也变得向龙虎大师冲去。

可是龙虎一出拳,手长臂阔,就在巫杀差半尺要击中他的时候,他的拳已击杀了巫杀。

然后巫杀就飞了出去。

彻底地“飞”了出去。

因为他飞出去时,身轻如鸯,全身已没有一块骨骼是连接在一起的。

六杀剩下了五掌。

五杀瞳孔已收缩,惊恐已取代了震讶。

只听天正喟叹,摇首道:“六师弟出手,还是太辣了一些。”

龙虎本气势如龙,忽又乖驯如绵羊,垂手而立道:

“是。”

天正道:“这种出手不留活口,已不是一个出家人所为。”

龙虎惶然道:“是。”

天正向其他五杀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没有一个人敢说“不”字。

龙虎大师的“少林神拳”,开碑裂石,闻者胆碎,更可怕的是天正大师的“拈花指”。

他们根本看不清他的出手。

他们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竟擒得住少林最高一辈中排行第四的木蝶大师!

余杀长叹道:“即然大师要插手,我们只好走了。”

其他四杀也把拳道:

“告辞了。”

忽听一个声音道:

“告辞不得。”

那四个人还在古道上走着。

他们已进入了成都。

说“告辞不得”四个字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那是四个人同时说的。

走进来的却不值四个人。

一共七个人

天正笑道:“十位好。”

十位?萧秋水汇在纳闷其间,门外走才入两个人。

落地无声,但每一步似一口钉子,尖锐沉宏。

这人却不是马竟终,马竟终外号“钉子”每一步如一只铁钉。而这人却不是铁钉。

棺材钉!

这人腰间一柄剑,剑身乌,剑无鞘。

他身边的人,也是踏地无声。

这人一身白衣,宝相庄严,乍看有些似画像里的观音。却手拿佛尘,脸含笑意。

那高人威猛的僧人,一见这两人,横踏一步,低头合十,让天正大师与这两人面对而立。

萧秋水一看,便知道这两人至少也是一派掌门的身份。

谁知齐公了低声向他和曲家姊妹道:“那四个矮脚锦衣人,便是‘王虎彭复’的彭门四虎将,却都个姓彭,一个叫“快刀斩’皮堂、“无头斩’古同同、‘断肚斩’伦走、“七旋斩’许郭柳。”

“五虎彭门”,原来是彭家绝学,但彭礴死后,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好赌,一个好嫖,一个好烟,都成了废人。彭礴的胞弟彭天敬,又是庸材,所以彭家原来的地位就被这四名彭门的弟子皮,古、伦,许四人所夺。

梁斗接着说,“另外那少左目、断左手、缺右足,没有耳朵、脸上一个大疤的人,便是‘天残帮’帮主司空血,穿乌衣的老人,不是丐帮,而是乌衣帮的总瓢把于单奇伤。还有那精悍的黄衣中年汉子,便是‘螳螂门’的第一高手“千手螳螂’郎一朗。”

乌衣帮凶残恶毒,闻者惊心,司空血的残伤绝狠.更是天下闻名:乌衣帮是黑道上人马不多,但最精锐、亦最歹毒的一批。他们的头子就是单奇伤.外号“一剑飞骑”,曾把天山剑派的掌门宫八斩杀于骑下,并曾击败终南剑派的公认第一剑客白无然,剑术之高,据说已不在海南邓玉平之下。千手螳螂郎一朗,更是有名。近年来“螳螂门”声名鹊起,就是郎一郎一手扎起的基业。

这些人忽然都来了,来到浣花,莫非是为救浣花而来的?还是不然?

那另外两人呢?这两人的排场,显然比郎一朗、司空血、单奇伤、皮棠、古同同、伦走、许郭柳七人加起来都大。

而且大得多了。

只听许郭柳道:“朱大天王的人。是放下得的。”

伦走接道:“对!放虎归山!”

古同同也道:“斩草要除根!”

皮棠跟着便道:“免留祸患!”

这四人不但武功搭配得天衣无缝,连讲话也衔接得十分紧密。

他门一说完就拔刀。

刀一在手.己到了五掌身前。

一到了五掌身前,立即出刀。

四柄不同的刀,同样的速度。

忽听“冈朗”一声,一柄精钢剑.架住了四柄刀。

出剑的人是单奇伤.他道:

“就算你们要出手.也得先问问应大哥和莫姑娘的意思。”

他说着,眼睛望向那铁衣男子和白衣女子。

萧秋水立即明白了着一男一女是谁了。

武林中姓应的高手并不多.姓莫的女子也更少,像这样连单奇伤都畏忌的高手.正好只有两人。

男的就是铁衣剑派少掌门应欺天。

女的必是恒山派首徒莫艳霞。

莫艳霞,外号“白衣观音”,但见过她在血符门一役的,都改口称她为“血衣观音”。

她杀人,杀得一身都是血。

恒山一脉,自从柳荫神尼病逝后,藕断师太闭关不出后,恒山派无论大小事,都可说已掌握在这莫艳霞手里,据说她的剑法,已绝不在她师父之下。

应欺天就更可怕。

他能当上铁衣剑派的掌门人,就是手刃他父亲所得来的。

那时候他父亲正要考虑加盟朱大天王那边去。

应欺天与萧西楼、邓玉平并列三大剑派中的代表,剑法之精,绝不在萧西楼之下,而且剑法之狠,犹在邓玉平之上。

莫艳霞这时说话了,她的人很美,粉脸红chún,一双凤目,但声音却很粗嘎:“我们么?我们不要紧,要问,就要问天正大师。”

单奇伤望向天正,天正合十道:“他们也没有伤人,何必在造杀孽,请看在老衲的薄面上,放了便是。”

莫艳霞笑得花枝乱颤,道:“大师既说放了,那只好放了。”

应欺天却忽然开口,开口即道:“不可。”

天正大师就算未当上少林方丈,也是知名高僧。

他在江湖上,有相当的影响力,在武林中,更有极大的号召力。

他说的话,就算不是圣旨,也很少人敢违抗,连不是和尚的,也不敢违反。

可是应欺天现在说“不可”。

每个人都望向应欺天,——连天正也望向应欺天,不过他只是怪有趣地望向他,一点生气之色也没有。

应欺天却不在乎。

早在他敢弑父之前,他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莫艳霞看了一阵,故意问道:“为什么不可?”

应欺天道:“朱大天王就是另一个燕狂徒的雏型,我们应先剪除他的羽翼,不让他有机会成形。”

天正叹道:“能不杀人,还是不要杀人的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应欺天冷笑道:“佛法也无边,大师难道以为放他们回去,他们就会改过?”

天正无言。

应欺天道:“大师既无把握,又何必把祸患留待江湖,让我们杀了便是。”

莫艳霞娇笑:“总不成大师也为了朱大天王的人,宁愿以身代剐。”

单奇伤也加了一句:“虽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若大师常常入狱,随便入地狱,喜欢入地狱,一个人,可没几次活的!”

天正叹了一声,还是没有说话。

五掌听得勃然大怒,心付:只要天正不出手,我们总不成怕了你们!当下恶向胆边生,余杀虎地跳出来,一摆双掌,叱道:

“我们兄弟,今日失利,被困这里,可也不是任人摆布的,要杀要剐,就放马过来吧!”

五人十掌交错,四道刀光一闪,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宛若四道闪电,交错击到!

开始十招,掌影与刀光交集,完全分不开来。

十招之后,掌影大盛。

五虎彭门的四个高手,显然已渐渐招架不来。

就在这时,又加入了一道剑光。

剑光急闪,如毒蛇吐信,连同四把刀光,又渐渐把掌势迫了回去。

但五十招一过,刀风、剑法,都换作了掌风。

掌风大盛。

这时只听一声冷哼,一人只手空拳,闯入了刀光剑影掌圈内。

这人伸展一双长臂,格、砸、拿、打,居然一时间只听到他双臂舞动,如舞长鞭铁柱一般的厉风。

百招开外,形势又变。

那加入战团的人当然就是“螳螂门”的朗一朗。百招之内.他与单奇伤的一柄利剑.的确压制住苗杀的双个和龚杀的双中。

余杀还不时过来攻击单奇伤和他自己。

就在他感到有些吃力时.又突地多了一人。/

这人全身上下,无一不伤。无一不缺.无一不残,走起路来,跄跄踉踉.打起架来。也摇摇摆摆。可是他一加入战团.五掌五杀的劣势,便再也无法扳回!

只听一声断喝,人影倏分。

单奇伤、郎一朗以及彭门四虎。以及刚加入战局的司空血,无一不喘气啾啾。

余杀、龚杀、苗杀、敖杀、苏杀却巍巍颤颤,一齐吐出了血。

不伤则已,一伤则五人齐伤。战局之凶,可见一斑。

余杀苦笑道:“我们今日落入你们包围,要杀就杀,无须多言。”

只听司空血“赫赫”笑道:“杀你们还真用不着多说。”说着便出了手.他只有一只手,可是出手时.连断手都成为武器。

忽然人影一闪.只觉一种沉宏的劲气.迫得司空血一窒。几乎仆跌,原来是天正飞掠而至,落在余杀面前.合十道:“阿弥陀佛,手下留情。”

司空血狞笑道:“我外号可叫”刀不留人’。”一扬手.多了一柄缅刀。刀一扬。竟向天正迎头劈下。

只听两声怒叱.”叮”地一声,飞剑刺来。刀断为二,一扬袖。司空血被打飞丈外。

出剑的人是应欺天.他和他的剑一般冷静、歹毒。

扬袖的人是莫艳霞,她依然带着凄辣的笑容,她叱道:“不可对大帅无礼。”回首对天正大师笑笑。道:“大帅见责。”

天正平静地道:“何有!”

莫艳霞冷笑道:“你们五个人,也看清楚了.是谁救你们的。”

五掌愕然,但知道此主厉害,不得不答。苏杀沉声道:“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天正大师。

莫艳霞立即替他说了出来。“是天正大师救了你们。你门也该感恩图报吧?”

余杀十分聪明,倒明白了七分,道:“姑娘可否说白了一点。”

莫艳霞冷笑道:“好。那我就更说明白一点。梵经、血影,理应交回少林,物归原主,大师救你们,也算救得不冤了。”

天正忙道:“救人是应当的事,而且手下留情的是姑娘等,不是老衲,怎可施恩望报!”

莫艳霞板着脸孔道:“我不管。就算大师肯放你们,你们如不将物归少林,本姑娘我是万万不答应的。”

天正大师本要阻止这等威胁,但知莫艳霞这番话是为了少林,处处替他着想,如他阻碍,反而是不顾少林利益,只好叹了一声,不再言语。

五人看了看天正,又看了看血衣观音等,思索了很久,交换了眼包,心知今番如不妥协,只怕势难活出浣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不但搏不得萧秋水的一条胳膊一条腿,还失了梵经和血经,也只好忍了,再回去禀告天正,希能减轻刑罚。

于是五人心下都有了决定。

苗杀双手端上了锦盒,递给天正大师,苏杀把血影一推,推到天正大师处。

两人都没有说话。

余杀却说话,一直都是由他说话的。他说:

“好。人和梵经,交回少林,我们……可以上了吧?”

他立刻问,且想立刻走,怕走慢一步,莫艳霞等会反口不认,改变决定”。

朱大天王的人——尽可能避免出手,一出手就要斩草除根;这当然不包括别人对他们自己也这样。

谁不想保住一条命?

天正一手接过锦盒,一手挟住血影,“五掌五杀”也正想离去,萧秋水、齐公子、梁斗、曲家姊妹等暗自舒了一口气。

以听莫艳霞笑道:“你可以走了。”

萧秋水奇怪为何是“你”而个是“你们”时,遽变就发生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