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好汉》

第09章 天正与龙虎

作者:温瑞安

血影大师猝然出手。

左手发红,右手发金。

血影掌!

火焰刀!

少林双绝!

大正左手拿着锦盒,右手抓住血影的衣领,他无法招架。

但他一拎一甩,就把血影魔僧丢了出去!

就在这时,四柄刀,一支剑、一双拳头。一把缅刀,同时攻到!

夭正忽吸了一口气,全身忽然似一片落叶般向后掠起。

但是应欺天也忽然掠起。

天正大师的轻功,就如一片追风而起的落叶。

他却似风。

他追上天正,出剑!

天正本可用锦盒去挡,但他不能。

他另一只手指及时收了回来,在应欺天剑尖上一按。

应欺天就飞了出去,利剑在他手上骤然片片粉碎。

莫艳霞也出了手。

她本追不上天正,但应欺天阻了他一阻。

她的拂尘如数百根针,刺了出去。

天正大喝一声,数百刺刺中了他,莫艳霞却也被这一声舒天卷地的大喝声震倒,拂尘萎落地上。

大喝陡止。

众人耳犹嗡响。

天正脸上有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胸口冒出了一截剑尖,血剑!

他眼神里又出现了那一种既厌倦又专注的气质,叹了一口气道:

“原来是你。”

背后的人想拔剑,拔不出,脸色有些变了。

那人却正是木蝶大师!

天正的笑意充满了厌倦:“你是谁?”

他问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在这个时候。

木蝶道:“我是翅膀。”

天正又笑了,笑容里有说不出的滞洒,完全不像出家人,倒像文采风流的名士,他制止了梁斗等的怒吼与扑近,道:“是柳五公子的‘双翅’之一?”

木蝶脸色有些发苦,舔舔干chún道:“‘双翅’都来了。”

天正的笑容很好看,他年轻时一定潇洒英俊,不知为何出了家。

“你是‘一剑杀人’卜绝?那么他就是‘冷风吹’了?”

“他”就是指应欺天。

应欺天变色叱道:“快弃剑!”

他是叫木蝶弃剑,可惜木蝶不但拔不出剑来,连手都粘在一起,可是他的剑明明从后刺穿了天正大师的胸膛。黄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卜绝嘶声道:

“你还不死?!”

天正的眼神充满了说不尽,道不完的讥俏与疲倦,像厌极了这尘世,他救了木蝶,木蝶却是卜绝,卜绝杀了他。

他说:“好,我要死了。”他向那巨大的僧人道:

“龙虎,这锦盒拿回少林,血影由你处置。”

龙虎大师悲伤地应:

“是。”

他的声如铁柞击地,人却纹风不动。

这时天正大师没有回身,缓缓一指打出。

笑若拈花,指若微风。

微风何笋轻舒,木蝶就是避下开。

指按在他的眉心,就缓缓收了回去。

然后微风渐渐息吹。

木蝶就失去了生命。

不管他是木蝶也好,卜绝也好,现在他的手,已很可以放开那柄剑了,那柄杀了天正的剑。杀人的剑。血剑。

因为他的生命已离开它了。

天正缓缓团坐下来,左右手指在丹田位置上慢慢拢合,然后闭起厂他一双专情像不是佛家人所有的眼眸,在宁静的脸容上,有说不尽的讥俏。

高大威猛的僧人却跪了下去,痛哭失声。

天正死了

少林方丈圆寂了。

莫艳霞、应欺天等人脸色本都有些发苦,尤其是天正微笑的时候,卜绝拔不出剑的当儿。

可是现在他们终于可以笑了。

这计划配合得天衣无缝,制造并利用了各种人物与环境,几乎要大败,可是它终于成功了。

虽然付出了代价。

可是只要天正死了,这点代价算得了什么?

柳五公子真是算无遗策。

但是他们不知道。那一行行色匆匆的人。已经超过了成都。进入了浣花。迫近剑庐了。

外面飞檐闪光。

太阳正好。

天正却死了。

天正大师盘膝端坐,他的灰袍前襟,己被鲜血所染红。

——他未出家前是什么人?也许是风流惆悦的五陵年少!

——他少年入寺时是什么人?也许是情僧,也许是苦行……

——可是这一切都过去了,是一个谜。他死了,再无人可以解答。

可是还是有些东西必须要解答的,可以解答的。甚至立即就要解答。譬方说掌门方丈之位……

萧秋水、梁斗等眼见天正大师的身躯给鲜血染红,他们的眼睛也红了。

被愤怒的血激红!

他们真不敢相信天正死了。

——他如死了,血仍流着。血是热的。

他们看着天正被杀,甚至来不及出手。

——五虎彭门四虎将不足畏,“乌衣派”单奇伤亦不足畏,“千手螳螂”郎一朗更不足畏,甚至连“天残帮”帮主司空血也不足畏。

——但是柳随风的近身卫护,有“双翅、一杀、三凤凰”,昔日在丹霞山唯一能与邵流泪势均力敌的就是“三凤凰”中之一的“红凤凰”宋明珠。

——现在厅堂上的“铁衣剑派”少掌门人应欺天,显然就是“双翅”中的“冷风吹”。此人轻功,江湖一绝,而且杀人无算,行踪诡秘,轻功名列天下前五名之内。却没料到他的剑法也是一绝。

——另一个“白衣观音”莫艳霞,显然就是“三凤凰”之一:“白凤凰”,难怪她走起路来,仰起首来,翘起红chún,真似一只凤凰。傲慢的凤凰,冷傲的凤凰。要别人为她生为她死的凤凰。

——一剑得手,刺杀天正的“木蝶”,无疑就是柳随风手下六大高手中最可怕的一人:“一剑惊人”卜绝,出手江湖第一绝。他出手杀人,一生从未失手。连杀少林方丈,也一剑臻功。不过他也活不过这一役。

每个人都在愤怒,而且激动,但是萧秋水除了愤怒和激动之外,还感到痛恨。

他痛恨他自己。

这事他明明可以预防。可以阻止的。

只要他先想到。

而且要先说出来。

天正也许就不会死。

——他赴桂林求援时,路过阳朔,那时马竟终便曾对他说过:“……岂止如此。连嵩山派也遭了殃,福建少林要不是各方少林子弟救援得早,也不堪设想;此外,五虎彭门、天残帮、乌衣派、螳螂门也归顺权力帮,近日铁衣帮、恒山派也奉权力帮为主帮,致于抵抗的中原镖局。黄山派、血符门、潜龙帮、中间派全给吞灭了!”

——“……这些日子来,武林中就是中了他们的离间计,再给一网打尽的就有括苍派、崆峒派、司寇世家、太极门………

——马竟终说这些活的时候,还没有与欧阳珊一合力迷倒萧秋水等之前,他当然不忍也不想下手,所以言下有吓阻之意。

——那时候马竟终犹在康出渔控制之下,他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权力帮的武林内幕消息。武林中人可能反而不知道得如此详细。

——而今来的人,正是五虎彭门、螳螂、乌衣、天残等帮派的人,而铁衣、恒山两派,既是“白凤凰”与“冷风吹”的管辖之下,自然尊奉权力帮了。

可惜萧秋水没有想到——就算想到,也来不及通知了,他们已出了手。

天正已经遭了暗算。

那巨大颀长的僧人抬起了头,满目是泪。

他的白僧衣好似大海般的滚腾起来,翻跃、伏踞,又冲折、起落不己。

他全身的骨节,竟“啪啪”地爆响起来。

莫艳霞娇笑道:“龙虎,你不服是么?”

龙虎大师没有答话。那骨裂爆碎之声更响。

只听一人轻声叱道:“六师弟,我来了,你还不服吗?”

龙虎大师猛掉头,只见大厅上,背着外射进来的光芒,进来了一个黑衣黑袍的僧人。

龙虎大师的骨节忽然不响了,就似一壹沸水,倒进了冷流似冰的潭水里去。

“三师兄,方丈他……大师兄已经……”

那僧人赫然竟是少林身兼罗汉、忏悔两堂的首座木蝉大师。

少林除天正大师外,最高的首座为身兼达摩堂、藏经楼之首座木叶,其次就是这位木蝉大师。

龙虎大师在少林位居第六,是少林首席护法。

只听木蝉黯然道,“……唉…我知道……”

龙虎人师勃然道:“你知道?!三师兄,大师兄命丧,少林危在旦夕,你还……”

木蝉淡淡地道:“那又有什么办法?天正既死,我就是方丈了,你对方丈掌门说话,怎可如此无礼?”

龙虎大师像被一支炙棒刺着一般,跳了起来,嘶声道:“你这……你这潜乱?叛逆……”

木蝉笑道:“少林叛徒,年年都有,”他拍拍血影肩膀,血影大师的笑容也似说不出诡秘,接道:“要是没有三师兄的匡护,我叛离少林,又怎会活到现在?”

木蝉居然笑道:“谁有权,谁就不是叛徒……!”

龙虎厉喝道:“你不怕二师兄……”

木蝉笑道:“木叶之死,迟早事耳。达摩堂的人手,我很需要;藏经楼的朽,我早想借阅。”

龙虎忿然叱道:“你该死——”身形掠起,半空中全身骨节又“啪啪”作响。

木蝉叱喝:“叛徒该死。”

——于是龙虎大师成了“叛徒”。

彭门四把刀、单奇伤的剑、司空血的缅刀、郎一朗的双拳,立时都交击过去。

龙虎大师人在半空,忽然变成了靶子。

剑、刀、拳都击刺在他身上,一件也没落空。

但也一件都没有奏效。

而且他旋风一般飞扑过来,全身爆裂之声更响。

朗一郎脸上变色,大呼:

“雷霆霹雳——”

就在这时,真如雷击,轰隆一声,郎一朗被震飞丈外,顺墙滑了下去。

然后那墙也倒了,不是轰然而倒,而是慢慢地蚀了、霉了,塌了。

龙虎大师的一击,竟是如此无匹。

梁斗等人脸上不禁有了喜色。

彭门四虎冲得最狠辣,也退得最快。

勇敢和凶狠不同——勇敢是明知死而下惧,凶狠是有所选择的:

一一比方说当自己打不过对方时,凶狠往往成了懦怯,

彭门四虎就是这样子,可是他们刚想退走,其中的伦走就己被拗断了脖子。

然后龙虎大师就像丢一颗烂掉了的冬瓜一般,随手扔了出去,那头颅“砰”,地打中皮棠,皮棠的胸骨几乎要从胸口里喷了出来。

龙虎大师已拼红了眼,他就像降龙伏虎的弥陀,甚至像罗刹恶魔,一出手,就要杀人。

司空血、单奇伤和剩下的彭门双虎,哪里接得住龙虎大师至大至刚的“少林拳”和“霹雳雷霆”神功?!

“白凤凰”这时出了手。

她手里的拂尘,就似千百把剑,小剑。

她的身裁丰腴,惹人遐想,可是闪动起来,比水蛇还快。

她的武功,绝不在宋明珠之下。

她一出手,就把龙虎大师接了过去。

可是还是接不下。

她纵接得住龙虎大师的少林神拳,却抵不住他的“霹雳雷霆”!

“霹雳雷霆”实在太强!

这种内功,一百七十年来,少林一脉,只有三人可以企及这,是至猛至刚的功力,除了百十年前的万相大师、百丈禅师之外,便只有这龙虎大师一人学会。

雷霆霹雳,乍闪乍现,莫艳霞犹如天边彩霞,所据一方,却是愈来愈小,愈来愈无气局。

落霞儿自不肯残散。

就在这时,一道冷毒的闪电刺来。

“冷风吹”应欺天出了手。

他的身形倏忽,像长空闪电,看到时只觉一亮,要抓住已无从。

最厉害的是他倏变的身法,和阴毒的电剑,恰好就是龙虎大师的克星。

“霹雳雷霆”,先见闪电。

只有闪电生,雷霆霹雳才响。

所以闪电似的剑光,处处占了先手。

萧秋水等来不及看下去。

他已出了手,先拦住彭门古同同。

曲抿描,曲暮霜双双截住许郭柳。

齐公子的“四指神剑”,困斗单奇伤。

梁斗比作刀光,截击司空血。

他们决不能让这些人群殴尤虎大师。

龙虎人师在这里已经代表少林。

——正义的、浩然的、侠气的少林。

他们对他寄于全然的希望!

龙虎,是再也不能死。

闪电虽快,眩目夺人,但雷霆霹雳却悠远良久。

闪电次数越来越,在这诸神震怒、雷霆交作的情形下,晚霞更黯然无光。

龙虎大师显然己占上风。

莫艳霞曾先后袭中他三次,应欺天也刺中他一次,龙虎大师披血而战,却没有倒下。

应欺天等知道这僧人不但会使凌厉熟练的“少林神拳”,无可驾驭的“雷霆霹雳”神功,而且一身怀有“金刚不坏神功”。

这种远比“童子功”、“十三太保横练”、“铁布衫”、“金钟罩”等加起来都难练得多的佛门禅功,使龙虎大师疯狂舍身的攻击,免却了后顾之忧。

那一剑三拂尘,只能伤及皮肉,不能毁其筋骨。

龙虎大师的战斗力越来越旺盛。

应欺天的武功,要比莫艳霞稍高一点,但他只能刺中龙虎一剑,而白凤凰却能偷袭中龙虎大师三次委实是因为这场战斗太凶险:

一一龙虎大师是面向应欺天恶战,所以应欺天反而不能得手。

现在龙虎大师已占上风。

现在那四个人,已经看见了剑庐的飞檐。

现在正是日正当中的时候。

就在这时,一柄一丈二尺八寸四分三长的黑色铁枪,闪电般刺入龙虎大师的腰脊。

龙虎大师感觉到那冷冰冰的枪尖,戳散了他的神经,他双脚沾地,咳出了一口血,嘶声道:“寒铁枪?!”

拿枪的人是木蝉。

“是,要不是,怎刺得倒你?”

龙虎大师又咳出了一口血,喘息道:

“你……你真的是……权力帮的人……?”

木蝉大师依然淡淡地道:“当然是,否则怎会杀你?”

龙虎大师浑身筋骨又“啪啪”作响,狂吼道:“你……你其实究竟是谁?!”

木蝉冷冷地道:“我是权力帮柳五公子的‘双翅’之一,‘千里独行,万里赶蝉,一枪苦行僧’”!

龙虎大师眶毗慾裂:“你是左天德?!”

木蝉笑笑道,“其实无德。“

龙虎大师长嘶一声,冲天而起,全力出手。

木蝉却突然拔出了他的枪。

他的枪自龙虎大师的脊椎骨里挑出来的时候,龙虎便仆倒下去,像一只抽空了气的皮球,全身都瘫痪了。

木蝉收枪而立,俯首看着他,仿佛也有悲悯之色,说:“一个人不识时务,既为环境所不容,其实也只好死了。”

他这句话其实不是说给龙虎听的。

龙虎大师现在趴在地上,吐出来的已不是血,而是白沫。

他一身“金刚不坏神功”,却给寒峪地母制成的铁枪刺入“龙尾穴”所破,死了。

他这句话显然是讲给梁斗他们听的。

因为梁斗等人己停住了手。

梁斗、萧秋水、齐家公子、曲家姊妹,他们每一人,都听见了。

天正被杀、龙虎大师也死了。

没有这句话,梁斗他们心知肚明。

左天德、应欺天、莫艳霞,任何一个,都可以要他们送命。

他们已没有胜机,一丝都没有。

左天德的话,梁斗当然听得懂。

不过懂是一回事,同意又是一回事。

完完全全另一回事。

梁斗忽然道:“好轻功!”

左天德欣赏地笑笑:“为什么好的不是枪法?”

梁斗道:“枪好,枪法也好,不过好的不止是枪和枪法!”

左天德道,“哦!”

梁斗淡淡地道:“而是身法。卜绝暗算天正的时候,天正是猝受袭击,而且是四面受敌,跟龙虎受袭对不一样。”

左天德笑问:“怎么不一样?”反正天正、龙虎已死,他不怕梁斗等逃得了。事实上,普天下间,已没有几个人能把梁斗等从他们手里救走。不能。

梁斗道:“龙虎大师虽以一敌二,但心里早防着你,不似卜绝出手时,天正大师全未防范。可是你出手快,动身更快,明明离龙虎的角度既差又远。却忽然缩近距离,加上枪长,故一枪致命。”

左天德拍掌,然后说:

“分析的好!”

梁斗淡淡一笑道:“过奖。”

左天德眯着眼道:“梁大侠是聪明人。”

梁斗微微一笑:“不敢。”

左天德向众人瞄了一眼:“梁大侠的朋友想必也是聪明人。”笑了一笑又眯眼睛道:

“聪明人现在都知道该怎么做的了?”

梁牛、萧秋水、齐公子、曲暮霜、曲抿描一起异口同声道:

“不知道。”

左天德怔了一怔,瞳孔收缩,说,“你门知不知道,‘不知道’的下场是怎样?”

萧秋水站出来大声道,“不知道。”

左天德心中大怒,这小子居然敢顶自己的嘴!“不知道东西的是死人,你现在是找死。”

萧秋水昂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死又何妨?”

左天德冷笑道,“无妨,无妨。”正要出手,忽然喝道:

“外面是谁?!”

四个人长步而入。

一人道,“木蝉,怎么如此激动,出家人动了嗔念么?”

左天德一见来人,立即堆起戚容,道:“师兄惨死,师弟身亡,我今日岂止破嗔,还要大开杀戒!”

萧秋水一见来人,熹的几乎跳了起来!

他大叫道:

“帅叔!玉平兄!”

那个浓眉,忧虑的,却挂了个淡雅的笑容之中年人,却不是谁,正是孟相逢!

“恨不相逢,别离良剑”孟相逢!

另一个容色冷傲的青年人,也是与孟相逢同列“当世七大名剑”之内的,与“铁衣剑派”、“浣花剑派”齐名的海南邓玉平!

其他两人,一羽衣高冠,一神情猥琐,却是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好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