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01章 黑布鞋、白布袜、青布衫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没有死。

风大雨急夜黑,萧秋水却没有死。

他人在断崖之下,“江水之中,江水滔滔,天地无情,他知道唐方看不见他,然而他却看见唐方。

他可以隐约看见,崖上的唐方,透白的脸,纤细的腰身。他想喊,却一连喝了几口水。

萧秋水不谙水性,他一直没有练好泳技,现在他凭憋一口真气,才勉强能把头部口鼻,浮出水面。

他发誓日后一定要学会游泳。但学会又怎样,就算学会又怎样?能叫嚷又怎样?夭地那么大,水浪浩荡,唐方见不到,也听不见的。

他知道唐方等一定以为他已死了:想到唐方难过他心里就疼——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不谙水性而又中了屈寒山的剑和彭九的摈铁杖的人,还可以活着。

可是萧秋水知道自己一定能活——因为屈寒山的剑根本没有刺中他。、

屈寒山的剑之所以没有刺中他,乃是园为彭九的拐杖!

在屈寒山剑破萧秋水衣襟之际,彭九已先一步击中他,把他震飞出去,落下悬崖。

这当然不是巧合,而是独脚彭九有意为之。这中间不得毫厘之差,不是巧合可以胜任的。

屈寒山当然没有料到彭九会救萧秋水,所以也并不留意自己有没有刺中萧秋水,而且他强敌当前,事后也毋容他细想。

彭九要救萧秋水,当屈寒山之面前,谁也不敢明目张胆,所以他只好顺势把萧秋水击落漓江,以绝痕迹。

彭九出杖自然不会太重,他只要震飞萧秋水,而不是要击毙他。

所以萧秋水安然无恙——他既未受剑刺,亦未受杖伤,只落在水里,载浮载沉而已。

萧秋水却知道彭九为何要救他———公亭里,铁星月等擒住“独脚锁千山”彭九,萧秋水却饶而不杀。

“我不能杀他。”

一因为彭九断腿,而且年老。

萧秋水动了这一下恻隐之心,却教彭九不借冒屈寒山发现之险,也要相报的。

——可惜萧秋水不知道,此刻独脚彭九,已为唐朋所杀,而唐朋还以为替萧秋水雪了大仇。

可是萧秋水现在绝对也不好受,他载沉载浮,耳鼻眼喉都灌进了不少水,后方在飓尺天涯,那般远又那般近,萧秋水身在险境,却依然想到他初识唐方那夜,那使他几乎睡不着时,所想到的那首含族的歌:

郎住一乡妹一乡,

山高水深路头长;

有朝一日山水变,

但愿两乡变一乡。

然前这歌声却从柔婉变凄伤。萧秋水为接近唐方,图竭力游过去,却被流水越冲越远,萧秋水不谙水性,费尽力气也无效,真似一场梦一样。

远处的唐方,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崖还是崖,明月还是明月,水浪满天,何处是岸?

却不见了唐方!

断崖明月,萧秋水心内是何其焦急。

——唐方,你要等我。

——神州结义的弟兄们,我还没有死,你们在哪里?!

然而流水依样地悠悠流着,悠悠地把他送出去。萧秋水因不会泅泳,随波而流,很容易便遭致没顶。

就在此时,黑夜里,山峡弯处,突然驰出一艘轻舟,乘风破浪,不消片刻便到了萧秋水面前。

这船来得十分之快,以致狭细的船首划出了一道白色的水浪,其时萧秋水的一口真气,已憋不住,眼看就要窒息,却见舟上四人,急速而熟练地划着船,用的却不是浆,而是长圆形状的棍子!

这四人一舟到了萧秋水面前,立刻不划了,停了下来,看萧秋水在水里挣扎,足足看了一会儿,只听一人沉声道:

“便是这厮!”

萧秋水心里大奇:他并不认得这四人啊。心中转念之际,却见其中一人,用棍一拨,舟已摆向自己,另一人举起棍子,迎脸一棍,没头没脑地盖下来,棍梢响起了一道尖利的急风!

萧秋水在垂危之际,又遇此变,一惊之下,但过人的镇定与急智却促然未失,猛吸气低头,急潜入水里!

“篷!”一棍击空、却击在水中,水流激荡,萧秋水虽避过了一棍,但水冲入耳鼻,萧秋水忍不住猛升出水面,实在辛苦不过,却见那人微微“哦”了一声,又是一棍击下!

这一棍打得更快,萧秋水无处着力,竭力一闪,“砰”已被击中肩膊,痛人心脾,忍不住叫了一声,另一人见此情形,却十分兴奋,也一棍斜劈过去!

萧秋水负痛急闪,但不诸水性,挪是挪开了,棍却是避不开,依然被棍梢擦中头部,“轰隆”一声,只觉脑门一黑,全身便软了下来,江水不断地呛入耳鼻去!

那人又要一棍打下去,却听原先说话的人倏道:

“慢!”

要打的人奇道:

“怎地?”

原先那人阴笑道:

“这人乃萧西楼之子,留着大有用处!”

要打杀萧秋水的人也恍然道:

“看来要个十万两不成问题。”

后来出手的人却问道:

“却闻浣花剑派已给权力帮铲了,自顾不及,哪有钱给?”

另一个稳住舟子的人接道:

“别管,先把他捞上来再说,死了的人,就没用了。”另三个颔首道是,这时萧秋水口咯鲜血,已渐沉入江中,只见原先那人用棍轻轻一挑,“呼”地一声,萧秋水连人带着水珠子,划过明月夜空,“砰”地被挑跌入舟中。此人臀力之大,可以想见。萧秋水人虽受伤,主要是因在水中,无处着力,又喝入不少水,以致无法闪躲,而今一旦登舟,摔得虽痛,但他天生意志力过人、居然可以恢复知觉,只听那要打杀他的人嘿嘿笑道:

“咱们一路上跟着,他人多势众,不好动手,却朱料他自己摔落下来,正好替他们三个冤魂超度!”

萧秋水心中实觉冤枉,自己并不认识他们,便无端端遭了毒手,于是挣扎道:

“你们……是谁?咱们……无冤无仇……”

萧秋水一开口讲话,倒令那四人吓得一跳,他们不知萧秋水居然还能说话。原先那人犹疑了一下,沉声道:

“你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却知道你是谁。”

那要打杀萧秋水的人桀桀笑道:

“我们就是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天王大老爷,朱大天王的手下,‘三英四棍,五剑六掌,双神君’中的四条棍子。”

那后来出手的大汉狠狠地道:

“我们一人一条棍子,打死你,替‘三英’报仇!”

最后一人指着原先第一人道:

“他叫常无奇,”指了指要打杀萧秋水那人道:“他叫字文栋,”随而指那后来出手的人道:“他叫金北望,”然后指指自己,道:“我叫孟东林,”然后又笑嘻嘻地道:

“你都认识了,那你躺下吧!”

闪电般出手,封了萧秋水的“软穴”、“哑穴”,萧秋水身负伤,力未复,无及闪躲,软跌下去,但他的神志依然十分清楚:

这四人是“长江四棍”他们乃是为报“长江三英”之仇而来的!

——在“剑气长江”一役中,萧秋水等“锦江四兄弟”曾在秭归镇九龙奔江上,为救那老员外,曾与朱大天王手下对上过,结果是:邓王函怒杀符永祥,战其力和薛金英都为傅天义所杀、因此与朱大天王的人结了深仇大恨!

——如果说陆路上现在是权力帮的势力,水道上却是朱大天王的天下。而“三英四棍,五剑六掌,皿神君”,“四棍”排行比“三英”高,萧秋水纵未受伤,以一人之力,也绝非这四棍联手之敌!

萧秋水昏昏沉沉,但心中一股求生意志,依然很盛。

——我不能死。

——神州结义大志未酬。

——唐方、星月、南顾、超然,你们在哪里?

江水荡荡,明月悠悠,轻舟快疾,转眼问已过了无数峡、无数山、无数江!

也不知道多少天,渡过了多少江,萧秋水在舟中,忍受了多少次讥笑,恶毒的讽刺,对他一生中是一个极大的静思,极巨的磨练。

他仰卧着:仰着脸只看到急遽变化的云和不变的天,掠过的山尖,那极深沉的思省使他忘却了身上的疼痛,这次就擒,反而使他鲜衣怒马的二十载来,得到一次深思默想的契机。

然而,今日,舟子停泊了,这显然是在岸边,岸上有极纷乱的叫卖声、赶骡声、鸡呜声吵杂声。

这声音代表了人烟:刀剁在砧板上,卖者剁少一分肉,买者偷偷拎多了一块肉;铁锤击打在炉边的铁器上,铁匠刚要铸成一把新的菜刀;王婶的筐子破了,鸡鸭螃蟹爬了一地,有人掩袖偷笑,有孩童拍手咕唁叫,还有地痞流氓,嘴边歪里歪气拈了个广东小调:唉呀走难了!

萧秋水听到这些声音就想起他爱热闹,可是父母总不放心让他出去,他自己在院里召集村童放鞭炮的童年。有次点燃了炮仗掷丢不及,“崩”地一声手里起了个泡,第二天食指多了一条黑纹般的痕印:而今印痕消了:影子却仍留在心上:

点燃了炮竹要赶快、要勇敢、要准确地掷掉。

就像出剑一样,快、准、狠。

可惜萧秋水不能起身,也不能动弹,不然以他的性情一定会跳入人群,跟他们一道热闹。

现在他只能透过竹篷的缝隙,看出去,见到来来往往、熙攘而繁忙的人群。

这比几天的寂寞江上,却客气得多了。

萧秋水虽不知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但听口音;却仍是广州话,但腔调上,却又跟广西不一样,他心里纳闷着,却不知道自己来到广东了。

粤江为广东省最大河川,小上流为东江。北江、西江,故其聚众之地名为三江,其中以西江最长,由槽入粤,至三水与北江相汇,又至广州以东再合东江,以下即转珠江。

萧秋水被“长江四棍”所挟,即从西江人粤,而今停泊在高要,亦即今之肇庆市,此处离名闻字内的七星岩与五龙亭,已是不远。

舟子慢慢靠岸,常无奇“呼”地把绳子一抛,套住木桩,发力一拖,船身即刻系紧,手法之熟练,无可伦比,只听他沉声道:

“我们此处上岸,先采购点物品、再从水遭到佛山,转到河源,赶陆路赴韩江,行动要快,天王要等急了,我们……”言下之意,不胜惶恐。

字丈栋脸色也有说不出的紧张,只听他道:

“听说那鹰王也在广东,咱们行动,可要……”声音低沉了下去。

忽听金北望“哎呀”了一声道:

“咱们的形迹,要是让对方发现了,可死无葬身之地呀!”

孟东林却道:

“大不了可是往江中一跳,在陆上,咱们斗不过他,在水里,朱大天王的人还怕他们不成!”

嘴里说得潇洒,但神色还是十分畏怯。

这是数日来萧秋水第一次见到“长江四棍”如此紧张、害怕,听他们的口气,好似一方面要赶赴朱大天王之约,一方面又畏惧给极厉害的对头发现,只是这对头是谁?萧秋水也不清楚。

只听字文栋又道:

“咱们去采办,这小子留在这里,总是不妥,不如还是把他……”伸手一比,作一刀砍下状。

常无奇却摇摇头道:

“杀倒无妨,随便往江里一丢,便是了事。但天王要我们找到杀三英的凶手,现在只抓了一个,是不够的,不如把他擒到天王那里,再引出其他三人,才一并做了;也是大功一件。”

萧秋水心忖:敢情长江四棍不知道庸柔和邓玉函已死,左丘超然的安危也甚为可虞。

孟东林点头称是,金北望道。

“这事就这样定了。现在还是有人上去采办要紧。”

常无奇点点头道:

“我们三人上岸去,你留在这儿看船,看好这小子。”

金北望苦笑道:

“这个当然。不过老大你们要早些回来,高要可是那‘剑王,的地头哩。”

常无奇冷笑道。

“办完事自会赶返,你在江湖上也扬了名立了万的,别怕成那个窝囊相。”

说着,领孟东林、字文栋二人上岸而去。

金北望等了一阵,剥了几粒花生,丢人嘴里,咀嚼了一阵,望望萧秋水,不耐烦地道:

“养你在船上,倒是吃住免费,不如……”

嘴边忽然挂了个极其恶毒的笑容:

“先挑断你两条腿筋,也绝了你逃走的路!”

说着果真蹲了下来,拔出一把牛耳尖刀,狞笑着就要下手;这时岸上人来人往很多,萧秋水苦于“哑穴”被点,叫不出声,心道昔也,这时忽然有人敲敲船舷,问道:

“有人在里边吗?”

金北望一震,急收起小刀,堆满笑脸走出去,萧秋水从竹篷的缝隙望过去,看见两个镖师打扮的中年人,用的是很正确的京腔问道:

“敢问这位仁兄,这舟渡不渡人?”

萧秋水瞥见金北望一面拱手笑道:

“这是私船,在下是看守人,做主不得,还劳两位到别处去找。”

左边的略胖镖师也拱手笑道:

“那多有打扰了,不好意思。”

右边的人又高又壮、满颊胡碴子的镖师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黑布鞋、白布袜、青布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