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10章 大家早·大家好

作者:温瑞安

就在这时,屈寒山发现眼前一花,多了一个人。

就在他发现多了一人时,这人已双掌上下一拍,掌心挟住了他的长剑。

屈寒山号称“剑王”,他的剑几时被人捉住过?

屈寒山此惊非同小可,随而他就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泪流满腮的脸。

屈寒山禁不住失声呼道:

“邵流泪!”

然后他就倒飞出去,泪流满脸。

因为邵流泪一拳就打在他鼻梁上,他飞了出去。

他的泪腺失却控制,未到地时已泪落如雨。

因为屈寒山这一声惊叫,大家都震诧地止住了手。

“邵流泪。”

——邵流泪?!

十五年前追杀武林第一一异人的生还者邵流泪,竟在此地出现了?

近日江湖传闻中唯一吞食“无极先丹”的高手邵流泪,真的在这儿?!

——那么燕狂徒呢?《忘情天书》呢?还有那无极先丹呢?

这是武林中人人渴望的至宝!江湖上人人慾得的圣典!

邵流泪站在神桌上,没有说话,用手指了一指权力帮的人,再用手指了指大门,他的用意很简单,只有两个字:

“出去!”

但是“火王”、“葯王”却一起扑了过来。

屈寒山也一弹而起,因为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

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祖金殿一扬手,“砰”地一声,神桌居然炸开!

梁斗脸色变了。

他看得出来祖金殿用的是江南霹雳堂之火葯。

江南霹雳堂向是四川唐门的至友,霹雳堂的火器居然落在“权力帮”的“火王”手上,蜀中唐家只怕也大势已去:

炸碎片中,邵流泪身法却比碎片还快。

他掠起,葯王迎住了他。

“蓬”,漫天一团粉未惊起!

众人惊呼、怒叱,葯王施毒,竟不顾众人生死安危,包括权力帮在场徒众。

邵流泪一场袖,绿粉就神奇般消失了。

屈寒山突然出现,一剑就刺了出去。

邵流泪居然双掌一拍,再度挟住剑身。

这几下此起彼落,迅快无伦。

就在这时,祖金殿又到了邵流泪背后,打出一条绿色火焰。

邵流泪突然一矮身,火焰变成向屈寒山脸门卷到。

屈寒山大叫一声,飞快疾退,手中长剑,只得放弃。

屈寒山退得太急,竟破窗而出,但莫非冤又掠了上来。

他一扑上来,就看见闪电般一道剑光。

邵流泪出剑,竟绝对不比屈寒山慢。

莫非冤急闪,邵流泪一剑甩手挞来,莫非冤用力一提,剑是拿住了,但一股无匹大力撞来,把莫非冤撞出七尺,撞破石墙,跌出寺外!

这是何等巨力!

祖金殿发出“阴火”居然反而迫退“剑王”,正想再发,猛见邵流泪回头:

一张泪流满脸的脸。

然后邵流泪就一扬袖,祖金殿只见一团绵纱,迎脸罩来。

祖金殿此惊非同小可,他知道这是莫非冤的“毒砂”,他见过一个权力帮徒不小心用指头沾到一点,结果溃烂了三个月,到了第四个月,他全身都像一只放了半年的柿子,又臭又烂。

“火王”怪叫一声,急退而出,砰地撞碎了他原先烧焦而不倒的寺门!

“八大天王”中的三大天王与邵流泪交手比划。才一个照面,“火王”、“葯工”、“剑王”三大高手,俱被迫出寺外!

萧秋水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别人流泪他伤心,自己流泪人断肠”!邵流泪!

月免西沉。子夜已逝。

凌晨一片凄冷。

天色蒙蒙光。

屈寒山、祖金殿、莫非冤三人一齐出手,他们断未料到,三人出手之后,竟然都在寺庙外会合的。

晨曦中,只见庙朝东时,背景一片漆黑,云起风动,像一头慾飞的龙。屈、祖、莫三人纵横江湖,征战连番,竟无勇气进去再战。

这时晨曦初见,他们三人忽听到一个清晰如银铃般的声音笑道:

“大家早,大家好。”

声音是从晨曦初透那边传出来的。

火王、葯王、剑工立时变了色,三人一齐露出尊敬之态,竟揖拜下去,就迎着晨曦微明的方向。

凌晨·红衣宋明珠

邵流泪数招间,把“八大天王”其中三人齐迫出寺门,使权力帮人大惊,余亦大哗。

柔水神君喜道:“邵长者,你武功又有精进!”

——原来当日之时,邵流泪武功虽高,最多不过只能以一战一,击退“八大天王”中任一人,但万万不能以一敌三,何况如今还获全胜!

邵流泪却脸色森然,道:“救我的小友请过来。”

萧秋水莫名其妙,依言走了过去。

邵流泪道:“我快不行了——”话未说完,忽然寺门红影一闪,一道亮如风铃般的笑声呼唤道。

“大家早,大家好。”

权力帮的人一听,有些已跪倒下去,邵流泪的脸色却变了,脸上,也没有泪了。

一件红如辣椒,动人心魂的劲装,却裹着黑腰带、黑马靴、黑蝴蝶扣的女子,清爽如晨风一般地,掠了进来。

这女子的肤色却如雪一般白皙。

眼眸如明珠一般的亮。

这女子的美艳吸引住了全场。

这女子却似落落大方,笑道:

“我来了,谁在流泪?”

这女子看来不过二十多左右,一双黑白分明的明眸,分明的亮。邵流泪不再流泪,沉声道:

“我。”说罢瞳孔收缩,道:

“你是赵师容?”

邵流泪此语一出,全场震慑。

——赵师容?!

——李沉舟的女孩赵师容刀

——权力帮的女主人赵师容?!

那红衣女子宛然笑道:“哪里,我怎会是容姊姊?我怎有资格当师容姐姐呢?!”说着笑得花枝乱坠,宛若落花随风:

“哎呀,你怎么会把我当作赵姊呢?我有那么福份就好咯!”说着竟无限委婉。

这女子风致亲楚,竟把吴财、罗海牛、胡福等人看得极为陶醉,眼睛都直了。

邵流泪一听之下,脸色却显然放松下来了,仍旧厉声道:“那你是谁?”

那女子不笑了,正色若红颜,亮着明眸道:“我是李帮主的弟子,柳五公子的人。”

邵流泪变色道:“柳随风的双翅、一杀、三凤凰,你是谁?!”

那女子悦颜道,“我叫宋明珠。”

萧秋水只见柔水神君与梁斗脸色齐齐大变。

邵流泪又开始流泪了:“你是红凤凰宋明珠?”

邵流泪流泪就要杀人。

人人都不禁为宋明珠这小女孩担心。

那女子却认真地点点秀颔道:“是呀,我就是红凤凰,不是白凤凰,也不是紫凤凰。”

邵流泪瞳孔收缩,泪己掉落。

江湖传说:他落泪就要动手,就得杀人。

宋明珠居然盈盈走向前来。

这时忽然闪出两人来。

这商人就是“广西五虎”中的躬背劳九和“广东五虎”中的揭阳吴财!

揭阳吴财,颇自命风流,见宋明珠过来,顿生怜香惜玉之心,他曾见邵流泪出手,连三大天王都挡架不住,这弱质女子又如何支撑呢?

另一位劳九,虽生得丑陋,其实心肠最好,怕宋明珠遭毒手,即刻拦阻。

宋明珠见两人出来,眨着大眼睛道:“你们……?”

吴财有礼地一欠身道:“请姑娘留步。”

劳九则叱喝道:“回去!”

宋明珠贝齿如珠,嫣然笑道:“我不回去!”

劳九怒道:“不回也得回!”

吴财正想说话,忽然红影一闪。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劳九狂吼一声,左右太阳穴竟都插了一根金钗,全嵌入脑,竟近在脑门会师!

吴财惊骇无已,立时一手扶住劳九,一手劈向来明珠!

就在同时间,吴财也发出了一声惨叫。

吴财倒下,劳九倒下,吴财一手仍抓住劳九;胡福、罗海牛闪电扑出,扶吴财、劳九掠回,两人一目是泪,激动得全身发抖。

阿杀厉声问道:“怎么了?!”

因为事情发生得大快,大家都不晓得是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罗海牛颤声道:“劳九……劳九死……死了!”悲不成声。

胡福悲鸣一声,说不出一个字。

谁都看得出吴财除了拼死抓住劳九的一只手外,其他一手两腿,全都给废了。

吴财和劳九为了宋明珠的安危,居然落得一死一残废的下场,宋明珠出手之毒,令人不寒而惊。

众侠纷纷震怒,两广八虎尤其手足精深,悲愤至极,都要动手,邵流泪大喝一声:“住手!”

宋明珠皓亮地露出一排贝齿,笑道:“晦,他叫你们住手呢。”

众人怒叱,大喝,尤其两广八虎,还是冲了出去,就在这时,“泼喇喇”一阵声响,掠众人头顶而退,邵长老落在众人身前。

宋明珠笑着招呼:“你好。”

邵流泪道:“我知道你向人叫好,就是要杀人。”

宋明珠笑道:“可是你不好,你在流泪。”

邵流泪冷然道:“我是为快死的人流泪。”

一句话说完,他立即就出了手。

他一出手,四壁烛光全灭。

众人一阵哗然,宋明珠已不见了。

她清亮如风铃的笑声已到了寺外。

邵流泪立即到了寺外:寺外一片旷野:

原先的杂草、灌木、密林,全被烧个清光。

邵流泪一到外面,才知道是天亮了。

清晨大雾,沁凉入体。

突然两道劲风袭来,邵流泪双手一抓,抓住两件清亮如晨露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两枚明珠!

清晨·雾中的决斗

邵流泪正慾扔掉,但两度寒流,竟从手心袭入,邵流泪猛打了一个冷颤,红衣一闪,宋明珠已到!

两支金钗,闪电般夺邵流泪双目。

邵流泪一出手,就按住两枚金钗,金钗刺在明珠上,明珠碎裂。

碎片向未明珠射去。

宋明珠粉脸也变了变,她的身子已急退去,不见于大雾之中。

但几乎在同时间,邵流泪背后急风又起!

两枚金钗!

左刺“期门”,右刺“命门”!

宋明珠竟又到了邵流泪背后!

邵流泪猛回头,双掌陡拍出去!

凌厉的掌风,摧散了大自然的浓雾。

身法诡异的宋明珠竟又到了邵流泪的背后。

这两钗刺出,邵流泪已不及回首!

他想也不想,双掌住后反撞过去!

就在这时,他只觉双肩一疼,已给刺中。

但是他也感觉到,掌沿触及一人身躯,但那人立时掠了出去。

可是他还是击中了对方。

然后他觉得天旋地转,要倒下去了……

要倒下,早就倒下了……

但他强提一口气,体内“无极先丹”真气尚有余息,猛地激荡起来,使他勉强立住身子。

只听见那本来如银铃一般的声音恨恨他说:

“我们走!”

那本来充满笑意的声音,而今也不笑了,竟还有些微的脆弱。

然后权力帮的人退入了浓雾里。

浓雾消散了,因阳光已升起。

旭阳驱散了晨雾。四周景象清晰起来的时候,邵流泪便倒了下去。倒在一片焦土上。

早上·太阳升超来的时候

邵流泪再醒来的时候,朝阳已经升起来了。

然而他的生命永不如朝阳了。

邵流泪知道他要把握时间讲话,不然,他永不能说话了:

“他们走了没有?”

“走了。”柔水神君道。谁都看得出邵流泪已然回天乏术了。邵流泪勉强笑道:“你见到天王,要替我跟他老人家说,我万水千山逃出来,是要送点东西给他老人家作寿礼,但是……”

柔水神君不禁垂泪道:“我知道,我知道……”

邵流泪苦笑道:“要告诉天王,那次围杀燕狂徒,我们有辱使命了……”

柔水神君不住点头道:“天王知道。那次天王也曾赶赴,不及救你,他老人家也很难过……”

邵流泪强提真气道:“我邵流泪之所以有今天,全仗天王栽培……日后要靠你们侍奉他老人家了。……”

柔水神君及长江五剑叟垂泪应道,“是,是……””萧秋水等都不禁为之恻然。

邵流泪又道:“宋明珠等之所以退走,乃以为我中她两记金钗而不倒,功力远在她之上,她才不敢留待,殊不知我已是强弯之未,本就凭无极先丹余力一气撑住,而今早已溃散,加上她的两钗戳中要害,我,我活不长了……”说着又苦笑了一下。

“其实,我早该在十五年前就死了。”

柔水神君看见邵流泪已是出气多、入气少,急问道:“邵长老,还有什么东西要交代?”

邵流泪大力喘息了几下,道:“十五年前,我原死于燕狂徒之手,但他又把我救活了,用了一颗无极先丹。他把我救活的原因是见我在众人之中,最敢拼命的一个,他说这世上不怕他的人太少了,既然无意中把我带上马丰,就不愿看我就此死去。……就这样,我赖死赖活的在他身边,侍奉了一十五年,到了上月,我等到他完全信任我的情形下,才抓住机会,迷倒了他,刺了他两剑劈了他三掌,他居然不死,反手给了我一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大家早·大家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