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12章 一百三十四条好汉

作者:温瑞安

漓湘江上、古严关旁,萧秋水坠崖落江,萧易人、萧开雁、唐猛诸高手赶到,救了唐方、唐朋、马竟终、欧阳珊一、邱南顾,终于返回了桂林浣花剑派分局。

桂林浣花,非同泛泛,气象之大,人手之多,严然在成都浣花之上:事实上,近几年来,浣花剑派之掌门萧西楼,确要把主力及实力都移到桂林分局去,也就是说,逐渐地把分局变成总局,而萧西楼自己也觉得老了,要退休了,要封剑归隐了,所以安排了接班人和后路。

另一方面,萧西楼也有恃无恐,成都总部有萧夫人孙慧珊,萧东广诸高手在,他也放心把剑术上“青出于蓝,犹胜于蓝”的萧易人派往广西,连同萧雪鱼萧开雁也嘱托了师弟孟相逢,去开创广西局面。

萧易人等一同到桂林,即把事情向孟相逢报告。

孟相逢立即决定以下的措施:

第一、他和邓玉平,即赴武当,少林请援,如有这两派精锐出动,权力帮决不敢造次。

第二、遣萧易人、萧雪鱼兄妹到十六大门派,以萧易人武林地位及人面之熟,大可以联合白道高手,声讨权力帮。

第三、唐猛领唐方。唐朋、铁星月、邱南顾、左丘超然、欧阳珊一、马竟终,一行八人,即先行赶返成都救助,并力撑以待援军到来。

第四、唐刚旨萧开雁,则主掌桂林浣花。若有敌来犯,要避锋游斗,以图分散权力帮对总局的压力,也对权力帮展开消耗战及拉锯战,直至萧易人、孟相逢等回援为期。

这四路人马确定之后,孟相逢飞鸽传书,却召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远来自关东,但只要孟相逢有难,定不辞昼夜赶到,相同的孟相逢也对他如此;这人不是谁,正是与孟相逢并列“东刀西剑”的“天涯分手,相见宝刀”孔别离。

于是孔别离加入了第二队——与萧易人原来的位置对换,而且以孔别离的武功、经验、人情,都足唤起武林同道的响应与支持。

他们一个早上即决定了分配,中午立即出发。

萧易人成了第三队——也就是即赴四川回援的大队中的领导人。

这一队主要人共有九人。

还有其他的人:

一百三十四人。

一百三十四名浣花剑派中的精锐。一百三十四位萧易人的干部。一百三十四条好汉。一百三十四个桂林剑门浣花分局的子弟。

这一百三十四人,几乎就是浣花剑派这数十年来的全部心血!

有一首歌,其中有一段这样地唱:

情与义,值千金

刀山去地狱去

有何憾!为知心

牺牲有何憾?!

这一百三十四个浣花子弟,就是这样的人。

他们可以为浣花剑派死,为萧易人而战。

因为有他们,所以萧易人在江湖上名头愈来愈响亮。

但也令萧易人心头沉重、手心发汗!

这一百三十四人,就是他的重担。

他带的这一队无疑是浣花剑派的精兵,亦是剑派中的希望;他不能有所失。

他外表依然沉冷、镇定、气度平然,其实心里比谁都紧张!

权力帮若要灭浣花剑派,恐怕首要歼灭的是这一百三十四条好汉。

而今他就带着这一百三十四人,远走广西,出征四川,途中万一有什么……

但他也知道,若不携带这一百三十四条好汉,这次拯救,就难有成效可言。

他多希望萧秋水在,因为秋水虽然看来不懂事。急进易怒,但他却绝对服从命令,不单如此,他还把指令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而且有他在一起,跟兄弟们玩、闹、嘻笑一团,一旦有事,又警醒过人、反应异常。

总之有他在一起,就有新鲜的点子,绝没有冷场。

从前萧秋水在的时候,萧易人却很少感觉出这一点,而今他已强烈地感觉出来了:

——莫非是因为萧秋水已永远不在?

——不管怎么样,这个担于是挑定了。

萧易人知道这一战,可能就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战。

无论是谁,有能力、或有机会跟权力帮决一死战,都是足以光宗耀祖。

萧易人知道要从广西赴四川,一路上都有伏击:铁星月等人就在四川、贵州、广西都遇上权力帮的伏兵。

所以萧易人决定宁取道云南!

宁绕远路,保存实力,方可与权力帮决一死战。这一百三十四条好仗,快而无畏,只要不遇上伏狙,脚程之快,决不会把这一点点路程放在眼里的。

萧易人决定绕远道——权力帮势力阻拦不到的路径。

他要取道宜山,经红水河,再西进百色,入云南省路南石林,过滇池、进洱海,由下关过怒江入上关,再转入西康、过渡河转沪定,才到峨嵋。

他们也真的办到了。

他们仅花了数夭时间,已从桂林到了百色。

百色的憧人与瑶族部落,是浣花剑派在广西最后一个分站,代号叫“绿岛”。

那儿只有十一个浣花剑派的弟子。

六月初一。

萧易人等人经过百色。

那百色镇中十一名子弟几曾见过如此场面,真是一时忙了手脚,也慌了手脚,才勉力接待过去。

六月初二。

萧易人一行人已进入云南,晚上到了广南。

广南是浣花剑派分支在云南的第一个站,代号是“绿湖”。

此处已非浣花剑派势力范围,故此站不仅人少,而且亦是浣花剑派在云南唯一的一站。

这小站原有四个夷族子弟,一个汉人叫陈定康的,就是那儿的头领。

萧易人赶到广南,广南站的子弟没有来接。

萧易人善于严密控制,发现陈定康等不在,立即追踪至“绿湖”站,敲门,没有人应,踢开了门,连陈定康在内,以及三男一女夷族子弟,尽皆被杀。

萧易人脸色不变,马上在联络站落定,一挥手,十名浣花子弟无声无息地退走。

他们迅速地掩至百色,去通知那十一名弟子与头领何狮光,“绿湖”已遇伏,要多加小心。

他们行动迅速、了无痕迹,两个时辰之内,已掩至百色的“绿湖”站。

他们敲门,没有人应,踢开了门,人都死了。

死的人都跟广南一样:眉心一点红,脸带诡异的微笑,全身伤痕。

十名浣花子弟即起返广南,报告萧易人。

萧易人这才脸色有点变了。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萧易人在武林中素以难斗、沉着称著。

他立即率众离开广南。

天色微明时,已经赶到了师宗,即将进入路南。

千态万状的云南石林!

离开师宗的时候,一百三十四名于弟都卷起了左手边的袖口,露出筋肉卉凸的臂肉。

然后就用尖利的匕首刺下去。

刺了一个字。

杀!

鲜血淋淋,染满了手臂。

一百三十四个好汉却无动于色,仿佛血不是他们的。

血不是他们的,而是浣花剑派的。

亦是为正义而流的。

更是为死去的兄弟而流的。

他们一见百色、广南的兄弟被杀,他们已不准备活着。

要是活着,就为了报仇。

浣花剑派能成为武林三大剑派之首,就是有这股豪情和劲!

云南有石林!

这儿的地质因受到二亿八千万年前流水不断侵蚀,形成奇观,大小形状各异,成为绝好风景。

连石成林。在石与石,林与林之间,奇岩峻岗,很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百三十四条好汉,以及萧易人、唐方、唐朋、铁星月、邱南顾、左丘超然、欧阳珊一、马竟终等人,走到那儿,就遇上了强敌。

在这天险、绝地里,他们很快地就给权力帮的人包围。

权力帮也不知派出了多少人,石林每一个转角处,匿伏处,都是兵器和人。

萧易人一发现有埋伏,便仁立不动。

他不动,一百三十四条好汉也就不动。

有人跳上石林之端讲话:

“我是飞腿天魔顾环青,想活的就跪下来,想死的就抵抗。”

铁星月气呼呼地想答话,萧易人一手按住了他。

顾环青尖啸一声,至少有一百个权力帮的人已从匿伏处出来,亮着兵器:包围他们。

顾环青呼叫:“你们是降是战,快快回答。”

没有人回答。

一百三十四个卷左袖的好汉,动也不动。

气氛完全僵住。

太阳炙热,汗水如雨。

——待一会儿流的是汗,还是血?

忽又有一人站在“石林”题字之下,攘臂大嚷:

“我是长刀天魔孙人屠,你们是哑已是不是?”

一百三十四条好汉还是没有作响。

连一丝动静和声息都没有。

他们仿佛凝结在太阳底下。

孙人屠怪笑道:

“你们不作声,我就要杀人了!”

突然四名浣花剑派子弟所站立处,涌现权力帮的人;刀快、剑急。兵器晃,四名浣花子弟溅血、倒地,至死未发过一声。

一百三十条好汉的眼圈都红了,眼睁得若铜铃般大。

孙人屠怪笑,一挥手,在暗处又涌现十余权力帮众,砍瓜切菜般又杀了五名浣花子弟。

浣花子弟还是没有动。

铁星月几乎忍不住要对萧易人破口大骂起来,欧阳珊一只想呕吐。

一百余名好汉额上汗在流,臂肌上血在流。

萧易人却连眼都不眨一下。

顾环青瞧得过瘾,嘿嘿怪笑,一挥毛又出现数十名权力帮众。

站得靠近的三名浣花子弟,立时被杀。

血飞溅,尸跌落石上,至死未哼一声。

唐方己不忍再看。

孙人屠大笑:“原来都是送死来的。”

萧易人道:“不错我们是来送死的。”

孙人屠:“都出来吧。”

瞬间又有近百名权力帮众倾巢而出,要毁掉浣花剑派的主力。

百余名好汉,呼吸急促,全身为汗水湿透。

顾环青狂笑道:“统统给我死!”

萧易人突然低声说了一个字:

“杀。”

这字一出口,百余名大汉一齐拥了过去。

快,而无声;有力,出手狠毒。

而且干净利落、配合无间。

百余名大汉掩杀过去,无一人是退的。

受了伤的、以一敌数的,都是前进的。

萧易人同时已掠了出去。

他一纵一落,足尖点石,又一起一伏,已掠向目瞪口呆的孙人屠。

孙人屠猛拨刀。

刀长七尺三寸。

刀封锁萧易人攻势,可是萧易人不见了。

左丘超然却到了。

他一双手,缠住了长刀。

铁星月冲入,他一向是最勇敢的。

孙人屠却仍有短刀。

短刀是长刀人魔的杀手铜。

但短刀被邱南顾一手捉住。

邱南顾一向最机警刁钻。

铁星月就一拳揍过去。

孙人屠痛得哈了腰,口水眼泪鼻涕齐泄。

他一向屠人,这次却为人所屠。

他挣扎道:“你们……你们这样对我,蛇王……蛇王会报仇……的。……”

铁星月没好气道:

“什么蛇王,顶不上我一个屁王!”

邱南顾也点头正色道:

“我们神州结义也有八大天王,潮州屁王是第一大王!”

孙人屠正想答话,却已听到顾环青的惨叫声。

“飞腿天魔”顾环青最厉害的,当然是一双腿。

唐朋、唐猛、唐方却照准他的双腿下手。

顾环青勉力闪躲,但两三个照面间,他腿上已中了三针四镖五弹了。

最可怕的,是左膝被唐猛用一轮石担打碎。

然后萧易人就来了。

萧易人没让他说话,亦未让他喘息,一剑就了结他的性命。

顾环青惨叫一声,尸身已从石林之上,落人水中,但水中早已一片血红。

没有打斗声,敌人都在水里,所以石林上也没有权力帮的人。

只有百余名浣花子弟,除了原先束手就毙的好汉外,连一个人都没有折损。

权力帮众却死亡殆尽。

浣花剑派的子弟,死得瞑目,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些手臂上刻有“杀”字的兄弟,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他们现在果然报了仇。

迅速、准确、且不留活口。

然后他们都跪下来,祭拜已亡的弟兄。

孙人屠负痛看见这种情景,才知道已绝望。

他奋力一挣,一脚踢开铁星月,双刀挥舞,迫退左丘超然和邱南顾,才冲没几步,马竟终和欧阳珊一又拦住了他。

他长叹一声,反手把七尺三寸的长刀、和一尺二寸的短刀,都刺进自己的胸腹间,当堂身亡。

萧易人点数人数,还有一百一十八人。

萧易人很满意。

他觉得他在拉弓,弦张满了,目标瞄准了,劲道运足了,才射,一射,就中。

这次他拉了一张很满意的弓,射了一次很好的箭。

然而唐方没有作声。

她知道若萧秋水在,绝不会如此做。

萧秋水不会把弟兄当靶子,随便牺牲掉。

萧易人率人离开了石林:石林这一仗,会使浣花剑派和他,名动武林。

他现领着人深入腹地,却再也没有人暗袭。

——敢情是因为石林一役太著名吧?

六月初四。

他们已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一百三十四条好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