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13章 老人与少女

作者:温瑞安

金维多、林伧夫表面不动声色。数十年的对敌经验使他们深知,越是处于下风时,慌乱越无生机。

无论今天这面前的一老一少是谁,能在瞬息间杀掉点苍派那么多名许手的,绝对不是好惹到哪里去!

金维多忽然觉得他自己应该退隐——在点苍派里,他自觉只是林伧夫的附庸,在武林中,又惹了不少杀孽,真是该退隐了。

只要他能活得过今天。

只要他能活得了这一遭。

所以他立刻就冲过去,连话也不想发。

——江湖上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既然对方已找上他了,自然不是三两句话就可以摆平的,所以只有流血。

流血的代价最大,但收获也最快。

他一冲过去,左手凿,右手锤,“工隆”一声,像雷公电母一般,炸了过去。

他冲向的是老人。

他一看就知道,老人远比少女难应付多了。

他一招过去,老人一闪就避开了。

老人的双眸仍慈祥地看着他。

就像看着自己的孙子一样。

金维多心头一凛,又一凿震了过去,老人又是一闪,金维多又击了个空。

就在这时,金维多目光一膘,只见林伧夫已潜到老人的背后:

“对付黑道中人,不必讲江湖道义、武林规矩!”

——这是林伧夫的话。所以点苍一派,常有群殴事件,不管对象是不是“黑道中人”。

林伧夫自己当然也不例外。

他那支“点苍一笔”,一开一合,隐有北派山水画的苍宏,已封杀了老人的迟路。

金维多即刻出手——全力出了手。

这是势在必得之一凿,这一击若尚不得手,那就是说点子大扎手,他们师兄弟俩就要“扯呼”了。

金维多这一击宛若雷霆,但突觉腰间一麻,他的招就发不下去了。

那娇美而眼睛里尽是美丽的问号的女孩子对他笑:

“怎么你不打我?”

金维多想答话,却发现自己没了声音。

那女孩有点丰腴,却白得绯红。

“这些人都是我杀的,你要找就该找我。”

金维多张口慾呼,少女好像知道他心事:

“你想问我是谁是不是?”

金维多拼命点头,少女娇憨地笑道:

“这里是云南,我就是云南的蛇王。”

少女一讲完了这句话,林伧夫就出了手。

他一笔打碎了金维多的天灵盖。

笔毫是软的,人的头骨盖是硬的,林伧夫却一笔戳碎了金维多的头骨盖。

少女“哦”了一声,道:“你不替你师弟报仇,反而杀了他,却是为什么?”

林伧夫“噗哆”一声跪了下去,以笔点地,阿谀笑道:“在下点苍掌门林伧夫,早有为权力帮效忠之心,惟敝派人多众杂,阻挠极多,在下虽有此心却无法如愿:现幸得蛇王神威,去除障碍,弟子先行搏杀金维多,以示效忠之心。”

少女“噗嗤”一笑,道:“哦。”

林伧夫跪地道:“只要权力帮肯以收容,敝派无不全力以赴。”

少女笑脸如花,甜笑道:“好,就这么办,你先起来。”

林伧夫叩头谢道:“感谢蛇王盛情,感谢蛇王盛情……”突然人飞标而出,手中笔点打少女身上十二大要穴!

这一下,急起直变,林伧夫平地掠起,但半空中忽然一挫,身子直落了下去,然后他用笔支地,吃力地回头,瞪着那慈祥的老人,道:

“你……你……”

老人慈蔼地道:“你不必说了,这样会很辛苦的,我用蛇在你背后咬一口,那蛇叫青龙子,你知道,在云南被青龙子咬过的,是没有救的。”

林伧夫喉管咯咯有声,脸色发黑:“我……我……解葯……”

那少女娇笑道:“你一定奇怪,是不是?我是蛇王,他也是蛇王啊。蛇王本就有两个。”

那老人微笑道:“你攻她时,我就是蛇王;你攻我时,她就是蛇王。”

林伧大全身不住地抖,终于一笔打在自己的天灵盖上,同样地打死了自己。

在十六层古塔夕阳下,那一老一少的身影给拉得长长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诡秘。

滇池三百里的芙蓉虽美,萧易人等却无心久留。

滇池一带,单止已知名的葯材就有四百多类,仅杜鹃花就三百多种,美得如侍如画。

这里的人,更是喜欢穿鲜花般多彩多姿的衣服,“赶街子”、“叫鞍”、“踢骡”。

美丽的风俗、娇媚的女孩子、彩丽的花树、灵秀的山水……滇池风光美丽如诗,萧易人却带领他的一百一十八人,直上大观楼。

大观楼与岳阳楼、滴仙楼并称,外观雄伟,为滇境第一楼;然而萧易人此来并非要看楼的。

他是要藉楼看人的。

大观楼可以俯瞰滇池全境。

萧易人感觉到被人跟踪是昨天的事,但他一直找不出谁是跟踪者,甚至不知道跟踪者有几个人。

所以他要经滇池,上大观楼,俯察敌人。

他一上大观楼,三百里的芙蓉花虽美如仙境,他却倒抽了一口凉气:

都是敌人。

滇池三百里都是敌人,无论是装扮成游人、商人、渔夫或居民、妇孺,他们装扮虽然巧妙,但萧易人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来。

萧易人毕竟是萧易人,他能获得武林后起一辈的领袖之称,决非浪得虚名。

他很快地瞥过一眼,唐方忽然用水葱般的手指往前指道:“你看。”

一团火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三个人。

三个手里拿着棍子的人。

点苍塔影西斜,苍雁撞天而泣。

山意苍凉,辉宏的山壁己渐渐淡入暮中。

老人负手看着山色,道:“你知道李帮主现在在哪里?”

少女道:“不知道。”

老人眯着眼睛看夕阳,蛇王没眨过眼,仿佛在瞬间夕照便会像他生命一般的消逝无踪。

少女抬头问,“李帮主现在在什么地方?”

老人摇道:“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燕狂徒未死,帮主正是找他去。”

少女失声道:“燕狂徒原是李帮主授业恩师,燕狂徒又恨李帮主人骨,李帮主这下找他,岂不……”

老人呵呵笑了:“你几时听帮主怕过人来?”

少女失笑道:“不过,我猜帮主并不是要找燕狂徒。”

老人道:“哦?”

少女道:“他布下毁浣花剑派之计,诱武林中人注视成都风云色变,绝不可能只为了浣花一脉。”

老人道:“这个当然。”

少女道:“若为了燕狂徒,帮主定必以逸待劳,不必亲自出动。”

老人道:“那么为了谁?”

少女道:“你说呢?”

老人沉吟道:“峨嵋、武当、华山、少林。灭了这四大派以及丐帮,天下就是权力帮的天下。引其倾巢而出,再乘虚而入,直捣黄龙,正是帮主当日灭黄山派之作风。”

少女摇首道:“我认为他是去对付朱大天王。”

老人一震道:“朱大天王?!”

少女正色道:“李朱两立,权力斗天王。武林中这一战势无可兔。”

老人想了一会,失笑道,“反正不管帮主如何,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萧家的人。”

少女娇笑道:“我们就在这里等萧易人。”

夕阳已经要落了,周遭因山气而空朦一片,仿佛这太阳不是这时候才落夕的,而是几千年几百年前的夕照余晖残黏上去一般,点映得苍穹一片凄茫。

走过来的第一人好似一团火。

火一般的衣袍,火一般的胡须,火一般的秃头,火一般的容貌。

简直就是一团移动中的火焰:那人走过来。

萧易人孔瞳收缩,他不认识这个人。

但他一眼看出这人绝不比屈寒山好对付。

他却认得后面三个人。

那三个拿棍子的人。

长江四棍之三。

那火一般的人拾步走上来,铁星月感觉到那人就像火舌般“烧”上来的。

铁星月偏偏就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他刚觉得有点可怕,就一步抢了过去:

“你是谁?”

那人瞪着他:“你又是谁?”

铁星月只觉脸上、脖子一阵热辣辣的痛,那人对着他说话,喷出来的口气就像火舌一般好大的“口气”。

铁星月正想说话,邱南顾已掩了过来。

“他叫铁星月,破铜烂铁的铁,森林大猩猩的猩少了左边,还有月黑风高的月,铁星月,嘿!”

那“火团”一瞪目:

“滚开!”

突然两道火焰一长,铁星月、邱南顾二人左右一闪,那人已上得石阶,铁、邱二人相顾一眼,正要动手,萧易人身形一长,已到了那人面前,长揖道:

“晚辈萧易人,拜见前辈。”

那人哼了一声,道:“你是萧易人?”

萧易人恭声道,“在下正是。”

那人说话的声音犹如火笑:“你被包围了。”

萧易人恭身道:“在下知道。”

那人冷笑的声音也像火焚枯木:“你知道?”

萧易人道:“老前辈包围的部属,乔装的有一百三十七位,未易容的七十三位。”

那人顿了一顿,重新打量了萧某人,呼吸沉重如焰颤:“萧易人果然名不虚传。”

萧易人垂首道:“前辈过奖。”

那人冷哼道:“你可知我背后是谁?”

萧易人抱拳道,“长江四棍之三。”

那人又哼了一声,“你可知长江四棍是谁?”

萧易人道:“长江七十二水道总瓢把子:朱大天王有得力爱将三英四棍、五剑六掌、双神君,他们就是其中四棍。”

那人口喷热焰,厉声道:“你可知老夫为何而来?!”

萧易人低声道:“在下不知。”

那人口如火盆:“老夫就是为他们而来的1”

萧易人道:“请前辈明示。”

那人厉声道:“萧秋水何在?”

萧易人一震,道:“舍弟不在此地。”

那人迫问道:“他在何处?!”

萧易人长叹道:“已在古严关、漓江前,为屈寒山所杀。”

那人倒是一怔,口中热焰一收,道:“你弟弟和几个家伙,杀了三英,又在高要江口,唆使屈寒山杀伤四棍,屈寒山又怎会杀萧秋水?”

萧易人道:“因为屈寒山就是权力帮中的剑王。”

那人一震,好一会喃喃自语,他低语时垂首,阶上的花朵尽皆焚毁:

“萧秋水亦曾博杀过权力帮十九个老鬼中的傅天义等,这点老夫倒是听过。”

萧易人即道:“在下此趟来滇,就是想绕道四川,与权力帮决一死战。”

那人不再说话,良久。就像一团静止的火焰,但一旦喷发,即如火山熔岩,势不可御。

萧易人道:“晚辈字字确实。”

那人猛抬头,目中烈焰大盛:“你知道我是谁?”

萧易人道:“在下不敢妄加猜测,但论前辈风范、武功及气势,莫非就是名震武林、朱大天王麾下双重将中名列第一的‘烈火神君’蔡泣神蔡老前辈。”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烈火神君的目中,怒意已不那么旺盛,忽然道:

“你们要去对付权力帮?”

萧易人平静地道:“是。”

对付权力帮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萧易人毅然他说出口,好像已成为定局一般。

烈火神君点点头道:“好志气,但你们不行。”

萧易人淡淡地道:“目前是不行,但我们先去救人,等结合武林同道,才一举攻杀权力帮。”

烈火神君眯着眼睛,烈焰似从那一线尖缝中吐出来:“有日你们这些所谓白道中人,也会这样对付我们吧?”

萧易人笑笑,不置可否。

烈火神君还是摇摇头:“你们不行。”

萧易人道,“为什么?”

烈火神君冷笑道:“就算你们去救人,凭你们也拼不过‘鬼王’。”

萧易人动容道:“鬼王在四川?”

烈火神君怪眼一翻:“而且在成都。”

萧易人只觉手心发冷,烈火神君道:“既然萧秋水为剑王所杀,你们又要找权力帮拼命,我也不为难你们,但你们此去浣花,是没有希望的!还是折回去的好。”

萧易人沉默。

烈火神君端详了半晌,道:“鬼王的武功,绝不在老夫之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萧易人抬头道:“我知道老前辈阻止我们此去,是好意。”

烈火神君在等他说下去。

萧易人就说了下去,“可是我们不回去,”

烈火神君一扬火烧般的眉毛:“哦?”

萧易人一字一句地道:“因为我们不是来打架的,也不是来对付人的。”

顿了一顿,萧易人又加了一句:

“我们是来拼命的。”

滇池正黄昏。

苍山雁落。

天地仿佛也被这雄伟的山势镇住,夕阳在这里久留不落。

老人又轻微地叹了一声:“他们是来拼命的。”

少女轻轻“嗯”了一声:“你说萧易人他们。”

老人道:“是的。”

少女问:“那又有什么不同?”

老人斩钉截铁地道:“不同。”

随后仰望苍穹,看晚霞把天空奇异地粉怖。“来拼命的人没有自己,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老人与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