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14章 蛇蝎美人

作者:温瑞安

苍山雪,洱海月,上关花,下关风。

这就是下关城。

下关为滇边重镇,扼苍洱尾阎,苍山至此,山势逆回,如游龙之掉尾,又名“龙尾关”。

洱海至此,以入蒙楼江,负山阻水,为昔年诸葛武侯擒盂获之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故有地名“天威遭”。

时:六月初六。

(该日亦为萧易人寿辰。)

地:下关天生桥附近。

(大理县志云:“平地热气上升,十八漠冷气填补。又西南方四十箐之冷空气,至下关而为东山阻,由缺口以入平地。”)

人:萧易人、唐朋、唐方、铁星月、邱南顾、左丘超然、欧阳珊一、马竟终、唐猛及“十年”与一百另八名浣花子弟。

(人心都一样:闯过下关,渡过怒江,翻过怒山,到宣威以后,就可以入川,回到家乡。)

下关之风,奇在风力劲而范围小,终年由西向东吹,吹过下关,消失在洱海上空。每当冬春之交,其风撼山摇岳,声震天地,轰然入耳,若百万大兵鸣金喧天卷地,惊心动魄。

真正的下关风,是在下关西南五里之天生桥方可领略。苍山海拔四千二百公尺,南尽于斜阳峰,山岩中断,缺口天成。

下关风呼啸狂吼,震耳慾聋,劲大无穷,但滴尘不扬,平时风力,亦可使常人仆跌。

天生桥水漫五六丈,两山夹峙,中有深壑,有石梁横置,让人过渡,绝属天然,故名“天生”。

天生桥已是苍山范围。

点苍之要道,有一老、一少。

下关之风,可叫人站不住、立不稳,但不可能叫萧易人与一百一十八条好汉把桩不住。

他们敞开衣襟,仰首挺身,大步往前走。

任风任雨,也退不了他们分毫。

这街上有很多很多的人。

卖布的、游人、卖粮杂货的、行人,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风虽大,大得令人睁不开眼,听不到喊话,但赶街子的人还是很多,其中当然还有求讨的乞丐。

风太强了,所以行人要抓住街边的铁索行走,有武功底子的,也要把脚吸稳在大理石的街道上,缓缓移走。

就在这时,一部由木瓜水人驾御又破又烂的骡子车队,可能因风力太大之故吧,忽然失去方向,冲落在几家卖杂货的店铺上,石雕、粉盒、针线、饼干、水果……诸如此类的东西,散落一地。

这时赶车人的呻吟,赶街子的吃骂,行人走避纷纷,乱成一团。

一百一十八名好汉没有乱。

可是他们所步点苍石板的街道,突然下陷。

下面不是地下;而是山,刀山。

明晃晃的刀锋竖直在那儿,要饮尽人之血。

这些蓬车猝然尽皆掀开,又脏又乱的车里居然一车有八人,每人一张弓,一弓搭三箭,只听一声断喝,三箭齐发后,又三箭齐上弓。

那些卖货物的人,十个人中有口个人突然变了佯。

他们手里都有又毒又快的兵器,飞袭一百一十八条好汉。

其他的“货真价实”的行人,呼嚷走避,乱作一团。原来他们的注意力是在看赶骡车者的意外,一下子他们却变成意外事件中的人。

一百一十八名好汉,一个都没有掉下去。

地板一被掀起,好汉也都跃起。

他们跃起时已拔出了刀,格掉了箭,然后有三分之一的人冲到箭手身前,手起刀落。

所以箭手都来不及放出第二排强矢。

“行人”拿武器冲过来时,另三分之一,的好汉立即挡着,随即喊杀连天。

另三分之一的好汉没有动。

他们随萧易人等退避一处,屏息以待,没有插手。

他们相信他们的同伴,很炔可以安顿这个局面。

他们的同伴果然根快安定了这个局面。

不过也有人相当惨,尤其是无辜的路人,掀落到陷阱里去,误伤身亡的都有不少。

他们惊恐、伤心、愤怒或饮位。

其中有一位年轻、瘦削、高颧骨的母亲,本来正打开衣襟,喂婴儿吃奶,而今婴孩已不在,她衣襟敞开,已忘了遮掩。

她一直呆着,然后冲过来,扯着一名大汉的腿子,哭号:“你们还我孩子命来,还我孩子命来……”

那大汉无法应付,只好把她顺手一带,她就跌跌冲冲往萧易人那儿撞来。

萧易人没有动。

那女人哭着、撕着、打着,露出白哲的rǔ房。“还我孩子命来,还我孩儿命来……”

猝然,那女人手上多了一把刀。

一把像弯月似的刀。

一弯眉月,却急如电闪。

也快如闪电。

那女人一出手,萧易人已抓住了她的手腕。

萧易人出手如铁,一抓就箍住她臂之七寸。

那女人吃了一惊,右手一松,弯刀跌落。

刀光又起。刀落在那女人左手里。

她左手使刀比右手更快。

刀割萧易人腰部。

萧易人只得松手,退了半步,断喝了一声:

“中原弯月刀洗水清是你什么人?!”

那女人一脸凶狠,突然身退,退过一排骡马,铁星月与邱南顾已前后堵住了她,唐方嚷道:

“不必闪了,她就是洗水清之师妹戚常戚。”

左丘超然脸色一沉,九天十地,十九人魔之一的“暗杀人魔”戚常戚!

他身形一动,便陡扑出。

——左丘超然有两个师承,一是鹰爪王雷锋,一是第一擒拿手项释儒。

雷锋厉辣,项释儒淳厚。

项释儒却因心生厚道,故曾伤在戚常戚的暗算之下。

所以他左手只剩下三根指头。

左丘超然敬慕他的师父,也恨绝了戚常戚。

他正要想找戚常戚报仇,一阵大风吹来,吹得他用前臂挡住眼睛,强风稍过时戚常戚已不见。

她就在骡马间失了踪。

这点苍石的地板,无疑就像田鼠地下的甬道一般,错综复杂,而戚常戚就像地鼠一般,随时可以不见影踪。

萧易人淡淡地道:“她的暗杀手段高明,技术却不高明。”

铁星月却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为什么?”

萧易人冷冷地道:“一个母亲失去了孩子,没有理由不找孩子,先找人拼命,而且她还口口声声说孩子已送命,不像做娘的人。”

欧阳珊一菀尔:“那一定是因为她未曾做过母亲,不知道为人母者的心情。”

铁星月却甚为佩服萧易人:“要是我,我也不知道。”

邱南顾冷冷调侃:“要是你,你只好死了。”

铁星月反吼了一句:“你也不见得看得出来呀。”

邱南顾冷笑:“总比你眼睛往人家胸脯瞧的好!”

铁星月一把扯住邱南顾:“你说!你说!你这七年八年脸上长不出一条汗毛的东西,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邱南顾“哼嘿”反讥:“要打么?你够我打?打就打,怕你呀?!”

两人相扭了起来,没有人劝得住这两个火爆脾气。

——要是萧秋水在就好了。

铁星月、邱南顾都服萧秋水——他一定劝得住。

唐方想;唐方有泪。

有泪不轻流。

萧易人忽道:“解开骡车,我们骑骡到怒山。”

解开骡子,骡子一共有十五头。

萧易人翻身就要上去坐,忽听一声断喝:“坐不得!”一人瞬时掠到,一出手,闪电般搭向萧易人肩上。

萧易人一沉肩,反手搭住那人的手。

来人一副笑嘻嘻、无所谓的样子,原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乞丐。

不普通的是这乞丐腰间却系有七个破布袋。

萧易人当然知道,在权力帮未崛起武林以前,当以丐帮为天下第一大帮,就算权力帮冒起之后,丐帮依然是白道中最人多势众的一个帮会。

而丐帮的弟子,腰系一口袋的,已属内围子弟,腰系七袋的,在丐帮身份已甚高,当今掌门,不过十个袋而已,而长老有两位,都是九袋的。

萧易人即刻拱手:“丐帮?”

那乞丐即打拱道:“萧大侠好。”

萧易人间道:“未知阁下有何见教?”

乞丐正色道:“这骡儿坐不得。”

萧易人奇道:“为什么?”

乞丐道:“刚才‘暗杀人魔’戚常戚匿于骡马之间,已各在鞍上置下毒刺,”那乞丐用手小心翼翼一钳,置于掌中,在阳光下一摊掌心,果有一根细如牛毛的蓝汪汪小针,乞丐道:

“如果你刚才坐下去,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

萧易人笑道:“那倒要感谢你救命之恩了。”

乞丐用手去拍萧易人的肩膀,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何况见义勇为,是武林中该有的行止,尤其是浣花剑派亦是同道中人。”

萧易人笑笑,忽然脸色倏变,大叫一声,倒了下去。

左丘超然一个箭步,刁住那乞丐的手,用力一扳,只见那乞丐手心有一支比那蓝汪汪的小针更细微的,青碧碧的小刺。

左丘超然目毗慾裂,怒问:“你是谁?”

那人双手一交一剪,手已抽了回来,退了三步,摆出了架势,冷笑道:

“我叫梁消暑,外号人称‘佛口神魔’。”

日正当中。

苍山塔,老人和少女还在。

老人忽然问道:“不知萧家老大闯不闯得过戚常戚,梁消暑那一关?”

少女抿嘴笑道:“要是帮主所注意的浣花剑派最具实力的萧易人和最有潜力的萧秋水,以及一百三十四名效死的人,尚过不了梁、戚这关,那是帮主高估他们了。”

少女又娇笑道:“你几时见过帮主看错人的?”

老人笑道:“帮主要是看错,也不必如此劳师动众布署了,不过柳五公子还是要戚、梁二位试试。”

少女仍是吃吃地笑:“正好像我们一样,要是让他们过了这关,还算是权力帮‘八大天王’的人么?”

老人呵呵笑:“‘蛇王’岂有浪得虚名?”

一说完,突然弓弯之声不绝。

七八十支箭矢,带极强的劲道,飞射老人和少女。

可是老人和少女突然不见了。

然后塔下周围不断惨叫声传来:

惨叫声到了一半便被切断,二三十名大汉自草丛冲出到半路便倒下,第二度箭簇方才搭上便倒地。

这些大汉死的时候都是全无伤痕,眉心一点红。如果仔细检查,还可以发现在身体极不受人注意的地方,有两道淡淡的齿印。

然后老人和少女又悠然出现在石塔上。

少女向下望望,下面已没有一个活人。

“点苍余孽?”

“二十四人。”

“我杀十三个。”

“我杀十一个,但佟震北在内。”

“佟震北是谁?”

“林伧夫之师叔。”

少女娇笑道:“那我没话说。”

老人也笑道:“我们也可以再比一次,等萧家的人来的时候。”

少女笑了;“只要浣花的人还能够来。”

唐猛怒喝一声,就要出手。

梁消暑怪笑一声,“你别动手,你一动手,我即刻走。”他用手指一指地上,笑道:

“只要我用脚一跳,遁地就走,像戚常戚一样,你们奈不了我何。”

铁星月明明要冲过去,此刻只好也冻住。

只听卡察一声,长廊另一处冒出了一个头来。

一个女人的头。

戚常戚。

戚常戚道:“我们在下关截杀你们有两批人马;第一批败了,我们还有第二批;”

梁消暑冷笑,双掌一开:“我们还是可以再拼拼。”

只要他这双掌一合,立即就会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这轻微的一声掌声响起,四周、墙头、屋宇、地下,都会冒出上百名权力帮高手来,跟浣花剑派的精锐再一决生死。

萧易人已死,蛇无头不能行,所以戚常戚、梁消暑很有信心。

可是梁消暑双掌未合,本来已死的萧易人却似箭矢般弹起,一出手就封了梁消暑八处穴道。

萧易人武功高,出手快,而且出人意料,又距离近,梁消暑自然来不及躲闪。

戚常戚一见风头不对,立时钻下洞去。

“笃、笃、笃、笃”,唐朋的暗器,打在地上。

板已关起,戚常戚已不见。

马竟终突然扑出,一皱眉,选定一处,一拳猛打落。

“砰!”木板飞碎,一声惨叫。

邱南顾三扒两拨,扫清碎木,地下有个长狭而复杂的甬道。

甬道没有人,却有一滩血。

马竟终外号“落地生根”,曾一拳击毙绰号“暗桩三十六路”的“千手人魔”屠滚,遁地而逃的人遇着了他,正好像遇到了阎王爷。

萧易人忽道:“不必追了。”

欧阳珊一也道,“我们已擒住梁消暑,教训了戚常戚……”

——而且,权力帮那批伏在此的第二批兵马,也不能发动了。

主帅给擒的擒,逃的逃,伤的伤,那些伏兵也就只能“伏”着,而不能出“兵”了。

萧易人对着瞠目怒视的梁消暑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中了你的‘佛手牛毛刺’而不死?”

梁消暑已不能说话,不过他确想这样问。

萧易人忽然撕下一角衣服,里面露出一截金灿灿的铁片:“你听说过浣花萧家有三宝吧?”

梁消暑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蛇蝎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