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03章 广东五虎

作者:温瑞安

大侠梁斗走了。

屈寒山好似暗中松了一口气,脸色也没刚才从容,这时街上的人,因怕打杀波及自己,所以早走避一空,屈寒山一扬袖,便已解了盛江北的穴道。

盛江北一旦能脱,飞地起来,怒道:

“你一一!”

左常生却及时按捺住他,低声道:

“老盛,你这样,不怕‘家法’么?!”

左常生这“家法”二字一出口,盛江北便立即静了下来,屈寒山目光闪动,怒道:

“差点给你累了大事!梁斗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连他都敢惹,你嫌命长是不是?!”

盛江北低下头去,拳头却紧握,显然很不服气。屈寒山冷哼了声继续说:

“帮主还要收拢他这等人物,是开罪不得的。为今之计,还是快做了这萧秋水,以免夜长梦多。”

左常生却道:

“只是杀了萧秋水,又如何向梁斗交代呢?”

屈寒山冷笑道:

“我们杀了他后往大河一扔,谁知道他死了?日后要是听到他有什么消息,亦可说是我们放了他之后方才碰上的!没有真凭实据,梁斗也奈何不了我们!”目光一寒,又向盛江北厉声道:

“刚才我打你,其实是救你,要是梁斗真个要出手,你还有命在?!”

盛江北忍不住道:

“我们几人,加上您老,也不见得斗不过梁斗!”

左常生喝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以屈剑王,武功自是在他之上,只不过还未到出手的时机罢了。”

奉承的话自是人人爱听的,纵然喜怒不形于色的屈寒山也不禁略有得色,道:

“要杀梁斗,的确不难,但帮主未有明令,贸然行事,总是不妥。”

在一旁一直静静的康劫生忽道:

“要杀萧秋水,倒不必劳诸位动手,他跟我有私仇,我来动手便是。”

——卑鄙的康劫生!

萧秋水几乎被他气炸了。康劫生在浣花萧家卧底,与康出渔狙杀多人,萧秋水等人尚且放了他一马,而今他却生恐萧秋水不死!

康劫生走近萧秋水身边,缓缓拔出长剑,冷冷地道:

“萧秋水,你可怨不得我,是你不杀我的,我可要杀你了。”

慢慢举起了长剑。屈寒山忽然想起一件事,即道:

“慢着,要他把杜月山的剑谱逼供出来,再杀不迟!”

这时忽听一个声音厉喊道:

“是谁杀我老四?!”

屈寒山眉头一皱,道:

“是长江四棍?”

钟无离悄声道:

“我们在这几人船上搜出萧秋水,当时他们其中一人在,背后还藏有尖刀,所以我们兄弟台力把他给杀了。”

屈寒山冷笑道:

“反正朱老狐狸的手下都该杀。”

这时三人已然掠近,正是掳劫萧秋水的常无奇、孟东林、字文栋。

康劫生目光闪动,道:

“只是萧秋水怎会和朱老狐狸是一伙?”

但这时已无及细想,字文栋怒叱道:

“是谁暗杀我四弟的?!有种的站出来!”

屈寒山向左常生等沉声道:

“这里我来应付,你们抓他先到七星岩的五龙亭去,我会到那儿找你们,记住要取得杜月山的剑谱:”

左常生疾道。

“是!”

一手拿起萧秋水就走。孟东林一挥长棍,瞪目怒叱:

“想走!”

屈寒山一转身,已拦在三人身前,大笑道:

“有我陪你们就够了。”

萧秋水被左常生揪着奔行,只觉眼前景物飞驰,耳边劲风呼呼作响,不消片刻,已到了七星岩。

七里岩离高要不过四里多,东、南。西方为近七千亩水面的七星湖所围绕,北面即巍峨之北岭山,兼有“桂林之山,杭州之水”的胜色。

七星岩是七座大小不同、仪容各殊的石岩。有阆风、屏风、石室、天柱、蟾蜍、仙掌六峰屏列,势如珍珠,阿坡岩则横峙其背,有如北斗星座,故名“七星”。

阿坡岩离七星湖有段距离。七星湖迂回曲折,纵贯南北,横锁东西,婉蜒二十多里的湖心堤,湖畔岩间星罗棋布,有亭、台、楼。阁、宫、殿、轩、馆,其中以五龙亭、水月宫、楼花轩、头柱阁、七星桥为著。

左常生等一行人到了湖光山色的五龙亭,左常生把萧秋水重重一扔,向其他几人道:

“我们就在这里等‘剑工’吧。听说待会儿‘血影’、‘狮公’、‘虎婆’也会来。”

盛江北牙齿被打掉,余怒未消,踢了萧秋水一脚,怒气冲冲地道:

“快问出那剑谱的下落,好做了这小子!”

盛江北这一脚,正踢开了萧秋水的“哑穴”,他的身子仍然不能动弹,但却能开口说话了,钟无离俯近咬牙切齿地道:

“小子,聪明的快说出来,否则可以叫你后悔为何要生出来!”

柳有孔揪住萧秋水衣襟,狞笑道:

“你不说,我先挑你双目!”

康劫生想了想,忽道:

“不如先搜他身子,他一路上都被我们追赶,不可能有机会把剑谱收藏。”

柳有孔偏头想想,道:

“这也有道理!”

伸手就往萧秋水衣襟里掏。这时萧秋水忽然说话了,只有一句话,也不是话,而是一声叫喊,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呼喊:

“大肚和尚!”

大肚和尚?!

什么叫大肚和尚?江湖上没这个人。

但这儿却有这个人。

只见一个胖和尚走了过来。这和尚原来在对面亭子里,但萧秋水一叫,他立刻就走了过来。

不是顺着回廊,跟着栏杆,走过来的,而是直接从那亭子到这亭子,渡水登萍过来的。

这和尚看来痴肥慵慢,但一动起来,却十分之快,转眼已到了五龙亭内。

左常生等一看,却认得这个人:

“了了大师!”

了了大师在江湖上的名气,已不算小,他原本是乡间杀猪的小子,也曾替人割鸡杀鸭、打鼓、敲钟,连小偷、孝子部当过,后受萧秋水影响,对武学有兴趣,投身少林,倒学了一身好技艺,但因吃狗肉愉喝酒而被逐,后又自谓对佛学生极大兴趣,自创一家,正是大庙不容,野寺不收,道释密都不要的野狐禅。

了了大师却仍洋洋自得,自许为禅宗高僧,其实只是个古怪和尚。

因此武林中人都改称他当“鸟鸟大师”,但又惮忌他一身怪招,正面也不敢如此呼他。

左常生却不知道,这“鸟鸟大师”其实是萧秋水闯荡江湖最早时的挚友之一,萧秋水因鸟鸟大师肚皮凸起,在少林时又佛号“大渡”,而在乡间的人又称他为“大肚”所以就昵称他作“大肚和尚”。

故此,大渡和尚就成了大肚和尚,了了大师就成了鸟鸟大师,乌鸟大师和大肚和尚原是一个人,难怪左常生等并不认识。

大肚和尚鸟鸟大师走近来第一句话不是“阿弥陀佛”,而是三个

“他妈的!”

然后才讲下去:“你这干八小子以后不准叫我大肚和尚。”

萧秋水笑道:

“那叫你鸟鸟大师好了。”

大肚和尚更怒:

“你再叫,我揍你!”

出手如凤,双指并点,戳向萧秋水!

左常生等犹如五里雾中,不明所以,但大肚和尚双指眼看点中萧秋水“承位穴”时,倏然一变,撞开了萧秋水被封的“软麻穴”:

萧秋水一跃而起,却因几日都穴道被封,全身麻痹,不禁一个咕哆倒栽下去。

左常生喝道:

“好小子,你还想走!”

双拔一扬,界向大肚和尚,大肚和尚双掌一合,居然挟住双钹,两人各往后扯,但两方面俱不动分毫,正在这时,血影一闪,一人飞扑而来,厉声道:

“臭光头,要来撤野,先问过我血影大师!”

来人正是魔僧血影,双掌一分,两道火焰般的血掌,直劈大肚和尚,大肚和尚武功本已略逊左常生一筹,而今乍然两面受敌,即落下风,只听大肚和尚忽然向天大呼道:

“出来,出来!你们不出来,了了就要了帐了!”

五龙亭上雕有五条龙,黄龙。

而个五条黄龙卜落下了五道人影。

这五个人既不认识萧秋水,萧秋水也不认识他们,但萧秋水却觉得似曾相识,囚为这五个人就像另外五个人。

广西五友。

不过萧秋水也没空细看,因为钟无离、柳有孔的什棒已然刺到!

这时突然闪过一名长发披肩,猴手猴脚的高瘦青年,一手抓住柳有孔双计嚷道:

“喂,鸟鸟,你要我们救这人么?”

另一个疯疯癫癫但又有些漂亮的女孩子一伸手,已折断了柳有孔双针,也叫道:

“喂,大肚,点子扎手得很呀:”

再一个高大、虎头虎脸,但顶上头发不多于十根的壮汉,一出手抓住钟无离的尖棒,喊道:

“这些人好像是权力帮的!”

又一人身材不高,但精悍硕壮,傻傻呆呆,居然一手拗断了长棒,呼道:

“权力帮的人不好惹啊!”

另一个女跛子还要厉害,苦口苦脸,一垂时,“砰砰”撞走钟无离、柳有孔,啸道:

“不好惹么?我们广东五虎,专惹不好惹的人!”

那猴手猴脚,疯疯癫癫、虎头虎脸、傻傻呆呆、苦口苦脸的五人一齐道:

“广东五虎,正是如此!”

好像事先约好背出来一样。

“广东五虎1”

左常生目瞳收缩,盛江北立时摆出了架势。

“广东五虎!”

萧秋水想到“广西五友”,心都温暖了起来。

“广东五虎?”

钟无离、柳有孔一接触就被人击退,怔在当堂。

“广东五只老虎仔,”大肚和尚一边和血影大师大打出手,一面大呼小叫道:

“快跟我救此人,他是我死敌,也是我好友,更是我恩人,不救他,我们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你们就是全广东最无用的五条老鼠仔!”

那疯疯癫癫的女孩子怪眼一翻,喝道:

“广东老虎,岂是老鼠!”

那猴手猴脚的青年叱道:

“给我好好瞧着,我,们——打!”

说着就呼啸向左常生、盛江北等冲了过去!

一萧秋水目中有泪,心中却好温暖。

——“不救他,我们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一一大肚和尚!

——朋友!

朋友!

萧秋水曾为过大肚和尚,赴汤蹈火,而今大肚和尚也为他在死不辞,至于大肚和尚曾为过广东五虎做过什么,致使广东五虎为大肚和尚亦如此两肋插刀、奋勇前往,萧秋水不知道,但他知道大肚和尚一定对得起他的朋友!

正如萧秋水对得起自己的朋友。

五人向左常生、盛江北扑去,忽又回头,那苦口苦脸的女子道:

“不行,我们救人,总得要人知道我们的高姓大名。”

那疯疯癫癫的女孩子一笑,立即抢着说:

“正是。我叫刘友,潮阳人,人家叫我做‘疯女’。”

那猴手猴脚的青年和傻傻呆呆的后生几乎抢着同时说话:

“我是揭阳吴财。”

“我系宝安罗海牛。”

那虎头虎脸的壮汉也抢着说:

“我珠江人,人家叫我阿杀,原名山仔。”

那首先说话的跛子也道:

“我呢,我叫阿水,梅县阿水。”

疯女比手划脚地道:

“我们,就是广东五虎。”

那矮小精悍的罗海牛道:

“永不分开的广东五虎。”

“永不分开的广东五虎?”盛江北怒吼道,“我要把你们打成死蛇烂鳝!”

“你这只无牙老鼠广那梅县阿水虽是女子,却似是五人中最凶的,“我先来教训教训你!”

一冲过去,可能因为大快,竟跌了一交。

盛江北张开血盆大口大笑道:

“跛子也学人……!”

猛见阿水跌落时声势汹汹,盛江北忽觉不妙,一个错步闪身,“砰”地一声,阿水一个肘锤落空,击在一块巨石上,石裂为四!

这一下,连钟无离、柳有孔都为之咋舌;广东另外四头老虎却“啧啧”地调侃道:

“哇哇,差点老命没了。”

“嘻嘻,老骨头可不堪阿水这雷霆一击啊。”

“咭咭,可后悔多嘴了吧。”

“嘿嘿,你妈的老婆会生蛋。”

四人乱讲乱骂,更激起盛江北无名火三千丈,心中怒极,因一上手时轻敌,大众人面前失威,大喝一声,竟施出“八步杨家拳”,拳风虎虎,反攻回去!

“八步杨家拳”共十六路,每路八势,每势八式,盛江北虽已一把年纪,但使起“通天炮”、“推山掌”、“旗门手”、“劈折掌”、“穿心腿”、“凿子拳”真是有声有势,一时拳如雨点,罩住了阿水的身形。

盛江北的拳法虽然厉害,但阿水的拳法,越打越牛,拳路乃走“醉八仙”,可是钩,提、却、撞、冲、倒、捺,全用刚劲,硬打硬劈,一招铁拐李使得之沉猛刁泼,盛江北虽练拳四十载火候,也不敢与这幸辣女子硬拼!

萧秋水运气调息了一阵,在场情势,他都一一在目。

其实他听到屈寒山命左常生等擒自己到五龙亭迫问,心中已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广东五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