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05章 中国人有拳头、笔墨与志气

作者:温瑞安

这一下,大家都着实吃了一惊。

萧秋水知道此时不说,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

“屈寒山,他是权力帮中的剑王,两广两湖一路的人魔,都是他联系的!四绝一君,都为他所杀;杜月山前辈,也是他囚禁的。”

左常生、盛江北等人脸色阵红阵白,广东五虎一时迷茫不知所从,萧秋水知道他再说不完,屈寒山就不会让他有机会说下去的,有梁斗在,屈寒山当不至于在他说话之时杀他,因为这样做等于是不打自招,萧秋水喊道:

“你们不相信,可以检查他背门十二道要穴,‘九指神捕’胡十四曾拿住他留下指痕,……唐家唐朋也曾与之决战过,你们可以问那些人!”

萧秋水说那个话其实也没有把握,胡十四擒住屈寒山时,有没有留下痕印,他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样说会使屈寒山投鼠忌器。

萧秋水继续嚷道:

“这康出渔是权力帮中‘无名神魔’,他杀了张临意,萧东广和唐大……!”

萧秋水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他还是要说——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讲话的机会了。

“浣花剑派已被权力帮包围了,我们险死还生地逃出来,为的是告诉天下人这件事!”

康出渔“呛”然拔剑,怒叱:

“这小子信口雌黄,该杀!”

一剑如日,炽刺而出!

一条人影一闪,到了萧秋水身前。

康出渔的剑即时刺不下去了,那人便是大侠梁斗。

梁斗缓缓地道:

“让他说下去。”

萧秋水的血又热了,眼又亮了——大侠梁斗,愿意听信他这么一个无名小子的话!

忽听屈寒山也道:

“给他说下去,看他能说些什么。”

屈寒山就在梁斗和萧秋水背后;萧秋水依然可以感觉得出屈寒山声音里居然还带着笑意。

“这些话,显然是权力帮着他说的,来分化我们的。”

梁斗也笑道:

“也不一定有人会教他说,希望只是误会。”

萧秋水一颗心,又要往下沉去,只听屈寒山声音镇定地道:

“这小子无凭无据,这样的谎言,也亏他说得出!”

萧秋水猛地灵机一动,大骂道:

“我有证据!我有证据!胡十四就在桂花轩附近!”

康出渔怒叱道:

“胡说!胡十四早已给我们……!”

话未说完,梁斗与屈寒山都变了脸色1

一道极其尖锐的厉风,向梁斗飞袭而来!

更可怕的是厉风所挟带的无声剑光!

屈寒山已全力出手。

左手掌、右手剑,立志首先猝杀梁斗!

——梁斗背后当然没有眼睛,他当然也没有料到屈寒山真的就是“剑王”!

“剑王”却先要攻杀梁斗,惟有杀了梁斗,才能稳住大局,屈寒山心中,广东五虎等并不足畏。

——先杀梁斗!

这一剑一掌,屈寒山无疑己全力!

掌风陡起,梁斗就变了脸色!

他立时向前扑了出去,身形一矮,屈寒山剑刺梁斗后头,便落了个空。

但掌凤还是劈中梁斗。

梁斗扑跌出去,人撞在柱子上,五龙亭哗啦啦倒塌下来。

萧秋水失声叫道:

“梁大侠!”

却见残垣尘灰中,大侠梁斗竟神奇地站了起来。

梁斗甫站起来时,屈寒山全身绷紧。

但他马上发现梁斗嘴角溢血,脸如紫金,屈寒山才松弛下来。

萧秋水飞奔过去扶住梁斗,梁斗苦笑了一下,道:

“屈兄,好厉害的掌法啊。”

屈寒山冷笑道:

“梁大侠,端的好内力!”

梁斗闭目苦笑了一下,屈寒山反问:

“你怎么知道我要出手?!”

梁斗缓缓张目,道:

“你的话。”

屈寒山目光收缩道:

“我的话!”

梁斗居然还能笑道:

“你的话。”

屈寒山反笑道:

“我不相信我的话会出纰漏,我镇静得很!”

梁斗微笑道:

“就是因为太镇静了,”梁斗笑笑又道:

“要不是你,又何必这样镇定呢,人被冤诬总会有些生气的。”

说毕,“咯”地吐了一口血,屈寒山杀意大炽,切齿道:

“看来你是个聪明人,我只好非杀你不可了。”

大侠梁斗疲倦地道:

“我若不无一点点小聪明,待你掌剑俱至时才避开去,我就没有命在了。”伸手缓缓拍了拍萧秋水的手背道:

“你替我护法,我要运功调息。”

萧秋水猛地热血上冲:大侠梁斗却已盘膝,闭上了双目。

——大侠梁斗,竟把性命就这样交了给他!

他!萧秋水!连武功都尚未成家的萧秋水!

屈寒山狞笑道:

“他保护你?他保护得了自己就好了。”

梁斗依然紧闭双目,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他说话。

屈寒山冷笑道:

“你这是闭目待毙1”

忽听一人道:

“谁说的?!”

另一人道:“我说不是。”

又一人道:“有我们在,梁大侠怎会有事?!”

另一人说:

“连屈大侠也不能!”

还有一人道:

“什么屈大侠,简直是屈打屁!”

屈寒山的眼睛又变得像剑锋一般寒冷。

说话的人是广东五虎。

杀仔瞪着屈寒山道:

“在广州,我们只佩服两个人,一个是梁大侠,一个是你。”

吴财接道:

“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

屈寒山突然大笑,笑了一会,笑声一歇,眯着眼睛道:

“难道你们不怕死吗?”

罗海牛盯着屈寒山,眼睛冷而无情:

“我们广东五虎怕过什么来!”

疯女咭咭笑了起来,又正色道:

“我们只怕仁人义士,像你这种不仁不信不忠不义之辈,我们会怕就不是人!”

阿水厉声道:

“我们本来最敬重的就是粱大侠,不是你,只要你敢动梁大侠和萧秋水分毫,我们就跟你拼!”

屈寒山怒道:

“你们岂是我的对手!”

阿水双足踢出,声势凌人,屈寒山猛退一步,方才让过攻势,正待反击,猛见广东五虎各攻出一招后,又结成阵势,屈寒山回心一想五人所说的话:

“中国人有拳头、笔墨与志气

永远也不让人越雷池一步……”

——这像是哪一个人的诗句?

这五人联手五招,竟把“剑玉”屈寒山迫退五步!

转念间,广东五虎又飞身过来,这次屈寒山一出剑,先封住五人的攻势,便在此时,忽听一声异响,广东五虎、大肚和尚、萧秋水回头一看,脸色皆变,而屈寒山等都现出了喜容:

来的人有八个。

“长天五剑”。

“狮公”、“虎婆”。

“刀魔”杜绝!

权力帮的主力到了。

屈寒山大笑道:

“看你们往哪儿跑?”

左常生也欢笑道:

“我们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钟无离狞笑道:

“就抛你们在河里喂王八好了。”

柳有孔冷笑道:

“不过还得先让我挑下了舌头。”

康劫生怪笑道:

“这萧秋水要留给我。”

惟有盛江北苦笑道:

“我看你们这次,倒是调兵遣将想晤死都几难咯。”

屈寒山立即道:

“长天五剑,架起剑势,对付广东五虎。狮公虎婆、老常老盛,四人协助我先搏杀梁斗。血影、杜绝,干掉大肚。劫生、无离、有孔,击杀萧秋水!”

权力帮众齐声道:

“是!”

以权力帮现时的阵容,萧秋水等人真连一丝机会、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生机原在人心里。

生命蓬勃的人,生机永不绝灭。

——唐方,唐方,我要跟他们拼了,你在哪里?

——超然,老铁,阿顾,你们又在那里?

他们没有来。

来的是五个人。

五个人同时自舟上登上亭内入不溅起一滴水。

只听一个沉宏,有力的声音道:

“谁欺负广东五虎,就等于是欺侮咱们。”

另一个清朗、铿锵的女音道:

“广东五虎就是广西五友的兄弟!”

又一个苍老、哑涩的声音道:

“我们就是广西五友。”

再一个豪迈、通达的声音道:

“梁大侠是我们恩人。”

更一个冷冽、巨炮似的爆烈声音道:

“谁要杀他,我们就杀谁!”

萧秋水一听这五人的声音,喜悦无限,脱口呼出:

“广西五友!”

只听“广东五虎”、“广西五友”齐声呼道:

“江山如画,两广豪杰!”

一下子,少林洪华、躬背劳九、杂鹤施月、金刀胡福、铁钉李黑,广西五友,五个人都来了。

揭阳吴财、潮阳疯女、珠江杀仔、宝安罗海牛、梅县阿水,这广东五虎,本来就是在此邀约广西五友来的,而今救兵一到,自是欢悦莫已。

屈寒山脸色紫气隐现,疾道:

“格杀毋论!”

他的话一说完,闪电一般,已到了梁斗面前!

——先杀梁斗,再稳大局。

屈寒山身形之快,不可想象,广州十虎皆未及阻拦,萧秋水大喝一声,全身一拦,硬挡在屈寒山身前。

倔寒山冷哼一声,一反肘,撞开萧秋水,面对梁斗而立,正待出剑,突见刀光一闪。

刀光一闪。

好快的刀。

刀又回到了刀鞘里。

平凡的刀鞘。

刀呢?刀是不是平凡的刀?

拿刀的人是平凡的人。

大侠梁斗是不是平凡的人?

刀光一起,屈寒山立时倒窜出去。

栏上一串鲜血。

鲜红的血。

屈寒山一面倒飞,一面大叫道:

“退——”

权力帮的人立即分四方窜散,瞬间一人不剩。

只剩下和风、日头、河水淌流,静静的栏杆和亭。

大侠梁斗,正缓缓地睁开了眼。

梁斗一睁开了眼,第一句就说:

“他们不是退走,而是包围了我们。”

隔了半响,大肚和尚才第一个问得出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

“逃!”

大侠梁斗、广东五虎、广西五友、大肚和尚、萧秋水,一行十三人,开始窜逃。

——逃,逃到什么地方去?

“逃。”

“逃也是一种战略。”

“正如退也是一种反击。”

“屈寒山不知我已运气调息,内伤复元,中了我一刀,他要立即疗伤,故不敢恋战,所以必定会派人来盯梢。”

“他们是重组精兵,认准我们走投无路之时,才一举搏杀我们。”

“据知权力帮‘八大天王’中,‘鬼王’也从陕西到了广西。”

“我们必须退到一个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地方,再图反扑。”

这是大侠梁斗说的话。

“那我们逃到哪里去?”

这是大肚和尚间的话。

“丹霞,到丹霞去。”

梁斗呢。

大侠梁斗,外号“气吞丹霞”。

粤北山水离奇,以丹霞山力最。

丹霞除了有特殊的“丹霞地形”之外,还有著名的两关、一峡、三峰之胜。

百粤名山,又以裂谷赤岩的丹霞二美首屈一指。

梁斗原本就结庐在群山环抱的锦江锡石岩附近。

“风过竹林犹见寺,

云生锡水更藏山。”

丹霞山。

别传寺。

这里的“别传寺”,不是明代永历遗臣金堡亦即澹归和尚所建之寺,而是在澹归之前,唐未牛独和尚所建的古寺。当时亦称“养老寨”。

别传寺与韶关南雄寺、清道峡山寺,为两粤三大名寺,由别传寺经石峡再上,攀“天梯铁锁”,登霞关即海山门,形势更险,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概。

循山路再上,即达丹霞极顶,有长老峰、海螺峰、室珠峰之胜。此所谓两关、一峡、三峰。

长老峰上观日出,为丹霞奇景,而别传寺山门高耸于丹霞山危崖,更是丹霞绝色。

锦江婉蜒,丹霞叠翠。

他们到了丹霞,四天的路程,已遭遇上五次的截杀。

梁斗没有出手。

广州十虎,加上大肚和尚、萧秋水,已打发了他们。

“这些人只是权力帮的小兵卒而已,屈寒山是用他们来逼我出手,看我伤势如何,再调集主力作歼灭战。”

“他亦受了伤,我也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

屈寒山怕的只是梁斗,而梁斗忌的亦是屈寒山。

他们若随便出手,便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的伤势情况,让对方明了真相。

这就是梁斗没有出手的原因。

也就是屈寒山一直追踪,而没亲自出手的主因。

一路上,萧秋水最是得益匪浅。

他除了与大肚和尚久别重晤外,还交到了十个好朋友,广东五虎和广西五友!

他跟他们聊夭,气愤时一起磨拳擦掌,高兴时笑成一团,简直好像结交了半辈子的朋友一般,他们无睹于“权力帮”的追杀,在寒夜的客栈里,大家拍着大腿欢唱“围炉曲”。

有一次他们就是一面唱,一面把“权力帮”的来袭打退。

大侠梁斗抚髯浅酌,一直微笑在看他们,有时也参在一起,一点都没有自居前辈的架子,跟他们好像朋友一样。在逃亡的路上,大伙几还结为兄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中国人有拳头、笔墨与志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