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第08章 武夷山之役

作者:温瑞安

他倒撞出去,剑尖自右肘倒刺而出,只听一声惨嚎,一名权力帮众,挨了一剑,乒刃落地而退。

萧秋水一返身,只见阿水脸色煞白,已经蹲倒下去了,腾雷剑叟怒叱连连,一炳迅雷般的剑,正与“观日神剑”康出渔斗了起来。

这时两柄单刀,一把跨虎篮,已向蹲在地上的阿水攻到。

阿水似因腹痛不堪,勉力一撑,一记扫堂腿踢了出去,把使跨虎篮的大汉扫倒,但对于那两柄单刀,眼看就要躲不过去。

这时萧秋水却已到了。

他一记拳头飞出,打得一人捂着鼻子退。

他右手剑把另一人右臂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那人连单刀都丢掉,抱头鼠窜。

萧秋水居然逃脱后又倒退回来再打,这点令权力帮众意想不到,简直犹天兵而降,萧秋水击退了两人,一手搀起了阿水,脑后却劈来了一道急风。

萧秋水情急低头.几缕发丝,飞上半天。

出剑的人是“长大五剑”之一。

萧秋水己无心恋战,拖庄阿水就走。

那“长天五剑”中的“玉枕神剑”又待一剑刺来,阿水一手为萧秋水所拖,但却及时踢出一脚。

“玉枕神剑”慌忙避开一脚,萧伙水却已走了。

萧秋水走了十七八步,只听腾雷剑叟的剑风已发出腾雷之声,呼喝连连,显然已与康出渔拼出了真火。

长廊又深又长,萧秋水一咬牙,决心先把阿水送到内殿,再回头救腾雷剑叟!

这时又是刀光一闪,一使鬼头刀者拦于前路,阿水疼得咬牙切齿,向萧秋水嘶声道,“你别管我——!”

萧秋水认得那拿鬼头刀的正是适才被自己大力甩掉的人,冲势不止,大吼一声,也不知怎地,还是萧秋水之气势逼人,那施鬼头刀的大汉竟被吓退三步,让过一旁。

萧秋水一面搏命冲,一面问道,“你怎么了……?”

阿水忍痛道:“我盲肠……哎……,,便痛得讲不下去了。

萧秋水这才得知阿水原有盲肠,在剧斗中震发了病患,一发作起来不可收拾。阿水是女子,萧秋水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抓起她的腰一揽,一揪一送,把阿水推入内殿,猛回头,只见一人已挡住长廊来路。

那人高大威猛,白发银须,满脸通红,正是“大王龙”,盛江北。

就在这时,萧秋水又听到腾雷剑叟的惨叫。

萧秋水一看,只见恶斗中又加了个康劫生,腾雷剑叟当然不敌,又已中了一剑。

萧秋水不顾一切,疯了一般冲了过去1

盛江北双掌一挫,猛喝道:“你还是不要过来的好!”

萧秋水救人心切,哪里理会,情知断非盛江北之敌,全力冲向盛江北,盛江北一怔,心念这年轻人两度逃得出生,居然还第三次再入虎穴。真是胆魄惊人:

于是凝神运气,全力应付。

不料萧秋水眼看要扑到盛江北处,却突然一个大弯身,在盛江北右侧抢了过去,这一下,原出于萧秋水想急救腾雷剑叟,不宜与盛江北恋战,故出此策,盛江北正拟苦战,断未料到对方有此急变,一怔之下,萧秋水已擦身而过。

但就在将过未过问,盛江北已定下神来,知道萧秋水声东击西的用意。

就在两人擦身而已过之刹那间,萧秋水背部空门大露。

萧秋水救人心急,也未及理会背门之破绽。

盛江北为人在十九神魔中,虽较耿直,但毕竟搏斗经验丰富,这等良机,他怎会错过?

他的掌立刻伸了出去,右掌朱砂,左掌黑砂。

萧秋水的身形快,他的掌更快。

如果他的掌击中萧秋水,以萧秋水奔行的速度来说,盛江北最多只能击实三分力,还有七分力劈空。

但就算只击中三分力,双掌劈力之下,萧秋水不死也得重伤。

却就在盛江北双掌将至未至之际,忽然顿了一下,慢了一慢。

这一点连萧秋水也感觉出来了。

时机稍纵即逝,这电光石火问之差,萧秋水的身形已在盛江北双掌范围之外了。

盛江北没有拦住萧秋水,是令权力帮众意想不到的。

原来盛江北战团与康出渔战团之间,还有一组人,约有四、五人,一因意料下到,二是萧秋水来势大凶,居然不及阻拦,让萧秋水闯入康出渔战团去!

就在这时,康劫生已架住腾雷剑叟的剑。

康出渔带剑一卷,腾雷剑叟一条左臂,随着飞血断落!

腾雷剑叟一声惨吼,摇摇慾坠。

就在这时,萧秋水到了,一手扶住腾雷剑叟,一手持剑,反攻康氏父子!

这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腾雷剑叟一面竭力挥动长剑,嘶叫道:“你走………

康劫生嘿嘿笑道:“你明明走了,还回头来送死,真是天亡你也!”

康出渔笑道,“你要死快一些,老夫就成全你吧!”

两剑一烈一炙,尽招呼向萧秋水,腾雷剑叟想加上一剑,却被“玉枕神剑”架了下来。

才不过三招,萧秋水与腾雷剑叟已占尽下风。

就在这时,长天划过一轮刀光。

刀芒弯弯。

淡如天边月色。

月色照长廊,长廊深远。

长廊尽头,就这样平平地,飞出来了一人。

青衣、白袜、黑布鞋。

那人似大鸟一般地飘出来,一出来,就是一刀。

刀光一起,院外一声唿哨。

康出渔的脸色在月光下、刀芒下,变了形,变了白,惊呼道:“退……!”

他没有接下这一刀,人就翻出了墙外。

“玉枕神剑”素来自负,他要走,也要接下这“一刀才走。

他的剑刺了出去,刺的是那“飞来的人”之“王枕穴”如他刚才刺萧秋水一般。

然后他的手就不像在握剑。

因为他的手己不属于自己的了。

他的手断了。

就被那“飞来的人”一刀砍断的。

他几乎晕了,盛江北立即把他兜住,掠出了墙外。

而康劫生及其他的权力帮众,早在“玉枕神剑”,意图硬接“飞来的人”一刀前,唿哨响起后,便已纷纷走了,不见了。

“飞来的人”当然是梁斗。

大侠梁斗。

大侠梁斗望向围墙,围墙外漆黑一片,杂草丛生。

梁斗喃喃道:“盛江北这人不坏,权力帮中肯救助同门的,已是不多。”

忽闻一阵掌声,一人自天而降,笑道,“其实这少年也不坏,就算正道中人,肯如此舍身救人,一而再者,亦不多见。…

来人是柔水神君,他原是为梁斗掠阵,权力帮一退,他已飞快地封住了腾雷剑叟身上数处穴道,替他止了血,闪电剑望也掠了过来,失声“呀”叫出来,忙扶腾雷剑叟入内殿救治。

梁斗笑望向萧秋水道:“此子姓萧,乃成都浣花萧西楼先生之三子,武功没什么,但胆识过人,志气齐天高,重义气,能独当一面。”

柔水神君看看萧秋水,冷笑地道,“正派不正派,倒不关我事,但他如此救助腾雷,原来长江上‘三英’跟他结下的梁子,便算了。我倒喜欢讲义气、重朋友的人,改天收他为徒弟也不一定。”

萧秋水却道:“前辈赏识,在下感激。不过惟前辈身在‘朱大天王’麾下,虽武功盖世,但非正途,望前辈能自珍行径,一光武林;如仍执迷不悟,则晚辈不敢拜礼。”

柔水神君脸色一变道:“我在天王门下,属神君之职,武林何人胆敢冒犯?我慾破例施恩收你为徒,你反而敢嫌我非正道中人?!”

萧秋水仍恭敬但坚持道:“晚辈只望前辈将盖世奇功,用于正途上!”

柔水神君正要发作,大侠梁斗大笑道:“好!秋水,好!我就欣赏你这种脾气!”

转而向柔水神君道:“唉呀,你怎么跟后生小辈一般见识,怄气作甚?来来来,我们先回到内殿,从详计议再说。”

大家又再走入内殿。

四周黑沉沉,连个人影也没有。

阿水似已复原大半,按着小腹望向萧秋水,明眸中无限谢意。

萧秋水报以一笑。回望适才生死恶斗的长廊,寂,无声,长廊真长。

夜深沉·煮酒论英雄

众人重新坐下,萧秋水居然自怀里取出菜肴,道:“幸亏没丢了

劳九个性比较莽撞,禁不住喃喃道:“妈的!为了吃的东西,差些儿丢了命,真划不来。”

好人胡福却正色道:“劳九你有所误解了。梁大侠等要拿菜肴倒是次要,重要的是藉此试一试权力帮包围的实力。”

李黑点头称是:“长廊、厨房,只是寺之一隅,但亦有康出渔。盛江北、玉枕剑客、康劫生等大敌伺伏,其他方位,必然布防更密,权力帮非但没有散去;而且还增援了。”

施月比较细心,把吃的东西摊在桌上,又斟好了酒,另一面吴财正在煮酒,施月道:“我们被困于此,谁也不知道。”

吴财道:“然而权力帮却不断增援,我们如此困兽斗,不是办法呀。”

柔水神君忽道:“这也不尽然。”

梁斗微笑道:“哦?”

柔水神君望定梁斗道:“梁兄可知我困战于丹霞之原因?与我向焦不离孟的‘烈火神君’又到哪里去了?”

梁斗道:“愿闻其详。”

柔水神君一口干尽杯中酒,道:“梁大侠可知道二十余年前,名震江湖的楚人燕狂徒及他名震天下的《忘情天书》吗?”

一向淡泊镇静的梁斗这次却动了容,失声道:“神君是说那武林无敌,而一出现又闹得血腥风雨,江湖中人,你争我夺的《忘情天书》吗?”

萧秋水只见“神剑五史”及“两广十虎”都变了色,独有他和大肚和尚,却毫不知《忘情天书》是什么东西?

柔水神君神色沉重,叹了一声:“正是。”

梁斗变色道:“莫非……莫非这《忘情天书》又重现武林了?!”

只见广州十虎等一听之下,都伸长了脖子,广东,广西这两群市井好汉,对这“天书”尚如此未能“忘情”,其他的人可想而知。萧秋水不由得十分好奇。

柔水神君摇首道:“非也。”

只见众人都舒了一口气,有的竟不禁露出失望沮丧之色。

柔水神君又道:“据‘朱大天王,部下的追查,《忘情天书》只是幌子,引武林同道,自相残杀,却并无此物,然而燕狂徒却确有其人!”

梁斗正色道:“当然。若无燕狂徒,就无李沉舟;若无李沉舟,就无权力帮;权力帮纵核武林,乃因李沉舟君临天下。李沉舟之所以能所向无敌,要不是有燕狂徒相授绝艺,虽天资过人,境遇奇特,亦谅不致有今日!”

柔水神君苦笑道:“据说李沉舟只不过得到燕狂徒一半的授艺而已。”

梁斗道:“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追查燕狂徒手著的《忘情天书》,据说那是他一生武学精华,而今雍兄重提此事……”

柔水神君苦笑道:“我们‘长江三十六水道,的人物,打家劫舍,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我们杀人虽多,统统加起来却还比不上一个燕狂徒。此人非正非邪,行事乖僻,心高气做,又心狠手辣,练得一身惊人绝艺,后来被人所追杀,也是黑白二道俱大快人心的事

这时只闻一阵急锤之声,击打在围墙上。

大肚和尚脸色变了变,梁斗却道:“不要慌张,对方是有意造成声势,使我们紧张、分心。”

柔水神君淡淡地道:“我们偏就不去管它就是了。”

阿水扁嘴道:“妈的,有种就跳进来,姑奶奶要报仇了。”

萧秋水侧首问道:“你……你肚子没事了吧?”

阿水虽久闯江湖,此刻被这关切一问,却不禁脸颊一红,道:“没事……盲肠,发作一阵,现在暂可用内力抵住。”

梁斗向柔水神君敬了一怀酒,道,“请说下去。”

柔水神君道:“在权力帮未崛起之前,梁大侠当亦知悉,当时天下第一大帮,无疑是朱大天王的天下。”

梁斗点头道:“这点确然。当时贵帮七大长老都健在,若非在武夷山上力战燕狂徒之役……

柔水神君恨声道;”我们七大长老合战燕狂徒,居然尚不能胜之,七个长老,只有两个…回来…”

梁斗颔首道:“那就是章残金、万碎玉两位前辈,今据说个但是贵帮长老,亦是朱大天王之护法。”

柔水神君苦笑道:“章、万二位长老,是生死同心,才能合力消去燕狂徒致命一击.但亦身受重伤:至其他五位长老,都以身殉职了!”

梁个动容道:“燕狂徒武功之高,人所共知,据说他十岁那年,己自创绝艺;十三岁那年,己俨然尊主、二十岁那午,已名震江湖。当日朱大天王命七大长老围剿之,显然势在必得,为何却……

柔水神君叹厂一声道:“这都是因为燕狂徒那厮武功委实太高了。不过在七大长老围攻之下,燕狂徒也筋疲力尽,后来朱大天王朱顺水先生也去了,趁此把他击伤,却仍给他逃逸而去……而朱大大王亦因此役而元气大伤,武林中统领之宝座渐而被李沉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武夷山之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山如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