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江湖》

第10章 塔里的血案和灞桥上的械斗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做梦也想不到他回去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他行近大雁塔里,己格外小心,特别绕过正路,往矮灌木丛中走去,再想掠上石塔,窜入大殿,取回真经。

他一面留视塔里动静,一面匍伏而行。

他突然踩到一样东西。

他踢在上面,几乎摔了一交。

可是此刻他武功何等厉害,稍为一跌步,即刻稳注。

他凝睛一望,即骇了一跳。

地上的”东西”是人。

是死人。

人、死得很惨。

由眉梢至下领,几乎被人一剑劈为两片。

死的人居然是“冬瓜”潘桂。

——绝对错不了,因为尸旁还有他的奇门兵器“金瓜锤”。

萧秋水此惊,非同小可。

这时塔内有人跄跄踉踉,跌步出来。

萧秋水顾不及其他,抢步出去,一把扶住,却正是“竹竿”黎九。

“竹竿”黎九瞠住他,口咯鲜血,肋骨给全部打得折碎,无一根是完整的。

萧秋水推力于掌,输予真气,黎九怪眼一翻,居然问了一句:

“你……你是……谁?……”

萧秋水疾道:“我是浣花剑源萧秋水。快告诉我,里面发生什么事情?”

黎九双目一瞠,喉头一阵抽搐,呕血道:“你……你……萧秋……水……杀人……凶手……”

萧秋水正莫名其妙,黎九却已倒毙。

萧秋水只好再定入塔里,未入门檄,即闻一片血腥,地上倒在血泊中的,正是习家兄弟。

萧秋水正是惊疑不定,才这么一下子,是谁下的毒手,心念一转。掠上石梁,见真经还在,稍为放心,收入怀中,又掠落了下来,见尸首群中,有一稍稍会动,即澄过去。

那人正是叠老头儿,背心正中一掌,伤得甚重。

萧秋水急摇撼问道:“是谁干的?”

那叠老头儿勉力睁开无力的眼睁,艰辛地道:“是……萧……萧秋水……”说完又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这一句话对萧秋水来说,可谓惊撼莫大,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总不能见死不救,便决意救活叠老头儿,再问个水落石出,于是推动掌力,灌输真气,以保住叠老儿的命脉。

这时大殿中另一角落,血泊中又有人呻吟,萧秋水因要全力救护叠老头儿,也没法兼顾。

这在这当日子时间里,忽然有人一面骇呼着一面掠进塔内来,腋下还挟了一人,正是黎九的死尸,一返塔里,完全呆住,目眺尽裂。

萧秋水见来人是齐昨飞,知他是为了追逐自己,方才幸免遭杀手,心中暗自替他庆幸。

齐昨飞却眶毗慾裂,见自己所追逐的人却在塔内,当下呼嚷道:

“究意发生什么事情!”

连呼三声,十分凄厉,塔内层层回响。萧秋水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是好。

齐昨飞遥指萧秋水颤声道:“你……你是谁?……这里是谁……谁干的……?”

萧秋水感觉到叠老头几心脉已渐渐回复,稍为把真力一敛,道:

“在下萧秋水……”

齐昨飞厉声道。

“你是萧秋水?"突听殿角的一人“哎”了一声,齐昨飞掠了过去,扶起那人,原来是七阿哥蒲江沙,膀膛至背门.被一剑贯穿、因天生魁梧,始能支持到现在不死。

齐昨飞垂泪问:“是谁……下的毒手?!……”

蒲江沙嘶声道:“是……萧秋……水,”

齐昨飞“嘎”了一声,蒲江沙却头一歪,饮恨逝去。

萧秋水这时透纳真气,己在叠者儿能支持生命的状态之下、撤力收回,这时齐昨飞轮舞九环刀,虎虎作响,嘶声厉问:

“萧秋水!…你卑鄙下流!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一可是萧秋水并没有“这样做”。

萧秋水想要解释,对方的刀风已掩盖过他的声音。甚至掩盖过一切、遮盖过一切,一刀当头壁下。

若萧秋水换作未获“八大高手”悉心相传之前,就算功力深厚,反应过人,亦未心能在不能还手、不想伤人的情形下避得过这一刀.

这一刀劈下,萧秋水脸一仰,双手闪电般一拍,挟住九环刀,右脚已躁往对方左前屈膝之脚背。

轮舞生风的三十六斤九环刀,硬生生陡被定住——这使齐昨飞意想不到:而且左子午步给蹬住。一时进退不得,在这瞬间,萧秋水至少可以攻杀自己十次以上。

可是萧秋水没有攻击。

他只是飘然飞到塔梁上。

齐昨飞厉声问:

“为何留下我?!”

萧秋水在第二个纵身之前,留下了一句极端无奈但又令齐昨飞无法领悟的话:

“因为我根本不想杀你.”

离开了大雁塔,虽已寻回了少林真经,但萧秋水心头更是沉重。

——为什么濒死的人,都一口咬定我是凶手?

一一是不是有人冒充我,狙杀皇甫高桥的部属?

一一这样做,是什么居心?有什么用意?

一一究竟是谁冒充我?

萧秋水不管一切,决定先到灞桥再说。

灞水汹汹,萧秋水心却沉沉。

他坐在消魂桥下,人却消魂。

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自己的亲属朋友、自己的梦想……

然而再儿十年,再在桥个坐看的又是什么人?千百年后,是谁家年少坐此寻思?这些路过的行人,是不是换了又换,故事也是翻新又翻新吗?

萧秋水望着悠悠流水,如此端想着。

就在这时,几个人匆匆,走过桥上。

第一个人走过,萧秋水心神还没有回复过来,如生命的天空正一片空白,片思微情只是一只小鸟之影偶尔掠过而已。

紧接着第二个人走过,再度提醒了萧秋水的省觉——这人好熟。

这人也即在接蹬的人海里消失。但看三人的背影紧随又出现。

一一对了!

是他们。

这三个人当然是萧秋水认识的人。

但既不是兄弟,更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这三人竟可以说是处心积虑,要整治甚至杀死萧秋水的人,但也可以算是萧秋水的恩人。

这三个人便是朱大天王麾下“长江四条棍”中留存的三人:字文栋、孟东林、常无奇。

这三个曾在漓江巧救跃落崖下的萧秋水——但却要折磨他,并擒他交予朱大天王,其中监视萧秋水的金北望却为一洞神魔左常生的弟子所杀,其他三人终被“剑王”屈寒山所擒,之后竟对权力帮臣服,在浣花剑派萧易人与蛇王在点苍山一役中,致使萧易人因这三人在现场而误信祖金殿为”烈火神君”,结果惨遭败亡之局;这三人虽说武功并不高,但所占的功劳,还令李沉舟也为之侧目。

但却今朱大天王震怒不绝。

朱大天工原遣部下之“双神君,五剑六掌,三英四棍”中的“六掌”(即六杀)出来,要在剑庐中当着少林方丈天正大师之面来收拾萧秋水,乃为报复主北望被杀之辱,亦显然是起自朱大天王对“长江四棍”的重视,如今“四棍”中其他三人公然背叛,且为权力帮立了他们原在天王部属时前所未有的大功,使得朱大天王无法下台,气得七孔生烟。

萧秋水见这长江三棍走过,微微一怔。

然而三人并未发觉在江畔沉思的少年就是萧秋水。

三人匆匆而行,十分闪缩,似正在走避什么强仇一般。

就在这时,这李白诗中的“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的消魂桥。蓦然变成了杀气腾腾的断魂桥。

忽然所有的行人,男的、女的、老的、幼的、健全的、残缺的、商人。农夫、妇女、工人,全部变成了刺客。

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兵器,例如一个妇女,一扬手,花篮打出,花篮边缘都是蓝汪汪的刀片!

一个老农夫,挥舞着锄头;一个书生,招扇上”叮”地弹出锐刃;一个老鸨母,踢出的布鞋上,吐出三叉尖刺的机簧。

一刹那间兵器。暗器全向孟东林、字文栋、常无奇三人攻到。

也就在同这一刹那间,萧秋水不但惊觉出此情形、还发现了另一种情形。

不知何时,桥上那端、已出现了一个端坐着的人。

身着蓑衣,但裹身一片紫殷殷的劲衣,还可以透视得出来——草签低垂,似在专心钓鱼,钓竿却是无钓丝的!

常无奇、孟东林、字文栋三人武功虽不俗,但无法抵挡这些来如潮水般无匹,愤怒的人群或刺客。

字文栋已倒了下去,他是中了三次重创才倒下的,才一倒下,立被分尸,身上至少被切成三百多块,连耳条都切碎成四片,简直令人不忍卒睹。

常无奇已负伤。孟东林有惧色。刺客中也倒了两名。

局势非常紧张。其中一个烧炭打扮的工人挥舞铜牌高呼:

“叛徒!今日教你们知道背叛天王的下场1”

常无奇与盂东林自知难以活命,但又十分恐惧落在这班朱大天王的人手里,所以死战。

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常、盂二人,又杀了一名对手,但对方人多,常无奇忽给一人抱住,他脸色惨白,全身瘫软,惨呼道:

“我……我知错了!我……愿到天王面前认错……”

那烧炭工人模样的人冷笑道:“还有你说话的机会么?"他将手一挥。

立即有一人,取出牛耳尖刀,割掉了常无奇的舌头,常无奇疼得惨嚎不已,又有一人,一脚踩住他咽喉,居然像杀鸡一般,掏出一张刀片,细细地割!”

鲜血一直涌喷,常无奇要挣扎,另四人扳掣住他的手,又有四人,拿木钉凿穿他的手背与脚腔骨,钉在地上。

常无奇的惨呼,真是令人心惊魄动。

孟东林瞥见,更不敢投降,虽惧得魂飞魄散,但无论怎样,都不肯就擒,反而振起威风,一棍砸碎了一人脑袋,却给那领袖模样的人,从背后撞中了一牌,口吐鲜血。

常无奇犹未死绝,喉管“格格”有声。

萧秋水既怵自惊心,也觉狙击者手段太过残忍,忍无可忍,忽听那渔夫悠然道:

“上钓哟.”

只见他竹竿一挥,一尾鱼则自水中跃出,自动落入他的鱼篓里。

萧秋水心中暗惊:这人没有鱼丝,居然以一引之力,挑起水中游鱼,落人篓中,这种动力、手法、准确,皆非叠老头儿等人所能及。

这时常无奇已断气,孟东林又着了一刀,情形十分危急,萧秋水顾不了这许多,一反手,双手一抱,用力一拔,竟拔起了一株杨柳树,他大喝道:

“呔!就算是处置叛徒,下手也太辣!”

他这一喝,果然都停下手来,萧秋水连根拔起杨柳树,本要吓退这干如狼似虎的恶徒,现在他们人人都住了手,可是无一吓退,反而向萧秋水迫近来。

那烧炭模样的人尖声问:”你是谁?干什么的?!"管什么闲事!”

萧秋水见对方来势汹汹,只得横树当胸,道:“我是萧秋水.”

那人大笑道:“哦,这样正好,我是天王的义子,叫做杭八,外号"铁龟",你听说过未?”

萧秋水一愣,这名字倒是听说过。

杭八之所以有名,是他做过的事不敢承认出了名,而且他手上的铜牌,进可攻人,退时只要往牌里一缩,根本让敌人攻不着他,非常古怪。

至于这人如何当上了朱大天王的义子,萧秋水可从来没有风闻过。萧秋水倒不怕杭八,杭八武功再高,也不会高过左丘超然。只是敌人个个都杀红了眼睛,要制住他们,是件麻烦的事。如果以杀止杀,杀害那么多无冤无仇的人干嘛?

就在萧秋水沉吟当中,至少已有四个人飞跃过来,挥舞兵器,要乱刀砍死他。

萧秋水在桥之这一端。

杭八的人在桥的那一端。

桥中有那渔夫。

那四人要飞越那渔夫,才能过得来攻杀萧秋水。

就在那四人跃起的同时,他们四人的额头,突然都多了一个洞,

血洞。

然后他们跃落的所在,便成了桥下滔滔流水。

那渔夫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

然后他用一种出奇好听的声音道:

“又四条鱼.”

杭八等哗然。不断有人冲过去。

那"渔夫”迎了上去。

开始时萧秋水还担心,那“渔夫”势孤力薄。

所以他想冲过去——但他一直只看到“渔夫”的背影,那“渔夫”似一直杀了过桥那端去,井没有人可以绕到“渔夫"的背后来。

然后他看到那“渔夫”一直杀到了桥的彼端——而桥上都是尸体。

一一至少二三十具尸首。

跟着下去是桥那端更多的尸体。

那些凶徒都拼红了眼睛——结果只染红了他自己身上的衣衫。

那“渔夫”的鱼竿,不断发出“啸,啸"的急风。

然后对方的人不住地倒下去。

“你是谁?!”

“一一难道是那妖妇?!”

这语音凄惧无限。

“不成,真的是她啊!”

“我们拼了!”

“不可以,太厉害了!”

“决逃!”

杀到最后,地上又多了一、二十具尸首,其余的人一轰而散,那“啸啸”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塔里的血案和灞桥上的械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闯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