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江湖》

第12章 秦风八与陈见鬼

作者:温瑞安

费家三姊弟的刀剑之阵,一波三折,原本是冲杀千军万马之中,而又能回身互救,首尾呼应的战阵、普通都是在以寡敌众的情形之下施用,费家姐弟,一向自恃过高,所以此战阵换作敌寡我众之时,围杀一、二人之战术,反而无从发挥。

疯女的疯癫泼辣拳法、阿水的跌撞碰砸拳路,把费家三姐弟打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情势又变。

费澄清的刀身,“嗖”地逐然遽长,成了扫刀,费心肝与费宝贝的剑身,也骤然加长,变作长刺,刹那间兵器机簧发动而变形,使阿水与疯女猝不及防,身上都挂了彩。

但是这两人不挂彩倒好,一旦受伤,更加凶猛:“两广十虎”,无一不是从市井中一层一层打上来的,身经何止百战,所以越战越勇,疯女使出“疯癫拳”,阿水则使出“跌撞拳”。

“疯癫拳”的秘诀就是“疯疯癫癫”,“跌撞拳”的秘决也就是跌跌撞撞,这本来都是犯兵家之大忌,但在最险中求胜却是兵家之上策,这两种拳头,故意破绽百出,但因以绝对个人意旨为中心,反而把对方千变万幻的攻势,消解于无形。对方只能打起十分精神,以应付这种疯狂的拼决。

疯女为人甚是大路,不像一般扭忸女子作风,所打法大开大合,眼看几次要被刺中,可是对方也怕与之拼个同归于尽,只好跳闪逃开。

阿水天生残缺,马步浮摇,她却利用这个特点,碰撞顶靠,连消带订,反而逼住了敌手。

一时之间,费家“二剑一刀”,大力吃蹩。三人忽然长呼一声,刺、刀骤折为二,三人俱变成双剑双刀,展开奇异刀剑之阵,砍划而至。

但也在同时间,阿水和刘友同时长啸一声:

“破锣!”

这一声长啸过后,两人猝然抢攻。阿水一头撞入费澄清怀里,费澄清双刀不及封锁,“砰”地被撞得口喷鲜血。

费心肝挥剑求救,疯女大喝一声,双脚飞起,费宝贝双剑一拦,反斩疯女双腿,但突然间“嗤嗤”两道飞快的影子“啪啪”地打中了她的脸颊上,只觉臭味难闻,人却金星直冒,一交坐倒。

原来疯女在刹时间,踢出了所穿的鞋子,击倒了费宝贝,费心肝疯病女阻得一阻,阿水己返转过身,却一交跌了下去,费心肝只觉前人影空,双腿却已被人紧紧箍住:疯中“嗖”地一口沫液,吐在她脸上,一时不能见物,“砰”地挨了一拳,飞了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一时间,费家二姊一弟,尽皆倒地不起。

原来阿水与疯女的“破锣”一句,是彼此的暗语,此语一出.两人就将平时配合无间的“疯癫拳”与“跌撞拳”得精华发挥,力挫强敌。

两人虽已击倒“二剑一刀”,但受伤亦不轻,气喘吁吁。这时场中忽又多了两人,原来是那座中三人,也没见他们怎么动,却一下子来到了场中。

那两人自报姓名,浮滑的青年说:“我是费家费洪。”威猛青年道:“我是费家费晓。”费洪嘲讽地道:“你俩居然汀败了费家的三个没用的人、就让我们教训教训你们。”

原来费家成员,也各有成见,费逸空、费鸦子两系,因承继费家衣钵问题,也闹得颇不愉快;但费渔樵昔日深受家庭分裂之苦,所以全力压制,才不至酿成分裂,但也成势成水火的现象。

“不公平!”只见一镖师打扮的黄脸汉子道:“她俩已战累,你们此时挑战,不公道!”

费洪、费晓相顾一眼,心中都暗想:此人易容!但都不知这两撇胡子的堂堂大汉,是什么来路,费洪当下冷笑道:

“什么公不公平!看所谓的广东侠女是不是盛的!”

真是吹胀不如激胀,阿水第一个憋不住,跳起来大呼道:

“好哇!小兔崽子,就算是车轮战,老娘也挑下了!”

阿水一跳出来,疯女当然没理由让她独战,也跃了出来,叱道:

“呸!有胆放马过来!”

费洪嘻笑道:“这就对了。”

一说完,手上多了一柄剑。

这柄剑也没什么奇特,但费洪眼睛不瞧敌人,只盯着他自己的手中剑。

阿水、疯女因此也戒备起来,全神贯注。

费洪忽然将剑迎风一抖,剑身居然寸寸断裂、又似被一条细链穿在一起般,变成了千蛇百星,犹如暗器,又如千百道剑,向两人罩来。

就在此时,费晓也出手了。

他用的是十字抢。

阿水、疯女惊退,十字枪就拦在她们背后。

阿水一弯臂,一闪身,箍住了十字枪,正想运力一锄,扳断枪身,但十字枪一抖,旋转“嘶”地割入了阿水的胁下去。

疯女那边也同时遇险,那口“千蛇百星剑”突然却似有什么力量一般,迸喷了出来,千身点剑片,扫向疯女身上。

才一照面,疯女、阿水已然不敌。

费逸空嫡系的高手,果然比费鸦子外系的子弟强多了。

就在此时,一声断喝,一条人影飞来,一阵急抓乱拨,居然以一双空手,把剑片尽皆扫落,铿锵落地。

也在同时,另一条黑影一闪,一出脚,不偏不倚,把十字枪予尖挑起,血肉飞溅,另一脚却阿水踢走。

疯女与阿水死里逃生,犹有余悸,回首一看,却见陈见鬼、秦风八二人,心里都有“再世为人”的感觉。

费洪、费晓二人脸上却变了颜色。

费洪这才重视起来,怒问:“你们……究竟是哪一帮哪一派的人……?”

陈见鬼冷笑直:“你总听说过‘丐帮’吧?”

秦风八冷冷地道:“那你也听说过‘丐帮’有两大护法吧?”

费洪变色道:“两位可是……可是外号‘阎土伸手’和外号……”‘钟馗伸腿’的……两位高人?”语态上已不知客气了多少倍。

陈见鬼道:“我就是‘阎王伸手’。”

秦风八道:“我就是‘钟馗伸腿’”。

费晓插口道:“我们费家……跟丐帮素无怨隙,两位因何来汤这趟浑水?”

秦风八脸无表情地道:“因为是你们先惹上我们。这两位……姑娘……是因为救助我们,所以才伤成这个样子的。这原是我们的事,我们当然不能坐视。”

——他讲到“姑娘”时,目光斜瞥阿水、疯女两人,邋里邋遢的,凶巴巴的,真是有些尴尬,几叫不出口。

费洪暗笑道:“那我们赏面给两位兄台,也不对付这两个婆娘,这下两不相欠,可得了吧?”

陈见鬼板了脸孔:“不行。”

费晓勃然问:“为什么不行?!”

秦风八道:“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已刺了人一枪,又有千奇百怪的剑狙击,差点都害你们弄出人命——就这般算了?”

陈见鬼接口道:“更何况……你们刚才语气中侮辱了萧大哥……”

费洪诧问:“萧秋水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陈见鬼断然道:“没有关系。”

秦风八道:“家帅裘无意,对萧大哥的印象很好,这趟西来,也无非为了劝萧大哥角逐‘神州结义’盟主一事。”

裘无意是丐帮帮主。——但萧秋水却不认识裘无意。裘无意如何得知萧秋水可敬之处,倒教萧秋水费解。

——但是在权力帮未崛起前,丐帮属天下第一大帮,声势骇人,现在虽然声威大减,但费氏兄弟依然不敢随便树此强仇,

费洪强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位对萧秋水,也并无什么渊源,不如就此算了。……”

只听秦风八冷冷地道:“如果费兄这番话,在咱们亮出字号之前说的话,那一切都好商量……”

陈见鬼斩钉截铁地道:“等到现在才说,不过是趋炎附势——投人情讲!”

费晓佛然道:“他妈的的王八羔子,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下成?!拼就拼吧!”

一说完,十字枪“呼”地一划,戳了出去!

陈见鬼闪电一般,双手已扣了十字枪的交叉点上。

就在这时,十字枪突然断了。

原来不是断了,而是从中折而为二,费晓左手执另一端,端尖突然弹出一截棱形铁刃,直捅了出去!

这下变化极快,棱刃己刺入陈见鬼的左肩。

陈见鬼却丝毫不觉痛苦,右拳己挥击,打中费晓。

“嘶”地棱刃撕下陈见鬼丘臂一截衣衫,才看出陈见鬼的这只左手,是铁铸的:

费晓被打飞出去,咯了一口血,可是他手上的兵器,又有了变化。

十字枪的枪尖猝然离柄飞出!

陈见鬼飞起,仍被枪尖钉中大腿。

在电光石火一接触间,费晓被打得重伤倒地,但陈见鬼也伤了一条腿。

只听秦风八冷冷的道:“费家的兵器,神奇得紧呀!”

费洪皮笑肉不笑地道:“费家的暗器,也不逊色!”突然,一掌拍出,秦风八一拦掌,格开一招:费洪又一招手,打出四颗琉璃球!

费洪一出手,秦风八已跳起,霎时间他已踢十四脚,把琉璃球都踢了回去。

本来他这一下是反守为攻,但可怕的是,那四颗琉璃球才一触及他的脚尖,便炸成烟雾。

浓雾红色。

“不要呼吸!”秦风八一面捂住鼻子,一面大呼,他是怕庙里的香客吸着了,会不得了,谁知刚呼叫完,脑中一阵昏眩,只听费洪桀桀笑道:

“倒也,倒也。”

原来费洪这琉璃球,是没有毒的.但与秦风八先前所对的一掌,却含有剧毒,烟雾一起,秦风八要捂住鼻子,便中了他手上沾有的*葯,全身发软,费洪得意地笑着走近。

就在这时,秦风八忽然跳起,踢出。

费洪早料到秦风八会濒危反击,所以早有准备,一杨手,又打出六道晶光。

这六道晶光,有快有慢,有的呼啸、有的问光、分六个角度,攻击秦风八。

但是秦风八却并不是向他跳来。

所以费洪的出击落了空。

秦风八是跳向那烟雾袅袅的大香炉,一脚踢过去。

香炉夹着灰与烫辣的香火,迎头罩下来。

费洪大叫闪身,因吞着香灰,声音一哑,眼不能视,秦风八一脚喘出,刚好命中,费洪一面捂脸,一面咯血,情形甚是狼狈。

但是秦风八已然力竭,萎然软倒,想是毒葯发作了,无法再支撑下去。

费家费澄清、费心肝、费宝贝、费洪、费晓与阿水、疯女、陈见鬼秦风八力拼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玉石惧焚。

这时在战斗中、烟雾中,一直没有抬过脸来的青年,忽然抬头,目光如上,大喝,桌子粉碎,拔刀,飞跃十上人,到了秦风八身前,一刀斫下去!

这下突变,陈见鬼、阿水、疯女三人鼓全力截击,但三女虽分三道防线分袭来人,但在同时却被反弹了出去,伏在地上,喘息不己。

到第三道防线,来人才稍停下,只见目光锐厉,一张脸不知怎的,就是不像人的长相,全脸发黄,目光发黄,像患了黄疽病的人一般.可是却令人不寒而栗。

他稍停着,双手抱刀,竖与眉齐,

费洪忍痛笑道:“这是我们费家年青一代第一高手:费丹枫。”

陈见鬼等听到这名字,知道:“自己真的快要见鬼了。

费丹枫在江湖以及世家中的地位、类似昔日费家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费仇。

费仇连挑十九高手,几乎重振费家声威,差点就跃登“武林四大世家”首座——如果不是遇到了慕容世情。

费丹枫是六十年后,费家最出色的后代。

费渔樵最赏识的就是费丹枫——虽然费丹枫并非嫡系所出,但他却是在费家子侄中,最具才华及最有杀伤力的一人,就像一颗大海中的明珠,虽非人造的夺目抢眼,却自具连城价值。

但这几年来,费丹枫因练奇门杂学,不但人心大变,连容貌也大为变更,——也许他一心想承继费家的衣钵吧,但这点利慾也唆使他成为费家中杀人夺权取名获利最凶最狠的一人。

然而费丹枫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他十七岁即击败大行山之王薄小天、二十岁在一夜之间,连败“长山四四义”,而且在诗坛上,被称为“诗鬼”,诗风淬厉狂诞,在书坛中,也被誉为斧笔,每一笔俱有大点刷下来,如惊天地,位鬼神一般的厉烈。

费丹枫主掌在终南山,就是等于守住了费家在华山的咽喉。

而他阵守的三年来,从来没有人,能过得了他这一关。

他决定要杀死秦风八,再杀陈见鬼、阿水、疯女这一干人。一个活口也不留。

他不希望与整个丐帮为敌。裘无意的威名,虽略不如少林天正、南少林和尚、武当太禅,但绝对在其他十四大门派掌门人加起来之上。费丹枫还想闯荡江湖,且还要崭头露角,这还得要“神行无影”裘无意的提携,他野心愈大,愈不想开罪裘无意。

所以他更加决心要杀人灭口。

杀掉丐帮两个护法,也许有一日,这使到他更容易当上丐帮的长老。

——这就是费丹枫无所不在的野心。

就是费丹枫踌躇满志的时候——他每次杀人,因掌握着,‘生杀大权”的这个意念而兴奋得全身发抖——忽然有人喝道:

“住手。”

费丹枫勃然冒火,他慢条斯理地斜盯过去,其实要掩饰自己被人所阻的愤怒——只见一两撇胡子的黄脸汉子。

费丹枫马上意识到:这人是经过易容的。

易容的手法,是费家的,而且十分粗陋,令人一看就看得出——但是这人却令费丹枫感觉到,此乃平生劲敌!所以他又兴奋得全身微微抖着。

“你是谁?”

那人掀开了易容之物,好一个眉清目秀但英悍神气的青年!

费狄不希望多结怨隙:今天上终南山来的人,看来都不怎么好惹。于是问道。

“这是我们自家的事,不跟你有关。”

那汉子道:“跟我有关。”

费丹枫冷冷地,冷冷冷冷地,再问了一次:

“你,是,谁?”

那汉子静静地,静静静静地,回答这句话:

“我是萧秋水。”

——萧秋水来了!

——萧秋水终于出现了!

受重伤的阿水和疯女,忍不住雀跃欢呼,但都不能宣泄心中的喜悦。陈见鬼与秦风八却直瞪了眼。

——这人哪,原来就是我们要我的人!

费丹枫目光收缩,一字一句地道:

“你,是,萧,秋,水?”

萧秋水没有答这一句话。他反问:

“我的朋友呢?”

费丹枫一脸狠色,道:

“闯得过了我这一关,再到华山去找吧。”

费丹枫说完,心里却一凛,怎么能这样子说话!好像这人已能过得了他这一关似的,自己已透露出他朋友的困囚处!他转眼一看。萧秋水眼睛里己有了笑意。

可恶!

——不能愤怒。愤怒易败。

费丹枫立即这样告诫自己,可是他又因自己意识到“败”而懊恼着。

然而秦风八、陈见鬼都亮了眼睛。萧秋水果然是萧秋水!一上来第一句后,就是问他朋友的下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闯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