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江湖》

第04章 争夺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道:“其实英雄论交,亦不必非要有酒不可。”

李沉舟更为开怀,畅笑道:“是是是。老弟真合我心意。惟庸人才须杯酒在手,方能作快言豪语,哈哈哈!我等岂须如此!”忽然脸容一整,道:“我这是第二次见到你,你可知道?”

萧秋水倒怔住了。

“我没见过你呀。”

李沉舟笑了。萧秋水坚持道。

“若我见过你,一定认识。”

李沉舟笑得又似远山:“我见到你,你见不到我,因为相隔大远了。”李沉舟笑笑道:“你的眼力当不如我好。”

萧秋水的眼睛亮了。“是不是……”

“是不是在大渡河与青衣江中……”

李沉舟微笑颔首。

——观音山一带,萧秋水等行边,其时细雨靠靠,江水气象万千,空檬中带过惊心动魄的浪涛,江心有一叶扁舟,始终在怒涛浮沉中不去。

——江河起伏,巨浪滔天,人在铁索之上,尚且为这排山倒海的气魄所震摄,人畏惧大自然的心理,也到了极点,然而这叶轻舟,就似一张残叶一般,任由飘泊,因本身毫不着力,所以反倒没有任何翻覆可怕。

——萧秋水乍看,还真以为是一片叶子。

因为要是人,不可能不伯大自然,旦能如此融汇在大自然中。

然而却不是叶子,而是舟子。

不仅是舟子,而且舟上有人。

人便是李沉舟。

遇,而不见。

真是如见真人,真人见而不知。

萧秋水笑了:“原来是你。”

他的眼睛又闪亮着兴奋的光采,“那未伏虎寺中,大侠梁斗等。乃为你所掳了?”

李沉舟反问:“什么时候的事?”

萧秋水的心开始沉了下去:“昨晚。”

李沉舟道:“可能。昨夜我己被围于山顶。”

萧秋水的心完全沉了,沉到底。他知道李沉舟不会对他说谎。

也没有理由要欺骗他。

李沉舟道:“这次我来峨嵋,为的是要搜捕那两条蛇干,却不料无端端来了流言,约齐了种种高手,咬定我在此地击杀燕某夺得《忘情天书》,因此困战了整整一天,真是莫名其秒………萧秋水忽然逍:“我差点忘了一件事/李沉舟道:“无极先丹?”

萧秋水道:“我要把它交给你,完成我答允人家的诺言。”

一提到“无极先丹”,几乎在场中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

直了眼珠子,握紧了拳头,要目睹这武林瑰主。

李沉舟淡淡地道:“这是屈剑王辛苦抢来的,我当然要收下。”

萧秋水爽然道:“好。”伸手一摊,赫然竟是五颗红色葯丸。

就在葯丸一现刹那间,数声沉闷如野兽般的低吼,人影倏闪。

飞扑入场中。

最先出手的是刚才粗声追问“无极先丹”之下落的鲜卑人,他一出手,右手夺丹,左手在刹那间递出了十二招,有九种武功居然是江湖上罕见甚至失传的奇招,其中一招居然是正宗少林“达摩指”。

但是李沉舟一出拳,那人就飞了出去。

飞出去很远很远,倒地时已没有了声息。

可是扑来的人很多,其中还包括饶瘦极,木归真和九九上人、储铁诚以及柔水神君等人。

李沉舟一扬眉,萧秋水却望定着他、摇首。

李沉舟略一沉吟,没有动作,萧秋水手上五颗葯丸,己全教人夺走。

萧秋水正在说着话:“这丹丸原是邵流泪从燕狂徒那儿盗出来的。他把假的丹葯,诱使雍希羽将之取去,献给朱大天王,想借刀杀人,可惜屈寒山不知,半途将之夺攫,想奉献给你,所以威迫我这样作……”萧秋水一面说着,场中己断喝连声,萧秋水径自说着不问断,李沉舟也耐心专意地聆听,但场里已死了几人,伤了十多人,为的是争夺这伪“无极先丹”,己无暇理会萧,李二人,哪还有功夫去路听他的话。

李沉舟故意问:“那么,这丹丸是有毒的?”

萧秋水大声道:“是的,这丹丸含有剧毒!”

这时只听“哎唷”,“哎唷”,“哎唷”连声,华山饶瘦极已夺得一枚丹葯,连伤杀数人,生恐别人来夺,便一口吞服下去。

众人眼红耳赤,全在争夺这每颗可增进一甲子功力之葯丸上。

哪还有功夫去听他们的对话?就算听得见,也不愿意相信。

萧秋水目睹此状,叹了口气,道:“难道这世界上,真话部不如假话能教人相信?”

李沉舟笑了一笑,道:“那也许是因为真话比假话难听之故。”

又在这时,又几声惨叫,九九上人已击倒了几名抢夺者,拿得一丸在手,欣喜慾狂,哈哈一笑,吞服下去,一面揣想着他功力陡增一甲子的幻梦,边打边狂笑。

萧秋水只觉毛骨悚然,尽管眼前有着如许之多人,但在颇杀声中,萧秋水只觉自己乃在非人世界之中。

李沉舟很了解地看着他说:“你别自责,说什么也没有用,他们不会听的。”这时木归真与储铁诚已各夺得一颗,仰首吞下,储铁诚还边服边用双剑一扎,把一个抱着他伸手要拿丹丸的人,割得肠子都流了一地。

李沉舟偏首道,“那真的三颗,是让你给吃?”

萧秋水怔了怔,道:“是宋姑娘告诉你的吧?”

李沉舟笑道:“是”他忽然狡侩得有种眩人的俊美。

“我早知道这葯是假的。”

萧秋水动容道:“你在试探我是不是在骗你?”

李沉舟望定他,说:“因为你不曾骗我。”

萧秋水沉默良久,才道,“幸亏我不会骗你。”

李沉舟微笑望定他:“幸亏。”

这时剩下的一颗“无极先丹”,你争我夺,但以雍希羽功力最高,他喷出毒水,击退众人,有些人沾上了,狂嚎打滚,十分痛苦,雍希羽抓住一丸,往四剑叟处一抛,疾喝道:“我来断后,快回献天王!”

四剑叟中,鸳鸯剑叟一拿捞住葯丸,断门剑叟,闪电剑叟。腾雷剑叟连忙组织剑阵,以抗强敌,众人因这是最后一粒丹丸,都全力相争,而柔水神君因被剑王盗去丹葯,自知失职,伯朱大天王怪罪,更全力抗衡。

两方面交手下,因各门各派人多势众,朱大天王的人大感压力,就在这时,饶瘦极,九九上人,木归真等犹未满足,还要夺取此丹丸,包抄袭去,闪电剑叟首先遭了殃,被杀得身首异处。

萧秋水霍然而立,道:“他们曾跟我并肩作战过,我不能坐视不理。”

就在这时,只见场中数人惊呼:“他,他吞下去了!”

“给他吃了,糟了!”

柔水神君正杀得性起,听如此说法,莫名其妙,返头一看,鸳鸯剑叟脸上一个诡异的笑意,雍希羽颤声怒问:“你……你竟然私自吞食了?”

众人见丹丸已无,皆颓然住手,鸳鸯剑叟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像偷吃了糖又怕被大人查觉的孩子,直勾勾地望着雍希羽。

柔水神君怒不可遏,大喝一声,杀将过去,才下到几招,鸳鸯剑吏己现凶险、忽而半空又多了两柄剑,因“五剑叟”手足情深。

总不愿柔水神君搏杀他们的兄弟,所以以三战一,竟与柔水神君雍希羽拼斗了起来。

其他的朱大天王党羽,见几个头领乱作一团,一时都不知帮谁是好,真是尴尬异常。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尖呼。

原来群豪中有一女匪,距离华山神叟饶瘦极很近,乍见饶瘦极的样子,不禁发出一声骇然的尖呼,一面还颤着手指指向饶瘦极,竟骇晕了过去。

众人因此都狞头望去,只见饶瘦极脸色又紫又蓝,五官齐溃,七孔流血,但他自身,犹未所觉,还带了一个极得意的表情。

这情景十分恐怖,众人都骇然说不出话来,饶瘦极见众人望着他,神容都很惊怖,还以为他因功力陡进,神光隐现,表情愈发得意。

九九上人本陶醉在他服得仙丹美梦之中,忽见饶瘦极如此,不觉心惊胆战,叫道:“饶兄你……”

话未说完,饶瘦极“凸凸”两声,两只眼珠子,竟自眼眶里滚了几下,竟连耳朵、鼻子都剥落了下来,嘴巴也裂了开去,众人尖叫,胆子小的人连手上兵器也握不住。

饶瘦极这才“咕哆”地倒下。九九上人心悸胆寒,忽见众人又望向他,神情又是跟望向饶瘦极相似,只是更为惊悸,他双手摸着自己脸孔。猛见自己双掌皮层剥落,血肉腐烂,他尖叫道:“我……我……我是不是也一一”说到这时,声音愈薄,愈是尖锐,到了最后,只有风声的嘶嘶之声,丝毫不成语音,“突突”二声,他的眼珠子也飞落出来。

那边的储铁诚怪叫道:“这是什么葯!这是什么丹葯!”一面叫一面吐,脸上已开始变色。

只听“呼”地一声,一铁衣人越过众顶,落在萧秋水身前,一把揪起他,嘶声道:“快拿解葯来!”

萧秋水摇芦叹息,向木归真道:“没有解葯。”

木归真扬掌要劈,李沉舟也叹一声道:“你去吧:“一拳击出、木归真的胸膛便陷了下去,鲜血狂喷,喷到一半,变作蓝色,众人急忙退闪,木归真却已身亡。他身死了,肢体才开始腐烂。储铁诚看在眼里,脚都软了,哭声道:“这是……这是什么葯。”

他的牙齿已被李沉舟打崩,说起来口颤声之故、甚是可怖,有人己掩脸而逃,有人更蹲地呕吐起来,萧秋水道:“我也不知道,这葯原来是朱大天王的长老邵流泪用来毒死他主子的毒葯,现在邵流泪己死,解葯也没有了。”

鸳鸯剑要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嘎声道:“为何你…你起先不说?!”

萧秋水叹息道:“我已经说了。”

众人细想了下,隐约记起,萧秋水仿佛有提过……但那时大家都杀得性起,你争我夺,哪有心听?

这时储铁诚已“嗖嗖”两声,也是眼珠子飞掉出来,许多胆魄比豪的人,也不忍看,掩目退避,鸳鸯剑叟长叹一声,大声道:“替我转禀天王,就说我临死前还对不住他!此刻代他身死,也算恩断义绝了。”

说罢、横剑自刎,尸身栽在他两个兄弟的臂膀里。

众人大感索然,纷纷退去,剩下的不到百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闯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