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江湖》

第06章 木叶豹象·章残金万碎玉

作者:温瑞安

李沉舟不先打击木叶,而先击倒豹象,就是因为他已看出,这少林新任掌门木叶大师的剑法,已臻化境。

所以他一说话,先赞美木叶,道出木叶大师的武功实力,让木叶。豹象等人俱错以为李沉舟必聚精会神,决战木叶,殊不知李沉舟第一个先要剪除的是豹象大师。

豹象大师,自幼投师少林,为少林和尚中,杀性最强、杀气最大的一人,但他为人品性剽悍,虽每造杀戮后,皆十分仟疚。他的一口戒刀.曾击退过十次以上对少林的迫犯,适才木叶向李沉舟出手之际。豹象已操戒刀在手。

但李沉舟辞然倒飞,不管他是否会为卫护木叶而前后夹击,先击倒了他。

豹象大师倒下。

这时木叶大师漫大的暗器纷纷落地。

李沉舟步如飞燕,凌空反抄,暗器如雨,落在他翻飞的双袖里、

木叶大师见豹象倒地,目眺慾裂。

他猛剥开最后一层布帛,只有剑,没有鞘。

这已是真剑,不是无剑,而是有剑。

木叶杀心已起。

李沉舟忽然袖于一卷,已在围观的一道入腰畔抽出一柄长剑,

这下鹊起鹞落,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道人只见眼前人影一闪,白衣倏飘,李沉舟已窜向木叶、

木叶刺出一剑。

无空、无活、无生、无命。

这一剑尽是死机。

死气自剑锋带起。

可是死意陡止。

李沉舟手中的鞘,及时套住了木叶的剑。

木叶的剑有了鞘,等于裹起了层层布包。

这剑又回复了它“无”的状态。

它纵有力量,己发挥不出,所以一切又活了。

所以木叶只好死了。

木叶的确不同等闲,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打出暗器。

十六八种暗器。

李沉舟要杀他,必须要付出代价。

生命的代价。

可是李沉舟一摊手,也发出了暗器。

刚才他接的暗器,木叶的暗器。

一刹那暗器全部射了回去,有的回旋,有的急转,有的反弹,有的剧撞,全部打在一起,把木叶的暗器全打落。

然后李沉舟的拳头,就似闪电一般快、迅雷一般有力,击中了他。

木汁萎然倒下.

如同一张朽叶一般。

李沉舟轻松地拍手,没有丝毫骄态,但也不谦抑,只是悠闲地踱回场中。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地,木叶、豹象两位大帅自地上急跃而起.

木叶大师是藏经楼主管,他通晓无数心法内息的修练,所以李沉舟的拳头,虽已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却不能使他立即死亡.

豹象大师则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李沉舟搏打他时,仍存待大部份精神留意木叶大师的出手,并未用尽全力,李沉舟的一拳,只击裂了他的肺俯经脉,亦未能即刻使之毙命。

他们倒他,直至强提一口气,倏然掠起,力扑下出。

李沉舟回首时,他们已抢出了人群。

李沉舟没有追。

萧秋水却“咦”了一声。

原来木叶大帅适才踏地的所在,留有那柄剑。

那柄剑落地时,又与剑鞘脱离:那么好的剑,那道人的剑鞘根本罩它不往。

暂时使它消失了光芒的是李沉舟神奇的手,而并非剑鞘。

那柄剑斑剥,陈旧、古意,只有剑锋口一处,隐冷地闪着。一种似波光似水光但又如毒蛇蓝牙般的寒芒。

这柄剑萧秋水认得。

而且非常熟悉。

因为这柄剑就是宝剑“长歌".

萧家,剑庐,见天洞,神象前。

七星灯火晃闪,供奉拜祭的三牲礼酒,架有一柄剑,

一柄萧家历代风云人物闯荡江湖的佩剑。

从架着的剑身之斑剥、陈旧、古意,可以见出这些己物化的英雄人物昔日种种风云事迹。

萧家祠供前所奉祭的,就是这柄剑。

古剑"长歌”.

古剑长歌!

萧家的镇门宝剑,竟落在少林代理掌门木叶大师的手上!

萧秋水马上闪过木叶大师适才的话语:

“这剑是一流的剑,是从一应武林朋友处借来杀你的.”

长歌宝剑既在木叶手中出现,莫非父母的行踪跟少林也有关系.

萧秋水因想到这甩,几乎忍不住跳了起来。

他真的一面跳起来,一边叫唤,一边追。

可是负重伤遁逃的木叶和豹象大师,又哪里能因他的呼唤而停止。

萧秋水见父母可能有消息,必急如焚,不顾一切,一手抄起地上的剑,狠命追去。

萧秋水内力虽强,轻功却不高,少林高僧大都在嵩山奇崖上下习过轻功提纵术,既发足在先,萧伙水就很难追得上,但萧秋水好不容易得到一点父母亲的丝索,怎可轻易放弃,于是发足力追。

萧秋水一路追去,开始犹见地上血迹,再追下去,只有凭直觉判断、他揣摸受伤者的情理与行踪,经过了来时的骑鹤钻天坡,到了著名的九老洞。

原来峨嵋山志上载:峨嵋山有七十二洞,其中以“九老仙府”称著,位于峨嵋最幽胜处,寺字依山峰而立,故名“山峰寺”,寺瓦是银制,并在万历时御赐大藏经全部,贝时经、菩堤叶经、均由印度迎来寺中.

相传轩辕黄帝未访广成于前,先遇见九老洞的九老、问其姓名,则为天堇、天任,天柱,天心、天辅,天冲、天宫、天莲、天因,轩辕因之题此洞名为“九老仙府”.

九老洞财神殿旁,有许多小洞,其中一洞,可通达洗象池甚至笔架山,并有“神水”可疗恶疾,但洞小非蛇行匍匐前行不可,并岔路极多,走错者极难回出,故尸骨填塞洞间者甚众。

九老洞又有冬西二入口,洞内黝黯,雾气蒸腾,蝙蝠飞翔,蛇鼠匿付,在当时很少人敢进去探索。

萧针水追到那儿。突然听到掌风和剑风的声音。

萧秋水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凌历的掌风和如此犀利的剑风声.

剑风又响起时.萧秋水的耳朵又有被撕裂的感觉,掌风回荡时,如同大锤敲击在心腔上.

萧秋水见讨龙虎大帅的"霹雳雷霆”,也目睹过屈寒山的"无剑之剑",但前者与现在的掌风与剑风一比,都变成了如同小儿持木剑嬉戏追打一般。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场而。

洞中有八个人在竭力厮斗。

这八个人都盘膝而坐,头顶上白烟袅袅,虽都是一流武林高手的气态,但是都似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这八个人不是别人,都是萧秋水所熟悉的人。

这八人赫然就是:铁骑,银瓶、木叶、豹象以及东一剑、西一剑和章残金、万碎玉。

现刻的场面所形成的对峙是:武当的两名著宿和少林的两名主持当然联手,而朱大天王的两名长老和李沉舟的两名护法,也正在并肩作战。

共同点是:这八人,都受了伤。

东一剑、西一剑乃给铁骑、银瓶所掌伤;铁骑、银瓶背部亦为蓝放晴、白丹书二人所刺中背脊;章残金、万碎玉、木叶、虎豹四人则俱为李沉舟所伤。

现刻这八个人,亦即是雄霸一方的五宗大派中地位极高的老前辈:却因为各种不同的状况负了重伤,又因各所持的立场而拼搏起来。

萧秋水到的时候,拼斗己近尾声。

人人萎然垂坐,汗湿全身,显然无力。

萧秋水跪拜过去,扶着木叶,急问:

“大师、大师,你醒醒,晚辈有事请教……”

木叶的眼光。己缺了神采,勉强举目问:“你……施主何人……”

萧秋水正想答话,银瓶却一眼已瞥见了他,叫道:“小子……你……过来……”

萧秋水趋近过去,银瓶气喘吁吁地道:“你来得……正好……真好……我是受了伤,要不然……我和铁老儿的掌……剑……内功…三绝,天下无人能……及……”

萧秋水见对方气息若如游丝,知其难久于人世,黯然应道:“是……是……”

银瓶怪眼一翻,啐道:“是又何用!快……我跟你投缘,我把内功心法都传你,你要证实给……给后世的人看!”

萧秋水怵然一惊。铁骑接道:“我…传你掌功……剑法,你去跟我宰了他们!”

萧秋水慌忙摇首:“道长、道长……我……我不是武当弟子,怎能……?”

铁骑费力喝道:“胡说!传功全靠机缘,不一定同门同宗,武当近年来没有人才……你小子有才份,正好传我俩的衣钵……你…你不受也不成!”

萧秋水还想拒绝,但铁骑,银瓶二人,已不管一切,向他解说内功心法,剑气掌劲起来,萧秋水情知这是绝代奇功,而且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两位武林前辈眼看就要不支、盖世奇功眼看就要绝灭,萧秋水更不忍拂逆,所以他用心听,全神去记。

萧秋水记性强过人,但一直未曾好好练过武,但他因功力殊强,再修练其他武学。便是十分容易。可谓一点就通,开始只是存心不想忤逆铁骑、银瓶的好意,但一旦听的入神后、便浑然忘我,潜心进修.

如此约莫一十对时,铁骑,银瓶一面以一手抵住萧秋水之“命门穴”,“龙尾穴”,一面授以武功心法,萧秋水一面强记死背,一面设法融会贯通,又边感觉到内力源源涌来。

又过了一个对时,萧秋水大汗涔涔、犹如自大梦醒来,发觉铁骑,银瓶已经坐化,他大吃一惊、却听一人静静道:

“你本来为啥事找老僧?”

萧秋水一看,原来是木叶大师.

萧秋水马上记起他追来这里的目的,忙递剑恭问:“大师,晚辈是浣花剑派第三代弟子萧秋水……”

木叶“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萧施主之子……”他脸色惨白,遍无血色,chún边仍不断涌溢山鲜血。

萧秋水忙问:“晚辈目睹大师以此剑战李沉舟,但此剑原属家严所有,不知……”

木叶苦笑道:“正是,你父亲谐同令堂等人,自剑庐地道,脱困而出,潜来少林,本来……”

萧秋水急问:“本来怎样?!”

木叶叹道:“本来己逃脱仅力帮之追踪,却不知如何、让未大天王得悉,沿途截杀,浣花一脉,全军覆没……阿弥陀佛.”

萧秋水轰隆一声,只觉脑门一阵漆黑,真如金星直冒,只觉找遍了千出万水,忽然都绝了路,绝了路了。”

木叶叹道:“我与七师弟遇上令尊时,他已奄奄一息,告诉我‘天下英雄令’还留在剑庐,幸好没有携带出夹,否则心给朱大天王搜去,而岳太夫人……却己被西夏所掳……”

虎豹大师接着道:“令尊把浣花宝剑交给我们,嘱我们要寻回‘天下英雄令”我们赶到烷花溪,才发觉方丈大师兄、福建少林主持等皆已被杀,故赶来峨嵋,决意要李沉舟交还个公道,可惜……”

虎豹说到这里,一口气接不下去。

萧秋水呆立原地,也看不出特别的悲伤。

他静静地的看着木叶和虎豹,这两大武林高千,为天下第一大帮帮主李沉舟所重击,已濒临死亡边缘。

木叶忽然胆魄一寒,并不是由自他此刻身体的残弱,而感觉出一种从未遇到的骇人怖人的杀气,来自萧秋水没有泪的双眸。

萧秋水再望向倒于地上的铁骑、银瓶的尸首……能掌握武林力挽狂澜奋救天下的正道人物,难道都这么一个个……!”

萧秋水忽然跪了下去,“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

木叶困难地道:"我知道你想求我什么."他向虎豹艰难他说:

“少林与武当,同为武林正宗,然各有归依,至多联手御敌,向未结合联盟,所奉所信亦自相异,无法合一同心,想是天意…只可惜两派武艺,博瀚深远,也因各持已见,未有融合会通。今日我俩既无望生回少林,不如……”

虎豹大师默然良久。“我少林及武当精英,尽殁于近日的江湖变动中,武林大局,确要人掌持……,就算背了门规,但为了天下人之福扯,我们也要违悼一次了……至于……至于两家所长,能否贯通合一,成一代宗师,则要看施主的天资福份了……”

木叶微笑道:“如此甚是。你起来.”

萧秋水茫然起立,木叶大师道:

“你杀性太强,易喜易怒,本不合于佛门子弟,亦不适于道教门人,但要对付权力帮、朱大天王这等人,则非要你这等人不可……”

木叶一只手轻按萧秋水额顶,语音低微,萧秋水聚神静聆,未几二入如贴合一起,身上飘升白烟袅袅……

虎豹大师默涌一阵,也柑掌往木叶之背贴去,并传少林练功绝技心法.

如此三人黏合在一起,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虎豹大师"咕哆”一声栽倒下去。

木叶大师长诵一声,圆寂端然。

只有萧秋水,瞑目未睁,依然在递增的内力与剧变的武功中沉洒忘返。

又过了很久、很久。

萧秋水一跃而起,居然收势不往,头顶“砰”地撞在洞岩上。

这一下吓得萧伙水一跳,全力猛收,但额顶依然撞中坚硬的岩石、扑簌簌一阵连响,数块岩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木叶豹象·章残金万碎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闯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