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无敌》

第三章 困兽斗

作者:温瑞安

曲剑池见慕容英雄肯来找他,高兴不迭。

他一直想报幕容世情之深恩。

无奈慕容世情宛若闲云野鹤,几次拜谒,都避而不见,曲剑池实无勇气再作騒扰。

如今慕容英雄来间,曲剑池悉尽相告。

一一既然萧秋水素与权力帮为敌,慕容英之死断不会是萧秋水所为。

——想必是萧秋水与慕容英共同作战,也就是说,如果想找到慕容英何以死得如此不甘之原因,必定要先找到萧秋水,因为他是目击证人。

——只要萧秋水还未死。

所以慕容英雄立即动身。湖北“神州结义”大会,萧秋水已掀起这一股武林新兴势力,激起一股热情澎湃的人。萧秋水不可能不来。

曲剑他也愿意动身,不待慕容英雄相约,也要找到萧秋水,问个清楚。

他虽已老迈,但只要可以为慕容世家尽力之处,他自当尽力。

而且不遗余力。

这时曲家姊妹也嚷着要到湖北去凑热闹,曲剑他表面不反对,但借顺便游览风景的名义,使自己两个心肝宝贝随实力相当可观的豪客荆秋风陆路前往,自己却与慕容英雄,借水路先到当阳,处理了这件事情再说。

却不料他们在湘江之上,遇到了可怕的截杀。

斜风细雨,打在曲剑池和慕容英雄的脸上,却有着迥异的感受。

曲剑池老了。

自从他左手断了五只手指后,他的雄心已经消沉,而右手尾指又被墨家第一剑手墨夜雨削断后,他更壮志消磨,只想静度余年,保留剩下的四只手指,不理世事。

人当失掉自己所有的东西后,才会对原来有的珍惜起来——这对于仗剑一生的曲剑池来说,是垂暮之年才悟得的道理。

细雨轻打在他的脸上,犹如捶打在他骨骼深处那么重。他的风湿痛、刀掌击、内外伤的旧症又发作了。

——这是不是我最后淋的一次雨了?

他心中浮现了如此不样的一个念头。

慕容英雄可不是那么想。

他的脸并不俊秀。方正、国字脸。但有男子气,有一种有责任感,敢担当的果决气概。

——在慕容世家中,比他俊美十倍的何止百人,武功高过他的也逾十人,他之所以有如此独特的地位,乃因他伟岸的躯体中,有着超人的意志和超乎寻常的手腕。

——人在江湖,不独特便被埋没。慕容英雄不想被埋没,在他铁骨伟躯里,坚强的志魄与铮铮的傲骨,使他在江湖上,一直是屹立着的,不肯也不愿意被埋没。

细雨霪霪。慕容英雄想到他在太行山除“九熊”。人们夹道相迎,簇拥欢呼。就在那晚,他占有了小冰,那看来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一旦燕好却热情如火的女子。

慕容英雄微微地笑开了;在他一生披胆沥血的战役中,也不知夹杂着多少路柳墙花之叹息……只是人们不知道他英敏果敢的个性下,还有着这些少女梦里的叹息……

就在这时,他的梦遽尔醒了。

一艘快舟,待他发现时,已经驶得很近很近。

他扳开船夫,拧转掉桅,但已来不及,对方的船首似撅子,“轰”地切人了他的船身。

大浪涌进来。

在舱中的曲剑池也跳了出来。

一个身经百战以上的老剑客,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能镇定得下来。但他向侧边的“青年人”望去时,才知道什么叫做“安若磐石”。

舟子已快沉下去了,海水不断地灌进来,然而慕容英雄连眼睛都不多眨一下,眉头也不多蹩一下。

那船上有五个人,照旧丝风不动,在吃喝着。

中几有三个人,左右旁几各一人。

曲剑他一瞥,脸色陡然变了:“鸿门宴!”

慕容英雄依然卓立在断舟上,没有动作。

但他的瞳孔在收缩。

一一南宫世家?

他认得这些人,如果南宫世家有八个高手的话,这舟中五人无疑便是其中首席的人。

——南宫汉,南宫楚,南宫增、南宫庄、南宫伯。

这些人只要遇上任何一个,已经不好惹。

而今居然来了五个!

他不知道南宫世家因何能算准他在江上——他最敬仰慕容世情,所以行事方式也似慕容世情一样,飘忽,无羁,捉摸不住。

但是这次显然对方早已盯上他了。

而且一照面就把他立足之地毁去。

他真后悔不该忆起那些不该忆起的东西,而没有及时去注意应该注意的事物。

细雨此刻像小冰那冰凉的手,用冰凉的毛巾,冰冷地拧在他脸上:清醒!

南宫世家对慕容世家,心理上可以说是非常复杂。

数百年来,南宫世家一直在武林世家上排名第一,但声名却一直不及慕容世家响亮。

南宫世家从煊赫到没落,都是因为与墨家及唐家拼战之结果。

“甫宫,墨。唐”三家之拼,源自于昔日三大家族派兵围剿燕狂徒时,各为保存实力,没有出尽全力,互相指责,最后导致大打出手,血流成河,所以燕狂徒反未在该役中受伤。

三家互拼结果,唐家出类拔草,更加声威日壮;墨家势力范围锐减,但因死人较少,实力依然弥坚,至于南宫一家,除一流高手“七杰一秀”以及十数名旁支子弟外,几乎死光死绝。

南宫世家所幸保存“七杰一秀”,所以仍能在武林四大世家中排名,但已有名无实,且最妒恨慕容世家的声誉日盛。

南宫世家因而投入权力帮,柳五亦策划南宫无伤竟逐“神州结义”之武林盟主一席,条件是南宫世家抵制慕容世家。

这条件南宫世家自然欣然相允,只不过在暗中,还加了一项。

他们是真正希望南宫无伤能当上武林盟主之位,培养实力,重振家声,以望有一日脱离傀儡掌握,而发挥南宫世家的影响力——所以他们私下不但要灭慕容世家,同时也对李沉丹指示之方针——对付来历不明之皇甫高桥,抵制慕容世家,拉拢萧秋水——这谕示,南宫世家只唯唯诺诺,不置可否。

事实上,利用权力帮的支援,登上宝座,杀皇甫高桥,杀慕容若容,杀萧秋水,都在所不借。

——如果能在“神州结义”选拔前先杀一两人,则更可减轻南宫无伤的压力。

这是南宫世家的人私心所愿。

所以慕容世家撞着了南宫世家,就似犬与狼相遇,势无可免地厮杀一场。

如果慕容英雄是犬,那将要变成落水狗了。

因为他的姿势虽然不动,舟子却慢慢灌进了水,缓缓往下沉了。

而且野狼不上一只。

慕容英雄身形没有丝毫稍动,心里却摇动得厉害。

放弃立足点,则只有大江茫茫;飞过对舟去,对舟却有待机而噬的恶狼!

生死一发,怎容他片刻犹豫!

曲剑他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

他突然飞扑了过去:整个人平平贴着水面,掠入对方船中。

他决定先抢过船去,惟有这样,才能转移对方的目标,争取慕容英雄抢入船中的时间。

他想法是对的,可是做法却是错的。

他平平点水掠去时,对方船首蓦然开了两个洞。

机括一开,穹簧一弹,两支劲矢,闪电也似地射到。

曲剑池倏地拉拔水平,全力窜起!

就在这时,一人扑出,一记板斧,横斫入曲剑池肋骨内。

出手的人就是南宫增。

曲剑他的抢登,只吸住了南宫增。

而慕容英雄的确把握住了时机——他在曲剑他掠起的同时,也飞了出去。

竟是飞跳向水中!

南宫庄大喝一声,持雁翎刀飞截过去!

可是这时,慕容英雄的身法蓦然变了。

倏然一折,变作反窜向舟侧。

要知这凌空改换方向们身姿是极难做到的,何况在这等迅急的闰躲下。

但是慕容英雄做到了。

可惜他还未扑到船侧,南宫伯已持叉在手,一叉向他刺来!

慕容英雄的“东海水云袖”一卷,已套住钢叉,右手“流风天阁掌”已迫了过去。

他只求先迫退南宫泊——只是他足能沾地,就可一搏。

南宫伯是被他迫退了,而且在一招问“空手入白刃”夺下了钢叉。

但他的双足却永远不能落地了。

因为两道飞拔急闪,已把他双足齐踝削断!

发出双钹的人是南宫楚。

他落到船中时,南宫汉双指已捏住他的喉核,阴侧侧地告诉了他一句话。

“你的人头,会帮你送给朋友去。”

南宫世家的武功中,南宫汉最深沉,计谋,手段都最高,武功上却是南宫楚的一对飞钹最强,其次是南宫增的板斧,接着是南宫良的策略和牛耳尖刀,跟着下来是南宫哙的青龙刀,再下来是南宫庄的雁翎刀和南宫伯的钢叉,但是南宫汉与南宫楚的武功,加起来也未必是南宫无伤之敌。这是江湖传闻,梁斗当然听过一些。

他看到慕容英雄和老剑客曲剑他的头颅时,就知道事无善了。

就算南宫世家不找他们算帐,他也要找南宫世家讨回公道。

梁斗跟曲剑池很熟,在情义上,理当如此,何况他也曾受过慕容世情的恩泽。

在他未成名之前,“无量台”是他修习之地,有一天经过了一个人,给一只顽皮的小狗不小心咬了一口,那人竟残忍地殴打那头小狗,撬光了它的牙齿,割掉了它的鼻子,梁斗忍无可忍,要维护那头小狗,那人便也要殴打梁斗。

梁斗当然不让他揍,反而“教训”了那人一顿。后来皇甫家族的主人皇甫崇来了,他才知道那人就是皇甫崇的独子皇甫谦。

梁斗那时候的武功,最多只能与皇甫祟的两个弟弟皇甫彬与皇甫杉打个平手,要以一敌三,绝无可能,就在危急时,慕容世情出现了,举手投足间,杀了皇甫彬与皇甫杉。

这酿至皇甫家的人愤嫉若狂,举家全力攻打慕容世家,结果却被慕容小意与慕容若容杀得落花流水,皇甫谦败亡,皇甫崇也重伤,郁郁而终。这是梁斗与慕容世情的一段渊源。

同时梁斗对现下武林中盛传的”皇甫公子”皇甫高桥,也甚为纳闷——什么时候已没落了的皇甫世家又多了一位这样惊世骇俗的青年高手?

在另一方面,慕容英雄为南宫世家的人所杀,粱斗更不能坐视。

梁斗沉吟了一下,用一种极为压抑的声音问:“甫宫世家的人,你们究竟想怎样?”

一阵嘿笑。

南宫汉又好又鬼地道:“剁下你们每人一只右手,发誓下去湖北,那就算了。”

孟相逢冷笑问:“你们不想让我们参加‘神州结义’大会?”

南宫汉反诘道:“你们若去当阳,肯不肯支持我们家的无伤?”

孔别离道:“支持。”众人自是一奇,他随即又道:“他坍台时我们拍手掌拍脚板拍屁股都一定支持。”

铁星月哈哈一笑,好玩笑的脾气又“发作”了:”南宫无伤若倒台,我丢臭鸡蛋;他若不下台,我就扔番茄、草鞋、毒蛇……”

邱南顾接道:“我丢香蕉皮,还有马蜂窝,更加一点胡椒粉……”

秦风八奇道:“你撒胡椒粉,全场岂不都要打喷嚏?”

陈见鬼笑道:“其实只要老铁上去放一个屁,南宫无伤就要全身伤咯,若论暗器,老铁的屁凡是有鼻子的人都无可抵御,排行还应在唐门暗器之上。”

铁星月眯着眼睛咧着大嘴,笑到鬼鬼的样子,居然谦逊地道:“失礼。失礼。”

南宫世家的人开始莫名其妙,后来变了脸色。在树上的几人疯言疯语,居然没把他们南宫世家的“鸿门大阵”放在眼内!他们却不知道,好似铁星月、邱南顾这等人,不但天塌下来当被盖,就算黄河泛滥,他们也只当强迫游泳罢了。

南宫楚怒道:“你们若要到麦城,就得先过‘鸿门大阵’!”

林公子冷冷反问:“怎样过去?”

南宫楚咧开白森森的牙齿,道:“闯呀!”

林公子居然打了一个呵欠,横睡在树极上,洋洋地道:“我为什么要闯过去?为什么不是你们闯过来?”

唐肥也姦笑道:“武林中有云‘遇林莫入’,莫怪姑奶奶我没有提醒你们哟。”说着也“砰”地放了一个响屁。

南宫世家自摆“鸿门大阵”以来,从未遇过此等尴尬事。

凡遇“鸿门宴”一摆,对方魂飞魄散,心惊胆裂,跪地求饶,当场吓晕都有;也有顽抗到底,设法逃走,自杀不降,硬拼突围的,就是没有今晚的怪事,对方不逃,等他来攻,而且睡觉。

诸侠居然都有默契,各寻枝极,竟都互道晚安,瞑目而睡。

——究竟有没有闭上眼睛,南宫世家的人看不到,不过轻微的鼾声却阵阵传来。

南宫世家的人心中却不谧静。

——如此侮辱!

只要对方硬闯,甫宫世家”鸿门宴”中早有接战的阵仗;如果对方力攻,也正中南宫世家下怀。就算对方占了地利,分路逃窜,“鸿门大阵”自然也有应变的策略。

但对方居然不攻,甚至不守,反而睡了——今天已是三月十一的晚上了,明天就是三月十二:“神州结义”擂台大赛了,萧秋水他们不急么?

他们不急,南宫世家的人可急了。

就算连夜启程,恐怕也未必一定赶得及助拳——单靠权力帮内应照顾南宫无伤,南宫家的人,可谁都下放心。

——他们竟敢睡着了!

南宫世家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这种蔑视。他们坚信急于赶路的这一干人,毋论怎样,都不会睡得着,只要睡不着,便走会憋不住,冲出来……

那时南宫世家的“鸿门大阵”,便会全力发动截击的功能,狙杀这一干可恨的人……

梁斗心中是激怒的,慕容世家的惨案,他不能坐视不理。孟相逢、孔别离虽身经百战、但对战无不胜的“鸿门大阵”,心中惴然,林公子,唐肥,邓玉平心中也忐忑,南宫世家的煞气,与他们本身所散发的杀气,绝对只强不弱,铁星月、邱南顾,秦风八、陈见鬼、刘友、曲暮霜等人虽游戏人间,但未敢妄动,因为他们的“大哥”萧秋水没有动。他们都唯萧秋水马首是瞻。

可是在他们心里也充满着不安。

这绝不如南宫世家的人所觐林子外观那么谧静安详。

等。看谁有耐性。这是梁斗的决策,同时也是“东刀西剑”以及萧秋水的判断。

只要他们表现不急,急的最终是南宫世家。

——问题是,谁先憋不住。

群战不似独斗,要考虑的是整体的军防,部署,安排和战力。

就算萧秋水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在眨眼间便可将对手七人。

尽皆杀死。

何况他还不知道自己实质的功力如何。

更且在冲杀中,他身边弟兄的安全尤要顾全。

无论是自己等人冲入“鸿门大阵”中,或南宫世家的人杀入杉树林中,都是险着。

放弃自己易守难攻的据点,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包抄下,是最不必要冒的险着。

所以谁都不愿意先挺而走险。

静静的林中寂寂。

饮酒吃肉的人也寂静无声。

在牛rǔ般的月光下,宁谧得像秋草冬虫都睡着们似的,睡得很恬很憩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州无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