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无敌》

第四章 浴血山林

作者:温瑞安

旭阳如火———个天气有骤变的日子。

二月十二日。

麦城。当阳。长坂坡。

如火如荼的斗志,充溢了这座古城。

人头拥动,人挤着人,要走半步,都要看人潮有没有动的意愿——在这种人山人海、人贴着人的情形下,个人往往不能左右群情的騒动。

三十六面大旗在飞扬。

三十六个有头有面的帮派,已将他们的大旗,自擂台左右横排过去,大风吹来,一齐飞扬,说不尽的气势!

——我这面旗,要插到擂台上去!

抱着如此轰轰烈烈的野,每人都要在擂台上大展身手,独霸天下……

当人人都这样唯我独尊时,腥风血雨是免不了的,——杀!

除十六面大帮大派的旗帜,还有各路英雄好汉、黑白两道、奇人隐士,甚至杂教异坛。不见经传的人物,也各在擂台“雌雄榜”上刻下了标志,准备一举成名天下闻。

其实这几天各路人马,陆陆续续拥到麦城,襄阳,所造成的结果,是使格斗早在半个月前已经开始,每日最低的死亡数字是一百一十三人。其中当然包括暗杀。

——而今能上得了擂台的,已是不得了的。有真本领的武林人物。

不过擂台比试本身,却并不如此血雨腥风。

因为擂台一摆开来,淘汰的效果立现,打了六场后,台下的人,便没几个人敢上合会挑战了。

——因为自己目睹武功比自己高的人都败下阵宋,实不必上台丢脸。

有自知之明的人,还是很多;很多人偷偷涂去镌名,或偷偷拔掉锦帜,悄悄潜身台下兴叹:一可惜今番只能上“雌雄榜”,不能上“天阙”。

只有“神州结义”擂台大比试中前三名的人。才有资格上“天阙”——真是天阔,犹难若登天。

可是没有人敢说不公平。因为胜的具是真才实料,真刀真枪,当然令规是敌汽同仇,联合异己,共抗金兵,共歼强徒——所以比武中的规矩是“点到为止”。

现在已比过一十二场,当然有十二人落败,但只误杀了一人,伤了三人,反而下似私下格斗来得惨烈。

——因为谁都想自己未当盟主之前,显得气度大一点,受人拥戴多一点,而且又能获仁侠的清誉,何必当众诛杀,供人垢病?

更何况主持人的虎髯无人敢惹,万一杀戮过多,评判人下令“人品太差、不配竞斗”,如此被逐,不仅失威,而且也划不来。

这评判人是武当镇山第一高手大永老人,以及少林南宗长老地眼大师。

少林,武当虽己形没落,但两脉声威,依然存在,这次“神州结义”,慾求英才统领武林,亦是两派深意和力主——这是少林。

武当捐弃私已,泱泱大度的地方。

主持这场竟斗的是半官方的诸葛先生。他一直是当时“天下三大神捕”之一(即《跃马乌江》中的“铁脸铁手铁衫铁罗网”中的朱侠武、《两广豪杰》中的“九指擒龙”胡十四,以及这位日后在《四大名捕》故事系列中的首脑人物诸葛先生)。

本来人才济济的武林,因多场杀戮与拼搏,早已没落不堪,若不再“江山代有才人出”,怎耐权力帮、朱大天王等相迫?诸葛先生是官府方面的代表,那时他才年逾三十,正是精壮之年,有他出面,一切都公平合理,大家在长坂坡拼斗,也较有了多全感。

这时日正当空,已比斗了一十八场。

现在连胜五场,俨然武林盟主的人是个女子。

中原弯月刀洗水清。

但群豪和台下观众心中纷纷嘀咕,这洗水清的名声并不好(即《白衣方振眉》故事中乔厉花的师父),要是她当上了“神州结义”的武林盟主,与这种妖女结义,如何得了?

部分有识之上却脸含微笑,胸有成竹——洗水清武功显然刁辣,但必定“一山还有一山高”,更高的“一山”,只要出现,必定能压倒她。

洗水清也知道别人不拥戴他,所以她因此忿恨,出手也特别狠辣,五场拼斗,重创了五人,其中有两人,虽然不死,只怕此生也再难动武了。

日头烘烘的,在这春臼迎夏的季节里,很容易便多引起一场暴雨……

洗水清的弯刀犹自在擂台上闪亮——经过了一晚上的寂静,杉树林子里的人,正径自拂笑、椰榆、调侃、议论着。

林子外顺着太阳暴晒——而且眼看就有一场风雨吹到的南宫世家,真可用“愤怒若狂”来形容。

——不管一切,冲入林子去!

但“遇林莫人。”

——不管如何,迫他们出来!

可是一旦移动,阵势即失。

——总不能如此长期呆下去呀。

况且今天已是三月十二日。

——当阳的战局如何了?

南宫无伤当上了盟主没有?奇怪的是萧秋水也要赴长板坡,却为何不急?为了一个萧秋水和一干支持他的人,耗在这里,毕竟还是不智……

——要是无伤遇到麻烦怎么办?

想到这里,南宫汉,南宫楚、南宫增、南宫哙、南宫良、南宫伯、南宫庄真是心猿踢跳,意马难拴。

此刻再听到铁星月、邱南顾、萧秋水、陈见鬼等人的“爆笑”,南宫世家的人更无法按捺了。

洗水清的弯刀,再也无法在擂台上发出蓝汪汪的光芒,耀武扬威了。

这是第二十场拼战。

洗水清一直威风凛凛,她的门徒也一直喧嚣呐喊——直至这苗疆弯月刀被打飞为止。

上来的人是个持戒尺的头陀。

少林子弟。

大永老人的眼睛亮了,脸色却沉了下来。

他明白地眼大师操心策划这擂台的用心了,这位曾手擒(虽最终亦为逃脱)权力帮柳随风柳五总管而名噪一时的佛门高僧,这样苦心经营的目的,乃是为了使和尚大师(南少林)的弟子——托钵头陀——夺得首魁,重新再领导武林。

大永老人开始冈震怒而微微激动得颤抖;但他脸直,始终带着看来倦偏,但令人讳莫如深的浅浅笑意……

托钵头陀又连胜了三场,加上少林正宗的声势,看来确无人敢再持虎鬃。

四方的乌云,渐渐往乌日罩来……天色渐黯,困兽斗。

本来林内困兽,待而击杀。而今,林内林外,皆为困兽。

人兽困而相斗,只有三种结果:兽存人忘,人存兽亡,或人兽皆伤亡。

自古以来,嗜血的、狙击的,或自冲的人兽厮杀,其结果都一直没有变,最多变成了人驯野兽为家畜,实质上,兽还是“亡”了。

至少失去了本性。

这场战役极短。

但伤亡极大。

是萧秋水与役以来,死伤最巨的一次,是以萧秋水永生难忘。

“放火。”

这犹如张满的弯即发的一触,在南宫汉向南宫庄如此低嘱这一句话语时。

——放火烧了杉林,逼出他们。

南宫庄于是偷偷退出去,悄悄举起火把,右手持雁翎刀,静静掩至林后,准备纵火。

这林子只不过两三亩地,可是叶枝茂密,诸侠慾想冲出,自然逃不过南宫人的截击,但南宫世家的人也没法看清楚里面的动静,他们本来就想在这杉树林中以暗器伏袭萧秋水等,但去,被盂相逢、孔别离用“刀剑凶卦”识破,他们沉不住气,施放暗器袭击。

然后一拥而出,却反被对方占了杉林,变成了“敌暗我明”之情势。

南宫世家本可以部分人镇守杉林,部分人出击,无奈“鸿门大阵”却非七人不能运行,现下南宫庄遁移纵火,南宫汉等必须吸住敌人的注意力。

“林里的人听着,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可好?”

这时南宫庄已潜到林后了。

只听林里梁斗的声音道:“我们本就不想与你们为敌。”

南宫楚怪笑道:“甚好!只要你们不在当场反对无伤,我们就结伴而行,也无不可。”

这时南宫庄已准备点燃焚烧。

只听梁斗悠悠地道:“擂台上比武,本就公平,我们又不上擂台去,你们的无伤若敌得过萧秋水,又何惧之有?”

南宫楚心想:你还那么自高自大,待会儿一把火,不烧得你皮脱毛光……但表面仍不动声色,笑道:“好啊,无伤是赢定了萧秋水的!只要你们不碍事,当然……”

他企盼目睹大火熊熊蔓燃起来,然而他耳畔却听得一声惨呼。

南宫庄的惨叫。

外面的人在对话,甫宫庄已溜到林子的边缘。

待他肯定南宫汉、南宫楚等已吸住了杉林里的人注意力时,他就开始点火。

他先烧地上的枯枝……然后高举火把,烧树上的枝桠——只要燃着了一隅,就立即蔓延,够林里的人慌乱了。

但他刚刚举起火炬……忽然瞥见浓叶盛枝中有一白衣人,冷得好似一块寒凉般盯着他。邓玉平!

他打了一个寒噤——剑光一闪!

南宫庄是何许人也,他及时一横刀。

“叮”地一声,剑刺在刀身上,星花四溅!

就在这时,林中又无声无息地,沉浮间跃出一个白衣人。

南宫庄心向下一沉,那人一剑斩来。

南宫庄急退,雁翎刀一搭,“乒”地刀剑交架,南宫庄的火把,呼地撞向那白衣人的脸庞。

那白衣人一仰身,脑触及地,间不容发躲过火炬一击,而左手自右手剑中抽拔出一柄更薄的缅刀,横腰一斩!

这便是南宫庄发出惨嘶的情景。

他不知道名闻江湖“刀剑不分”的林公子,真正的杀手铜便是刀剑并施,左手刀,右手剑,刀剑双杀。

南宫世家的人都是久经阵仗,一听那嚎叫,便知南宫庄很难活命了。

这时林中已冒出黑烟。

但是南宫世家的人心却乱了。

就在这同时,林中杀声大作,不知有几人,分了几头,掩杀了过来。

浓烟反而掩盖了他们的踪影。

——这火势已无可补救。

南宫世家的人只好反杀了过去。这时不能气馁,气馁则亡。

战役憋得越久,战前的准备功夫越久,战况越剧烈,可能反而结束得快。

真正的高手,生死胜负,均在顷俄问决定。

南宫哙最勇猛。曲抿描和荆秋风的头,便是给他一刀斫下的。

他最大的嗜好,便是斫人头。他矢志要斩萧秋水的人头。

萧秋水在浓烟中冲出来,目标也是他。他要为曲抿描报仇。两人见面,分外眼红。就在这时,林内传来了一声惨嚎。

——是秦风八的叫声!

——怎会如此呢?萧秋水心头一震,南宫啥的青龙刀当头劈下!

南宫楚是南宫世家中杀人最多者。他有一天的纪录是:杀人一百二十六尸,姦婬四人,抢劫十一宗。

他飞舞双钱,但有一刀一剑,交织如网,缠住了他。

“东刀西剑”孟相逢。孔别离!

南宫汉是南宫世家这边的主力,他挥舞金鞭,却给梁斗一柄淡淡的刀,缠得寸步难移。

南宫哈的青龙刀,虎虎生风,叱喝连连,大概是占了上风——不知南宫良,南宫增,南宫伯他们那边怎样了?

——南宫汉。南宫楚心中如此揣讨。

就在这时,南宫啥的虎吼猛然而止!

南宫哙劈了一刀,萧秋水避过。

南宫哙又斩了一刀,萧秋水又险险避过。

南宫哈这时双眼己被浓烟熏得泪下,额头大汗洋洋而倘,他又斫了一刀,萧秋水又避过。

萧秋水这次回了一剑。

南宫哙拼出了蛮劲,又斩了四刀。

萧秋水都避了过去,乘隙又回了三剑。

南宫哙连人带刀,又劈了下去。

萧秋水在千钧一发之间避去,交错时反手回了两剑。

南宫哙虽天生勇力——但他的刀法,都是最耗力的。

他又斫了一刀,对方亦回了一剑,他已气喘如牛,只好先歇住揩汗。汗水已令他双目刺痛。

就在他揩汗的时候,才感觉到手指所触,尽是湿湿、腥腥的液体。

接下来更令他孩汗的是:他眼帘上流落尽是一片红色……整个视线都是红色!令他无法看清事物!

难道……他才发觉手指触摸到额上有一道裂缝,深深的裂缝!

果然是血!

而且开始滴落,在他衣袖上。他因俯首而望,才发现他大腿一片殷红……不止在大腿,连小腹的衣襟,也让鲜血浸得如湿布一般!

他反手一摸胸膛,又触及一道剑伤——他开始还以为剑伤不重,但一摸竟然摸了进去,摸到自己的内脏!

他本来拼得忘了一切……而今都回来了,一刹那,至少有七八处伤口同时作剧烈地刺痛,他狂嚎一声:“萧秋水!”

眼帘前的血红景物上,已不见了萧秋水,他怪吼,但已嘶哑,挥刀呼呼呼斫杀了几圈,终于不支倒下。

南宫哙死的的时候,南宫增的板斧对上的唐肥,南宫伯的钢叉力斗铁星月和邱南顾,南宫良的牛耳尖刀,拼战林公子与邓玉平,陈见鬼、刘友、曲暮霜也在这个战团之中。

萧秋水迅即接过南宫伯的战力,疾向铁、邱二人道:“去助唐肥!”

南宫伯使的是钢叉。是他的钢叉先刺入荆秋风的小腹中。萧秋水扑近,一剑绞出!

这一剑之剑气,绞碎了南宫伯的勇气!

但是他毕竟是经验老到的好手,钢叉一扳,还是掣住了萧秋水的剑。

萧秋水忽然弃剑。

南宫伯错愕。

萧秋水抢近,出掌。

南宫伯胸膛被印上一掌。

萧秋水一着即退,收回钢叉上的剑。

中掌后的南宫伯,已无丝毫力气挟制萧秋水的剑。

他目定口呆瞪着萧秋水——胸膛虽只被淡淡地印上一掌,就是剥开衣襟,可能也见不到掌印……

但南宫伯犹如被重锤撞击一般、全身骨路寸寸碎裂,推金山倒玉柱般仆跌下去。

“残金碎玉掌”!

萧秋水一上来就杀了南宫哙、南宫伯,折损了敌方两大要将!

——只是秦风八去了哪里?

萧秋水心中大奇,就是因为这点担心,适才他差点为南宫哙所乘,要不是武当剑神妙精萃,只怕还要伤在南宫哙的刀下呢。

——临阵退缩,秦风八绝不会是这样的人!

这时南宫良已拼红了眼,他的牛耳尖刀一刀扎进曲暮霜的肠子里,但在他的刀尚未抽出来之前,他的手已被林公子斩断!

他负痛疾退,闪开了邓五平的快剑,猛地将陈见鬼拦腰抱住。

这时萧秋水已赶到了。

陈见鬼已遇险。他必须要先杀了南宫良。

他全力一剑刺出,就在这时,邓玉平忽然抢前一步,一剑往萧秋水背后刺去!

这一剑之快,竟比平常快了三倍!

就算萧秋水不是背受暗算,而是迎面刺来,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下,萧秋水也来不及招架。

就在这闪电惊虹的刹那,萧秋水却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剑所刺的部位似的,回剑格开。

邓玉平倏变了脸色。

萧秋水问了一句。

“你杀了秦风八?”

邓王平顿时愣住了。

唐肥与南宫增之战是最惨烈的。

唐肥挨了三斧,南宫增总共中了三根梨花钉、两枚黄蜂针,以及一把吴钩飞剑,两人依然拼斗炽烈。

这时铁星月和邱南顾赶到了,但是南宫增手中的板斧,忽然飞了出去!

这一斧劈中唐肥的左脸。

斧又嵌人心窝。

唐肥尖叫,打出了“唐花”。

唐花美若昙花。

南宫增想避,但花开满天,杉林无处不飞花。

终于有一朵花,灿烂地开在他的额头上。

南宫增长啸一声,他的双眸充满了惊艳;他的人也在惊艳中死去。

唐肥的血艳得怵目惊心,她人却十分丑陋。

她受伤已重、正竭力拔出嵌在心窝的斧锋。

这时一人如大鹏,飞跃过来,双钹击在斧柄上。

南宫楚!

斧面又再沉陷入唐肥厚宽的胸内。

铁星月大喝,一拳挥出,南宫楚却一矮身,铁星月的拳头,变成直接挥到了唐肥的脸上。

唐肥的脸被击稀烂,倒飞了出去。

这下兔起鹃落,目不暇接。

唐肥偌势飞出,着了脸部沉重一击后,她借力飞去,以借大的身子,竟揽住跟梁斗决战的南宫汉!

邱南顾这时一沉身,箍住南宫楚,南宫楚心下一凉,想把邱南顾甩出去。

邱南顾死命抱住,这时孟相逢,孔别离的刀剑已至。

南宫楚不知怎的,已挣脱了邱南顾的牵制,跌跌撞撞了出去,却觉眼见一片茫茫,什么也看不清楚。

那边的唐肥压住南宫汉,甫宫汉死力稳住,金鞭已牵制使梁斗的刀。

但是铁星月已冲了过去。

虎吼着冲过去。

南宫汉已向唐肥背上击了一鞭,皮开肉绽,但唐肥仍然不放。

铁星月怎能让南宫汉再伤唐肥,他猛扑箍住南宫汉的头,拼尽全力,就是一拧!

“喀咯”一声,南宫汉的头,宛若正脸长的后颈上一般,就在这时,梁斗一声轻微的喟息。

他的刀已刺入了南宫汉的心窝。

南宫汉的头现在虽是拧转,但心依然在前面。

此时唐肥已放了手,庞大的身躯“砰”地跌在地上,铁星月悲励呼叫:“阿肥——”疾俯身探望,南宫汉却摇播颤颤,梁斗“突”地把刀收回。血水如小瀑般喷出。

南宫汉跌跌撞撞,横走了凡步,连人带鞭,撞到了一人身上。

南宫汉这时头往后向,看到的是双目只有眼白,没有眼珠的南宫楚。口吐白沫的南宫楚。几乎已没有生命了的南宫楚。

他惊骇无已。他自己已难有指望,连南宫楚也遭了毒手……这时他又瞥见了地上的南宫伯,南宫哙、南宫增的尸身。

——唉,南宫世家……

太阳好毒。热烘烘地映照身上,南宫汉分外感觉到那逼辣的炙意。还有自己身上溅出来热炙炙的血。血。死亡。以及毁灭,南宫世家要在江湖上毁灭了。他只意识到这里,眼眶里便盈满了热暖暖的血……

他想到“毁灭”为止,就失去了生命。

他跟南宫楚几乎是同时丧失性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州无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