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高手》

第三部 英雄寂寞

作者:温瑞安

这灵堂跟别的灵堂,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如果勉强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筛幡上的字,是当今第一流的书法名家墨迹,各种笔路都有,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同。人死了,再也听不到别人对他怎么说了;然而他一生所听到最真的活,却因为兀了再也听不见了。

人把掩盖自己一付臭皮囊的东西,叫了各种各式的名称,既叫灵枢,又叫寿木,十分讲究,既画花乌,又加桐油,无非是死了还不甘愿从此真的死去,是要保存这一付血肉之躯万世之名。由是,棺材店都雅号为“长生”、“福寿”不等。

可是人死了,还是死了。

——除非有人能死了还等于不死。

精神不死,流芳百世,英名不堕,古来有之;或遗臭万年,唾骂历代,也可能毁誉兼而有之——但人死,又怎能复生呢?

当然,李沉舟之死,显然有些不一样。

这灵堂确实没什么特别,如果说真正特别的,是通向这灵堂的唯一道路——花园。

这“花园”是李沉舟生前一手布下的重地,若无季沉舟同意,进入这花园的人,至少要通过一百零一种埋伏——其中六十四种活捉,二十六种活杀的陷阱。

灵堂上往日有许多人,为李沉舟生前每日冗听帮中上下报告处。这厅堂几幅字画,却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桌于是好的紫檀木,高大,甚巨,古老,椅子坐垫甚高,使人坐上去,比站着报告的人还高。

本来坐在这里的人就是无尚高大的人上人。

李沉舟喜欢隔着一张桌子跟人说话,他喜欢人有距离,但也喜欢以直觉与人相交。

现在他死了,他的桌子也不见了。

他的桌子已改成了棺材,他自己的棺材。

这决定的人是柳随风。

——柳随风在李沉舟死后立即这样做,只有两个可能;忠或极不忠。

权力帮就算再没落,当然也不致于买不起棺材,柳随风这样作,究竟是想毁灭了代表李沉舟权力的事物,还是将李沉舟心爱的物品拿去陪葬,因为恭谨仰奉,而不敢冒读私留。

没有桌子,却还有椅子。

椅子上没有人坐,一张空椅子。

空椅子对面却有一个人。

一个淡青色、沉思的人。

他支颐蹙眉,向着空椅子沉思。

那些平时来“报告”的人,都不在。人事是会变迁的,李沉舟一死,许多人都变了样,就算没变更的,柳五也没让他们来。

因为他们无济于事。

而要来的人又委实太过厉害。

——柳随风对着空椅子,是在怀人,还是在筹思人事无常、翻覆不定的变幻?

这时一行六人,自曲径通幽的国圃中走了过来,六个人都神色淡泊从容,毫不张惶。

柳随风静静地看着他们到来,他们也镇静地从容走进来。

柳随风在想:帮主才死,便有人闯入了“花圃”;闯进来的人心里暗忖:躺在这里的,就是名震天下,鼎鼎大名的权力帮主么?

柳随风缓缓抬起了头;进来的人慢慢止住了脚步。

进来的人心里一震:这用手支颐、淡淡微笑、好象一个含忧带笑的少年公子,居然就是慑人千里之外的柳五总管柳随风?柳随风心里有一种感受,这些人仪表高雅、相貌堂堂、风度翩翩,高手气态洋溢于眉字间,除了“慕容世家”外,江湖上再也不会有别家。

这使得他心中有一般莫名的愤怒。

愤恨。他出身是没有人要的“狗杂种”。“狗杂种”就是他十二岁前一直被人叫的名字,他一直在烂泥堆里打滚,在垃圾堆里我吃的东西;有时跟叫化子抢残饭剩肴,有时跟露出两只尖牙的狗抢肉骨头。

十三岁以后,他学得了功夫,把叫过他“狗杂种,的人,不管有恩还是有怨,全部杀淖,一个不剩,从此以后他摇身一变,变为“公子”。

可是那一段经历,他忘不了。

他小时候又脏又破又烂,爬在地上的时候,一些小闺秀掩眼惊呼,退开或跑过,一面以怜悯的眼光,掩嘴同情的看他……他那时只有一个意愿:把这些自以为身娇玉贵的女孩子强姦掉。

一直到他长大了,还是这样。直到他遇到另一件事更深地撞击他心灵后。

他现在丹田有一般火起,真想把前面那穿绎裙轻纱的女子扯过来,撕破她衣服,供他婬辱。

虽然他也知道这女子不好惹:江湖上又漂亮又不好惹的女子中,她一定名列前三名之内。

这女子当然就是慕容小意。

慕容小意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是她知道,她会不会还这样想:这看来询询儒雅、翩翩俗世的佳公子,就是著名心狠手辣,亲手杀害她的哥哥慕容若容的柳五总管么?

慕容小意轻轻蹙起了蛾眉:怎么一点也不象自己心中所想的形像?

这时慕容世情说:“我们慕容家一共来了九人。一个死在‘花园’中,两个中了埋伏,剩下六个人,老夫、小女、‘铁胆’濮少侠,以及‘慕容三携,来拜祭李沉舟李帮主英灵。”

“慕容三斜是慕容小天,慕容小睫和慕容小杰,是慕容世家的旁系。慕容三小男的眉清,女的目秀,不但武功高,而且人清秀,在武林中颇有快名。“濮少侠”即是“铁胆屠龙”濮阳白,这人自小寄居在慕容家里,少年时名声已不径而走,因为他真的屠了一头“龙”。

“傲剑狂龙”馈愧。

馈愧一死,濮阳白可谓名震天下,目前他是追求慕容小意的人中最有希望的一个。

柳随风皱皱眉头,没有作声,慕容世情又道:“当然,你也看得出来,我们自远道而来,除了吊祭李帮主的遗体外,你还得请我们坐上一坐……”柳随风随便一摆手道:“这里没有其他的椅子,地方倒挺大的,你随便坐吧。”

慕容世情一笑:“这里有一张椅子,又何必坐其他的地方。”

柳随风淡淡地道:“这张椅子不是你坐的。”

慕容世情眉一扬,笑道:“难道是你坐的?”

柳随风也是眉一挑道:“不是。”

慕容世情斜乜着眼问:“那么是谁坐的?”

柳随风摇头:“没有人坐。”

慕容世情笑着说:“让我坐坐不行吗?”

柳随风摇首,说:“帮主才可以坐这张椅子。”

慕容世情又笑了,他的眼边泛起了鱼尾一般的纹路,他说:“这就是了,我就是要坐这张椅子。”

“我还知道这张椅子,左边把手,有一道机关,可以开启权力帮的所有资料;右边把手,有一张地图,可以寻找权力帮所有宝藏;背垫有控制全帮上下人手名册和机关,坐垫是李帮主自己的诗文记传和武功秘辛……你可不可以让一让,让我来坐坐?”

“如果可以,这椅子对面永远可以有你。”

“如果不可以,你也将永远看不见这张椅子。”

他说完了之后,眯着眼睛,眼睛在细缝里却象毒剑一般地盯在柳随风的脸上,在等着他的答复。

柳随风没有回答。

他只是以指甲磨指甲,嗒嗒弹了两下。

慕容世情一直笑着,可是眼睛一直未曾离开过柳五;他的眼睛就好象盯着一条昂首毒蛇一般,稍为松懈,很容易便会被它一口咬死。

这时灵堂上、灵堂后也传来“喀喀”、“咯咯”两声;慕容世情又笑了,他笑起来象只老狐狸,多情、聪明而可爱的老狐狸。

“我知道了,你在叫人。”

“你在叫‘刀王’和‘水王’,他们俩常年守在这张椅子的左右。”

“你一定是在叫他们,”慕容世情笑得刺骨,揶谕:“现下权力帮除了他们,也没什么人可以叫了。”

柳随风仿佛没有看到他那恶意的笑容,只是淡淡地说:“他们就够了。”

慕容世情的脸上,忽然没了笑容。

刚才他还在笑着,可是他的笑容,几乎是说没有就马上没有了。

一点笑容也没有。

有笑容的他,和没有笑容的他,判若两人。

慕容小意走进一步,道:“爹,这人交给我收拾好了。”

——收拾?

柳随风表面上平淡如昔,但心里无名火起:收拾!这岂不是当年他象狗一般趴在街上,给人误为偷饽饽的贼时,所听到的话!

——可是那家店子的老板,后来让他乱刀分了尸,那家店子的老板娘,也让他逼疯了,一丝不挂的尖叫着跑到街上去。

——她一辈子做不成人。

柳随凤用右手握着自己的左手,他左手在抖。可是他现在不能抖。一抖,就会让敌人看出。看出,就得死。但他不能想到这些,想到那女子脱光了衣服跑到街上的一幕,他就不由自主的抖。他缓缓闭上双目,心里狂喊:赵姊,赵姊……唯有在喊这名字时,他才可以不颤抖。

可是这在慕容小意来看,是极大的污蔑。

她俏媚的容貌,未曾有一个男子,敢当着她面前,闭上眼睛。

——就算眼睁睁看着剑刃刺来,也宁可瞪着双眼看着她才死得甘愿。

她真想把这人的眼珠挖出来。

不过她虽然生气,可是她没有那么狠的心。

上次她杀了一个采花大盗,足足恶心了三四天,以后再也不想杀人了。

她虽没那么狠的心,但她却很有信心。

因为她确信自己有那么好的本领。

这时灵堂上又出现两人,着青衫的脸上,有一般淡淡的杀气,他躬身向柳随风道:“总管,这雌儿交我料理。”

柳随风轻轻颔首,慕容小意气得粉脸通红,一咬银牙,正要出手,三人倏地跃出,道:“小意姐,我们来掠阵。”

说话的人是慕容小杰,他对这个“小表姊”,自也有“醉翁之意”,便要出来作护花人,以获慕容小意心中感激,可是话未说完,迎面只见一片刀光。

他急忙跳避,刀光紧随追到。他躲过一重刀光,又见数重刀光,躲过数重刀光,却是千万刀光。

所谓“刀影如山”。“刀王”这柄刀,正是“如山宝刀”。

慕容小杰先机尽失,眼见不出三刀,就要死在兆秋息刀下;慕容小睫、慕容小天手足情深,连忙过去相助,谁知人踪未到,两道水花,直向二人卷洒而来。

两人连忙闪躲相斗,才知道不是水流,而是双袖;“水王”的袍袖飞卷,困住二人,使他们无法赶过去营救慕容小杰。

正在这时,“咯噔”一声,星火四溅,兆秋息的“如山宝刀”,被另一柄大刀封住!

这刀黑漆如墨,却锋利无匹,“如山宝刀”才一交锋,即多了块米粒般大小的缺口。

兆秋息收刀退式,叱道:“好刀。”

濮阳白冷笑道:“我这柄刀,是万刀之王刀。”

兆秋息也冷哼道:“我这个人,却是刀中之王。”

濮阳白大喝一声:“看刀1金刀大马,连环三刀,兆秋息刀走偏锋,连架三刀,也连换了三柄刀,而三把刀都被震崩了缺口。

濮阳白发了三刀,正待换得一口气,一道凌厉至极的刀气逼来,他全力一闪,“嗤”地已被对方在左胸划了一道半尺来长的口子,鲜血如泉喷涌,他定了定神,见“刀王”的左手有一层淡淡的金芒,宛如刀气一般,他大吃一惊,失声道:“手刀1兆秋息脸色庄穆,点点头道:“你有‘万刀之王刀’,我却是真正的‘刀王’。”

鞠秀山左袖如长江翻浪,右袖如飞瀑横空,始终缠住慕容家的两个高手,便在这时,人影一闪,一条苗条的人影,“霍”地掷出西条长纱,迎面向“水王”卷来。

鞠秀山倏地一惊,知道厉害,以双袖反舒而出,登时四袖上下舒卷,如凤迎蝶,如云迎鹊,煞是好看,斗得十六八招,两人双袖交错,往回反卷,相互一扯,而人功力互相抵消,扯不动对方分毫。

然而两人脸色都有些变了。

在鞠秀山心中,甚是诧讶慕容小意年纪小小,袖功如此灵活,而且以小巧柔劲,化去自己的大力;在慕容小意心里,也暗震讶于“水王”只是权力帮中“八大天王”之一,也有此功力,居然借水一般的无匹巨力,使得自己拔之不动,更无以借力打力。

两人僵持不下时,“刀王”那儿已占先机,忽然人影一闪,兆秋息与之对了六刀,竟震得虎口慾裂;鞠秀山也觉一股大力,震开自己和慕容小意的双袖,那人双袖翻飞,鞠秀山接得五六招,便觉天旋地转,把桩不住,十七八个旋身转了开去,差点儿没摔个倒栽葱!

兆秋息这时惊叫道:“手刀1原来对方,正是用“手刀”之技来破他的“手刀”。鞠秀山那边也呼得一声:“水袖1对方也是以他的“水袖”之法来破他的“水袖功”。这“对方”乃同是一人,定晴看去时,正是当今“慕容世家”的主人,慕容世情。

慕容世情出手,以袖消袖,以刀破刀,正是江南第一世家慕容氏的“以彼之道,还彼其身”之绝技,瞬息间便击败“权力帮”中的两大天王!

慕容世情抽手负背,水王和刀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英雄寂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寂寞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