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雪》

第四部 雪意

作者:温瑞安

这时赵师容脸色已由红转白,摇摇慾坠,杨沂中在亭外见到,喝道:

“上!”

率领官兵们一拥而上,赵师容抵挡了几下,杀了几人,已支持不住,那万里平原俯身去看地上五爿千里孤梅尸首,然后缓缓抬头,大喝了一声:

“滚出去!”

他的人虽幼小,声音却很苍老,这一声暴喝,将十数人吓得登时住了手,退出亭外去,另外十数人只吓得发楞,万里平原忽尔如风卷起。

只见他东拿西抓,将那十七八人,一一掼出亭外去,加了一句:

“守好囚车!”

杨沂中才如梦初醒,拔出朴子刀,去守他所要监斩的人。

万里平原一步一步迫近赵师容,赵师容却对这看来韶龄若孩童的人,打从心底里冒起了一阵寒气,只听这“万里平原”祈廿四冷冷地道:

“你伤了我师弟,杀了我师妹,你要付出代价。”

赵师容凄然一笑。

她心里暗唤了声:

“沉舟。”

却发现她和李沉舟之间,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既敬又爱,但无法相接近。

她为感觉到此点而眼角有晶莹的泪。

然后她想自绝经脉;但是万里平原动手了,而且出手比她料想中要快,快得好多好多,就在赵师容未能有一切动作前,他已封了她身上所有能动作的穴道。

她这时手足冰冷,只听万里平原阴恻恻地笑道:“你想死?我要你尝尽人间苦楚后再死。”

万里平原竟伸手去剥她身上的衣服,赵师容这时只恨不得自己快点死,快点死去。

而她心里一直狂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沉舟,沉舟,沉舟……

可惜这个人又离得太远。

李沉舟和萧秋水赶到的时候,赵师容已不成人形。李沉舟一到风波亭,他就感觉到了,所以杨沂中的问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

他飞身卷起,发出一声狂嚎。

有两三名官兵,以鬼头刀向他砍去。

三把刀,都砍在李沉舟身上,但是那三个人,也给他内力硬生生震死。

换作平时,那三个官兵哪里可能触得及李沉舟的衣袂?可是现在,三柄刀都砍中了李沉舟。

李沉舟疯了。

他扑入亭去时,万里平原赤精着身子,反掠了出来!

在这一刹那,万里平原双掌猛击李沉舟!

李沉舟没有闪躲。

愤怒已使他忘了一切。

因为那时候他正在听到他妻子的最后一声呼唤:

“沉舟……”

一切声音都黯淡了下去。

只有两声巨响破寂响起!

那两声巨响来自他的骨骼上!

万里平原击中了他!

——这个人,就是从他妻子身上离开的人!

想到这里,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鲜血迎头洒在万里平原脸上,在这一刹那问,李沉舟的拳头,已将他的左右胁骨劈里啪啦,完全打碎!

但是万里平原也真非同小可,这种情形之下,他居然还能逃:

他一旦开始逃,就没有人能追得上他。

因为他轻功第一!

就算受了伤,他还是第一!

的确没有人能追得上万里平原!

但是有人能“截”得住他!

迎面而来的是萧秋水!

萧秋水的古剑“长歌”,已化作“玉石俱焚”,迎面刺来!

万里平原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原有这样的高手,而且不止一个!

更可怕的是,这些高手都不要命!

他只好抽出了纸剑!

他的纸剑刚要刺出,忽然觉得凤涌云动,他的轻功再好,也抵不过风,敌不过云,他的纸剑再高,也刺不着风,杀不着云。

所以他的身体,反被萧秋水一剑自顶至胯,串了进去。

这是“忘情”十五法门中的“云翳”诀。

万里平原死时,百里寒亭也死了。

李沉舟挥出了他的拳。

杨沂中等人,早被这两个形同疯虎般的人,吓得四散而窜。

然后李沉舟就站在那里。

一直站在那里。

站在那里。

他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个字。

这时天色渐渐暗沉,云边低灰的天空里,好象还有一线暗红色的阳光。

他就站在亭子里。

他的五脏六腑,在没有用真气抵护之下,几被万里平原双掌震离了位子,他肩上、背上、腹上,各嵌有一柄大刀。

但是他没有拔。

让鲜血流。

亭外也有一个人,他的胸膛也在滴着血。

他心里也在淌着血。

——邱南顾……

——赵师容……

他蓦然觉得,以前为了一首诗,飞骑数百里的日子,湮远无踪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亭外的人终于说话了,他微趋前一步:

“帮主……”

那亭内的人的声音似忽然间过了几十年般苍老:

“你先去救岳元帅出来。”

亭外的萧秋水低首道:“是。”

正待向囚车行去,亭内的李沉舟忽又道:“慢。”

隔了半晌,只听李沉舟喃喃自语道:“你是为了救岳飞,才来风波亭的,我先带你去把岳飞放出来,好不好……好不好呢?”

说到这里,李沉舟的声音象被什么东西哽在喉里,说不下去。但他还是继续柔声说道:

“你……你不要怕……那儿有柳五,……他先等着你……保护着你……我,我也快来了……你放心……”

他将那轻衫轻轻柔覆在他妻子赤躶的身上,向囚车走去。

这时已是十二月末梢,岁寒将至,大地间一片茫茫白雪,远处数点梅花。

李沉舟横抱着赵师容的遗体,依然轻声道:“喏,你要救岳将军,我便替你放了将军,就是你救的……好不好呢?”李沉舟想到了昔日那一簇一簇黄花爬满的地方,他跟赵师容夕晚间在草地上打滚,看见那负情的雌鸟和殉情的雄鸟的情景,心头一酸,竟自嘴角咯出了鲜血,却没有流一点泪。

他一面想着,一面走近囚车。

囚车里有一个高大的人,披发背向,寂然枯坐,不动不语。

萧秋水却蓦然有一种感觉。

缺少了一种感觉的感觉。

缺少了一种象在关帝庙上,或大理狱中,那种朝觐一位自己毕生心仪的人的感觉!

萧秋水觉得有些不妥的时候,李沉舟已踱到囚车的前面。

李沉舟一直在轻声、不带一丝惊扰的跟赵师容说话:“哪……小容儿……这就是你得意的事啦……你亲手将一位大人物放出来了……你的心愿完成了……”李沉舟说着的时候,心情完全回复到他往日跟赵师容初见的时候,那时候帮务还没有那么繁忙,他初见到她,不如现在这样了解,但却比现在懂得珍惜……

……他好久没这么珍惜过了。

——现在珍惜,是不是已太迟?

李沉舟心里想着,恨不得死的是他自己。为什么死的不是他自己?

他不敢用力地使赵师容那软若无骨的手,去开解那囚车的锁。萧秋水这时正意识到要提醒李沉舟时,但却又不知不妥之处在哪里。

就在这时,囚车粉碎!

一人自囚车中振身而起!

这人一起身,如云蔽日,高大无朋!

这人在他裂车而起的刹那间,左拳右掌,双双打在李沉舟的胸前!

这人出手极快,而且又是令人意料未及的狙击,却正好发生在李沉舟此刻心丧若死,全心全意在呵护着他已死的妻子身上!

也不知是避不过去,还是根本没有闪避,喀喇喇喇喇连响,李沉舟左右胁骨全被震碎,那股大力,震得他向后一仰。

本来这两股巨力侵至,只要借力向后倒飞,就可卸去部分劲道,可是这样一来,哪里还能搂住赵师容,赵师容的尸首就要摔到雪地上去了。

所以那一拳一掌打下来,李沉舟长吸一口气,这两下重击,只打得他胁骨尽碎,他只稍微仰了一仰身,“格”地一声,腰脊折断,但他依然抱着赵师容,没有放手。

那人呆得一呆,已听到一声厉啸!

一人已在盛怒中拦在李沉舟的身前!

萧秋水!

萧秋水在悲愤若狂中,听到了那人哈哈大笑。

那人笑声轰若雷震。笑完了他才说:

“权力帮与我争斗二十余年,今天才算有了结果。”那人开心至极:

“我朱大天王赢了。”

这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朱侠武。

李沉舟这时脸白如纸,在北风狂吼中,他小心地抱着赵师容,跪了下来,说:

“……这样……也好……我可以……跟你一起……去见……柳五……”

他说一个字,即呕出一口血,每咯一口血,脸色就更惨白。最后他的脸色已惨白如雪。

萧秋水热血沸腾,按捺不住,冲过去大声喊道:“帮主……你不能死!你父亲就是燕徒狂,他……他死了……你一定要活下来……”

可是李沉舟已将膝横置着赵师容,他的脸垂落在她的胸前,死了。

萧秋水只觉得天地之间,一时尽是生死二字,生有何欢,死有何悲!他蹲了下来,双手搭在李沉舟的肩上,他的双手,也强烈地颤抖了起来!

却没料到这时,朱侠武已偷偷欺近了他。

萧秋水蓦然醒悟,那当日在振眉阁时被偷袭前一刹那的感觉……

就在这时,朱大天王已出手!

右掌劈萧秋水背心“陶道”穴,左拳捶击他的“脊中”穴!

萧秋水大喝一声,闪躲无及!

就算他闪躲得及,也不想朱大天王打不中他,而打着了李沉舟夫妇的尸身!

所以他一仰腰,一招“惊天一剑”,倒刺出去!

这一剑之快,天地所未见!

朱侠武先出手,眼见击空,掌拳一沉,击着了萧秋水的胸口!

但萧秋水一剑,也刺中了他的左胸!

朱大天王怪叫一声,撒手身退,剑已入肉五分!

萧秋水飕地身子一弹,半空旋身,横剑面对朱大天王。

朱大天王胸部负伤,十分震讶萧秋水在重伤之余,还有这反击一剑的惊人体力。

他的血自铁镌般胸膛渗了出来,朱大天王稍稍有些不安起来,他出道以来,几曾这般受伤过?

——而且居然伤在这样一个年轻人剑下。

就在这时,萧秋水那完美无缺的架式,忽然有了破绽。

只见萧秋水稍微有些恍惚,跟着下来便是轻微的颤抖,然后连立足也开始不稳起来了。

原来良朱顺水在石室抓伤萧秋水起,一直赶到风波亭为止,已流了不少血,目睹李沉舟、赵师容之死,又令他血气翻腾,无法压制,加上朱侠武一掌一拳,萧秋水已受了极为沉重的内外伤,实无法再撑得下去了。

朱侠武的眼睛亮了。

自杀了燕狂徒、得悉天正、太禅、柳五、唐宋、唐绝、慕容世情、墨夜雨、唐君秋、唐君伤等互拼身亡后,以及“塞外三冠王”杀了赵师容,朱顺水与裘无意同归于尽后,武林中,就只剩下了李沉舟,他和萧秋水三分天下!

而今李沉舟又为他所杀,就只剩下萧秋水了!

本来他先受了点伤,着实有些慌张,而今看来,萧秋水的伤势,实比他严重一倍有余。

只要杀了萧秋水,武林中的天下就是他的了!

想到这里,他就以凛厉无比的声势,迫进了一步!

可是这个看来儿近重伤软瘫的青年,忽然又扬眉振作起来,一下子,在冬日的阳光又稍现出一点儿微芒的时分,捏起剑诀,在冬雪中,凛然不惧。

朱侠武先是愣了一愣,随而狞笑了。

冬天的太阳,是冬寒,不是冬暖。

他知道这青年能维持下去的精神气魄,来自何处。

于是他说:

“你还想救岳飞么?他已死了。他确实就在大理狱中,你们闯进去,没把他救出来,秦相爷一横心,圣上即将岳飞处死。”

朱侠武的声音,没有抑扬顿挫,但每一个字,都象一面大鼓,敲打得萧秋水心魄俱裂。

朱侠武眼睛发着亮,还补充了一句:

“岳飞就在狱中,被拉胁而死!”

萧秋水狂嚎一声,仗剑冲了过来,架势全失,章法全无!

——忘情天书一十五诀,最主要的法门就是“忘情”二字。

——可是此刻的萧秋水又怎能忘情!

所以他未冲刺,就飞了起来。

朱侠武轻易把他击飞。

萧秋水落在丈外,不断地吐血。

朱侠武笑了:

“你认命吧。我姓朱,叫大天王,这天下武林,自是非我莫属的了。”

萧秋水不知有没有听到,可是他的斗志,已如他的一颗心一般,形同粉碎了。

正在这时,忽听一人朗声道:

“朱大天王,你少卖狂!”

另一个清晰妙音道:“你做出这等卑鄙的偷袭技俩,枉你为武林一代宗师。”

另一沉实的声音道:“使出你的‘少林拳’、‘武当掌’吧,我们以‘忘情一十五式’领教。”

说话的人,正是琴剑温艳阳、笛剑江秀音、胡剑登雕梁。

“三才剑客”。

朱大天王不认识这三人。

登雕梁、江秀音、温艳阳三人,本身就十分淡泊名利,他们只迷醉在音乐的境界中,一直甚少与人交手,所以才会在“忘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 雪意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