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19章 客来客栈

作者:温瑞安

三大霸主、各路豪杰及梁王府的门人弟子一行人众气势汹汹先后抢人“客来客栈。

公子襄与九脸龙王走在前面,以诲人武功及地位而言,自然是“走在前面的人”,而且两人实力,也足以乎起乎坐。

——虽然照现在看来,公子襄只有弟子七十一名,还不及来“夺宝”的群众三分之一。

——而九脸龙王的手下,却连一个都没有出现。

但是谁都知道,他们这两人的分量。

江伤阳、甄厉庆,以及秦歌杉、泰誓、仲孙湫三人,紧蹑公子襄与九脸龙王之后。江伤阳与甄厉庆,对“气伯歌衫正人君”,自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他们手下吃过亏,但又忌于三人武功高强,不敢发作,可又不到黄河心不死,怎样都要看个究竟,挨到肯定便宜可捡,才告罢手。

一干武林人物,以及公子襄弟子们,亦随其后。

行人之未,是唐方、唐藕与落花娘子。

唐方认为公子襄不是武林中所传言的那种人,只要她认为一个人确不是那种人,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会为对方辩护,无论别人讲什么,她都不会相信。

有人说女人悄不可信,那是因为得不到一个红颜知已——有时候,一个红颜也许比十个壮士更知心。

“姊姊你是不是落花娘子?我好喜欢你。”唐方说。

落花娘子受宠若惊,她好喜欢唐方,因为她在唐方身上、眼中、脸容,看到了她一直不曾有的美好和青春,可是她没想到唐方会先招呼她。

她立即放慢了脚步,很多人都越过了她,但她不知说什么好。

唐方道:“姊姊的名字我听闻已久,今日一见,才知道风韵有那么好。”

落花娘子脸红了。她也没料到自己居然还会脸红的。她已经十年没有脸红过了。

而今她自度自己所做出来的事,别人听了一小部分就要把脸藏到裤挡里去,但她做事却丝毫不感到赦然。

她以为自己的脸已又厚又老,再也不会脸红了。

谁知今日,为这“好姑娘”的一句话,竟然脸红了起来。

脸红是一件没办法的事,纵使不去照镜子,也可以感受到脸上的一阵热辣,手脚也不自然起来,但心里知晓:自己已脸红了,这时越要掩饰,越想不要脸红,但这心情却会使“不争气”的脸更红。

落花娘子面对所有的男子都不会脸红,而今却在她自己心里所注重的“小妹妹”前红了脸,她不由微唱一声:“唐……姑娘,我也好喜欢你。”

唐方笑了:“真的?”

落花娘子有一份真心的慈爱,很想抚拂唐方的乌发,“你有我所羡慕的青春、美丽、纯真、可爱、坚定……和一切。”

唐方嫣然一笑:“但落花婶奶有我所没有的成熟和风韵。”

落花娘子目光一默,但她胸口心跳不止。

“我老了。”她悠悠一叹。

唐方一仰下额道:“谁说姊姊老?”唐方向唐藕道:“才不老呢,又好看,心地又好。”

落花娘子听了,心头一阵激动,她一面随唐方、唐藕向前奔驰,但心中却有一阵楚怆,又似谤论大雨洒在余烬上,灼热的湿透。

她决定为她这从来未想过但仍保有的形象去做点事。

正在她想到这里的时候,忽听前面一阵騒动,似发生了什么事,打断了她的思路。

公子襄和九脸龙王当先,已走入”客来客栈”,这时一道人影正自门隙闪出,公子襄、九脸龙王行得极快,那人也闪得极其巧妙,一点也没碰着人。

这人匆匆行去。

却在这一瞬间,公子襄心里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人年纪不算大,但气魄却很不得了。

九脸龙王也同时生起一种感觉,觉得此人有迫人的气势,但又有十分熟悉的感觉。

只是此刻间两人都无暇细想,因为已到了寅字号房前,泰誓和仲孙漱一个箭步已抢到门前,公子襄一额首,仲孙湫轻咳一声,轻轻叩门。

“陶先生……陶老先生……陶醉陶老前辈……”

——门打开之后会怎样?

——要是陶醉一口咬定是自己拿了天书神令,该怎样应对群众的争夺?

公子襄自己心里知道,他确实没有做过此事,他的朋友信任他,但是,他的敌人也正在环视着他。

——究竟是谁主使陶醉诬陷他?

陶醉曾被人削断左手三只手指,对方只威胁他说一句无关重大的谎话,在“插翅虎”万人日的女友面前说一句:万人日是条好汉!仅仅这七个字,对他人并无影响,而纯粹是万人日为了要讨得女友青睬——谁知陶醉就是不肯说,累得两人大打出手,陶醉左手失去了三根手指,万人日也不能“插翅”足足三个月。

——陶醉不是个说谎的人,他外号叫“君无戏言”,这是一点也没错。

——那么,陶醉为何诬陷他?又如何才能迫使陶醉说出内情?

可是局势有了变化,使公子襄不能再想下去,也不必再想下去了。

叫了很多声,四了很多门,并没有丝毫回应。

公子襄偏首去问:“陶先生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元三迁立即站了出来,答:“一定在的。”

罩九忧也站了出来,补充道:“他自午饭后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过。”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公子襄和九脸龙王都皱眉头。

别人还没有嗅得出来——但是九脸龙王和公子襄已一齐发觉,房间内传来血腥味。

公子襄扬声道:“陶前辈,你再不回应,我们就要无礼撞门了。”

他话说完,仍没有回答,九脸龙王忽道:“你难道要把凶手叫走才甘心?”

公子襄挥了挥手,砰地一声,气伯泰誓运气全身,已撞开了木门。

但就在他撞开木门刹那,两道人影已随地撞势而掠入门内,这两人就似粉碎的木板一样,飞飘在泰誓之前,更令气伯配服的是,这两人在他未撞开门前,还是站在他身后,而门口又十分狭窄,可是这两人居然一点也不阻滞地闪了进去,其中还有一个是极之痴肥的人。

这两人当然就是公子襄与九脸龙王。

这两人掠人房间,立时站住。

房里的情形,已一目了然,

房里乱糟糟一片,痰盂、凳子、桌椅、镜子、床架、蚊帐、箱匣、柜子,全被掀翻打碎,显然曾有一番恶斗,在这里进行。

房里地上,一片血腥。

一人倒在地上,腰间一壶老酒,已被击破,人也死去多时,左手正缺了三只手指。

公子襄稍为看了一下,立即叫:“罩九优。”

一人闪出来,应道:“公子吩咐。”

公子襄随即问:“你何时离开陶先生的?”

罩九优道:“他饭后回到房中,约莫子时,我们就派人在外边监视,没见他出来。”

公子襄即又问:“那你怎知他没有出来?”

罩九忧道:“因为我们的人一旦见他出来,就会立即通报我们。”

公子襄接着又问:“你派驻守在这里的是谁?”

罩九优答:“自发童’屈仁。”

公子襄紧接又问:“你有没有叫他留意,除了陶先生行踪儿还有没有别人来找他的情况?”

罩九忧直截了当地答:“有。”

公子襄简单地下令:“叫他进来。”

覃九忧:“元三迁已去叫了。”

这时元三迁已飞步赶来,脸色很不正常。公子襄问:“屈仁怎么了?”

元三迁微微喘气:“死了。”

公子襄问:“怎么死的?”

元三迁答:“被杀于沟边,有人从后面用锤链,几乎拉断了他的脖子。”

这时,大部分武林豪客已上楼来,知道了客房陶醉被杀的消息,议论纷纷,有人说:“好哇,这可死无对证了!”

有人说:“你看,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也有人说:“难怪公子襄一早派人跟踪陶醉了,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又有人说:“居然用此鄙劣手法杀人灭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是可恶。”

九脸龙王和公子襄对望一眼,两人都觉察到对方狐疑的神色。忽然两人向后拔起,不顾众人,飞扑出楼,因在这同一刹那,两人心头都掠起厂一个孤独的影子。

就在公子襄与九脸龙工双双掠出客栈大门时,公子襄忽只见唐藕一人,便急问了一句:“唐姑娘呢?”

“唐姑娘见到一可疑的人,匆匆追去……”唐藕的话未答完,公子襄已宛若白鸿,飞投而去,但就在这稍稍一顿间,九脸龙王只剩下一点人影,远在前面了。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