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21章 龙王的双戟

作者:温瑞安

九脸龙王的双朝味噗两声,没入了卫悲回的体内!

九脸龙王却知道自己双裁并未插中对方要害——要害就在眼看要刺中的刹那间被他险险地移开去了:

他极希望他的两名“黑杀”高手及时出手,置卫悲回于死地,他想得很清楚,宁愿公子襄活也要先一击狙杀这少年。

因为这少年只是少年、少年尚且如此,成年怎么得了!

他知道久经场面的“黑杀”组员一定能及时出手——但是他错了,他们不但不能“及时”下杀手,而是倒了下去。

卫悲回就在中朝的一刹那,先杀了两人!

九脸龙王怒吼,拔出飞戟:就要再刺出去!

但他自己也不及再下杀手用为谈青色的刀光闪起,他双戟一封,当地一声,星花四溅,眩灿了他的双目,而在这眩眼间,刀风大起。

公子襄已对他作出了全面的攻击!

这时他双目被兵刃星火的溅,一时睁不开眼,只能一面打、一面封、一面退!

但是对方一刀接一刀,刀风凌厉,又滔滔不绝,他接得十分狼狈,心中纳闷公子襄怎么藏了一柄大关刀,蓦然间,却又听不到刀风。

——但是刀还是存在!

只是刀法变得飘逸无声,不定闪动,这样的刀法,无疑比适才大开大阔的刀法可怕十倍!

九脸龙王只好一面挡,一面退,不知如何才闻得过这刀网十三重,只听公子襄在刀风中叱道:“慕容不是,你好卑鄙!原来‘黑杀’是你领导的组织,吸了多少人的血,害了多少人的前程,今日却还不放过一个少年人的命?”

却就在这千钩一发之际,天外飞来一柄黑剑,直刺公子襄,那人正是适才与公子襄交手时被卷飞的黑衣人。

公子襄回刀,吐气扬声,将那人斩杀于刀下。

再回头时,九脸龙王已不见,那笑声仍传来:“你杀不了我的。”那笑声带着仇恨:“总有一天,我杀了你。”

公子襄横刀抬头,朗声道:“慕容不是,你的人白,但却心黑,你才是‘黑杀’。你天天叫人杀人,总有一天,被杀的人是你。”

慕容不是没有再应,公子襄却知道他一定已经听到了。

他回过头,俯身下地,那少年的身子,已被鲜血染遍。

——黑剑涂有剧毒,而双朝却薛好无毒。

因为九脸龙王太自负,他自以为自己的双戟,一击必杀,不必喂毒。

否则,卫悲回便死定了。

此刻卫悲回全身已被鲜血染满,但仍呼吸着。

公子襄一探他的气息、心跳与脉搏,微微吃了一惊。

慕容不是的双戟虽未刺中要害,但九脸龙王的真力贯朝,使受创之一为之崩裂,大量失血!

可是公子襄一探之下,这种换作旁人早已重伤身死的巨创,在这少年的身上,生命力仍极盛极强!

他立刻替少年止血:就在同时,也发出了讯号。

就在他的弟子叔梁讫与老君奇赶到之前,他已将一股真力,传到卫悲回体中去。卫悲回勉强睁开双目一会儿,说了半句话:“我飞鸽传书给师父,说你行骗唐姑娘……你要小心……”话未说完。又不省人事。

——九脸龙王的双戟,毕竟伤得太深了。

公子襄倒不关注欧阳独误会的事。人在世间,许许多多的误会,是在所难免的。但听少年卫悲回提起了唐方,公子襄心中却一阵惶急,唐方,唐方她不知怎样了?

就在他想起唐方的刹那,那一种急虑关切,却不知怎的,他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这世界上,有一个像他那么关心唐方的人仍活着,或者比他更关切,这个人以前曾这样极端地想念唐方。而今也如此激烈地想念着唐方,以致在冥冥中使他产生这种恍惚的感觉。

他问:“有没有见着唐姑娘?”

叔梁讫立即答:“没有。藕婶儿她们好像也正在找唐方。”

叔粱讫在七十一子弟中,行事稳重,武功极高。

公子襄想了想,咬了咬牙,道:“你们二人,将这小兄弟送回‘血河派’欧阳掌门处去,告诉欧阳先生,说这小哥儿是慕容不是所伤。”公子襄一个字一个字他说了以下的话:“这人沿途中要妥为保护,不能有丝毫损伤!”

叔梁讫、老君奇一齐斩钉截铁地答:“是!”还加上一句:“我们宁可一死,也要达成任务。”老君奇在七十一门生中排行四十二,轻功极好,办事以决断明快、敢作敢为见称。

“你们去吧。”公子襄叹了一口气,说:“我很放心。”

他虽觉得有些不妥,但又不知不妥在何处,事实上,九脸龙王已被打跑,以叔梁讫、老君奇之才智,一定懂得如何乔装掩饰身份。将卫悲回送回“血河派”去,而少年卫悲问的身体硬朗,一定受得住那两戟,只要不致恶化,到了“血河派”驻地,以欧阳独盖世神功,没理由治不好徒儿的伤!

公子襄又叹一口气:现在他不也得放心了,他真正放不下心的,应是唐方才对。

他扑返“客来客栈”时,人群已走得七七八八,剩下三四队人。见他重返,也没什么看头,便也纷纷走了。

要知道众人心里明白,公子襄武功远高过自己等人,要真的来个反口不认,众人哪里奈何得了他?何况见公子襄追那可疑人的轻功,众人更是连赶都赶不上,打起来就算倚多为胜,公子襄要跑,还不是照样给他跑了!众人也是聪明人,知道既放不过公子襄,跟九脸龙王这等人合作更是与虎谋皮,只见他一上来就杀了辜幸村,可谓六亲不认,杀手无情,没那个本事,沾上他只是徒惹杀身之祸。

而且众人看在眼里,心里雪亮,公子襄怎么说都不像是真的篡夺天书神令的人。

所以公子襄再回到“客来客栈”的门口前,武林人士大部分已散去,剩下的倒是官差衙役,这些差人见着他倒是“小喉爷”长“小侯爷”短的,比江湖无赖还惹人厌,幸亏他七十一门生中,倒有五六个是专门应付这一类欺善怕恶,鱼肉百姓官差的人,公子襄才得以脱身,找到唐藕。只见唐藕和秦歌衫两人正在对话,满面惶急,公子襄心中自是一沉。

唐藕见着公子襄,急得什么似的,问:“公子,可把姑娘找着了?”

公子襄道:“没有见着,姑娘是追踪一个可疑的人去吗?”唐藕跺足道:“唉呀,这可怎么是好!”

她是唐方的近身婢女,唐方待她如同婉妹,她跟公子襄也极拢合,公子襄待人也无婶仆主人之分,所以她能畅所慾言,并无禁忌。

秦歌衫牵牵唐藕的衣铀,劝道:“藕妹儿,你先静静,回答公子的话要紧。”

唐藕急得眼泪都快自眼眶里掉下来了:“妨娘是觉得有一个人可疑,便追了去了呵。”

公子襄紧接着又问:“是不是一个少年?”

“不是,怎会是呢!唉呀!”唐藕着急他说:“是一个和尚。”

公子襄一怔:“和尚?”

唐藕道:“一个吃狗肉的和尚。”

公子襄仍是不解,又问:“吃狗肉的和尚?”

唐藕说:“是呀。一个和尚,蹲在门口大吃狗肉,那时正匆匆要入店门,而店内有了騒动,朋个少年急急而去,姑娘却认为那和尚问题更大,我听她说了一句:‘天下那么大,这僧人眉慈脸正,却偏在众人面前吃狗肉,定有所示意,我去问问。’便要走过去,谁知还未开口,那和尚竟抱了堡狗肉就走,姑娘便去追,落花娘子也跟了过去,公子知道,我轻功哪及她们呀……我只好叫住歌衫,歌衫姊来到时,姑娘和落花娘子早已影踪不见了……

公子襄沉吟了了一下问:“唐姑娘是跟落花娘子一起失踪的?”

唐藕委屈他说:“是呀。要不是落花娘子,姑娘一定会扯我一把,同我一起去的了。”

公子襄又问:“那是一个吃狗肉的老和尚?”

唐藕扁了扁嘴道:“是啊,还是脸目慈仁的呢!真不知他除了吃狗肉外,还会不会吃人肉?”说完了这句话,自己想一想,又担心又害怕,眼泪珠儿便断了线般掉了下来。

公子襄转向秦歌衫问:“你都叫人找过了?”

秦歌衫答:“我已请七十一子弟中五十三人,分五起追索,而今已有四起回来,全无下落。”

公子襄锐利双目如电般在全场疾巡一下,问:“仲孙湫呢?”

秦歌杉说道:“他就是还未回报的一批。”

公子襄喃喃道:“可不要连他也出事了……他往哪个方向走了?”

秦歌衫道:“仲孙湫大哥带六人自史家大宅那边一路搜索过去……”

她话未说完,公子襄已不见了,只抛下了一句话:“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接应仲孙湫一下,你们一有消息,就放信号通知我。”

唐方,你在哪里?

公子襄已经找了好一段时间,已问到“梁王府”前。想到唐方。他心里就疼了一下,骤然间,黄澄澄的夕阳下,有热风沿着瓦据刮来,吹得屋顶上一阵灰扬,迷茫了他的双眼。

远处好像有一声呼喊;似在呼唤些什么,椎心泣血,似有千般的痛楚:公子襄想再仔细听听,忽闻马嘶长鸣,街市繁盛,算卜、叫卖、索价声满耳,晚上夜市刚刚摆好等待客人逛街的路摊。

他自尘沙渐渐落定隐约看到,街市上一个阴暗小角落,正生有一炉火,一个着袋装的人正蹲在那里,火光映在秃头上,晃晃的像一面带有刺青的铜镜。

公子襄用力眨了眨眼,想走上前去看个究竟,但仍看不清楚那僧人的面目,只见到j炉火醒醒恐恐地漾动着,映得那僧人的秃头似有无数蚯蚓在蠕动着一般,从皱纹上来看,那僧人似已年岁甚长。而锅里像是煮着一盆什么东西。

公子襄想再定前去,忽觉背后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他没有立即回头,只保持原来的姿态,他可以感觉到那刺骨的感觉已经很接近他的背后,而且继续地接近着。

公子襄没有动。

那接近的“芒刺”也显然感觉到前面一道铁壁一般的气态,也止住了脚步。

在此刻,公子襄的背门向着那人,那人随便哪一招至少有一千招,可以立即置公子襄于死地。

但那人也知道,只要他一击不中,公子襄也立即至少有一千一百招立时取他性命。

所以他没有动手。

公子襄也没有动手。

那炉火还是醒醒恐恐地焚烧着肉香带着极浓浊的味道,飘迸这巷尾两人的嗅觉里。这时,锅汤已沸,不住地冒着热泡,那和尚拿了个脏杯子,居然在沸汤里洗了洗,又把污糟至极的酒壶,住汤里一放,意思是热一热烧酒,

接下去他的动作更奇怪:他拿起双筷子,居然夹了个热汤冒出来的泡泡。

他一个个泡泡夹出来,像挑米糠里的沙粒一般,泡泡都似是皮革制的一般,都完然无损,一个个泡泡状像肥皂泡沫,飞飘了起来,然后才在空中风中,一一碎去了。

这景象公子襄全看到了。

那人显然也看到了。

那人似稍稍迟疑了一下,因为公子襄可以感觉到背后的剑势稍挫了挫。

然后,背后的“芒刺”,全然不存在了。

那人已越过他肩膀,走向和尚。

公子襄立刻见到火炉里的火,烧成了青焰,极其旺盛,映出了那和尚一张老而多皱纹如层层播招的海波般的脸!

公子襄这时也立即感觉得到,那熊熊的火焰,是那人越走近去时才越盛烈的。

那人是一个年轻人。高而笔挺,剑佩腰间而无鞘,他的人年轻一如他的剑锐利。

那人走过去,在那老和尚蹲着的姿势前,站住。

老和尚依然在炉边,搔首抓腮的,就像全心全意在待锅子里的肉煮熟了然后下酒来吃。

那人俯下身子来,可是双膝仍是挺直的,只要有任何一丝徽动作,都可以使他弹跳一丈,挥剑杀人一般。

那人俯下身子去,在那张木头的矮桌上,蘸了蘸那又脏又破的杯子所余下的一点残酒,在木桌上用指头点了七个小点,那和尚笑了:“萧七?”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