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24章 五大高手一齐出手

作者:温瑞安

这是生死一发的瞬间!

瞬息之间往往可以决定一切,可以改变很多事。

五大高僧,一齐出袭,公子襄已自度必死,他先发动,抢得先手。为的就是竭力走过三招!

“怀抱天下”神功一起,五僧都没有了自己。

就在这刹那间,公子襄已身陷死境。

他连一招都接不下去。

但他能把握一个机会,一个至少可把其中一个敌手杀掉的机会。

这时公子襄抢攻,和五老的“怀抱天下”,亦已发展至淋漓尽致的地步。

就在公子襄眼看可以杀死抱残之际,公子襄骤然住手。

他不想杀抱残。他本来就什么都不想杀。

“怀抱五老”在武林向得清誉,为地眼报仇亦无不对,只是他们误会了以为凶手是他,而事实上种种佐证也指向是他:“怀抱五老”实无不对。

公子襄与“怀抱五僧”本来就是无怨无仇,他只图走过三招以活命,既然走不过,公子襄又何必杀人陪他一死?

所以公子襄骤然住手。

同时间,那翻天覆地的功力,也消失于无形。

抱残活着,连同公子襄,也好好地活着。

良久,公子襄才吁了一口气,缓缓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杀我?”

抱风笑了笑,道:“你为什么不杀抱残?”

抱残也笑了笑:“你不杀我,我们为什么要杀你?”

公子襄愕然,半晌,道:“因为我杀了地眼啊!”

抱雪斜着小眼反问:“那你有没有真的杀了地眼?”

公子襄怔了怔,摇头。

抱花接着笑道:“杀来杀去,杀你杀我,天下人那么多,能杀到几时?天下人那么少,杀都快杀光了……你以为‘怀抱五老’真的是老糊涂吗?”

公子襄这时已听到一个声音逍:“很好,你没有在临生死大难时妄杀无辜,实不负我一番教养。”

公子襄喜形于色,那声音熟悉、温文、淡定,令人听来在深暮切晚时有一种暖意,公子襄立刻就知道他是谁:

“爹。”

大快“梁斗”,飘然而至。

公子襄跪在梁斗跟前,诚惶诚恐,梁斗和蔼地扶起了他,星光下,梁斗的双睁发出智慧的柔光。

“怀抱五老是胸襟广博、识见过人的长者。”

抱风哈哈大笑道:“梁大侠勿要在我们五个糟老头儿脸上贴金了,我们再老糊涂,也不会认为生平光明磊落、大事不可对人言的梁大侠会是凶手。”

“何况梁大侠与地眼的交情深挚,人所皆知。”抱雪接道:“梁大侠若要杀地眼,不必留下这些证据,除非……除非……梁大侠是旨在灭少林,不止是杀地眼一人而已。”

抱月也笑道:“以梁大侠的品行,当然不会这般作为……”

梁斗抚髯笑道:“我也根本作为不起。少林派高手如云,向为武林泰斗,这虎髯岂是我梁斗捋得起的?”

抱月一笑接道:“梁大侠过谦。如此……刀又是小兄弟的所属物,所以我们只好怀疑到你的身上。”

公子襄点点了头,他也非常同意。

以情况而论,换着是他,他也会这般怀疑的,

抱花却道:“但我们对你过去所作所为,待人接物的各种情形,拿来对证追查,我们五人,一致认为,你不会是杀地眼的凶手,于是请梁大侠来,隐在暗处,决定要试你一试……梁大侠知子莫若父,一口答应,认定你真金不怕洪炉火……”

公子襄恍然道:“原来五位前辈只是相试……”

抱残笑道:“我们故意不讲理引你出手,你处处光明坦诚谦虚,足见你是谦谦君子,我们再无理取闹,以‘怀抱天下’斗你,并在你生死一发间露出破绽……”

公子襄大悟道:“原来是五位大师,故意露出空隙……”

抱残哈哈笑道:“这个当然,难道你真以为名震天下,享誉数十年的‘怀抱天下’大阵,给你个抢先发动就会伤得其中一人么?”

说着,他的姿势稍为改变了一下,其他四人,也稍微移动了一点点,而五人都稍稍作厂个字势,五人就这样比划了一下。

公子襄立刻发现,这阵势己无理可袭,就算他发动得再早,出手再猛,也一定役用,根本攻不陷任何一人。

抱残一面恢复回原来的姿态,一面道:“一路上我嘀咕你最多,又引你过来,你当然最恨我,眼看糊里糊涂丢了性命,至少也该拖我一起下地狱……但是你在这生死大眼的刹那,尚不在杀一人,由此可以证明你又怎会施加暗算呢!”

公子襄嗫嚅道:“原来……”

抱风道:“这一试,乃可以肯定公子不是凶手,这倒是好事一件。”

抱月道:“公子能在电光石火间攻出那一招,武功非同凡响,若好好下苦功,可以成大器,数千年后的武林,公子必是翘楚,不过……”

抱花接道:“公子在‘情’字方面,尤其要守得紧,否则……恐烦恼多多,徒响亮奈何!”

公子襄却问:“不知……不知唐姑娘是不是真的还留在诸位大师这儿?”

抱残笑道:“是,这件事说来,应该是对唐姑娘抱憾之至,我在客栈前烧了锅肉,引唐妨娘过来这里,点了她的穴道,跟她说明.为的是引你过来……老袖说的时候,唐姑娘也不住点头,想唐姑娘定能明自我们的用意。”

公子襄道:“前辈因疑我杀地眼;用任何方式对晚辈,晚辈都毫无怨言,但唐妨娘是萧大侠的红粉知音,无论怎样,前辈都不该涉及唐姑娘。”

抱残有点尴尬笑道:“公子说的是,这点老衲也知道,确是做得不好;我们这就向唐姑娘说明去,望她不要生气见怪就好。”

抱雪摇首向抱残道:“五师弟,这事你就做得太过分了,怎可绑架他人呢?何况唐姑娘更是……快快,把她放了。”

抱残搔了搔光头,大是腼腆:道:“是,是……她现下就在‘养心殿’里,我这就去!”

公子襄道:“爹,我也想随抱残大师去一趟。”

梁斗抚髯笑道:“我也好久没见过唐姑娘了,来,就一道走。”

抱风道:“那咱们一齐去好了,咱们四个老秃驴,也好着五师弟给唐姑娘道道歉。”

当他们进入“养心殿”时,殿内一片黑暗。

抱月即取火石将油灯燃着,抱残却叫了起来。

殿里面一切正常,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唐方却不见了。

抱残急得直跳:“我明明己点了她的穴道。”

抱风皱起了眉头:“你是用什么手法封的?”

抱残急出了豆大的汗珠:“那手法除了我们五人任谁都解不开的,要三天才会自动解掉的那种。”

抱月接住急问:“高眠指?”

抱残急得什么也似的:“就是高眠指法!”

众人都了解抱残的功力,他的点穴手法绝对不可能出错,而惟有能解这种点穴手法的五个人怀抱五老,现在都在一起,没有谁曾去解开唐方的穴道。

——但而今唐方却不在了。

“以唐姑娘的个性,”梁斗说:“她在这里,必然能听到外面的事情,她不可能不出来见襄儿以及排解这事的,除非……除非……”

抱残啪地一巴掌,击在自己头顶上,双耳都震出了血。梁斗一个箭步,双手用力抓住他的两只手,抱月沉思道:“五师弟,而今急也是没有用。看这情形,地上犹有余温,想必是我们与公子襄对峙时给贼人偷进来干的,才走不久,或许可以追回……”

抱花一拍大腿,说:“是啊!如果不是在那时候我们专心应付公子襄,贼子轻功再好,但只要近我们五十丈内,是断断逃不过我们耳中的!”

抱风也眼睛一亮道:“既然如此,何不立刻去追?”

众人于是分头去追,以七人武功,当然快如鹰隼,精警非常,但在附近数里不获影踪,到得了晚上,七人怏然而归,聚在一起,相对黯然。

抱残自知闯了大祸,抱憾愧急,恨不得作些补救,正待追出,忽灵机一触,向急如热锅上蚂蚁的公子襄问道:“你今日与那少年交手后,萧七不是递一张条给你吗?不知与此事是否有关?你快拆开来看看。”

公子襄本来一听唐方失踪,已急得六神无主,听抱残这般一说,急急自怀里掏出字条,但手中所触,字条竟已变成一团灰!

公子襄初不明白何故,再一思虑,方才醒悟适才与五太高手比招,“怀抱天下”虽凝而未发,但劲道蓄存,一旦激发,力胜万钧,他自己也聚力于身,互相顽抗,身上柔衣倒可核力,但怀中字条,怎受得了这种极其巨大的压力,而致榨成粉尘。

抱残一见,唉呀跺足,搓手搔腮道:“糟糕糟糕,这小子不是好东西,他送来的信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这时大家都在着急,不知怎么办好,就在这时,喀勒一声,似有人推开庙门而入,脚步甚是跟跑,殿中七人,互觑一眼,一阵急风,烛火一阵急晃,殿中已不存一人。

只听那跄跄踉踉的脚步声,不久已来到殿前,那人的喘气声。也越来越急促,那人正想推门:暮然门被打开,前后左右都有人,在月初照下,那人见到有七个人。

五个老僧人,一个中年文士,一个公子。

这人甚为吃惊。

但那七人也在月芒映照下见着了这人,却更为大吃一惊。

当中午的时候,公了襄自“客来客栈”去追少年卫悲回的时候,唐方也披那抱残老僧引得生疑追踪。

落花娘子对唐方心生好感,于是也尾随而去。

追得一程,在无人处,那老僧反过头来哈哈一笑道:“唐姑娘,为追查一件案子,只好先委屈一下,借姑娘一用,那小子才会跟来。”

唐方莫名其妙,落花娘子却已跟了过来,她卫护唐方,而且她本人亦非善男信女,出手便与抱残打了起来。

要知道抱残大师的武功,已高到了绝顶,他的武功施展起来,绝不在当年天正、太禅这等高人之下。

唐方虽然冰雪聪明,落花娘子的武功也在武林中称霸一方,但跟抱残交起手来,仍是相差太远。

未几,唐方和落花娘子,都被抱残大师封了穴道。

抱残旨在唐方,故点唐方之穴,乃用独门手法,点落花娘子穴道,只用普通手法。

而抱残心里是估量莫承欢这等功力,怎么也不可能以己身真气冲破被制重穴的。

所以他安心乐静,一手一个,将两个拎回庙里去。

他却不知道,在唐方、落花娘子追来时,还有两人,远远尾随而至,一见抱残出手,情知非同小可,便在远处偷窥,不敢近来一步。

这两人便是江伤阳与甄厉庆。

这两人一直跟踪抱残先回到庙字,再见他一人夹了锅肉悠悠游游出来,江伤阳便道:“好机会!”

甄厉庆冷冷道:“咱们进去,救了落花娘子,劫了唐方,不愁公子襄不交出‘忘情天书’和‘天下英雄令’来。”

甄厉庆翻翻眼白,反问:“你以为公子襄真的有天书神令?”

江伤阳迟疑了一下,道:“如果没有,干吗陶醉又说他有?”

甄厉庆冷哼道:“陶醉都死了,说这话的人也不见了,谁知道是真是假,你看公子襄的一举一动,像真是盗了这两件武林瑰宝吗?”

江伤阳侧头想了想,答:“这……却又不像。”

甄厉庆冷冷道:“不像就好。”

江伤阳自觉与甄厉庆在武林中可说是平起平坐,武功相差不远,见甄厉庆这一副胸有成竹、大有玄机的样子,大是不顺眼,便道:“既然不是公子襄搞的鬼,咱们还留在这里趟这趟浑水做什么鬼?不如去吧!”

甄厉庆瞪了江伤阳一眼道:“走,走去哪里?放着现成的便宜不要,还到哪里去找?”

江伤阳不明所以道:“便宜?你是说唐方?”

甄厉庆道:“如我们能挟持住唐方,至少有一大好处。”

江伤阳问:“什么好处?”

甄厉庆道:“你刚才也见到的了,公子襄为唐方失魂落魄,只要我们挟持住唐方,公子襄将不免为我们所用。”

江伤阳眼睛亮了起来,过一会又意兴萧索,道:“唐方是萧秋水红粉知音,甚得武林关心,说难听点,而今便是他遗愿,这样对待,恐怕不太好吧。”

甄厉庆谈淡地道:“有什么好不好的,武林中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最好是你死我活,要嘛就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要嘛就退出江湖,归隐收山,免得别人给你收尸!”

甄厉庆的笑容使全脸的皱纹都牵动起来:“公子襄家财万贯,座下高手如云,若将他挟持在咱们手里,试问何事不可为?何事不可做?嘿嘿嘿,到时候,咱哥儿俩又何止称霸一方而已?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啦,何乐而不为呢,哈哈……哈……”

江伤阳听得冷汗直冒,终于咬牙,道:“好!就听甄兄的!”说着就要掠出。

甄厉庆忙一把拖住,低声问:“你要干什么?”

江伤阳一呆道:“去劫唐方呀!”他指指抱残大师的去向接道:“那秃驴已经远去了,他武功高得很哩。此时不动手,尚侍何时?”

“还要等机会。”甄厉庆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时机还未到。”

江伤阳不明所以:“怎样才是时机到来?这……这倒要有问甄兄了。”

甄厉庆例嘴一笑,问道:“你看适才那秃驴,身手如此之高,我们能接得下几招?”

江伤阳想了想,道:“恐怕最多一招两招,大不了三招四招。”

“是了。”甄厉庆没好气地瞪了江伤阳一眼道:“武林中武功那么高的和尚,你猜猜是谁吧!”

江伤阳才想了一下,脸色已倏然大变,几乎跳了起来:“莫非……莫非是嵩山上那……那五个老不死?”

甄厉庆冷冷地道:“除了他们,你说,还会有谁!”

江伤阳一面点头一面恍悟地道:“你是说,那只是他们其中一人,还有四个,正在庙里?”

“所以我说,暂时不能动手。”甄厉庆的皱纹,堆了满脸:“他们的其中之一,综合我们两人之力,也才能接得下两三招而已,要是五人合击我们,我们还会有命在!”

江伤阳偷偷地吁了一口气:“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反正他们在明,我们在暗,长久等下去,总会有便宜可捡的。”甄厉庆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最后又总结一句:“要赢,就要沉得住气,耐心等下去。”

“何况……我们至少还要等一两个人来。”甄厉庆的声音,听来有几分神秘迷离。

江伤阳却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对眼前这位伙伴,更加莫测高深:“等人?”

甄厉庆点头。

“我们等的是谁?”

甄厉庆张开血盆大口,似想说话,却笑了一笑,脸肌牵动着皱纹,如山如海一般。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两声夜雀的叫声响起,一起,一落,随后又是二起,二落。

甄厉庆脸上也不禁呈紧张之色:伏耳在地,听了一会儿,却闻林中又传来乌鸦叫声,三起,三落。

甄厉庆即鼓起气肋,胀卜卜地叫了两声,又叫两声,直如夏雨后蛙鸣一般,江伤阳正侍相询,甄厉庆用一根指头竖起chún边嘘声道:“别吵,来了。”

话未说完,林边已掠起了两条黑影,如鸟一般快,如黑暗一般无声。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