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25章 小妹

作者:温瑞安

江伤阳只见甄厉庆迎上去,三人嘀嘀咕咕了一阵,其中一人好像还争持了几句,终于两人都一齐点了头,然后向江伤阳那儿走过来。

江伤阳认识其中一人,乍见心里一掠,怎么他也来?口里却叫道:“中叔崩,你也来了?”

这人虽在夏天,仍身着皮裘,五短身材,两只眼大若铜铃,长有一口烟屎牙,江伤阳认识这人,而此人正是“十方霸主”之一,位居南方,叫做中叔崩,外号“无地自容”。

这“无地自容”四字,指的不是中叔崩本人,他的脸皮,可以算得是到达了“针刺不入”的地步,哪里还会“无地自容”?这四个字指的乃是他的对手遇着了他,连退路也休想有!

江伤阳在未成为一方霸主之前,曾跟此人一齐做过案,河北博英镖局连镖师到趟子手五十二条性命,江伤阳所干掉的不过是“零数”,其他都是由中叔崩发狠时杀个精光的。

江伤阳自认为脸厚心黑,但见了那一役中叔崩连镖局的大闺女、小婴儿都不放过时,心里有数,便跟中叔崩没有再来往,回去好好守稳他的东南天下,以免一个不慎也教这南方霸主给来个大鱼食小鱼——吞了。

中叔崩向江伤阳抱了抱拳,笑嘻嘻地道:“这位是西方霸主海难递海兄,江老弟没过见吧?”

江伤阳心中又是一凛。怎么这两大霸主,像与甄厉庆事先约好一般,来此相见,究竟他们又怀有什么目的?自己要多加警惕才好。

原来“十方霸主”中又另有排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面为小支,这四名霸主的武功也不如东、南、西、北这四名霸主,而“四方霸主”又在这八人之上,武功、声望、实力最强者,却要算是“中方霸主。

所以西南霸主莫承欢、东北霸主辜幸村、西北霸主甄厉庆、东南霸主江伤阳四人,论声名地位,都要略逊于东方霸主陆见破、南方霸主中叔崩、西方霸主海难递、北方霸主汪逼威,而汪逼威所最服膺的,正是中方霸主田堂。

海难递现刻似有戚容,点头道:“幸会。”

随即向甄厉庆似有些紧张地问道:“她……就在这庙里?”

甄厉庆:“是,不过现在还不能动手。”

海难递似乎很有些着急:“为什么现在不能动手?”

“因为……”

甄厉庆还没有答话,这时候一先一后两条人影,已掠人庙去。

中叔崩脸色微变,道:“怎么少林抱残也来了?”

甄厉庆笑道:“里面还有抱花、抱月、抱雪、抱风,‘怀抱五子,全出动了,不怕公子襄飞上了天。”

中叔崩茫然一阵,然后脸上蓦然露出了笑容:“小妹真好计划!”

甄厉庆露出黄牙笑了笑:“当然唆,要不是她有法宝,咱们又有谁肯替她做事来着!”然后将脸色一冷,道:“公子襄刚刚入内,因地眼离奇毙命一事,定必与五个老和尚大打出手,我们就趁这会下乱,掩进去动人……可千万别发出声响,让‘怀抱五子’觉察了,我们四人,不堪他们一击。”

中叔崩笑着打趣道:“得了得了,别的人咱们可没看在眼里,少林长老,成精成怪,可是惹不得的。”

江伤阳心里可莫名其妙,不知“小妹”是谁,但只觉里面大有文章,回头望海难递时,见弛也是迷迷惘惘,仿佛若有所思。

于是江伤阳、海难递、中叔崩、甄厉庆四人偷偷潜了过去,就在“怀抱五子”与公子襄对话之际,将落花娘子的穴道解了,落花娘子自是会意,背了唐方悄悄溜了出来。

五人背着唐方,窜出了院落,落花娘子道:“看来外面公子襄已至,那五个老家伙对唐姑娘也无歹意,何不就此地请那几个臭和尚解开姑娘的特殊穴道……”

唐方穴道被封,但神智清醒,一方面也但心公子袭安危,眼内大有同意之色。甄厉庆却道:“莫霸主这是妇人之仁!这叫放虎归山,再则,到手的肥鸡不到口,我们就白干一场了。”

落花娘子不由得狐疑起来,警戒地负唐方退了两步:“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中叔崩一见这种情形,圆场道:“我们的事,慢慢再说,若在这里闹起来,那五个老鬼必定听到,以他们的武功,我们是罩不住的,何必多生是非!快,快,我们到别处再说。”

落花娘子这才消了气:“要加害唐姑娘,我可不答应,这是有言在先的……”

中叔崩赔笑道:“哪里话嘛!这个是当然的……”

落花娘子游目一扫,见海难递始终痴痴地端凝着唐方,冷晒道:“告诉你们,有我莫承欢在,不会让你们打歪主意的!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

甄厉庆强忍住一口怒气,道:“先到不远处‘李大福瓷器店’去,小妹叫我们一得手就往那处去集合!”

落花娘子一呆,道:“小妹’也会来么?”

甄厉庆眼珠子一转道:“不一定。”

江伤阳这回可憋不住了,问:“‘小妹’是谁?”

中叔崩忽道:“这就走吧。”

当先掠起而去,其他人纷纷跟上,片刻没了影踪,这时“怀抱五子”和公子襄犹在僵持,双方尚未动手,梁斗也还未现身。

他们到了李大福瓷器店处,老板是个圆圆嘟嘟、安安秦泰的中年人,他一见中叔崩等人到来,就打开了门,引他们进入了店里的一处摆满瓮器的角落:。

“伙计都给遣走了。”李大福红彤彤的脸上堆满了假笑:“这里很安全。”

中叔崩忽问:“今人那幅’松荫消夏’卖了多少银子?廖老板好好刮了一笔了吧?”

李大福仍是满脸笑容,道:“我姓李,不姓廖。另外‘松荫消夏’没卖出去,卖出去的是‘鼓琴图’。”

中叔崩这才有了笑容。

“你真的是来按应我们的?”

李大福笑态可翔:“如假包换。”

甄厉庆忽然问了一句:“依你看,‘小妹’她会来吗?”

李大福稍为犹疑了一下,又说:“遇到这种大事,通常‘小妹’都会亲自出马的。”

中叔崩点点头,道:“好,没你事,你可以下去了。”

李大福便躬身而退,隐于瓷器之后。

这李大福是什么人?而“小妹”又是谁?据这些人所言,似乎“小妹”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身份地位似乎犹在他们这几人之上。

这是落花娘子与江伤阳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莫承欢只见唐方——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心中不由得一痛,痛惜这样一个好姑娘,足不应该在世问受苦的,便说:“快解开唐姑娘穴道。”

甄厉庆摇摇头道:“落花娘子,这穴道我们是没本事解开的,少说也要再等四五个时辰,就自会没事了。”

落花娘子道:“那么就把唐姑娘送回‘梁王府’去吧!”

“送回‘梁王府’?”甄厉庆两只小眼睛一直骨碌碌地转着,“岂不是放虎归山!”

落花娘子沉下了脸:“甄二爷,我莫承欢的话,可是讲过算数的。”

中叔崩见二人将要闹僵,便撇开话题道:“落花娘子既是唐姑娘的朋友,当然也知道公子襄这人对唐姑娘图谋不轨,如果将唐姑娘送回‘梁王府’,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这时听唐方闷哼一声,落花娘子望去,只见两缴秀发披在唐方颊上,表情是十分愤怨及不服的,落花娘子转向中叔崩道,“我看公子襄不是这种人,就算是,唐姑娘也自有选择,唐姑娘是萧大侠红颜知己,若在我们手里万一有了个闪失,天下英雄都不会放过我们的,还是把唐姑娘平平安安地送回去较好!”

“天下英雄,谁是‘天下英雄’?”甄厉庆冷哼狡笑接道:“天下英雄就是我们!”

“呸!”落花娘子登时啐了一口,狠狠地盯着甄厉庆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是我看扁了你,像我像你这种角色,在武林中,能跑龙套己是了不得的事,人家赏面才能有的福气!我们算是什么?论武功,只在‘梁王府’上捡便宜,论气派,在公子襄手下图幸存。我们还配逞英雄?秤秤自己斤两,称个狗熊,或许还教人不笑甩大牙!”

“好哇,你这个贱妇!”甄厉庆也气得老羞成怒,光了火:“巴拉妈子,我是男人,出来闯荡闯荡,可谓‘无毒不丈夫’,什么手段都得用,有什么不对来若?你这妇道人家,嫁了丈夫又宰了来自己守寡,你这种女人要脸不要脸啊你?”

“赫赫赫!”落花娘子三声冷笑似从喉咙间钻出来一般:“你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吗?男人做事,我为何做不得!我丈夫姦婬人妻,杀人放火,我不宰了他,难道任由他糟蹋人家老婆,他这种人,有什么杀不得?正如你这种人,诬赖栽赃,却以为娘娘我不知道!”“你……你说什么?”甄厉庆怒极而喝。

“你要我说出来?好,说就说!”落花娘子脸上一片不屑冷晒。“你在‘梁王府’前胡说人道,更在诬辜幸村是受‘血河派’主使,其实只是你俩夺权斗争,互相扭臭的玩意儿而已!辜幸村压根儿就没见过欧阳独!”

甄厉庆大汗涔涔下,厉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落花娘子冷笑道:“你刚才不也当众说过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试想一下,稽健既然是‘九脸龙王’化身的,而他又支持你的话,说曾见辜幸村与‘血手屠龙’会聚,无非是引辜幸材出手对付稽健时,公子襄出手救人之际,九脸龙土伺机下手……”

落花嫂子说着又扫瞄脸上大变的甄厉庆一眼,接着:“结果’梁王府’中还有个仲孙揪,由他出了手,九脸龙王的暗算照样出手,原想先除了公子襄手下一员重将再说……但是你们没有料到,公子襄的武功和反应,还是可以应付得来,于是你们白白在死了辜幸村……”落花娘子冷冷不屑一晒道:“你们这个一石三鸟、乘机搏乱之计,可措只杀了一个辜幸村,而伤不了公子襄分毫,辜幸村死了也好……反正他在东北坐大,近年来已甚影响你在西北方面的基业,而今东方霸主陆见破被公子襄所杀,辜幸村也死在九脸龙王手下。你正好可以独霸东、西北、东北三方面……

甄厉庆怒道:“你……既然知道,又为何任由我逼死辜幸村?”

“因为,我也是你们那一伙人渣!”

落花娘子眯起了眼睛,狠狠地道:“你不杀我,我就杀你,这是武林规矩,我自然知道,辜幸村日渐坐大,刚才在‘梁王府’之役,你就不够他老好巨猾,被揪斗下来,如今不制衡他,这种人一旦羽翼丰了,留着也是后患,所以教你们给杀了,也是大快人心……不过,凭他这等货色,与欧阳独陈仓暗度有勾结,倒是绝先可能,那封信分明是你捏造的,而事实上,与人有一手的傀儡是你,不过不是血手屠龙,而是九脸龙王!”

甄厉庆被气得恨恨地道:“莫承欢……你见死不救,还帮着行凶……你也好不了多少!”

落花娘子谈谈一笑,笑意里有极浅薄的讥消之意:“我本来就不比你们好……我和你们是一丘之貉。”

江伤阳却跳起来道:“原来……原来是这样的!”

落花娘子微晒道:“江十八爷,我们这里,只有你自己以为老谋深算,能玩弄别人于股掌之上,其实我们这些人中……反而要算你最嫩!”

江伤阳一时也不知气还是笑好:“我……”便因懊恼而转了一个话题,问:“那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忽听中叔崩向甄厉庆冷冷地问了一个问题:“甄二爷,你帮的究竟是‘小妹’还是‘九脸龙王’?墙头草,两边倒,这样的人,兄弟我可担待不起。”

甄厉庆强笑道:“中叔兄,你可千万别听那妖女胡说,我……我当然是忠于‘小妹’了。”

中叔崩冷冷强笑道:“小妹’最不喜欢别人三心两意,你若有二心,‘小妹’的手段,你可是心知肚明的了……”

“清楚,清楚。”甄厉庆不知为何,似对“小妹”这人十分畏惧,忙不迭地道:“在下十分忠心,绝对忠心……”

落花娘子呸了一卢,嘀咕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摇尾乞怜,不要脸的家伙!”一手夹起唐方,就要离去。

中叔崩作势一拦道:“落花娘子,你可走不得!”

落花娘子玉脸一寒,道:“中叔崩,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莫承欢可也不是省油的灯!”

小叔崩好笑道:“既然来到这里,怎可说走就走呢?何况……”中叔崩嬉皮笑脸地道:“如果没有我们,落花娘子你还在庙里出不来哩……感恩图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话你总会懂吧?”

落花娘子目光闪动:“你们想怎样?”

中叔崩狞笑逍:“好,快人快语,一句话,唐方是‘小妹’势在必得的人,你必须把她留在这里!”

落花娘子的眼光也狐疑起来,反问道:“看你们如此服膺‘小妹’,她是哪家的野丫头?居然可以号令你们这些豺狼虎豹!”

中叔崩嘿嘿一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小妹’就是我们的代号!一伙有一伙的山,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咱们‘十方霸主’,你说,马首是瞻的头头儿应该是哪一位?”

落花娘子即道:“自然是‘中方霸主’田堂了。”

中叔崩脸色一冷道:“‘小妹’正是田堂的代号。她,就要来了。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