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30章 武林大骂街

作者:温瑞安

只见又有了一群黑压压的人,撑着一面白旗,迎风正招播,上绣一只白猿,栩栩如生,旗下当先一人,白眉自发白须,身着白袍,皮肤白皙,‘正是“天山派”当今掌门人“九月飞猿”周锡海。

括苍派掌门林盼材知来强援,周锡海跟他素来是“并肩儿上,连抉而退”的老搭档,正在大喜过望之际,又听一人道:“天山派帮谁,我招连派就站在那一边。”说话的人是祁连派掌门及一千徒众。

要知道祁连派是小支派,一直受天山派庇护,要不然早在多年前就让岷山派消灭了,所以素来以天山派马首是瞻,这一来,括苍派三派联合,声势大振。

括苍派掌门人称明树哈哈大笑,得意非凡:“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跟我们争,否则动起手来,吃亏的是你们自己。”

崆峒派眼见对方声势浩大,正觉无可奈何,忽听有人说:“你帮括苍,我帮崆峒,你们天山派的人,体想沫猴而冠!”

只见又来了一群人,个个道服玉髻,正是昆仑派的高手。原来昆仑派跟天山派向有宿仇,两派作对,已十数年,恩恩怨怨不知凡几,两派弟子流出来的血够漆遍一座道现了。这下天山派帮着括苍派,昆仑派便要帮崆峒,其实为来为去,最终目的,也不过是阻止对方夺得神令天书,好让自己这方有利。

两方正争得不可开交,昆仑、崆峒联手,虽比天山、括苍、祁连三派声势要大,因昆仑派向有卓誉,门下弟子又极多。双方正在对峙,又有五个帮派出来,分别加入两路人马其中一边。

九脸龙王哈哈大笑道:“原来正道人马,都偷偷地云集于此地,夺宝来也!”

昆仑派掌门育生子寒着脸道:“我们岂是来争宝的!我们是来维护天书神令,不致落人姦徒之手的!”

只听一人哈哈笑道:“好说!好说!人说所谓正派人士暗地里老没牙的喝稀粥,有多无耻(齿)下流,今才教俺尽收眼底。”

当下正派人士都变了脸色,只见来的是两个血衣人。

崆峒派掌门人曾华照动容道:“是血河派的人!”

育生子动怒道:“来者何人?”

左边血衣人道:“血河振的人。”

众皆哗然。血河派在江湖上,是令人闻声色变的帮派,而且杀戮极重,武林中每一派每一教,都不免跟他们结了血仇!

九脸龙王也问道:“是血河派的什么人?”

右边血衣人道:“血河派中无名小卒。”

唐甜道:“血衣人。”

血衣人道:“是血衣人。”

原来血河派中,以服色鉴定派中子弟身份,血衣只是血河派中一般子弟,在血河派中:身份不高不低,大家这才放下心来,见对方可欺,便大刺刺他说:“你家掌门不敢亲来,派你们这两个小卒来,算得上什么!”

左边血衣人道:“这等小事,也用得着我家掌掌门亲至么?”右边血衣人笑道:“除非是萧秋水大侠复出,老掌门才会亲来拜会;若单止天书神令的讯息,掌门人派我们来看看就够了。”

天山派掌门人周锡海忍不住骂道:“城门楼上挂猪头——好大的架子!”

右边的血衣人脸向周锡海,寒着脸问:“你说什么?”

周锡海没料到还会再来问一次,呆了一下,见血衣人目中射出无比凌厉、坚决、仇恨的光芒,不禁心头一寒,但在大庭广众下,不甘示弱,吞了口唾液,说:“我说……你家掌门,椿树上晒衣服好大架子!”

血衣人盯着他,瞪着他,长久,只说了一句话。

“你会付出代价。”

周锡海不知怎地,心里有点慌,但在众目膀暖下,怎能示弱,所以大笑道:“你又能怎样!”心里想各路英雄好汉云集在这里,还当真怕了血河派这两个小卒不成?

就在这时,另一个血衣人冲了过来,原本在周锡海与那血衣人之间,还有五六个武林豪客间隔着的,但那血衣人身法一展,眨眼间已越过这凡人,到了周锡海身前。

周锡海着实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天山派一派之尊,自有过人之能,手臂一掣,天山派“双飞”一式,疾刺而出。

本来众人见那血衣人身法如此之快,不禁替周锡海天为担心!但周锡海这招“双飞”一出,众人的担忧都转出了一声轻吟,这一剑如此轻灵巧妙,对付血衣人已绝不成问题。

血衣人闪身而来的去势虽快,周锡海“双飞”一式显然快妙,但以血衣人身手,不致如此不济,定避得开去,就算不慎中剑,也不致全无闪让,正中胸前!

——一剑刺入血衣人胸前,但血衣人来势仍然不灭,噗地一声,一股血泉,自背后疾溅而出,血衣人竟仍扑前,使得周锡海的剑完全对胸穿出。

越时全场的人尽为大惊失色,忽见剑光一闪!好个周锡海,不愧为天山派一派掌门.临危不乱,左手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柄短剑,承“双飞”一式之未,嗤地又刺了出去。

但是血衣人仍然没有闪避。

短剑插入血衣人腹闯,血衣人半声未吭,右手一掣,多了一柄仅半尺长的利刃,仍逼了过去。

这一来,除了周锡海右手长细直人血衣人胸膛及柄之外,左手的短剑也全扎进血衣人小腹里去。

众人惊噫未毕,那血衣人已一刀扎了下去,全扎入周锡海的“百会穴”里去,纵半尺长的短刃也足够要了周锡海的命。

两人就如此刀剑连住身体,缓缓倒了下去,天山派周锡海本来跟“血河派”没什么瓜葛,只是因为说话一时过于狂妄,却惹来杀身之祸:在场百数十高手,居然无一来得及挽救。

众人看在眼里,莫不惊心动魄,大家心想:血河派区区两员无名小卒,亦如此狠绝,血河派确是沾惹不得的。

天山派各门徒眼看无端端死了掌门人,一干门徒悲愤若狂,副掌门人“九阴真君”康富宁悲怒吨道:“血河派竟为了一句话就杀人!”

剩下的血衣人冷冷地道:“谁辱及我掌门人,谁就得死!”

康富宁怒得全身发抖,想过去讲命,但一触及血衣人的目光,只觉如两道毫无感情森冷凌厉钠电光,不禁一震。想起适才血衣人力搏周锡海天师兄的场面;不寒而栗,剑拔出了一半,却没有抽出来,转头向括苍派林明材等吼道:“我大师兄为你们舍生取义,伤们就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吗!”

括苍派人人脸上,均有郝色,样子甚是尴尬,林明材犹豫了半晌,道:“我们……我们可没叫令师兄……去得罪……得罪血河派的欧阳掌门……”

康富宁怒极而笑:“好啊,那是我死鬼师兄多管闲事了!”转头望向祁连派的人忿道:“你们呢?不是跟天山派同生共死的吗?”

祁连派的人脸色均闪过一丝难色,祁连派掌门人廖桑文笑道:“周掌门之死,我们也很难过……但大家为的是天书神令……犯不着为个人生死,跟血河派结下梁子……何况人死不能复生,而周大掌门虽死,天山派仍在,我们仍支持天山派的……”

康富宁气极大笑,说道:“好!好!好!你们祁连派若不支持我们天山派,岂能维持到今天……当日早就让岷山派消灭了!”

只听一个声音接道:“正是,祁连派忘恩负义,天理不容,天山派帮错人了。”

原来不知何时,又来了一群,说话的是岷山派掌门人邓建业!

祁连派与蜗山派早有宿怨,要不是天山派从中调和,祁连派早就覆亡在实力雄厚的岷山派手里了。

天山派副掌门人康富宁虽在懊恼之中,但神智仍十分清醒,冷笑道:“邓掌门人……要是贵派灭了祁连,第二个要灭的,只怕就是敝派了。”

祁连派掌门人廖桑文紧接着大声道:“是,是呀!’康掌门人明见万里,岂会受你岷山妖徒历惑!”祁连源的人都起了哄。

岷山派的人也纷纷骂了回去,掌门人邓建业笑道:“既然如此,休得怪我站在崆峒这边了。”

崆峒派掌门人曾华照忙不迭道:“我们这儿跟岷山派敌忾同仇,向来如此!”

话未说完,又有人道:“崆峒派是我们死敌,既是岷山派帮崆峒,我们就帮括苍、天山。”

原来是雪山派高手赶到,这一时间,也不知到了几帮几派,多少门人,互相各有仗恃,朝指大骂,这些一方掌门,一派大师,真正对骂起来。口舌绝不在刀剑之下,骂得有声有色,口沫横飞,绘影图声,数典忘宗,借题发挥,左右逢源,眉飞色舞,引经据典,连对方祖宗十八代曾做过的一件对不起自己祖宗的十九代的鸡毛蒜皮小事,也记得一清二楚;骂得鞭辟人里,天马行空皆有之。

这些数十门派骂得正酣,忽听一人道:“欧阳门下为了口角之争,动辄杀人,未免太过分!”

这人声音夹杂在数百破口大骂之声中,依然清晰可了,声音动听,又居然胆敢挑上血河派,不禁令人大奇,均佐了口打量来。

那血河派的人站在中心,虽然在武功而言,并不足重视,但他那么一站,似以他血河派三流高手身份,虽一人之徽,却足可与任何一门一派抗衡,那血衣人听得哪人说,便道:“并非欧阳掌门叫我们如此做,是我们做弟子的,听人辱及掌门,惟死以报而已!”

那鼻音甚劲的声音叹道:“我想欧阳掌门若知道你们如此做。定然反对的,这佯作法,不但在自牺牲了性命,还使血河派大大得罪了武林中人。”

血衣人反问:“你是什么人?”

九脸龙王淬然大笑道:“他是什么人?”他笑骂又道:“你连当今与你家老掌门平起乎坐的唯一年轻高手也不知道,也算在自为人了!”

血衣人动容道:“是公子襄?”

公子襄排众人而出,道:“向你家主人代间平安。”

血衣人道:“老掌门说,若公子襄插手此事,就叫我们不要管,因为公子襄自会妥善处理,不会辱没了萧大侠的遗命遗物的。”

众人听得心里哗然,窃窃私语,武林中人一直认为,长江公子和黄河欧阳,一直是互相敌峙,却未知欧阳独竟如此信任公子襄。

公子襄听得心头一热,近年来他受尽江湖中人的误解诽谤,指他意图染指唐方,窥夺宝物,却不料一直以敌对立场的“血手屠龙”欧阳独却如此偏信他。当下正想说话,却听九脸龙王道:“嘿,嘿,嘿,你们欧阳掌门,也未免太托大了吧?天书神令,是血河派的么?难道你们不插一臂,就是非公子襄莫属了么?”

这一番话一说,群豪本就志在宝物而来,自是七口八舌,响应附和,一起骂起公子襄来。

公子襄也没回答,任众人骂个淋漓痛快,却向血衣人问了一句:“你任由同门拼死,也不上前阻止挽救,自己一人活命,不觉惭愧么?”

血衣人道:“若有第二个人再辱及欧阳拳门,我自会上前拼命。跟他一拼;这只是先后而已,我先为本派牺牲,他也用不着有愧。”

公子襄沉思一阵,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好,好,好,只是……”却又说不下去。

这时他身边同来的十几个门生,早已按捺不住,听人辱骂公子,便反chún相讥,由于公子襄门人口齿伶俐,反应过人,大都颇有文才。十几人骂起来居然窒住了几十人。

公子襄此番来是为找唐方,带了几个子弟来,只是其中秦歌衫、唐藕扶了一个人,正是落花娘子。

他听弟子回骂;觉得实在无聊,便示意收声。

公子襄的门人子弟一旦停声,那些各大派子弟全来个趁胜追击,骂个痛快。

“你们作贼心虚,不敢答话了吧!聪明的快退去九十里外,省得大爷我瞧了不顺眼。”

“什么南公子,北欧阳的……”骂到这里,忽然想起血衣人还在,这“北欧阳”可是得罪不起,无端惹来一身蚁的,便改口道:“这些名号,良已人封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尤其长江公子,夜郎自大,rǔ臭未干的小子,想出风头,自己胡吹大气一番,被人家笑脱大牙而已!”

“公子襄!什么公子襄,以前公子羽在,我“南天王,冯关安都没怕过!公子襄算得了什么!”

“公子襄的祖父梁其友,以前跟我的祖父借过两斗米,今日能站在这儿耀武扬威,一若不是我‘赛信陵’丘怕和祖上有德,梁家早饿得死光死绝了。”

一人骂得性起,新仇旧仇,齐齐涌来,趁着别人纷纷各出奇能,骂个不休时,他也加了一句:

“公子襄可谓卖油的敲锅盖——老大的牌子了,去年我在襄阳遇着他,他居然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跟一干贼毛头前呼后拥地进了庙里去!想我‘飞天锦猫’王文茂在江湖上,武林中可是响当当的。他居然不识抬举,一至于斯,害我一个招呼白搭——他妈的,大丈夫岂能受辱,此仇不报非君子!”

“公子襄的祖上还好,本人还没什么,偏偏养了一群地痞流氓。学什么古人的七十二门生,居然似模似样,真是东施效颦,不知自量,我们是堂堂武人,文人那等无力的东西,也好来学的!”

公子襄开始还想反驳几句,但吸骂的人越骂越离谱,也就一笑置之,不想反驳了。

但最后一人的说话,却得罪了人,只听有人骂了回去:“你‘张飞帮’目不识丁,不识圣人书好处,也不怪你,却胆敢骂起圣人来了,我‘春秋门’崇尚‘春秋’,圣人作‘春秋?,笔则笔,伐则伐,所以“笔伐七十二式’亭誉江湖,你们不知也罢了,竟连圣人都敢乱评,井底之蛙,可笑啊可笑!”

说话的人原来是“春秋门”门主李飞良。

这门主知书识礼,文质彬彬,后来被人欺上门了,才发奋学武。但以武功为副,读书为主,所以一听人辱及诗书,便勃然大怒。

更何况他们的武功,主要一套叫“春秋笔伐七十二式”,所,‘张飞帮”的人辱及,心头火起,便回骂了过去。

“张飞帮”的人也不甘示弱,反讥了过去:“哦,我道是谁,原来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的书生,我真不明白,怎么读书人不上京考试,十年寒窗苦读,却来这武林人是非的地方,嘿嘿嘿,这里可是真刀真枪,不是困着玩的,光靠耍嘴皮子是不成的。”

“春秋门”的人听了,更加火上加油:又骂了回去:“难怪有人说当今武林尽是些粗不讲理的人当家,便是如此!所谓止戈为武,江湖也是讲一个理字,你们不识诗书,居然也出来亮相,不怕丢了祖宗的脸!想你们帮里拜礼的张飞,也‘只是关爷爷的义弟,关爷爷可是夜读春秋的!”

“张飞帮”的人哗然:“人在武林来掉虚文,是糟鼻子不喝酒,虚有其表!”

“春秋门”的人骂道:“你们小兔蹦到车辕上,充什么大把式!有道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你们靠个‘打’字,行么?”

江湖上确有些帮派,是只练武不学文的,听了心头火起,帮着“张飞帮”骂道:“你们靠个‘讲’字,又行么?”

那些科举不第,转而学武的门派高手,也纷纷过来替“春秋门”助把口:人俗语道,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你们这班人大字不识一个,跟你们说圣人也是白费心机!”

两方又大骂起来,有些还忍不住相打起来。

正所谓“相骂无好口,相打无留手”,众人又打又闹,是武林中鲜有的一场大骂街,加上脚下踏着碎瓷,吱哩格勒的,真是好不热闹。

杂六杂八地骂得不休,却听砰地一晌,又蓬地一声,再轰地一响;尘沙四扬,劲气四涌。

众人只觉一般热浪冲来,功力低的人站不住脚,向左右后面退倒,功力高的也要闭气一阵,都循声望去,只见四人各占一方,脸色各异。

原来九脸龙王趁众人相骂之际,偷偷去拿唐看。

唐甜一双睁,始终盯住唐看,见慕容不是有所行动,便立刻出手制止。

只是九脸龙王何等仔细,唐甜才掠近,便左手陡地翻出,一掌劈出,右手依然抓向唐看。

唐甜本待要放暗器,乍见九脸龙王对自己出掌,情急下则双手硬接其一掌,砰地一声,她半空借势三个巧妙“燕子翻身”,足尖落地时,心血迸动,一时出不了声。

萧七一见唐甜被逼退,也不知她受伤了没有,他最爱唐甜,便立时向慕容不是双掌劈去!

慕容不是单掌击飞唐甜,回过头来,连续接了萧七双掌,萧七只觉一道狂飙加火海吞山般涌来,站不住脚,退了十六八步方休。

慕容不是连接两掌,右手依然不停,已捉住唐看臂膀。

公子襄见唐甜、萧七双双出手阻挡,知唐看是关键人物,便遥劈一掌,直冲九脸龙王!

九脸龙王抓住唐看就要先行逃走,由他门人来挡架,却不料一道似极平和的劲气涌来,马上左手一翻,接了一掌,猛发觉只接下其中小半劲力,但知非同小可,只得急松右手,双掌齐出,轰地一声,以几十一年修为交关的罢气,接下了公子襄这看似平和,但一接之下发挥功力无祷的一掌。

这一接之下,公子襄、慕容不是各震退了半步。

但九脸龙王也拿不住唐看了。

九脸龙王连接三掌,只是片刻间的事!众人停止口舌之争望过来时,慕容不是、唐甜、萧七、公子袭四人,已是各对了一掌,各自在估量对方的功力。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