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38章 葡萄成熟时

作者:温瑞安

中叔崩忽然大喊:“等一等。”

那老太婆站住,半侧着身,问:“什么事?”

中叔崩笑着走过去:“前辈手抱葡萄,却不知是自己吃的还是卖的?老婆婆叹道:“葡萄成熟时,我又卖又吃。”

中叔崩道:“那前辈就是‘龙王庙’一流杀手‘鬼见愁’走鬼婆婆了?”

老婆婆又叹了一曰气,道:“正是老身花非花。”

这几句对答里,众人都弄清楚了这老太婆的身份,原来就是九脸龙王手下的“走鬼婆婆”,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江湖上正邪二派,武林中黑白二道,无不对之畏如蛇蝎,故称之为“鬼见愁”。她的闺名却十分清雅,叫花非花。她的一双铁爪,称著江湖,平素装作卖水果老婆婆,据悉她水果都是武器,尤喜拎着串葡萄,到处替“九脸龙王”作刽子手。

走鬼婆婆既是“龙工庙”的人,她两不相帮,是合情全理的。

中叔崩道:“果然是花老前辈!”

走鬼婆婆无精打采道:“什么前辈不前辈,只不过虚活了儿岁,我老人家只是九脸龙王的跟班,不像你阁下是一方霸主!”

中叔崩听“九脸龙王”四字,脸色稍变了一变,又道:“其实以婆婆这等身手,又何必屈居人之下?”

走鬼婆婆苦笑道:“你看,我且不良于行,还能成什么大事!”

中叔崩笑道:“我看婆婆还硬朗得很哩。”

走鬼婆婆谈淡地道:“如中叔霸主没什么事情吩咐,老身要走了。”

中叔崩道:“适才婆婆在屋顶上坐那么久,还不急着要走……而今这么快便离开,可不是嫌我中叔崩嚼舌吧?”

走鬼婆婆无可奈何地道:“那你想怎样?”

中叔崩笑道:“也不怎样,只是想吃婆婆的葡萄而已。”说着伸手到走鬼婆婆怀里。花非花笑道:“我的葡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吃的。”她的一张脸,又长又窄,眼又眯又细,说话像一根针落地般轻细,一笑之下,脸纹纵横,令人不寒而栗。

中叔崩眉一剔嘿嘿笑问:“是么?吃了会怎样?”走鬼婆婆笑道:“泻肚子,非哩啡呢,泻得肚子、肠子一地。”

中叔崩怪笑道:“有那么厉害?”

走鬼婆婆道:“不信你就吃吃看。”

中叔崩道:“好!”倏然之间,一钉往走鬼婆婆心口凿了过去!

走鬼婆婆一旋身,避过了这一记,叹了一口气,但足下丝毫不慢,已踢了四脚,踢向中叔崩身上四处不同的要穴!

走鬼婆婆快,中叔崩也不慢,只见他身上似蛇一般扭闪,已避过四脚、手上的桃木钉,可一丝也不容情,向走鬼婆婆猛攻过来。

她此刻己不受“九脸龙王”重用,只忝作个“龙王庙”、“黑杀”赴唐门路上接应而已,她见到海难递一干人带唐方投宿此处,知道是重大讯息,早已留下暗号,通知慕容不是,一方面贴在屋顶上监视诸人动静,不巧恰好遇上“刚极柔至盟”的中叔崩、疯玩老人来袭“西方霸主”,打到最后,连她也无处遁形。

中叔崩这边,知道走鬼婆婆伏在屋上,早把一切听去,今日万万不能留下活口,初时还忌走鬼婆婆武功厉害,但见之十指全折,而且隐忍退让,知道此人并不足畏;更萌杀人灭口之念,要知道“南方霸主”中叔崩这等人是“凶则惧,顺则欺”的人,走鬼婆婆愈是想退走,他愈是觉得非下毒手不可。

这点走鬼婆婆也甚了然。所以中叔崩猝下杀手,却杀不了她:她猛下绝招,也打不着中叔崩。两人较量起来,走鬼婆婆吃亏在双手俱折,她一生功力,大半浸婬在双手之上,所以渐落下风。

唐方趁这个机会,为海难递解穴,惜功力不佳,几次都解不开禁制,唐方只好一连串用力推拿,希望能撞开血栓,这可苦了海难递,强忍血气翻腾之苦,咬紧牙龈不作声。他肉体虽苦,但精神上却犹坠仙境,只觉唐方抱他、救他、为他解穴,一股似兰似庸的幽香袭人鼻来,他觉得陶陶然,如坠神仙境界,就算一辈子穴道不解,他也甘心情愿,只恨不得这美好情景不要过去。

中叔崩占了上风,估计在五十招内可以解决这老太婆之际,走鬼婆婆忽然将身上的葡萄向他抛去!

中叔崩不知是什么作用,但知是极厉害的武器,否则走鬼婆婆断无理由手脚不离地将它携带着,当下急翻滚闪避,只听轰隆一声,木屑纷飞,忽然间天塌地隐,唐方、海难递、中叔崩以及尚未掠出房外的走鬼婆婆,还有在走廊外淋雨的疯玩老人,一齐站足不住,向下跌落!

走鬼婆婆的“葡萄”,当然不是葡萄,而是炸葯!

这一炸,本来被疯玩老人、中叔崩打劈得千疮百孔的房子,终于坍倒下来。唐方功力未复,海难递穴道被封,疯玩老人自以为中毒且不说,连同走鬼婆婆和中叔崩也不例外,在这凌厉炸葯的震荡下,直摔了下来。

中叔崩、走鬼婆婆二人一跌下即设法扫除身上事物,跳将起来,准备再斗,两人中以中叔崩受伤较轻,双手灵便,动作较快,但炸葯在他极近处瀑炸,他所受波及也最巨,所以当他拨开障碍之际,走鬼婆婆已厉啸踢到!

中叔崩忙乱之中,也双手陡出,刹那间点了走鬼婆婆双足“是读穴”,接着又点中了她的“京门”、“五枢”二穴,走鬼婆婆砰地摔了下来。

但在他点中走鬼婆婆穴道的同时,走鬼婆婆的双脚已同时踢中了他的“中注”、“育俞”两穴,中叔崩只觉全身一震,虽已打倒了走鬼婆婆,但全身同样动弹不得。

这一来,中叔崩、走鬼婆婆、海难递三人皆穴道受制,动弹不得,唐方穴道将开未开,似闭未闭,只是全身无力,剩下疯玩老人,又以为中了唐方毒镖,只冻得在那儿抖哆,却不敢乱动。湿透,却一筹莫展。

这种情形十分古怪,几个名动一时的武林高手,尽在雨中。现在占上风的是唐方,因为众人之中只有她能略为移动,其实真正有实力的是疯玩老人,偏偏他又以为自己中了剧毒。

唐方知道现刻间这人也最危难,恐怕久了他不相信,便自怀中掏出一颗葯丸,递给他道:“你先吃下,可以将毒力延两个对时再发,那时我再配给你。”

疯玩老人半信半疑,唐方叱道:“你不吃,那自己早死早好。”说着便要将葯丸丢弃,‘疯玩老人见状忙拿了过来,仰脖子就吞了入喉,嗫嚅道:“万望姑娘……能早些给我解葯。”

唐方冷冷地一颔首,道:“那要看情形再说。”疯玩老人谦卑十分:“姑娘要是有什么差遣,请尽管吩咐。”

这时忽听一阵蹄声,在雨中破幕而未,激得泥水飞溅,五骑急驰而至:这五骑究竟是谁,实乃关系重大,是敌是友,更令人关心,这时五骑似已发现这片残破的房楼,五人一齐勒马,马匹齐齐发出一声长啸。

本来五马骤止人立,在黑夜雨中看来,颇为壮观,可惜其中一骑,却不知怎的,收勒不住,兀自前冲出几步,马上的人狠狠地用马鞭一抽,呛喝道:“死扁毛畜生,偏不听人话!”忽然哇地一声,原来那马野性难驯,被马上的人鞭得几鞭火了起来,竟将那马上的人摔了下来!

马上大汉一不小心,已摔落泥淖中去,叭地一声,泥水高溅,比适才五马踏泥而来还要壮观。

那大汉溅得一口一脸是泥,刷地抽出腰刀,就要所杀那匹马。

马上另一人问:“老四,你斩了马,待会儿坐什么?”

那“老四”狠狠骂逍:“我干他娘,待会儿我坐老五的马不行么?”只听一人摇手怪叫:“你跌得一身脏,我才不跟你同骑。”

又有一人笑道:“你干它娘?没想到你有这般能耐,连马也……”话未车完,其中一人紧张地道:“你们看!”

这时五名大汉都发现了在坍塌楼房中的五人。中叔崩、疯玩老人、海难递、走鬼婆婆,心中暗暗叫苦,却不知来者何人。唐方在梁王府曾见过这五人,仿佛跟那“东南霸主”是一种的,但也不知是何方神圣。

其实这五个人便是“五方太岁”。

“五方大岁”分老大“躬背太岁”,老二“单眼太岁”,老三“虬髯太岁”,老四“飞骑太岁”,老五“莲花太岁”,五人都是江伤阳的“高足”。江十八爷屈居“十方霸主”之未,他素不心服,故将自己五个徒儿取绰号为“五方太岁”。大有囊括各方这豪情胜概。

只是天不从人愿,江伤阳的这五个宝贝徒弟,一到“粱王府”便吃了大亏,被公子襄手下二大将歌杉、气伯,拧得团团转,一点法子也没有。

现下这五方太岁,见到有这么几个人,倒在泥泞里,状况甚是古怪。

他们除唐方外,也没见过其他数人,其中“虬髯太岁”昔日在“梁王府”前被“气怕”泰誓一喝而震伤了内脏之后,事事小心,杯弓蛇影,便低声说:“我看情形有些古怪。”

“莲花太岁”便是那不愿与那摔在泥泞里共乘一骑的那人,颇不以为然:“我看没有什么蹊跷,别疑心生暗鬼,擒下唐方,交给师父,可是大功一件。”

“躬背太岁”笑逐颜开道:“正是,正是。”

“飞骑太岁”便是那摔下马来的汉子,因不满“莲花大岁”不让他共骑,故意说:“不是,不是。”

“莲花太岁”怒道:“为何不是?”

“飞骑太岁”最喜自夸“骑世上最难驯之马”,而今给马甩了下来,正是一肚气,便说:“想当日这唐方在梁王府中,一见尚难,而今哪有这般容易给我们劫到手,简直痴人说梦话!”

“莲花太岁”怒道:“有什么难?”对方有五个人,我们也有五个人。“冷冷地阻视”飞骑太岁“道:“你要是没胆子,就不要抓好了。”

“单眼太岁”作事向来比较审慎,上次“梁王府”前也是他与泰誓、歌衫正面交涉,大概当一个人只剩下一只眼睛时,为了不想把另一只眼睛也让人挑掉,当然会慎重一些了:“我看也没有那么简单,‘梁王府’的人,是个个都不好惹的。”五人听了,都有些变色,昔日他们五人就一齐在歌衫手下吃过亏,扛着个石狮子,又被点了穴道,在大太阳底下干熬着,那滋味可不好受。

五人低下私语,不敢上前,唐方等五人又是心急,又是好笑,唐方暗忖:总要想个办法,让五人上当替自己解开穴道才是。

中叔崩这时突然嚷道:“喂!”

莲花太岁勃然大怒,过去端了中叔崩一脚,骂道:“你说,你叫我什么来着?”中叔崩“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忍气吞声道:“我叫‘太岁爷’。”莲花太岁下额一扬,威风凛凛地道:“是不是,他叫我做‘太岁爷’!”飞骑大岁冷笑道:“这里我们人人都是‘太岁爷’,也不定是叫你。”

莲花太岁想想也是,更是懊怒,刷地拔刀,架在中叔崩脖子上,吱地划了一道血口,叱喝地:“快改口,叫我做‘五太岁爷’!”

中叔崩这下可心里气苦,他原本想招呼五人,佯作自己和江伤阳是好朋友,叫他们来解开自己穴道,谁知只叫了一声“喂”,就闹了诸多事儿,对方刀架自己头上,换着平时,这五人联手,也难走过自己二十招,如今只好乖乖叫:“五太岁爷!”这一声叫得无限凄苦,无限委屈。

莲花太岁犹不甘心,骂道:“你不会叫大声一些吗?要不要我先把你两片猪耳割下来!”

中叔崩只好又委委屈屈,叫了一声较响亮的,唐方见此情形,虽在险境,但她个性易喜明朗,向不知愁,不禁噗嗤一笑。

五名大岁除了莲花太岁足踏中中叔崩,没看见唐方的笑外,其他四人,都瞧见了,只见那一笑灿若花开,酒涡深甜,所有的娇羞明媚,都给她一人俏丽笑开了,四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纵露太岁喃喃地道:“真美,真美,真美。”

单眼太岁虽只得一只眼,但看东西向比人快,也比人准,又自称为独目金刚,便道:“岂止是美。”

躬背太岁也道:“是美,是美……”忽想起他在“梁王府”前看到个俏丽的丫鬟,结果弄掉了身上穿着的至宝“金丝银甲”,顿生“美人祸水”之概,忙不迭补充道:“可惜不好,不太好。”

飞骑太岁怒道:“明明是美,有何不好,雄道要丑八怪才好么?”

这么多人中,惟有自以为“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太岁没看到,于是放了踏中中叔崩身上的脚,凑过来一叠声道:“美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唐方见这几个土头土脑的人赞她笑得美,心中也高兴,便说:“五位行行好,解解这位哥哥身上穴道,小女子感激不尽。”说着又是一笑。她知道自己被抱残所封之穴,凭这五个“太岁”的功力也解不了,不如要他们先解海难递身上穴道,以便救护自己。

这时五个太岁一齐抢着道:“好!”而莲花太岁这可看见唐方的笑,加了一句:“真的是美。”

忽听中叔崩嘶声道:“你们别听她的,我……我是你们师父江十八爷的好朋友,我叫中叔崩,是替你们师父捉拿唐方的……快快解我穴道,不要笨头笨脑听这妖女胡言……那人是你们师父大仇敌,万万不可解他穴道!”

五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唐方道:“这人悦的鬼话,你们五位精明过人,怎会相信!”

只此一句,五人心里都倾向唐方这面,“单眼太岁”低声道:“据我判断,唐姑娘的赞美,甚有眼光,大有道理。”

‘躬背大岁“道:“是,是,老二眼光最准,人所共知。”转头大声道:“喂,崩牙的,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莲花太岁”更是支持唐方,加了一句:“是呀,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也不相信。”

“飞骑太岁”虽也支持唐方,门禁不住问了一句:“既然真的,为何不信?”

“莲花太岁”被问得一愣,“虬髯太岁”却喝道:“他说咱们五方太岁笨头笨脑,你看像吗?”

“飞骑太岁”闪电的反应也没那么快地道:“当然不像!”

“虬髯太岁”便道:“这不就是了。既然这崩头裂额的家伙说了一句假话,自然说得一百句假话,反正他说了半句假,便从头发假到脚趾尾,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了。”

“飞骑太岁”恍然道:“三哥高见。”“单眼太岁”愈听愈心寒,说:“既然他什么都假,那姓名也未必是真,不如咱们一刀宰了,省得真真假假,让人晕头晕脑。”

其实他是在想,万一这中叔崩真的是自己师父的好朋友,放虎归山,可麻烦透了,不如一刀把他宰了,省得手尾长。此刻五人再蠢,也看出这儿的人穴道全被封制。

谁知其他四人,跟他一般心思,如雷般叱喝了声:“好!”

唐方到没料到这五人如此好玩,真的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头发遭雨琳湿,披在肩上,笑起来徽徽颤动,在湿寒的夜色里,有一种深浓清楚的美。五人看得更是直了眼。

中叔崩这下可是眉毛上挂炮仗祸在眼前,见五个太岁看见唐方眉开眼笑,看向自己就黑口黑脸,情知不妙,但苦于穴道受制,动弹不得,心中大急,向疯玩老人叫道:“老头儿,别给唐方唬着,快去打发这几个人,擒住了唐方,不怕她不给解葯!”

叫了几声,疯玩老人却是不应,最后只懒洋洋说了声:“你刚才不是说今晚谁也活不出去吗?现在可应验咯!”一副事不关己,莫不关心的样子。

中叔崩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正想再设法劝说“五方太岁”,“单眼太岁”最心狠手辣,行事决绝的一人,知此人不可留,忽撷箭开弓,呼地一箭,直刺人中叔崩张开的口里。

中叔崩闷哼一声,登时了了帐!

却忽听一人像凭吊古迹时怀旧缅昔似的,轻叹了一声,说:“没想到十方霸主威名远播,给区区几个五方太岁,一箭穿喉,惨死于斯,永埋黄土,不明不白,鸣呼,既然人生如此无常,又有何恋,你们个个,不如在这反复世间立即死了的好。”最后一句话,尤说得令人惊心动魄。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