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04章 晚上卸新装

作者:温瑞安

这野店并不十分干净,苍蝇嗡嗡地盘旋飞着。

众人人店已一段时间,却在此时才对苍蝇的声音清晰可闻。

因为这是唯一的声音。

隔了好半晌,才有人说话,红巾汉说话,他说:“收回你的话。”

蓝巾汉冷冷加上了一句:“否则躺下。”

那文士坐下,慢条斯理他说道:“仲长九,仲长十,你们两人,替汪逼威为虎作伥已久,七年前‘打鼓岭’上的好杀惨案,‘铜锣棚,的鸡犬不留,全是你们作的好事。”

红巾汉、蓝巾汉两人的脸上,都现出十分诧异的神情来,红巾汉脸色一沉;喝道:“你究竟是谁?”

红巾汉喝问同时,蓝巾汉已下了杀手。

红巾汉的叱声如雷,完全掩盖了蓝巾汉下杀着的风声。

战斗在骤然间发动。

战斗在骤然间结束。

蓝巾、红巾两条大汉,分左右两边倒下去,咽喉处各冒出一股血泉。

现在他们相同处,除了眉心印堂处的一颗红痣外,便是至死不信的大眼睛。

那文士仿佛没有动。

那两柄剑仍在桌上。

他的手也平放在桌子上。

唐甜低声向萧适七道:“好快的剑法!他,正是我们需要的人。”

萧七冷冷地道:“黑剑鞘内的是白剑,白剑鞘内的是黑剑,他以左手使白剑,右手使黑剑,以右剑刺杀左边的红巾汉,以左剑刺杀右边的蓝巾汉。”

唐甜偷愉地瞄了萧七绷起的脸孔一瞥,这次她没有把笑容堆在脸上。

文士杀了两人之后,慢慢地把杯中的粗茶,品尝似的饮完,然后起身付下两文钱,拍拍身上的尘埃,静静地离开。

他喝了茶,就要忖账,就算一两文钱,仿佛他也从不欠人账。

但茶店外的人群,井没有散去。

文士的步履,走到门口,忽然淡淡他说:“你可以下来了,九月天的太阳,并不好晒。”

只听茅棚顶上,一个声音大笑道:“好耳力!只是我汪某人,向来喜欢骑在别人的头上,包括阁下的头上!”

声音是这样说着,人已飘然跃下。

一个又矮又肥的肉团,人不到四尺半高,但有百来斤重,一身金衣熠熠,手中拄了一根铁拐。

唐甜忽然明白门外那些人为什么不走了。

因为他们的头头在这里。

他们的凭藉还在。

这时茶店外又走进来一个人。

一个背上挂了摇鼓,呼呼作响,带油纸伞的书生。

他仿佛是路过钻进来看热闹的,但当三四个“神秘人物”皱着眉头要把他摔出去的当儿,那三四个人都莫名其妙的被扔了出去。

这之后就役人再敢动这个作风憨憨的书主了。

狂逼威比那文士矮一个头,但至少粗肥三倍有余。

但他手里的拐杖,却比文士还长上一倍。

他笑着问:“你就这样走了?”

文士谈谈地道:“我没钱替他们买棺材。”

“哦。”狂逼威笑笑道:“你杀了我两个得力助手,就这样便溜之大吉了?”

文士道:“不必相送”。

汪逼威拎了拎他的铁拐杖,那拐杖合两人高度,纯铁打造,儿臂粗,在他左手拎来,就像拎起一支鹅毛也似的。

“也好,至少你要赐告名号,好让老夫向下属的家人交代。”

文士道:“我在江湖上,没字没号,说了,你也不知道。”

“这样吧。”汪逼威也表示无奈:“你把两把剑留下,勉强算抵‘仲长双雄’的两条命吧。”

文士谈谈地道:“三条命。”

江逼威奇道:“三条命?”又问:“谁的命?”

“你的。”文士冷冷地道:“十七年前,你陷害结义老大方墨洲全家,又蜀结官府,将师门杀得一人不剩,鸡犬不留,来造就你的一方独尊……你这种人,早该死了。”

汪逼威大笑。他的长杖忽裂为二。左右手各执一,一攻一守,发出破空的尖啸:“你不把剑留下,就连命也得留下!”

但留在地上的是他没有生命的躯体。没有人敢相信。

名震四方、九雷重手汪逼威,竟忽然死了。

只三剑。

第一剑是白光。

第二剑是黑芒。

到了第三剑,黑白合一,双拐飞起,落下时,已在丈外,而它们的主人,已丧失了性命。

那些包围的人,来得快,退得也快。

他们的信心已然失去——谁者不敢跟那一双“魔剑”拼命。

唐甜的眼睛发着亮:“五展梅’的‘一笑倾城’、‘福慧双修’、‘阳关三叠’!赵师容的遗学,已经好久未现江湖了!”她奋慨地低呼:“我们‘刚极柔至盟’有这个人,不愁不得天下。”唐甜的上齿轻咬下chún:“只有这一双剑,才是公子襄的劲敌!”

她甜笑着走过去,可是不管她笑得如何甜蜜、纯真、可爱,那文士眼睛发了亮,但却不是因为看见她。

他眼里只有那刚从外面进来的携油纸伞的书生。

“你来了。”

那文士的眸子里,发出友善样和的光芒。

“我来了。”

那书生笑态可掬。

他们俩紧紧握着对方手腕,然后面对面坐下来,唐甜就愣在那边;文土没有招呼唐甜坐,那书生却赶忙松了手,腾出一张凳子给唐甜。唐甜带着含蓄的甜笑,盈盈坐下,谁都看得了出来,她是一个名门淑女,大家闺秀。

可是那文士的一双眼睛,就像他鼻尖一样,朝上翘得高高的,除了看那书生的眼神像个看放鞭炮的小孩子一般外,唐甜那么一个可人的女孩子坐在那儿,他就当茶壶摆在桌子上没什么两样。

那书生介绍道:“她就是蜀中唐门的唐甜,近来创立‘刚极至柔盟’,跟兄弟我;萧兄、铁二哥、唐三千等一起闯……您也是我们借重的人物。”

唐甜正在等接话头,那文士却只关切在那书生身上道:“你近来可好?”

那书生笑道:“好。”恐唐甜尴尬,便又道:“这位就是方小哥儿,方觉闲,他是当年赵师容的入室弟子,权力帮李、赵、柳溃倒后,他伤心失望,从此遁迹山林,不问江湖世事……”

唐甜笑语晏晏地道:“其实倒了权力帮,江湖上可以再起个……”

方觉闲打断道:“容兄若没有什么事,兄弟我要走了。”

方觉闲淡然站起,那书生也只得站了起来。唐甜可急了,道:方小哥儿,‘刚极柔至盟’留你来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凭你武功,是武林一把黄罗大伞,咱们都靠你的庇荫呢……这番打天下,不愁没名儿,俗语说地好,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方觉闲淡淡地道:“我要出名,早就不必卖剑了。”随后向那容姓书生一拱手道:“容兄,我告辞了。”

“打鼓书生”容肇祖一时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唐甜粉脸一寒,叫道:“萧七!”

萧七站起,向容肇祖一拱手,道:“容兄弟,多有拜托了。”

客肇祖脸上一阵阴晴不定,终于咬了咬牙,趋前说道:“方小哥儿。”

方觉闲一直往前走,他听到了叫声,仍然走了几步,越走越慢,终于停了下来,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出奇地低沉:“容兄,我这一停下来,可以感觉到,我一生不涉世事的修为,全给毁了……容兄,您真的要叫我吗?”

容肇祖沉默了半晌,终于道:“是。我叫你,你答应过……”

方觉闲回头,长吸一口气,接道:“我曾欠你一个情,答应替你做一件事。”

容肇祖勉强笑了笑,想把气氛弄好:“您放心,在‘刚极柔至盟’,不会是坏事。

方觉闲定定地道:“你只要说,是什么事,而且,我只答应,做一件事,只一件事。”

容肇祖望向萧七。萧七望向唐甜。唐甜笑得好像狐狸太太敲着了小鸡的门,笑道:“不管何时何地,答应我们,出一次手。”

方觉闲根本不理,只是平平直视容肇祖。

容肇祖干咳一声。望向萧七。唐甜也望向萧七。

萧七痴痴地看了唐甜一会,终于叹了一口气,向容肇祖道:“容三郎.你知道,我从来不要人报恩……”

容肇祖赶忙道:“六年前,你救我的大恩大德,是当然要报的。”

萧七长吸一口气,毅然道:“那请你代求方小哥儿一次,要他出一次手,无论何时何地。”

“好。”容肇祖转向方觉闲,眼睛却没敢与对方直接接触,道:“方小哥儿,请答允我们出一次手,无论何时何地。”

方觉闲缓缓地。缓缓地点头,然后问:“对象是什么人?”

容肇祖又望向萧七,萧七转望向唐甜,唐甜眼珠儿一转:萧秋水么?跟老太爷子和老奶奶之战,哪还活得了?“十方霸主”、“九脸龙王”么?没什么应付不了的!公子襄……对!公子襄!

她笑得又像一滴蜜糖,轻轻吐出三个字:“公子襄”!

萧七又长吸一口气,拧首向容肇祖说:“公子襄。”

容肇祖听了,脸色一变,他垂下了头,看着自己双手。仿佛每一个字都有千钧之力的声音,沉重地道:“公子襄。”

声音低沉得就像是吊唁。

“公子襄?”方觉闲眼睛直了。他悠悠地忆起,在那黄土的沙原上,当晚霞满天,那个教子弟练剑的人……而今,竟也无可避免的,自己真要和他决生死了?他想着,鼻子又高高地翘起,像瓣玉葫芦一样:“我答应你,不过,我此生就陷进去了。”

容肇祖仍然垂着头,他的脖子也如有无形的千斤压力,方觉闲“笑笑又说:“也罢,听说最近唐方唐女侠跟公子襄在一起……唐方一战,为萧秋水,名动天下……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能见唐女侠再死,也算不在此生了!”他忽然豪爽地以手拍击木门,用一种清厉的声音高歌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唐甜这时脸色变了。她本来正得意地笑着,一刹那间,她脸上的甜,都宛似封了霜、下了毒似的,她低下首去,仔细看去,可以瞥见她颧骨显有两道青筋。

这时萧七正向容肇祖悄声问道:“容三郎,敢问一事。”

容肇祖默然道:“萧兄您说。”

萧七道:“方小哥儿跟你是……”

容肇祖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只是邻居……我家境比较富裕,而且练武比他早……他是很迟才得赵师容所传的……他家境坏,有次屋被凤刮走,差点冻死,我把他和他老爹接到家里来,住了几天……就这样,他自认为欠我一个情……”

容肇祖越说越感到脸上无光,但说到最后,终于也抬起头来,望定萧七,道:“有些人,有恩必报,已诺必然的。”

萧七也望定了他沉重地道:“是。”

这一瞬间,萧七、容肇祖、方觉闲,这三个性格、出身、武功都完全不同的人,心里都有一阵忽然的激动,不管这激动是来自对别人还是对自己的,都是一个武林中人、江湖好汉所珍视的“有恩必报,一诺千金”!在方觉闲,也许是指他对容肇祖的一饭之恩,在容肇祖.也许是在他对萧七的感恩图报,在萧七,也许是为他对唐甜的“情”字勘不破……这顷刻间,三人心里不约而同的,都有些感动。

——唐女侠!唐方。

又是唐方!江湖人,人人都知道,“唐女侠”只有一个,而且就是唐方。

唐甜实在不明白哪里比不上她的小姨,但是她确实知道,她不如唐方。

唐方虽名份上是她的小姨,可是在年龄上,并不比她大多少。她记得,有次唐方在外面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那时她是跟几个妹妹在她房间里,唐方轻快地唱着歌,走进来,对着铜镜子,卸她束起的如云乌发,“瀑”地垂掉下来,就连唐甜是女孩子,也一阵心动。只听唐方旁若无人地轻唱:“姑娘我生来爱唱歌呀,一唱就是几大箩……”

唱着又抿嘴笑,忽又“花”地一笑,贝齿都露出来了,齐齐白白的,酒涡深深的,在房棂的走马灯下,唐甜瞥了这一眼,很清楚地知道,这小姨,不但比自己快乐,而且比自己好看,更比自己年轻。

这小姨双颊俏白,但又红配配的两朵飞上了靥,只见她自己又神秘地一笑,轻快地歌声轻而低哼:“郎在一乡妹一乡……有朝一日山水变……”

唐甜不知道这首歌是浣花萧家萧秋水唱的,可是谁都知道,这小姨恋爱了。恋爱得那么动心,连名震天下的唐门规矩,都不顾虑了。连武林中也是唐家里最有威望的女人唐老太太的垂爱也无动于衷了。她那么不经意地唱歌,自己笑,甚至忘了在房里羡妒的姊妹。

她卸下了常着的轻装,穿上水色罗裙,让乌发重新梳妆,饰上玉替,笑道说,那么快乐:“他,还没见过不是劲装的我呢。”

那个“他”,便是日后名动武林,声迹八表的萧秋水!

这更使唐甜嫉妒。于是她把事情,用巧妙的方法,让唐老太太知晓。唐老太太囚住了唐方。

唐方不快乐了,可是萧秋水不远千里,历尽艰险来找她,以至唐家堡,与唐老太太及唐老太爷子作出一场迄今尚未知胜负生死的殊死战……

唐方终于失去了萧秋水……就算比她美,比她年轻,也不如她快乐了……

——可是竟又有了个公子襄!

而且唐方还要公子襄去找萧秋水!

难道天下间的美的好的,都让唐方占尽了么?连这野店里一个懒散闲人,也是为见唐方,而不惜与公子襄一战!

——而她自己呢?她也是唐门的人,她是唐甜啊!

唐甜永远不能忘记,她目睹唐方,在梳妆台边梳鬃、卸妆,那哼着的歌,那快乐的神情,那幸福的酡红,那秀细得如燕子剪窗而出的小蛮腰……她那时正在吃着冰糖葫芦,故意把糖浆糊在唐方的枕裳上……她那时发誓,自己长大后,一定要做唐方。

可是唐方只有一个。

——除非没有了唐方。

……那时候,人间就只剩下唐甜了。

想到这里,就想到萧七、铁恨秋、容肇祖,还有方觉闲,都会为自己而去杀公子襄,找“天下英雄令”,夺“忘情天书”……唐甜就微微地笑了……很快地,她的笑意又如蜜一般甜。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