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41章 龙王的雨伞

作者:温瑞安

九脸龙王心中暗惊,没想到自己空着一双手,居然还对身负重伤怀中抱人的公子襄取之不下,他人一站起,又哈哈一笑,如果他身材若不是那么肥胖,这下翻身动作,倒是可以说是潇洒大方,从容利落。

随着他哈哈一笑,手心一掣,已多了柄银光熠熠的短戟,公子襄道:“这是我第三次会你的……乾。”此语一出,两人脸色皆变了。

九脸龙王脸上闪过一丝狂喜,他原本心中惊惧,公子襄吃了他重手一击,居然若无其事,而今听他出声,知其中气短弱,内腑焦竭,故此那一句话到了末尾,居然不能一气呵成说下去,有了中断,伤势显然极沉重。公子襄脸色也一变,因知自己伤势发作,真气不畅,以致说话尾声不继,让九脸龙王看了出来,可是大大不妙。

九脸龙王一旦把握到机会,哪里肯放过,笑道:“是呀,恐怕不会有第四次了吧……”公子襄情知此战非同小可,暗自凝神,运气调神,不去理他,九脸龙王哈哈笑道:“长江公子、九脸龙王这一战是迟早的事,今儿就要在这里了结。”

唐方道:“慕容不是,你趁机偷袭,不嫌卑鄙无耻么?”

九脸龙王冷笑道:“卑鄙无耻。是他先和那搬儿两个打我一个,就不卑鄙无耻?”

唐方骂道:”您强词夺理,笑脱别人大牙。”

九脸龙王也有些生气,冷笑道:“笑不笑脱别人大牙,是别人的事!今个儿谁是赢家,说的话便是对的。”

唐方也冷笑:“只手遮天的事,古来成功有几人?”

九脸龙王道:“自然多如过江之鲫,凡作这种事而不为人所知。旁边无人又怎知道那些享有名声的英雄豪杰莫不是如此?”

唐方哼了一声,说:“那是伤的说法。”

九脸龙王道:“何止说法,而且是我一贯作法。”

秦歌衫初不明唐方何以要说这些,但见唐方一双眼睛,不似平日如此清明宁定,心中忽撮然而悟,接道:“你这种做法,除非杀尽天下的人,否则休想遮天瞒日。”

九脸龙王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来插嘴!”

唐方道:“她不是东西,她是人。”

九脸龙王冷笑道:“一个不知好歹的黄毛丫头!”秦歌衫回骂道:“总比一只不要脸的肥猪好!”

九脸龙王怒极而笑,道:“我不上你们的当,故意逗着我说话,让你们家公子爷调息养伤……”他机警过人,见唐方、秦歌衫纷纷逗引自己说话,大起疑窦,立刻醒觉过来,唐方本来就是想尽量拖延时间,让公子襄以内力压抑伤势恶化,秦歌衫、明扫华同一样护主心意,先后领悟,故意激怒九脸龙王,只求将他注意力转移,不借出言相激,其实两人手里冷汗直冒,万一九脸龙王翻脸出手,自己可绝不是他对手。

九脸龙王一旦洞透三人意图,笑道:“你们三人,自要为所说的话,付出代价,一会儿就让你们知道我九脸龙王的手段……”话题一转:“不过,无论你们怎么说,公子襄都是死定了,”话一说完,和身扑起,银戟直刺公子襄。

秦歌衫、明扫华见主人危急,也飞身而起,想要救授,但白衣一闪,公子襄双目陡睁,神光暴长,半空飘起,已截住九脸龙王!

这一下两人再次半空中文手,九脸龙王银戟如点点寒星,又似灵蛇吐信,慾吞慾吐,公安襄在半空腾挪闪移,一对手掌,戟刺到哪里,他就往那里劈去,两人交手十数招,一齐落到了地上。

两人一落下地,只见公子襄洗得发白的长衫,宛似洒了百点梅花,衣帛掀裂,但都没有见血,原来,每一次都刺破他衣衫,虽未及肉,也是凶脸已极!

两人一落地面,轰隆一声,跟着砰的一声闷响,震了一震,秦歌衫、明扫华、唐方看得人神,都吓了一大跳。

这一声大响,是九脸龙王发出的。他身形极重,急着求胜,全力施为,便不愿在轻功上花气力,所以从高处落地时轰然大响,地上让他踩了一个大洞。

公子襄却如一张落时,飘然落地。

这时公子襄一及地,九脸龙王身重己先行脚踏实地,银戟如水银酒地,无孔不入地攻了过去。

公子襄如风浪中的小舟,左腾右挪,尽管选遇奇险,却都是有惊无险。

这一轮急攻过去,公于袭身上衣衫,又多了十数处破口,唐方练过暗器,眼比谁都快,不禁低呼一声,原来公子襄这次衣衫破口处,已隐有鲜血渗出,鲜血点点,如朵朵红梅,点缀在月白色长袍飘飞中,公子襄微白的脸色,深邃的眼神和紧损的chún,更令人感到他一种落寞的凄酸。

公子襄心中伤却是多于肉体上的痛。唐方的话,一直蒙回在他耳边。

九脸龙王心中更惊:这第二轮急攻,他虽占了上风,但也全力施为,他第一回合中以双掌力攻公子襄双腿不下,还可以说是自己失于轻敌,而今空中再交手二次,已知公子襄体力恢复得出奇的快,如果此际杀不了他,恐怕一待他复原,自己恐非其敌,当下将心一横,尽力抢攻扑打公子襄。

此际两人交手,迅若惊鸿,公子襄由和转劣,迭遇险招;就在此际,他的双袖,忽然被一种无形的劲风卷了起来,变得像两张刀一般,一刀又一刀向九脸龙王劈了过去,刀时横斩、直劈、斜削、抹切、反割、正所,变化万端,伊如两面大刀操在刀法名家手上一样。凌厉的刀风使得在外的旁观者都看得透不过气来。

九脸龙王挡了几刀,已显得手忙脚乱了。

秦歌衫等正要脸露喜色,蓦然之间,九脸龙王手上又多了一只短戟。

九脸龙王两只短朝在手,寒芒大增,十招一过,“嚎”的一声,公子襄右手袖袍,已被划破,又噬的一声,右手袖袍,也被戳了一个洞。

这一来,公子襄双袖俱裂,以袖为刀的绝招再也无法施用,情势即刻大变,公子襄又居于下风。

九脸龙王双戟如一头苍龙的两点寒目,邀游于天,时东时西,忽点忽刺,打到后来,他身子越轻,本来他每一步踏出,地上均被踩了一个窟窿,可是到了后来脚印愈浅,最后边脚印都没有了,他的身子,也轻如一张纸。纸的面积虽大:但依然轻若鸿毛,飘然任意。他积聚的功力达到了完美的状况。

公子襄这边,却颇捉襟见肘,下步越来越重,每一步都使脚陷入泥中,好不容易才能举足而出。

这在与一流高手如九脸龙王对敌之际,可谓十分凶险。

唐方一见此情形,心中焦急到了极点。

只是局面突然变了。

公子襄手上多了一把刀。

一把谈青色的刀——短刀。

这只是一把小小的刀,但这把刀一握在手中,局势立即有了起死回生的转变。

九脸龙王双戟的寒芒,即时暗淡了下去。完全暗淡了下去,就似一头怒龙,连眼睛的锄芒也沉昏了下来。

九脸龙王如果真的有九张脸,那么现在他一定九张脸色都是极为难看。他一直以为他先下重手伤了公子襄,满可稳操胜券,设想到公子襄的刀法如此无理可袭,又让人无法可御,他只有将心一横,忽然收回了朝,摘下了一直绑在他背后的伞。

九脸龙王背后一直系着一把伞。唐甜等“刚极柔至盟”的人,在闹市中见着他对付卫悲回时,也是没注意到他背后的这样一把毫不起眼但令人好奇的伞。有人叫这把伞为“龙王伞”,但“龙王伞”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九脸龙王一张开雨伞,一股阴寒之气,征人肌肤,本来公子襄的刀芒大炽,九脸龙王寒芒大敛,现下龙王一张开丽伞,只见他伞尖突出一柄黑黝黝的尖物,伞沿旋转时隐有刀刃破空之声,这都不足为奇,可怕的是一种阴寒之意,笼罩全场,连站得远些的疯玩老人,也禁不住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

公子襄刀势顿弱;但他东一刀、西一刀、中一刀、左一刀、右一刀,一共五刀,再左一刀、右一刀、中一刀、东一刀、西一刀,用来用去,还是那五刀,在九脸龙王寒伞的急攻狠打之下仍然强峙不败。

这实在是因为柳五的这一套刀法,委实太过奇妙,他以过人的才气,加上武艺的造诣,和智慧上的苦心孤造诣,这五下刀法,可以说是吸收了各家刀法的精苹,而又自创一路,攻守皆宜,当年柳五以一把短刀,夺去南少林掌门人和尚大师之命,这路刀法,岂轻易破得了的?公子襄天性聪颖,而又无柳五之狠毒,所以刀法也自具新格,由这五刀演变出来的“正字五剑”,更是气势恢宏,格局端然,仲孙湫亦单凭这五招剑法,饮誉武林,连“十大霸主”,也难以接下他一招半剑,这五招变化这奇,取法之严,技法之精,也可想而知了。

九脸龙王的“龙王伞”,虽确有乌云掩日之邪力,但公子襄之刀,凝聚一代才人的精血,如此使来,虽处劣势,却不致落败。

如果公子襄不受伤在先,内息均匀,而功力旺盛的话,局势当然就不同了。

九脸龙王久取不下,他骤然离开战圈,扑向唐方。

这下急转直下,他伞尖的利刃,自是可将唐方刺杀,但公子襄若趁此向他背后追袭,只怕他也难以自保。

只是他决定使出这下破釜沉舟之策时.早已计算好公子襄的为人。

果然公子襄脸色大变,他数遇凶险,都没有动容,这下可惊呼出声,情急中抢身在前,伞尖已然刺到,公子襄“叮”地一刀,架住伞尖。九脸龙王冷笑一声,一掌向唐方拍去,这下掌意倏忽,公子襄无把握以空手接下,万一接不着实,唐方定必重创伤在这一掌之下,当下矮身一伏,拦在唐方身上,啪的一声,硬受了一掌。

九脸龙王这一掌看来打得甚轻,其实是聚集了平生大力,旨不在伤人,而是想将公子襄震了出去,这下重击,公子襄本已有伤在身,再受这一震,脚未沾地,又连吐了两口血,咕咚一声,跌了下去,但他心系唐方安危,才一仆跌下去,立即弹起。

九脸龙王何等快疾,一掌将公子襄震跌出去,另一手持雨伞,一阵急旋,所发出一股狂风似的大力,将秦歌衫、明扫华二人卷跌了出去。

公子襄正耍扑出,九脸龙王大喝:“站住!”公子襄知九脸龙王已贴近唐方,如果他真的下手,自己要救,已经来不及了。心中一阵激动,气血翻腾,又慾吐血。他这时正在海难递身边,海难递低声喝道:“公子襄,你不要妄动,小心害了唐姑娘。”

公子襄长叹一声,可谓万念俱灰,忽拍了一下海难递的肩膊,海难递的脸上,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来,说不出是什么。

公子襄徐徐站直,他那一件洗得月白色的长袍,沾着点点血花,煞是休目:“慕容不是,有什么事,你找我便是,放了唐姑娘。”

九脸龙王此时稳操胜券,尖声笑道:“公子襄,今个儿我找的本不是你,是唐方,谁教你送上门来着?”

公子襄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放了唐姑娘,我梁王府的人今后绝不与你为敌。”

九脸龙王哈哈笑道:“听来虽好,但我不放唐方。”他笑笑又道:“除非……”

公子翼问:“除非怎样?”

九脸龙王道:”除非你先死了。”

公子襄道:“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九脸龙王倒是一愕:“你真的死?”

公子襄昂然道:“只要你放了唐姑娘,我立即死在你而前,只要你重江湖义气,大丈夫一诺千金,不得反悔。”

这几句话说得坚决无比,九脸龙王听了踌躇半响,秦歌衫急叫道:“公子,不可……”接下去的话,也不知怎么说是好。唐方大声道:“公子,你舍身救我,我很是感激,但慕容不是只是挟持我到唐家堡,谅他也不敢杀我,你为我如此牺牲,太过不值,实无须如此。”这几句话说得丝丝人扣,合情合理,但九脸龙王听得心中大怒,暗忖:好哇,你这女娃子,以为我不敢杀你?心中一狠,已有分数,忽然将伞尖一点,架在唐方背后“玉枕穴”上,冷冷地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公子襄上前一步,急道:“您不可言而无情!”

九脸龙王反问:”我几曾答应过你什么?”

公子襄一张脸突然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您若伤豁唐姑娘,我教你碎尸万段!”

九脸龙王见一向文质彬彬的公子襄眼神竟如此凌厉狠毒,心中不禁微惧,虽明知公子襄此际已非自己敌手,但跟他三次交手,已心有余悸。他本来知道若杀唐方,难免会招惹部分武林人士与自己为敌,自己虽艺高胆大,毕竟众怒难犯,但他又决意要挟唐方到唐家堡为自己觅宝,一旦能将天书、神令夺到手中,那时武功盖世,还会怕得谁来?所以他将心一横,要把在场的人杀个精光,在未得宝物前,来个杀人灭口,免除后患。

现在他听公子襄如此说,更加要除此大敌,九脸龙王虽然无耻,但江湖上讲究言而有信,已诺必然,就算是慕容不是,也不致“无信”,事关“无义”.虽令人齿冷,“无信”则连名都出不成了。

九脸龙王心下计议已定,便说:“我什么也不答应你。”

公子襄见唐方危在旦夕,情怀激荡,道:“你要怎样?”声音已呈嘶哑,那好听的鼻音也不复闻了。

九脸龙王冷阴阴地道:“我要杀了唐方。”

公子襄上前一步,喝道:“你敢?”

九脸龙王怪笑道:“我有什么不敢……”作势要将伞尖一送,公子襄眶毗慾裂:“你……”

九脸龙王阴侧恻笑道:“也好,你伤自己三次,我便不杀唐方。”

公子襄大声道:“好!”

九脸龙王道:“那你先用刀在自己脸上剁十刀八刀再说吧!”这句话他是随想随说,故意刁难公子襄的,要知道公子襄领袖南面武林,定必重视自己容貌,如此剁上十刀八刀,哪里还出来见得了人?九脸龙王见公子襄生得那么俊秀的一张脸,便有意说这些话儿来为难他:应该他也狠不下心对自己容貌如此毁损。

岂料他的话方才出口,公子襄猛反掣刀,已在脸上反斫了九下,刀刀着肉,入肉三分,鲜血飞溅,淌淌而下,九脸龙王设想到公子襄会为唐方一至于期,不禁呆住了,秦歌衫尖叫:“不可!”唐方呼喊:“停手!他不杀我,也不放我,没有用的!”当她说完这句话时,公子襄脸上已多了几道纵横的刀痕,掀翻朋,肉外露,只听他忍痛道:“慕容不是,你说过的,不杀唐方。”

九脸龙王喃喃地道:“是,我说过的……”他没想到公子襄真的为了唐方,狠心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他知道公子襄被他逼成如此,恨毒已深,自是非杀下可:便道:“我不杀唐方,已我也没说放。”

公子襄颤声道:“那……那你……那你要我怎样……才放唐姑娘?”这时他已血流满脸;血水伤痕使得他一张脸甚为可怖,又摇摇慾堕,秦歌衫、明扫华上前扶住,都掉头不忍看。

唐方怔怔地看着,泪水自眼里不住流下,怒声道:“公子……你不该如此,你不该如此……”

九脸龙王道:“你自断一臂:我便立刻放她!”

唐方恐怕公子襄会真的做:尖声道:“公子……你听着!我穴道被封,他放了我:我也逃不开去……你若自断一臂,我们又怎能幸免于难……你万万不可如此傻……”唐方知公子襄是个深情的人、若劝他不要做,他反而义无返顾、故即时晓之以理,来阻止他。

公子襄果然顿住,这时脸伤、内伤痛极,全身微颤了起来。九脸龙王一笑道:“唐方,我说过不杀你,我可没说过,我的手下也不杀你。”

说罢,回首向走鬼婆婆望去,眯着眼睛道:“您该知道怎么做的了?”

走鬼婆婆当然知道,她这时正要在九脸龙王面前好好表现,于是他走向唐方。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