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42章 神州后裔

作者:温瑞安

秦歌衫、明扫华二人何等机敏,知道九脸龙王想假借走鬼婆婆来杀唐方以威胁众人,便立即跃出,拦住走鬼婆婆,吨道:“你要过去,没那么容易。”

以走鬼婆婆的武功,在九脸龙王座下坐第一把交椅,武功自不可谓不高,若要相较,勉强可说仅在公子麾下仲孙湫之下而已,但她双手被卫悲回所废,一身功力,七八俱在双手,所以跟秦歌衫交起手来,只有招架的份儿,加上个明扫华从旁掠阵,无论她是多想在主人面前立功,都没有办法突围而出,反而左细右支,应付得相当勉强。

打得一回,九脸龙王又将伞尖往唐方后心一点,沉声喝道:“你们再不停手,我就……”

公子襄闻言,用从齿颊里喝出来的声音道:“慕容不是,你想食言,赔笑天下么!”

九脸龙王顿得一顿道:“你们再不停手,我就割下唐方一条臂膀!”他只说不杀唐方,并没有说不伤唐方,此语一出,奏歌衫、明扫华哪敢动手?走鬼婆婆冷哼一声,趾高气昂,走到九脸龙王那儿去。

疯玩老人眼见唐方是必死无疑,便颤声道:“唐姑娘……你可怜可怜我……把解葯配方告诉我,免得我跟你……”

唐方虽明知九脸龙王为夺宝藏,不致当即杀她,但少不免利用她作饵,尽情伤害公子襄等,而公子襄又对自己情切,说什么也不听自己相劝,反萌死志,心中暗忖:大哥,只怕今生,我们没缘份相见了……听疯玩老人如此问,知他怕死,也不想多造杀孽,便说:“那针无毒。我唐方的暗器,是从不淬毒的。”疯玩老人听了,又喜又气,登时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

唐方此刻心中已萌死志,只觉乎生唯一遗憾,就是没跟萧秋水死在一起。

公子襄这时说:“你别叫人伤唐姑娘,我自断一臂就是。”说着举刀便砍,唐方叫:“慢着。”

公子襄刀停半空,黯然道:“姑娘不必相劝……”后方叹道:“公子这般做,又何补于事呢?”公子襄惨笑道:“纵无补于事,也不能眼见旁人伤害姑娘。”唐方道:“公子。”却没说下去。

公子襄只觉得唐方慾言又止,定然有话要说,便问:“姑娘,您有话尽管吩咐。”唐方一笑,道:“公子,你的情意,我来生再偿还了。”

唐方说完这句话,便待嚼舌自尽,倏然之间,忽然一物,呼地一声扬了开来,身了忽给人推了一下,往公子襄那儿跌去。

这下出人意表,公子襄抢身搂住唐方,不让她跌倒,走鬼婆婆却一足揣来,直因公子襄后脊“志室穴”!

公子襄一接住唐方,背后己吃了一脚,但他右脚,也自后撑出,砰地踢在走鬼婆婆“软筋穴”上,他虽身负重伤,但身手依然快妙无伦,后发先至,走鬼婆婆才刚踢中了他,他也立即踢中了走鬼婆婆,他“志室穴”一窒,迅即运气冲破无碍,走鬼婆婆这才倒飞砰地摔在地上,半晌爬起来。

九脸龙王这边,他原本正防着头号敌人公子襄,事实上以幕容不是的武功,现场中除公子襄外,可以说了无所忌,所以对其他的人根本不加注意。

蓦然眼前一黑,一物迎头罩下,九脸龙王反应虽快,仍被罩了个正中,海难递左拳右掌,砰砰二声,隔着披风,一捶在他脸上,一捶在他胸膛!

这两下打得奇重无比,乃尽海难递全身之力而为!

九脸龙王连中二击,觉得气网难当,海难递立觉得披风下的物体犹如河鳗,滑手难克,击下去的力气,不知消去了哪里,也为之一窒,运力再击。

这刹那间,便闻披风里嘶的一声!

海难递反应奇快,不及思想,倒后飞退!

他退得快,但对方的伞尖,裂帛而出,噗地一声,伞尖利刃离伞而飞射,噗地打入他小腹里去!

海难递狂嚎一声,退势加剧,这时公子襄奋力一拦,又把他拦住,只见他小腹中了利刃,血流不止,海难递捂伤强忍痛苦,冷汗已渗得脸颈俱是。

九脸龙王又手一张,呼地披风飞上了半天,只见他脸部鼻孔,渗出了一些血丝,嘴chún边也有一点血迹,使得他本来已经够扁的鼻子,更扁得像干柿子一般,看来他虽伤了海难递,但自身所受的伤也颇不轻。

九脸龙王本来精明机警,怎会轻易受人暗算?主要皆因他从未想过,海难递的穴道解了,而且他心目中的“十方霸主”,除田堂堪可虑外,余不足论,绝没想到海难递会在这时候对他痛下杀手。

九脸龙王怒叱道:“你……”凭九脸龙王名声,足可与“十方霸主”十人对抗,而个竟伤在“西方霸主”一人手上,气得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是公子襄替海难递解穴的。当公子襄被九脸龙王击飞时,落在海难递身边,公子襄眼见这次难有活命之机,无谓叫人陪死,便顺手在一拍海难递肩膊之时,解了他被封的穴道。

公子袭出手替海难递解穴,本着一番好意,至于故意不让九脸龙王知悉,也是兔了使慕容不是预早醒觉,多杀一人;但公子襄的行为在海难递心里,却激起万丈彼滔,直如万潮拍岸。

九脸龙王恨得牙嘶嘶地道:”海难递,我从一数到十,十下之内,你不命丧当堂,我就不姓慕容。除非……”

海难递早有一死报唐方之心,截道:“您不必除非了!”

九脸龙王笑容一敛:“你不怕死?”这四个字,以内力逼出,尖锐如刀削在磨上,刺耳难听之极,海难递脸色一变道:“怕!”

九脸龙王哈哈大笑道:“怕死的滚你妈的蛋!”

九脸龙王没想到海难递敢用这种话来辱骂他,便问:“什么?”

海难递说:“我怕死,却不怕你!”

九脸龙王怒得全身肥肉都颤动了起来,吨道:”你不怕我宰了你!”

海难递道:“你多行不义,在自为武林宗师,这等以怨报德,恶毒小人,也要人怕?哈哈!”

这几句话,说得正义凛然,说完之后,再也不去理他,转身向公子襄道:“我有没有资格跟你一起死?”

公子襄只觉得一股热血上冲;大声道:“可以,咱们是兄弟,兄弟本就应该同生共死。”

海难递眼睛发亮,小腹倘若血,也大声道:“我比你长:你叫我哥哥。”

公子襄眼睛也炽烈地烧着光彩,嘴角溢着血:“哥哥!”两人击掌为号,跪地礼成。

唐方瞧得热血沸腾,回想昔日强渡乌江风和日丽神州结义的一幕,竟忍不往也要加入一份:“我和萧大哥,也加入一份。”

公子襄、海难递两人俱是一愕,但见唐方温婉凄楚,令人心痛无限,如此一个女子,纵教自己等两个伤心人无缘份,但有福份结为兄妹,也算是前主修来。

公子襄有些迟疑,当下道:“姑娘不嫌弃,当然是求之不得,但是……”海难递见他迟疑,便接下去道:“萧大侠不在,似乎不怎么好……”

唐方抿嘴一笑道:“萧大哥的为人,我自是清楚得紧,他若在此地,定不饶那条肥猪,也必定与你们相交刎颈……他虽不在,我在这里,也是在了。”

海难递听得一腔热血,大声道:“好呀!”

公子襄道:“萧大哥是大哥,今后我们几人,都是一家人了!”

三人相视而笑,其实唐方因穴道始终闭塞,这时体内血气冲击甚烈,难以站立,故公子襄以左臂环肩扶持。海难递小腹重创,血流不止,也无法站稳,公子襄以右臂搀持。三人中公子襄伤得最重,肢肉模糊,但三人里也以他武功为最高,故支撑得住。

公子襄漫声朗吟:“我们今后也是’神州结义’的一分子了!”

海难递大声笑道:“设想到我做了半生霸主;也有这样一天,做了当年只有传言中听说过‘神州结义’的汉子!”

唐方也激动地道:“虽不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她这几句话,说的坚决无比,海难递和公子襄反而一时笑不出了。

公子襄和海难递本就有“同生共死”之意,但一直不敢说出来,因为两人心里都觉得,自己身死,也不足借,但唐方却万万不能死,而今后方这么一说,海难递和公子襄都情怀激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唐方笑道:“怎么?不是吗?”

海难递道:“这可作不得准。”公子囊道:“是呀。”唐方心里也知两人是为她好。

秦歌衫这时叫道:“姑娘。”

唐方回应道:“嗯?”此刻她心里颇为安详平静,既找不到萧秋水,本就慾一死以报,只是欠人之情,而今跟公子囊、海难递成了结义兄妹,倒是一了百了。

秦歌衫嗫嚅道:“歌衫见姑娘与公子等结义,心中好生羡慕……”

唐方素不讲究主婢之分,笑道:“歌衫儿.也想结义么……”目光投注向公子襄,遂微笑不语,因她毕竟是客,公子襄是主,她虽不注重名份尊卑,却不知公子襄感觉如何,既不想代决,更不能俗越,公子襄正想说话,九脸龙王已然忍耐不住,咆哮起来:“你们死到临头,还在这儿结什么雾水兄弟?海难递……你数一至十声吧!”他初时给三人豪气所感,顿觉自己闯荡江湖一世,却半个兄弟知交也无,心中不禁一阵伤感起来,他却不知身边有个追随了他十几年,忠心耿耿的老妇人,正在他身边,而他却连想都没有想起来。

一直到秦歌衫参入话题,九脸龙王方才如梦初觉,心中奇怒,决意先杀海难递示威。

海难递刷地一声,将尖刃拔出,血流如注,但昂然道:“来吧,肥猪,姓海的等着你!”

公子翼道:“还有梁襄。”

唐方勉力站稳,道:“蜀中唐方。”

秦歌衫、明扫华也站了过去。九脸龙王倍感孤寂,怒不可遏,阴森森地道:“好,那我就五人一起杀了。”心中却在盘算着,若是五人联手,那倒是不易打发掉。走鬼婆婆上前一步向秦歌衫朝指骂道:“凭你这丫头,也配和我家龙王交手?”

明扫华站出一步指回她:“凭你这老不死,也配跟秦姑娘说话?”

走鬼婆婆在武林中也算是前辈之尊,几时被一小子如此一轮臭骂,当时火起,双足并踢明扫华,明扫华身法灵动,与她交起手来,两人尽出的狠辣招数。

这时忽听一阵喧哗,公子襄脸露喜色,原来百里树林见公子襄匆匆而去,生怕公子襄孤身一人,只有明扫华随行,未免过于凶险。便遣了四名门生,紧蹑而去。因四人跟公子襄轻功相差太远,故至些时方至。

这四人赶至,正是声势大增,加上公子襄、海难递和秦歌衫联手、以及唐方用暗器从旁侧击:虽难以赢得过九脸龙王,但至少也可与他拼个两败俱伤!

可惜天不从人愿,斜里,又掠出几条人影,夹着几声断喝,原来有两名“龙王庙”的高手,和另外两个“黑杀”杀手,以及那曾冒充“姐姐”“弟弟”的好手赶到,他们同样困见走鬼婆婆传讯,九脸龙王匆匆赶到,安排人手接应龙王。

当下四名“梁王府”门人,跟六名“黑杀”、“龙王庙”与九脸龙王麾下贴身高手,在这古蜀道中“垩日”上厮斗起来,一时难解难分。

九脸龙王生恐夜长梦多:冷笑道:“该我们了。”公子襄这四人中,武功上惟自己尚可与九脸龙王一搏,于是强挺身子,短刀遥指慕容不是,凝审注视,宛若入定,九脸龙王身子离他刀锋至少有二丈之遥,也觉一股寒气入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这下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际,公子襄,后方忽觉背后一阵急风袭来,他俩全神贯注于九脸龙王,不料背后有人施暗算;已不及斜掠架招,就在这刹那之间,砰砰两声,接着下来是两人骨折之声,和一声惨呼。

只见海难递闷哼一声,脸色惨白,摇摇慾堕,公子襄急忙扶住。他双手齐折,自是疼痛难当。

原来疯玩老人得知自身并无中毒,老羞成怒,不但丝毫不感激,反而慾杀唐方面甘心,他趁四人全神贯注对付九脸龙王,他趁机过去向公子襄、唐方背后各打一掌,这一击若然得手,他疯玩老人可是大大有名,连公子襄、唐方都死在他双掌之下,又可得九脸龙王宠信,这疯玩老人这番重入江湖,本就想大图享受一番,只是他远道而来,北方高手辈出,令他待不下去,此番来到中原,必须投奔有力靠山才行,看来九脸龙王的实力远在“刚极柔至盟”之上。不趁此领功加入,尚等何时?

疯玩老人心中如意算盘既定,便立刻忖诸于行动,双掌聚集“童子功”之力,劈向公子襄和唐方,海难递可一直注意着疯玩老人一举一动,眼见他出手偷袭,便左拳右掌,硬接疯玩老人的来袭!

疯玩老人“童子功”纯阳之力,浑厚无比,但海难递的左拳右掌,借力打力,正是“童子功”的克星。

可惜海难递受伤在先,加上小腹为九脸龙王刺伤,两股力量一对,海难递的圆形绵力与方形刚劲未及周换,双手腕骨在“童子功”纯阳之力一震之下折臼,只是海难递在击掌拳之后,己悄悄一脚踢出那支射伤他的尖刃。

疯玩老人暗算唐方、公子襄,满以为可以得手,却不料双掌被硬生生拒住,见是海难递,正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正想趁他受伤之余将他震死,见削折他双腕,心中大喜之际,那尖刃陵地射人他左腰里去!

疯玩老人吃痛,狂嚎一声,这次再也不是唐方“千毒百绝、断肠腐肌、醉生梦死、化成脓水”针,而是给五寸利刃,射入一半,其痛可知,其伤不轻!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