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44章 物是人非

作者:温瑞安

秦歌衫叹了一口气,又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我真不明白。”唐方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明白……不过,有些战阵,男儿在世,是只可战不可退的。”她此刻心中正想起了萧秋水,不觉心头一阵温柔甜蜜。

这时太阳渐渐西坠,山中日月,变化瞬息,只见山间的雾气,渐渐升上来,却是越来越浓。

唐方等注意力一直在木屋那边,但木屋未见动静。

浓雾袅动,东一簇、西一团的,若隐若现;时有时无。唐方想起峨媚山洗象他的浓雾之夜,好像人在太虚里,飞云在头上脚下身边疾走,一切都是动的,一切都是浮的,没有什么事物能把握得住。转念之间,一团云雾向她飘来,忽然想到,这山并不大高,而且正是午后,立时省起,叫道:“远离那雾!”

这一声叫,在场的人,一时皆未意识过来是何事。只听咕哆一声,四名门生中,一人已被团团浓雾罩佐,摔倒地上。另一人也被灰雾困住,脸上似笑非笑,摇摇晃晃,状甚诡异。

海难递诧道:“这雾……”

话未说完,叭的一声,又一名门生仆倒下去,另一门生也沾着浓雾,似尽力左冲右突,但未能移动半步。唐方疾道:“唐门‘雨雾’!”

秦歌衫和另一门生想去拉拔。碰的一声,那门生又告不支倒下。剩下的一名门生,半声惊呼,竟又沾着雾气,纠缠不脱,秦歌衫想去牵扯,唐方急喊:“不行,这雾气内蕴淬毒暗器,不得接触……”秦歌杉忙缩手跳开,未几,那门生又砰的跌倒。

唐方道:“用掌风……”

秦歌衫和疯玩老人怕雾气及身,一以曼妙袖风一以纯刚掌风驱雾;歌衫内力不足,但胜在袖曳及地,扇起风来,很是方便,疯玩老人本不想帮人,只是他自己怕死,当然全力施为,他掌力本来浑厚,大部雾气在他凌厉掌风下一卷即散。

原来这雾气是唐门一种极其特异的暗器,叫做“雨雾”,昔日“神州结义”在“夜雨洒金街”黄果飞瀑前一役,唐方便以“雨雾”分了“三绝剑魔”孔扬素的心,歼除此魔。“雨雾”胜在伪装雾气,不留心者不会觉察,很容易便为敌所趁。只是“雨雾”也并非什么高深暗器,虽难闪避,但速度太慢,只要对方稍为留心,便不易奏效,而且对方若内力修为相当不弱,只须用掌风便可驱散“雨雾”,故“雨雾”只能攻其不备,而并非当者披靡。这是“雨雾”长处,也是弱点。

疯玩老人因心怀恐惧,怕自己步人公子襄后尘,所以全力出掌,他负伤之下,抖擞神威,如山中狂风,吹得“雨雾”七零八落,纷纷乱散。

只听空谷中一个女子声怒道:“疯玩老人,你当真玩疯了么?”

疯玩老人听得一惊,纵在山中凉爽气候中,也不禁大汗涔涔而下,征征地看着自己双手,颤声道:“可是,这雾…”

唐方忽厉声接道:“甜儿,你别装神弄鬼了!”唐方施放暗器,尤其是“雨雾”,在唐门中辈份远在唐甜之上,只因她全神贯注于木屋,所以才发觉较迟,而现在她又穴道未解,无法立即破去“雨雾”。

只听那甜得发腻的声道:“好呀!唐方,那么好的眼光,那么好的耳力,无怪乎萧秋水、公子襄、海难递,在你石榴裙下拜倒了。”只见盈盈走出一人,腮孕春风,貌胜春花,身后跟了两个人。

海难递怒道:“你敢污蔑萧大侠!”

唐甜冷冷笑道:”萧大侠又怎样?就算公子襄又如何?反正就没有你姓海的份儿!”

唐甜悻悻然地道:“当日你加入“刚极柔至盟’,对我如何,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而今见了唐方,冬瓜缠到茄田里,东攀西爬,我看你见异思迁,也不过是灯盏无油白费心!”

秦歌衫左看、右看、东看、西看、正看看、侧看看、越看这女子越不顺眼,截道:”凭你也配叫唐姑娘的名字?快叫小姨。”唐甜称人名号,屡被纠正,十分无趣,气得不去理她。

海难递被唐甜一轮数落,涨红了脸,心里却难堪。他乎生无大恶,只是稍好色了一些,在西域一带憋久了,被唐甜甜言蜜语所吸引,便到中原来,又因唐甜貌美甜蜜,被她柔腻言语诱得神魂颠倒,也是有的事。只是他一见唐方,一颗心就倾了过去,不属于他自己了,却也定了下来,侍唐方真心诚意,倒是给唐甜旧事重提地这么一说,只觉自己正所谓“饥寒起盗心,饱暖思婬慾”,更愧自己以前有千般不是,万般恶劣。

唐方却道:“甜儿,海兄定力是弱了些,但不失为一位好汉子,你诱他在先,又讽讥他于后,实是不该。”

海难递只觉脑中心里,轰地一声,好像血液一齐冲上来,唐方这几句替他解围的话,说得他又感动又羞愧又赦耻。

唐甜冷笑道:“说来说去,错都是在我了?”

唐方一笑道:“那也不见得,这世间上,痴痴错错,总会有人说。”

唐甜也甜笑问:“但我愿意人说我好,讨厌听人说我坏话。你说该怎么办?”

唐方淡谈地道:“一个人若听人评语活着,就无快乐可言了。”

唐甜故作忧郁地道:“但我又喜欢听人这么说我……”秦歌衫瞧不惯她说话作状,低骂了一声:“装腔作态,无聊至极。”唐甜不去理她,径自说下去:“我倒有一法。”

唐方笑笑,不去理她。唐甜道:“趁公子襄、方觉闲未知生死……我先把说我坏话的人:尽皆杀了,岂不是好?”这句话她说来如柔情密语,其实听来让人惊心动魄。

原来她逼方觉闲与公子襄一决生死,又遣使萧七送挑战书,自然对决斗时间地点,知晓得一清二楚,这次她来,便为瞧“两虎相斗,两败俱伤”之局,不意遇上唐方等,而海难递身负重伤,难以动手,唐方又显然穴道受制,自己估量形势,大是有利,便萌杀机。先以“雨雾”,暗算了公子襄座下四名门生,只剩下秦歌衫便不足畏,至于疯玩老人,也算自己一路人马,可谓占尽了优势上风,故此她才现身。

唐方冷笑道:“要人不说自己不好,原有千方百计,杀人灭口,却是最愚蠢不过的事。”

唐甜脸色一变,却忽然一笑,道:“你看我,”唐方看看,只见她笑得很甜,也没感觉出什么来,唐甜盈盈笑道:“我终于有了酒涡,你难道没看出来?”

唐方看去,果见唐甜两颊酒涡深深,就她记忆中唐甜小时候是没有酒涡的,徽觉讶异,随而却有一种心生畏怖的寒意涌上心头。

只听唐甜说:“我小时候,看见你笑,便有酒涡在脸上,我只恨自己没长出一对酒涡儿来……所以天天用筷子戳刺,也戳不出酒涡,拿三千她们那几张脸来试,也不生效……”唐方想到唐门中儿个婢仆无缘无故长出一脸麻皮,似被戳,但当时相询,她们都眼有惧色,不敢说穿,原来唐甜竟然狠得下手!唐方心中便觉一阵惊然。

唐甜甜咪咪地笑道:“后来我研究了出来,酒涡是人脸肌肉接衔处有了松弛的隙缝,才会酿出酒涡……所以我日日夜夜,都绷紧了脸上‘观谬’、‘地仓’‘巨谬’等穴,而放松腮部肌肤……你看,我最近长了两个酒涡,跟你一般美丽,跟你一般迷人,比你更讨人喜欢了……”唐甜笑得花枝乱颤,目光散乱,又一剑笑容道:“可见人是可以被取代的。”她一字一句他说:“我一定取代得了你。”

她一说完了这句话,人就像风中的一朵红花,“吹”了出去,在极端柔美中,对唐方下了七道杀手。

秦歌衫一直在等着她的出手,唐甜一出手,她立刻出手。

她在唐甜背后下了五道杀手。

但在刹那之间,唐甜的七道杀手,忽然变了,变得不是对唐方,而是对秦歌衫下的,就像本来就预算到秦歌衫会中途拦截一般。

两人一接之下,秦歌衫顿现下风,飞退。

她退的原因有三:一,她在五对七招中已发觉,唐甜武功只在她之上,不在她之下,她只好以退为进,卸开唐甜主力;二,她对自己轻功最有信心,希望以轻身功夫与之周旋;三,远离穴道被封的唐方,以免她受伤害。

但是她这般心思,唐甜焉看不出来?她并不追赶,一出手,又是向唐方身上招呼。

秦歌衫伯唐方受伤,急忙赶了过来,全力急攻,唐甜似也不想杀唐方,收掌转战歌衫。这一来,秦歌杉再也不敢稍有疏离,而她的轻功也无从发挥,不消片刻,便处劣势。

唐方瞧得大急,只觉众人都为了她受到折磨创伤,叫道:“歌衫,快点走,快走……”但这时唐甜呼地一掌向她天灵盖拍了下来!

歌衫急煞,回掌架住唐甜向唐方的一击,这一下是绕身过来险险接住,腰身暴露在唐甜另二只手下,她武功原本就逊于唐甜,当下腰身“胞盲穴”一麻,浑身无力,让唐甜一脚踢倒。

唐甜怒笑道:“还不是让我拿下了!”只听闻哼一声,那边海难递奋起力战,疯玩老人想在唐甜面前戴罪立功,先缠住了她,海难递因重伤未愈,力不从心,便终于让疯玩老人点倒制住。

唐甜见公子襄手下尽废,唐方、歌衫、海难递尽为自己等人所擒,心中高兴,无可形容,哈的一声,一拍双手,双眼发出一种明亮至极的光彩来,向身后垂手而立的甄厉庆、江伤阳、疯玩老人道:“你们看,我是不是打倒了唐方,取代了唐方?哈……”

忽听“哈!哈!哈”三声,远远传来。这三声如三声鼓击,众人听在耳里,犹如心房被碰、碰、碰撞了三下。

紧接三声大笑之后,一人阴阳怪气地道:“你笑什么,萧大哥走了七年,剩下我们,和尚,还不如大哭一场的好!”

说罢,有人道:“好,哭就哭。”又听“哇、哇、哇”哭了三声,这人功力更高,如雷鸣三响,直震得疯玩老人脸黄,江伤阳脸青,甄厉庆脸紫,唐甜也白了脸,疾道:“快,将他们移入屋……”

江伤阳、疯玩老人和甄厉庆等知道来人内力已到了非同小可的境界,而且语态之中,跟萧秋水还是旧识,怎容他们见着唐方?三人行动极快,一人抓住一个掠入另一座未蹋的木屋里,轻轻掩上了门。

三人掠入屋内,屏住了呼吸,又点了唐方、海难递、秦歌衫身上穴道,忽听一人道:“哇!这里死这么多人!”声音响起,只隔了一道木板,江伤阳、甄厉庆、疯玩老人等吓了一大跳!原来来人在瞬息间,已到了木屋之前,只因毫无脚步之声,若不是开口说话,众人都不知有人逼近了。

只听那语音是女子之声,声音甚为响亮,江伤阳等均感纳闷,武林之中,何时出了武功如此犀利的女子?正犹豫间,有人道:“怎么死了一地的人?”

另一人道:“才不过几个,哪里算是一地,夸张!”

先头那人反问:“天有几个?”

第二人顿了顿,道:“头上青天,当然只有一个,难道还有假冒的不成?”

原先那人又问:“地有几个?”

第二人又怔了怔,答:“一个呀!”

第一人骂道:“我是说死了一地的人,又没说一地死了很多人,地的的确确只有一个,我哪点说错了?”

第二人被这样一问,倒愣住了.忿忿回骂道:“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嘛!”第一人哈哈笑道:“你才吹毛求疵!”又听一个女音劝道:“你讲不过他,要是小邱在,就跟屁王旗鼓相当,你呀,光黑,嘴巴可不行罗!”第二人甚为不服,气呼呼道:“哼,哼,嘿,嘿!”忽听一人念道:“阿弥陀佛,你他妈的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哼哼卿卿!”

众人听这一群人胡言乱语,心中大奇,又听这人先念佛谒,又骂粗话,更感稀罕。这时只听一人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吸得甚长,从两人相骂第一句起已开始吸气,吸至此居然不吐气;反而又再深深一吸,即时有另一个说话极急疾的女音道:“喂喂,洪华你可别再吸气大哭了、刚才三声震得我好不舒服!”那人便不再吸气。在屋里众人倒是悄悄舒了一口气。

江伤阳、甄厉庆、疯玩老人面面相觑,不知来者何人,但细唐甜一定在外躲了起来,颇为放心,但又伯万一屋里唐方,给这干人发现,以这些人说话内力充沛,自己等万万非其所敖,不觉担心了起来,想到此处,江伤阳是负责抓唐方进来的,连忙悄悄将唐方放到地上,自己心里志愿,稍为算了一下,连同那相骂者二人,大笑大哭者二人,说话一响亮一急速二人,以及一个念佛的人,总共来了七个人。

听这七个人说话,真气充沛,内息悠长,却不知是何人,不禁自板缝向外看了看,瞥见全场,高高矮矮,男男女女,黑黑白白,肥肥瘦瘦,不只七人,一共站了八个人!

他这一看出去,立即有一人,向他这儿瞟了一眼,这一眼犹如陡亮的烛芒,使得江伤阳眼前一花,心中一寒,一颗心抨抨乱跳,只觉那眼神有莫大的威力,不敢与之对祝。

又过得一会儿,才敢再瞥去,只见那人一直无声无息地闲站着,却是又肥又胖,眼小颔长,鼻孔朝天,样貌忠厚,身体臃肿,但来时不带半点声息,因他一直不出声,使得江伤阳等以为只有七人,可见此人内力轻功皆已至炉火纯青的境界。

另外七人,江伤阳一面细听他们说话,一面仔细分辨,才知道强词夺理的那人,头细腿粗,一口白牙,满脸皱纹,瞧他样貌,已是老人家,但行为举止,却似幼龄小童。跟他对骂的人,肤色黑得像块爆炭,腮帮子涨卜卜的,正在没好气地翻白跟。

另一个狮鼻阔口,高大壮硕的银须老人,就是发出三声大笑的人,至于大哭三声者,却是一个黑发铁脸,沉着蹙眉的汉子。

还有两个女子,一个正急急如律令念咒似的说着话,挽留束发,皮肤甚为白皙。另一个女子,一足微跛;矮人半截,但不时加一两句话,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响亮至极!

剩下的一个是和尚。额角突出,油光满脸;肚子胀出来,已经到了眼往下望不能见趾的地步,江伤阳只觉这群人相貌古怪,不伦不类,隐隐似乎听过形容这几人形状的传说,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江伤阳正想访问甄厉庆,却见他一张掺青的脸,早已转为蜡黄,见到他慾开口要问,连忙摇手不迭,宛似惊吓过渡,怕自己一出声招来大祸一般。

唐方在地上,眼睛刚好对着板隙,别人不知道那八人是谁,她可比谁都清楚。要不是穴道受制,哑穴被封,她早就呼叫出来了。

这八人正是萧秋水尚存的八名结义弟兄,强词夺理的铁星月、大肚和尚大度、刁钻古怪的李黑、肥头大耳长下巴的胡福、白皙高挑的施月、嗓门大人瘦小的陈见鬼、银发威猛大笑老人是蔺俊龙、精悍短发大哭汉子是洪华,这八个人,有的是“神州结义”的兄弟,有的是“两广十虎”中的好汉,有些在院花萧家突过围;有些渡过乌江,有些还在丹霞山苦守过,有些在长板坡擂台大会下杀过金兵……这八个人:当年叱闻风云,而今各有疲态。

唐方瞧得心口一阵痛。

只听“杂鹤”施月正说到:“我们这些日子,心灰意懒,也不是办法。”

李黑截道:“哪有什么办法?萧大哥去后,人心思散,岳元帅被害死后,江山难复,更轮不到咱们说话了,这江湖嘛,也不是昔日的江湖了。”言下不胜疲惫,又蕴无尽唏嘘。

蔺俊龙砰的一声,一拳打在一块横架的木板上,道:“难道萧大哥去后,咱们就此萎靡不振?若萧大哥未死,咱们对得起他么?”

洪华冷冷加了一句:“就算已死,也对不起。”他极不好多言,说话简短,却语必中的。

李黑苦笑道:“就算对不起,也是没法子的事。没有了萧大哥,咱们也凑合不起来。咱们在一起,偶尔聚聚,已不容易,还是骂架的多,和气的少,又焉能做出一番什么劳什子的事来?你看陈见鬼就好了……”众人向陈见鬼望去,陈见鬼竖眉瞪目:“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李黑优游淡定他说:“就是没什么好看的……从前嘛,还水深火热,救人千里,急人之义,解人之困,到了今天……”

陈见鬼截道:“你别尽对我拿着撅头找黄连来挖苦我!人心思散,人人不都是这样!你拿灯笼打招呼,光照别人,不照自己,你这副德性,不也死里活气的!平日尽找忙呀累呀的借口,到头来叫河山变色,还不是坐着空喊!”

胡福叹了一口气道:“这也难怪,外边人人传说,萧大哥投蒙古人去了,高官厚爵,所谓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也……也怨不得人。”

洪华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大肚和尚道:“没有证据,别冤枉人。”

胡福垂下头不语。唐方听得一口气憋在心头,气得心肺都恨不得代替嘴巴说话,只可惜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