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49章 唐失唐得唐七更

作者:温瑞安

公子襄和唐方对望一眼,哈哈一笑道:“既然别人已在等我们,我们焉能不入!”

当下大步而进,后方、海难递、落花娘子、唐藕、气伯泰誓及六十一名门下,全都鱼贯跟进。

别看他们几乎在片刻间组队而入,但世上任何伏兵要击退他们,都不是件易事,在这简简单单的行阵里,早已布置好一切应变的防备与应付方法,这是仲孙湫苦心调练的。

“君子剑”仲孙湫虽死,但他的精神,以及对七十一门生的调教,仍长存梁王府门下子弟心中。

萧七和容肇祖都非常吃惊。他们深知,唐甜若无七成以上的把握,断不会这样冒险的。然而,唐甜又能有什么力量对付得了公子襄等人呢?

就算是“十方霸主”中,汪逼威已为方觉闲所杀,陆见破亦为公子襄所杀,中叔崩糊里糊涂在死“五方太岁”手下,辜幸村被九脸龙王所杀,而海难递及莫承欢,都已弃暗投明,跟了公子襄,成了一伙人,除了本是霸主之一化名“田堂”的唐甜外,“刚极柔至盟”中的方觉闲死了,唐三千也让唐甜杀了,铁恨秋忿而离开,剩下的只有萧七、容肇祖等三人,以及游离分子甄厉庆、江伤阳与疯玩老人而已——这种阵容,哪里敌得过公子襄?

所以萧七、容肇祖两人的心,直如十五只吊桶提水,七上八下,经过了“莲藕小筑”的亭树水阁,到了“莲云图”时,遽然停了下来!

“莲云阁”是——个极大、至广阔的建筑,而且十分宽敞,就算有三十队舞龙舞狮在这儿,也还有余裕。这地方共有六十二道柱梁,每梁上雕有麒麟、龙、凤、犀、虎等七十二种不同的动物,栩栩如生。而屋顶成拱形,雕有七彩唐僧取经圈,更是生动,开花板中央,只雕了个道劲万钩的“唐”字,地板也刻有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图,而正中厅堂,雕的是太上老君将孙悟空放在丹炉里熬炼的雕画。

令人赞叹的是,地面上雕刻十分主动逼真,手工乃绝世精品,可是更令人惊诧的是,地板并不因为有这些雕刻而有线毫凹凸不平,反而还十分平滑,似走在坚冰上一般,公子襄脚一沾地,便知道这地板十分坚硬特异,为别处所没有。

唐方知道他所思,低声道:“这是唐门以各种打造暗器的余屑所镌的地板,十分滑腻,用来训练在马步极难立稳情形下放镣的伎俩……你要小心了。”

公子襄觉得唐方关心自己,心头自是一热;海难递则悠悠看天花板上的唐字,遥对地板上的练丹图,陷入了沉思之中。

但令萧七等骤然停下来的,并不是因为这殊异的牢固建筑。而是因为人。

一些特别的人!

大厅里有很多人。

但只有四个是坐着的。

四个坐着的人中,有三人是黛色绸裤褂,雪白袜子、育皂鞋,神态一个绷紧,看他的脸,就像一张一上了弦的弓;一个神态悠闲,就像吃饱了饭刚困着足足可以睡二四大的弥陀佛;一个样子色迷迷,就像逛窑子那种想要又没有钱的“客人”。

唯一相同的,除了衣饰,就是年纪。

他们的年纪,都有六十以上了。

唐方一眼瞥见他们三人,脸就变了色。

蜀中唐门,所以能成为江湖上一大掌有实力的神秘家族,主要原因是唐门精英辈出,暗器无匹,更重要的是唐门中有不少运筹滩握的一流高手,使得唐门如同病菌一般侵蚀江湖中各门各派之内,而又能在动荡仇杀的武林中保持实力。

谁能保持实力,在江湖中,就等于谁不倒下去。

谁不倒,就是胜利。

武林中本就是一个谁站得起来就算谁强,谁坐得最高就是胜利者。

虽然爬得越高,掉下来往往粉身碎骨。

只是登山的人往往只想到自己攀上去何等英风,俯瞰山岳,却很少想不上不下时怎么办?在山峰上摔下来时怎么办?

唐门一直能保留实力,最主要原因,是它宁可退居第二,或雄踞幕后,但不走在前面,充作先锋,成为武林中被挑战的对象。

人们永远注目于位居第一的人,但往往位居第一的人,也是首当其冲被打垮的人。

唐门有的是智慧超众、老谋深算的人物,也有言行独特,武功高绝的好手。这使得唐门具有统领武林的一大家族先决条件,所以落到了唐老太太这个野心的女人掌大局时,连当时天下第一大帮“权力帮”与长江七十二水道的朱大天王麾下,都有唐门高手卧底,篡夺天下大权之意甚昭。

直至萧秋水赴蜀见唐方,为唐老太太所阻,动起手来,以萧秋水武功盖世无铸,当然大挫唐门锐气,江甫霹雳堂乘机发动全力攻袭,以致唐门死伤无算,但霹雳堂也从此一蹶不振,唐门亦因此打消争霸武林的野心。

而唐老太太与萧秋水那惊心动魄的一战,武林中迄今尚未知其结果。

而座中这三个人,都属唐门元老,唐得、唐失与唐七更。

唐得外号叫“得心应手”,他的暗器不得手是绝不出手的。

而唐失名字恰好相反,但意义完全一样。

他的外号就叫做“从未失手”。

至于唐七更,他的辈份在唐门中,比唐得和唐失加起来都高:他的武器,从出手到击中这短短的刹那,可以更易七次之多,接他暗器的人,都没有可能在电光石火间应付那么多变化!

唐方见了他们,所以她脸色倏变,倒不是因为这几人武功奇高,暗器手法甚难应付,而是因为他们毕竟是唐门的长辈,她的长辈!

而以目前的状况看来,这三位唐门的高手,显然是冲着自己和公子襄来的,而且看来唐甜己在他们面前说了不少话——偏偏这三人在唐门中又是好勇斗狠,喜权爱财之人!

另外一个坐着的人,背影老态龙钟,看来是一股寂寞凄凉之意,但一直没有回过身来。

其他的人,像江伤阳,甄厉庆等,在这四人面前,都只有站着的份儿,包括唐甜在内。

这些人当中,还有像气汹汹闯入梁王府的那干人,包括黑龙江的江心虎、“九龙堂”季步修、“刀不留人”苟去恶以及昆仑、崆峒、天山、括苍等那班贪婪的武林人物,少说也有二、三百人,这些人武功虽说不高,但人多势众,往那儿一站,也着实难缠得很。

其中还有四十来人,是唐门的子弟。

唐方一看之下,更气白了粉脸。

其中十余人,在“李大福”瓷器店之役,唐方见过,但另外二十多名唐门子弟,并不是正常的人。

所谓“不是正常的人”,是因为这些人,是唐门中一些心理不健全、发育畸形,或心态、性能上有缺陷的人。

由于唐门家族极大,所以也正细所有地方一样,也有这些先天性有残障缺陷的人,而唐门近数十年来因称霸江湖野心,精英高手尽遣出去扬名立万,加上唐门数度风暴,所以余剩下的高手已然无多,这些本有残障的弟子越发显得重要起来。

唐甜游说不到唐门有正义感、识大体的高手出来助阵,竟连这一班因先天缺陷而难辨忠好的无辜可怜人也不放过!

唐方怒道:“甜儿,你太过分了!”

唐得怒喝:“唐方,你太放肆了!”

唐方即垂下了头。

唐甜一笑,道:“有长辈在,唐小姨你就不能倚仗外人欺压自己人了。”

唐得听得更怒,气吩咐地道:“唐方,你败坏家风,干的好事!先跟萧秋水,来到唐门,闹得天翻地覆,满门招祸……而今又带来公子襄的人!”

公子襄忍不住截道:“唐前辈,我跟唐姑娘,只是朋友,只因慕仰萧大侠英名,前来寻他,并无意冒犯唐门,请前辈息怒。”

唐得见公子襄彬彬有礼,倒是意料不到,为之一愣。唐甜即道:“好哇,找人找到自家大门来了!”

唐得又震怒起来:“滚出去!”

公子襄双眉一扬,但念及此人是唐方的长辈,当下慾言又止。唐藕忍不住道:“二十六老爷,萧大侠那次赴唐门,为的只是找方姑娘,只是……只是大家都不让他见,害得他以为方姑娘出了事,才硬闯的,结果……他也没杀人,而且,霹雳堂来攻时,他还帮我们唐门御敌哩……”

唐甜歪着小嘴笑道:“好哇,这个年头,丫头也说起主人来了。别人打上门来,还长他人志气哩!这些数典忘祖的:可忘了老奶奶是怎么失踪的了……”

唐得听了更是火上加油,骂道:“你这丫头,恬不知耻,帮外人说起话来了……吃里扒外,以下犯上,在唐门,是什么罪?”

在一旁的唐失即道:“断十指,剜双目,自决者可以不理,若要人动手,则全身涂蜜,让万虫啮咬,或乱刀分尸而死!”众人虽都是武林中人,但听唐门规矩如此森严,不禁都为之心寒。

人人想到像唐藕这么一个清秀可爱的人儿将受这等重刑,都不忍心,若加之于美得如高山之雪,雪上映梅的唐方,众人更连想想都觉残忍。

落花娘子接道:“好好武林世家,怎么有这么多臭规矩!”

唐失横扫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老夫说话!”

落花娘子可不是唐门的人,她本来就是黑道出身,泼辣的事,粗俗的话可是家常便饭:“你这老没牙齿的别屎壳郎戴花臭美了!你奶奶我的老公丈夫嫁一个死一个,还没轮到你,别在你奶奶面前什么老夫老夫的!”

唐失霍然站起,一张脸胀得发紫:“滚!”

落花娘子哪里是什么善男信女,怪声道:“我说老头子,是你们家的唐甜请我们进来才进来的,别异想天开以为我们当唐家有宝,在我看来,这些玩意,猴儿耍拳,小架势而已!”她要不是看在唐方也是唐门的人面上,还真不知还有多少难听的话要说。

唐矢气极,又自恃身份,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向女子动手,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唐方忙接道:“二十五叔,我们此来,只想找出萧大侠跟老奶奶决斗的真相与结果……您不要生气。”

唐失骂道:“我早听甜儿说过了。你串谋外人,欺凌本门中的人,非受唐门重刑不可。”

唐方花容失色,唐藕忍不住道:“二十五老爷,唐门家法,一向是由唐君伤四老爷主持的,四老爷死后,便由老奶奶处理,老奶奶失踪后,一直由唐铁书十九老爷来执行,却不知……二十五老爷这样决定,有没有先问过十九老爷?抑或是十九老爷的主意?”

唐失一呆,答不出话来。

原来执掌唐门刑堂的,一直是唐门五大高手中的唐君伤主理,后唐君伤在攻打“权力帮”之役时丧生,便由唐老太太执掌,唐老太太不久便失踪,一切由唐门中铁脸无私的唐铁韦来打理刑堂大事,唐得、唐失虽然辈份甚高,但在唐门中因品性太嚣,好大喜功又好高鸯远,故非得力人物,无权干涉刑堂要事。

唐藕这一问,唐失无言语塞。

唐方等也看出端倪来了,问道:“敢问诸位叔叔,这次出来在莲藕小筑兜截,是唐门的指令,还是谁的主意?”

唐失答不出来。

唐得粗暴地道:“逆乱之徒,没资格问!”

唐方寒着脸道:“话不是这样说,如果我是叛逆,应当问罪,但是……”双目冰雪一般明、黑夜一般亮:“据唐门家法,若没得上头同意,是不可私自挑衅或结伙于江湖人物的……不知今日三位叔叔来,是奉了唐门哪位负责人之命?”唐方年纪虽轻,在唐得、唐失面前执晚辈之札,但她是唐门第一要人唐尧舜之女,也是当日唐老太太至宠嫡孙,在武林中声名极响,在唐门中又极有人缘,辈份非常之高,她这一番反洁,只见唐得、唐失二人脸色阵青阵白,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忽听唐七更道:“你猜得不错,我们是擅自行动的。”

唐方对唐七更最为敬重,恭声道:“如此的话,更请十八叔跟二位叔叔悬崖勒马,别给甜儿这等无知晚辈累了声名才好。‘

唐七更摇首:“我在唐家堡,憋了这许多年了。唐门大事小事,都不派遣我,我不想在这里老死……我还有一身武功……”他的声音愈渐低沉,也愈渐伤感……江湖中身怀绝技的浪子,武林中心比天高的好手,哪一个不想把毕生所学,用在名扬天下的地方?谁愿枯守囹圄,长伴孤佛青灯!

他又道:“我们觉得,甜儿的计划很好,我们是江湖人,天生在江湖拼命,我们不是唐家人,不能虚度此生!”

这次轮到唐方说不出话来,可是萧七却讶然向唐甜问:“你……你说‘刚极柔至盟’有唐门支持,可成大事,原来,原来你连他们也请来了……”

疯玩老人憋不住了,跳起来到:“原来就只这几个人!”

唐失眯着眼,盯着他,好像他是一只飞过的蚊子,问道:”怎么了?不够拎么?”

疯玩老人本就是亡命之徒,这次入中原,图的是扬名立万儿,外加抢夺天书神令,加入“刚极柔至盟”,只是贪图美色,又以为其实力宏大,不妨过过瘾……设想到尽是卖命的事儿,自己就险些丢了命,又眼见伙伴中叔崩死得不明不白的,这下可是驼子跌筋斗,既得罪公子襄这伙不好惹的人,又没有稳实的靠山,便萌退志,道:“就凭咱们几个,捂着耳朵偷铃挡,自己骗自己的玩意儿,我可不干!”

唐失列嘴一笑:“不干也好。”骤然拔剑。

剑长七尺,金光闪闪,疯玩老人没想到这人说干就干,急慾闪开。忽然金光眩目!

唐失字中的剑神奇般不见了。

金光都到了眼前。

金光不是一道,而是如炮仗开花一般,干片万片的,无从抵挡。

疯玩老人惨嚎一声,金光忽收敛。

金光又奇迹般飞回了唐失的手上,还原成为一柄剑。

但这不是剑。

这就是唐失的“暗器”。

“剑花。”

刹那间,疯玩老就成了一块磁铁一般,那些金光是铁,都“吸”到他身上。

待那些金光都饮了他的血时,又似睡一般,吸饱了人血便自动掉落,“飞”了回去。

回到了唐失的手中,又成为了一柄金剑。

唐失嘻嘻地笑着,疯玩老人仰天跌下,再也没有了气息,再也不能作恶。

唐失笑着浏览全场,问:“还有谁说我们不够称?”

“够。”只听一人沉声说。

唐失哈哈一笑,那人却又说了下去,而且语音真气激荡,好象有七八种不同的气流在空气中互压击一般:“放在猪肉秤上称,足够我们下酒,省得买花生米。”

唐失脸上变色。

说话的人比他年纪还大。

但火气也比他更大。

“气伯”泰誓!

唐失眯着眼睛,问:“你武功好得过那人?”他指着瘫在地上的疯玩老人。

泰誓摇首:“不会好太多。”

唐失狠狠地问:“还是你仗着公子襄人多势众,以为我们不敢出手?”

泰誓哈哈一笑:“只怕你们不出手,怎会怕你们出手?”

唐失咪着他色迷迷的小眼,但仔细看去,便知道他小眼里不是贪色,而是嗜杀:“那是你活得不耐烦;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

秦誓脸红如赤,银须飘动,站了出来:“我是寿星上吊,你也是寿星佬吃砒霜活够了,咱们两个老不死的,来斗上一斗,如何?”

甄厉庆在旁,眼见疯玩老人稍加拂逆,便让唐失杀了,得已结逢迎以表忠心,所以喝道:“你这个老而不死的!上次没把你杀了,今儿又教我给撞上了!我看你是守着茅坑睡觉,离死(屎)不远了!”

泰誓一见甄厉庆,正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甄厉庆以前在梁王府中不讲规矩,对他施辣手暗算,要不是他武功远超对方,那一仗,定遭毒手,当下大吼一声:“姓甄的,你真有种我就先挑你!”说着一个箭步上前,一拳打出!

甄厉庆本来只是怕唐失等人收拾自己,站出来说几句话,等于是屎壳郎爬料糟自充大香豆而已,设想到挑起了泰誓怒火,说打就打,而唐失只在一穷笑眯眯地看着,一点也没有帮忙的样子。

他心中一凛,本可以躲开溜,但气伯泰誓那一声大喝,竟震住了他,一失神间,已避不及,惟有硬接。

泰音又大喝一声,攻出一招。

甄厉庆本又想开溜,但被泰誓一喝,双脚移动不得,惟有又硬接了一招。

等到第三招时,甄厉庆心慌意乱,又想掉头就走,但泰誓又大喝一声挥掌攻上,“气伯”的气功何等厉害,甄厉庆凝神抵御了那一喝,已被震得心神狂眺,未及移步,对方又已攻到,甄厉庆准有再度硬接。

如此硬着头皮接了十六八招,“气伯”泰音脸涨通红,越战越勇,越喝声音越厚,甄厉庆则摇摇晃晃,被震得混混饨饨,而周遭的围观者,大部分都被吼喝之声震得退开丈外.掩耳运功抵御,亦有二三名功力较差的武林人物,被震得瘫痪在地,若是泰誓专向他们而发,这几人早被震得几乎心脏停止跳动了。

反观公子襄、唐得、唐失、唐七更诺人,却若无其事一般。

公子襄心知这三名后门高手,名不虚传,这三人若联手,自己断非其敌;唐失等心中也暗忖:这小子也真有两下子,身受如此重伤,还能轻易抵受这等吼声,绝不能轻视。

这时“气怕”泰誓和甄厉庆那边,喝一声,交手一招,如此三十招下来,甄厉庆已手软脚软,后力不继了,“气伯”又大喝一声,人自上而下压来,双手膀子,直劈而下!

这下可有万钧之力!甄厉庆的心每给喝一下如给抽了一鞭一般,十分痛苦,见泰誓猛然下击,求生心切,双手全力往上一架!

这一下虽然架住,但也震得双肘一沉,击在自己额上,一时金星直冒,忽又脸上一辣,知道着了道儿,以为伤势严重,睁不开眼来,便凄叫道:“饶命啊!”

他却不知道,原来击在他脸上的,只是泰誓由上而下盖下来的长须而已。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