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50章 心有千千结

作者:温瑞安

这一刹那.有几件事发生了。

唐失出手了,他的金剑又裂成金光百片,“飞”了出去。

只是这回,公子襄早有防备。

他突然卸下衣衫,迎向金光,千百片金光给他兜头兜脑地包住,一闪而没。

但真正出手的是唐得。

在唐门中,这两人“一得一失”,有一得必有一失,所以惯于配合出击,唐失的出手,只是个幌子。

唐碍才是真正的“志在必得”。

他们绝不容许外人在他们面前杀“刚极柔至盟”的人,他们自己杀又不一样。

唐得发出的暗器是“索”。

一条飞索,有无数个结,只要给他套中一个,一勒之下,必死无疑。

“飞索”也是暗器,他这件暗器能勒中水里的游鱼,草丛内的毒蛇,苍穹中的鹰。

不过他这“飞索”不叫“飞索”,而改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心有千千结”。

只要人绪他这索缠上,也是心有千千结:解不开,理还乱,到最后,成死结。

唐失掩护,唐得出手,这种方法,唐方却十分熟悉。

因为她也是唐家的人!

她立刻发出五柄飞刀!

飞刀并不是射向唐得,她迄今还不敢冒犯长辈,但气怕泰誓不能不救。

“心结有千千结”也并非有一千个结,其实只有五个结,这五个结一旦缠上人,不管缠在哪里,缠在脖子,颈断,缠在臂上,手断,缠在腿上,脚断,缠在任何地方,都能“一刀两断”。

唐方的五把飞刀,射向五结。

五结一遇飞刀,立刻收紧,无论它迟到什么,都是一样。

刀被箍住,立即粉碎。

若人被这种结扣住,哪里还有救!

唐得脸色一寒,道:“你敢与我动手?“心有千千结”变成向唐方发出!

百里树林,元三迁,杜而未,邢似痴等人早已掩了过去,护在唐方身前,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容让任何人伤害唐方的。

唐得冷笑道:“想倚多为胜么?”

忽听一人喝道:“不!”

一人飞旋而至,一道青光,淡而寒沁,飞袭而来,唐得连忙运索抵御,原来来人是公子襄,只见他左手一柄匕首,右手也一柄匕首,两柄匕首,发出谈青色的光芒,他左手对付唐失,右手对付唐是,以一人之力力敌两人,而且身形愈旋愈快,手中两道青光也愈来愈长,本来一尺七寸的匕首寒芒,给他直舞得似七尺青龙一般,腾云驾雾,虎啸鹰啾。

公子襄以一敌二,竟困住唐得、唐失二人,身子旋若鹰隼,而手中青刃,更如神龙戏水,竟令唐得、唐失的暗器,都无从发挥。

众人哪见过如此精彩的搏斗,都瞧向公子襄与唐氏兄弟这边,眼睛收不回来了,忽听啊的一声,又砰的一响,原来投入阻拦“气伯”泰誓,泰誓终于一掌把甄厉庆打得胁骨碎了十几根,登时毙命。

唐七更倏然站起。

唐方知道这三位长辈中,以店七更的武功最高,生恐他辣手加害泰誓,便拦在中间。

返料她身形甫动,眼前一花,已没了人影,唐七更已到了她身后,泰誓身前。

只听唐七更冷笑道:“你很会吼叫是不是?你以为你内力很高是不是?你有种就叫,看能不能把我震倒?”

泰誓一张赤脸,银髯如戟,运功吼了一声。

但就在他张口的刹那,忽觉口腔一寒,三枚谈若无色的飞针,已破他最浑宏的内家劲气而入!

要知道所谓专破内家罡气的武功,诸如纯阳之真力为玄阴之劲所破,或金钟罩铁布衫童子功十三太保横练等功力被抓着练功罩门,但唐七更这种专破内家罢力的暗器可完全不一样。

他的“海底神针”,是不必发出的,只要敌人一运内家功力,就如磁铁吸力一般,将“海底神针”自然吸了过去,泰誓以“狮子吼”催劲,那三口飞针,便直吸入他口中。

这种暗器,内力愈高的人遇着它,就愈无法闪躲,而且命中率也到了百分之百的程度。

通常一个人遇着这种暗器,一定运功抵抗或设法击落和全力闪躲,但运力越猛,躲得越快,卷得越有力,这“海底神针”的威力也就愈能发挥。

无论如何,泰誓是死定了。

却在这时,青光暴长,宛似一头青龙,横空而过。这青龙之威,远胜泰誓的吼声。

甚至泰誓元气充沛的大吼,被青锋刃口斩成数股,那“海底神针”立时调转方向,射向那谈青色的光芒。

公子襄的匕首!

那三枚“海底神针”变成了普普通通的三口小针,反而被莫大磁力的青刃所吸住了,正如一块小铁片反被一块大磁铁吸了过去一般。

公子襄以左手青刃,罩住唐得、唐失,右手青刃来援!

唐七更喝了一声:“好!”他也窜身而上,斗在一起,公子襄变得以一敌三,众人正瞧得眼花绦乱,忽青芒大振,两条青龙,化而为三,三道寒芒,在三太高手身前身后,身上身测点戳刺割,端的是曼妙灵动,变化无穷!

原来公子襄又掏出了一柄匕首。

他总共有五柄匕首,本来其中有一柄为大弟子羊舌寒所盗,交给唐甜狙杀地眼大师,为“风花雪月残”五老所得,但五大神僧知公子襄并非杀人凶手,已把匕首还回给他了,故此公子襄拥有五柄匕首。

此刻,他五柄匕首,已出其三,左一右二,以左手一柄匕首,困战唐得、唐失、以右手二柄匕首,苦斗唐七更,居然以重伤之躯,以一敌三,平分秋色。

“气伯”泰誓死里逃生,征了一怔,见那儿还坐了一人,背向自己,他满肚子气,走过去便骂道:“蒜头疙瘩戴凉帽——你还充什么大头鬼,一起出手吧!”

他却未瞧见,唐甜见他走过去惹那人,脸上闪过一片喜容。

简直像拾到天书神令那么欢喜。

——那人究竟是谁?

唐方眼快,一下子便瞥到了唐甜的喜容。

她立即醒觉,想阻止泰誓的行动。

只是泰誓已经行动。

他见那人依旧背向他,理都不理他,更是气上头来,运起中气,大吼一声:“你有没有听见!”存心用这一声“狮子吼”将那人震得椅碎人跌,当众出丑。

这三声简直像半空打了个霹雳雷霆,对方却缓缓回过头来,阴声细气,不带火气地应了一声:“听见了。”“气伯”泰誓声音忽然嘶哑,退了七八步,把桩不住,再退五步,脸都涨赤红了,竭力想立住步桩,但仍站不住脚,再退三步,哇地呕了一口血,道:“你……”还未说完,又吐了两口血,嘶声道:“是……”声音中断,再吐一口血。才能道:“谁?”

说完这短短三个字,泰誓再也支持不住,仰天而倒,那人见公子襄弟子慌忙过去扶搀,便微微笑道:“他不要紧,只是被我‘血河神功’反击回去,伤了内脏,十天半月便自可痊愈。”

他说完这句话,全场都已震住。

当他以轻微柔和的声音,反将“气伯”泰誓的纯阳内家罢气“狮子吼”倒灌回去,击倒了他,众人就已经呆住,而今一听,才知道所猜不错:普天之中,能有这等骇人诡异奇功的,除了当今血河派掌门,与公子襄并称为“长江公子,黄河欧阳”的“血手屠龙”欧阳独还能有谁?

尽管在场的人都已楞住,但唐氏三兄弟跟公子襄并未停手,事实上,他们是慾罢不能。

哪方面先停手,那方面便先遭殃。

欧阳独顾盼全场,笑道:“好,今日难得大家雅兴,我也正好手痒。”他一说完,身形一展,竟然扑入公子襄和唐氏三兄弟的战团中。

唐方等大吃一惊,生恐欧阳独帮唐得、唐失、唐七更来对付公子襄,唐甜等也有些担心欧阳独这人行事怪异偏激,不知会不会忽然来个倒戈相向,却见欧阳独扑入场中,竟以一敌四,打了起来。唐得的“心有千千结”,自然非同小可,单止他教出来的女弟子唐三千的“三千烦恼丝”就已经称绝于江湖。

唐失的“剑花”一招杀了疯玩老人,疯玩老人身为“十方霸主”之一,武功自是不俗,而且人精似鬼,一直以来,多少人想杀他都杀不到,连中叔崩都先死了,他还好端端地活着,却让唐失一出手就杀了——唐失的武功更是不弱。

但唐七更的武功暗器手法,却比沈唐得、唐失二人加起来都高,要不是公子襄及时制止,他也已经在一招问杀了泰誓。

至于公子襄,连番征战,身受重伤之下,还能以一敌三,武功自然高绝。

可是欧阳独以一敌住他们四人。

金剑芒没,飞索影灭。连无色无声的海底针也没有出手的余地。

只有漫天血影,那是欧阳独双掌发出血光也似的魅影,偶尔几点碧绿的青芒游移,那是公子襄的匕首。

欧阳独的掌影,已将四人完全笼罩在内。

只听他道:“唐门的人果然不可轻视,长江公子,也的确名副其实。”

隔了一会儿,只听公子襄说:“你听过一个故事么?”

公子襄竟在这时反问了这一句话,不但使众人惊愕,连欧阳独都很惊讶:“什么故事?你说来听听。”

公于襄又隔了一会儿,才道:“一只黄鼠狼抓了一群小鸡,对小鸡说,你的羽毛真美丽……”

欧阳独大笑:“公子襄,你今日若不受伤在先,耗力在前,我欧阳独又岂敢如此托大,以一敌四……与你齐名,算是不冤!”

众人都觉纳闷,为何唐得、唐失、唐七更三人全无声响,原来唐氏三兄弟早已被欧阳独迫得一口气都几乎喘不过来,哪有办法说话?惟有拼尽全力以抗,分不出精神气力分心说话。

饶是公子襄在欧阳独的“血河神掌”覆盖下,也一样极难提气说话,所以他每每在说话之前,都顿了半晌,才能运气来说。

而欧阳独竟能说得自如,且轻描淡写:“既与你齐名,份属幸事,我本不该与你相搏……尤其在你受伤之后,而今如此,你心知肚明。”

这次血河神掌掌风大作,血光披脸,公子襄实说不出话来,忽青芒转厉,由三点成了四点,原来公子襄又抽出一柄匕首,硬生生将局面扳回。

公子襄好不容易才说得出:“何故如此,在下未明。”

欧阳独冷哼一声道:“真的?”

公于襄又被逼得说不出话来,只得一面交手,一面点头,但发觉欧阳独的掌凤下,连多点一下头都不可能,只得眨了眨眼睛,表示意思。

欧阳独冷笑道:“我平生只有一个徒儿,他叫卫悲回,你当然识得?”

公子襄是认识少年卫悲回的,而且握惺相借,彼此敬重,只是公子襄此刻不但说不出话来,连头也不能点,眼睛也不能霎了,

欧阳独冷笑一声又道:“你虽然年轻,但名声与我乎齐,便可以说是他的前辈了,你不该杀死他,我唯一的徒儿!”他狠狠地加了一句:“你杀他,我就只好杀你,你既受了伤,我就一人打你们四人,让你死了也服气。”

以欧阳独的武功,如果公子襄不伤,以一敌一,是不如他,而今以四敌一,也仍属败定,当无怨言。

可惜怨意还是有的,而且不服气。

因为公子襄根本没有杀卫悲回。

遽然间,血光中青芒大现。

公子襄又拔出了一柄匕首。

第五柄匕首——最后一柄匕首。

他以一人之力,对付唐氏三人,只不过用上三柄匕首,但跟唐得、唐失、唐七更四人合攻欧阳独,却迫不得已要用上了第五柄匕首。

他一用上五柄匕首,就有了说话的机会,这是他争取来的——用自己的平生绝学。

“我没有杀卫悲回!”

这一句七个字,第一个字说时元气充沛,说到最后一个字,已微弱得似蚊子一般——血河神掌的威力,几不容他将七字说完。但他一说完这七个字,压力一松,漫天掌影尽去。

只听欧阳独大吼一声问:“真的?”

公子襄点头的时候,发觉他身上己全被冷汗湿透。

欧阳独速然住手,唐得、唐七更的暗器,这时才发了出去。

原来这三人空有一身暗器,但在“血河神掌”的威力下,竟一丝都发挥不出来,而今陡然压力顿去,都无法收势得住,将一触即发的“剑花”、“海底神针”、“心有千千结”全打了出去。

欧阳独瞪了公子襄道:“我相信你说的话。”他说这七个字时,双手已将唐氏三兄弟的暗器完全收下,就像神奇的鱼网将滑溜的鱼网住一般,神奇而又合理。

唐得脸色死灰,唐失也心丧慾死,唐七更像斗败了的公鸡——他们三人的暗器,在欧阳独的手中,如三根鸡毛一般无用无力。

欧阳独缓缓地回身,用一双眼睛逼视唐甜,问:“你告诉我,我徒儿是公子襄杀的,是什么意思?”

唐甜正想说两句谎话搪塞过去,但欧阳独一双眼睛直如烈阳,的痛了她双酵,一时说不出假话来,只能追:“你徒弟,的确是死了……”

欧阳独厉声间:“是谁杀的?”

萧七上前一步,怒道:“你怎可对我们盟主无礼!”

欧阳独例嘴一笑,道:“她是你们盟主,可不是我的盟主,我姓欧阳的不兴结盟这一套——我来此地,是为报徒儿之仇,你少阻扰。”

唐甜哀呼道:“萧七,你逃命去吧,别管我。”她原本是用语言套住欧阳独,诬公子襄杀害卫悲回为名,使欧阳独替她翦除公子襄,谅欧阳独杀公子后,不拼个玉石俱焚,也两败俱伤,到时再让唐氏三兄弟去收拾他,自己可谓大功告成,故有侍元恐。谁知欧阳独面心精,似站在同一阵线,但在紧要关头,他是江湖人物,更有识人之能,听公子襄如此说,生疑起来,唐甜知他这种人不易受骗,而且极不易惹,便凄婉地要求萧七先走。

萧七本就有英雄胆气,只差耳朵软,听什么都信,尤其唐甜的话,向无分辨是非之能,这段日子他和容肇祖见唐甜所领导下的“刚极柔至盟”倒行逆施,心中大感不快,但听得唐甜说得如此真切,便大起护花之心,自以为虽千万人吾往矣,一定要主持公道正义,不让唐甜受到伤害,便站出来道:“欧阳独,你想怎样?”

欧阳独哦了一声,左看看,右脱脱,点点头道:“小子倒有胆气。”

萧七傲然道:“谁要碰唐甜,除非先杀了我!”他转头向唐甜说:“我说过,如你有事,我一定来援,就像唐方对萧秋水,萧秋水对唐方一样。”

唐方听得心中一痛,想起从前种种萧秋水待她之义。唐甜心中一紧,想到唐方处处占尽上风,自己明明占了优势,也变劣势。

百里树林何等精明,立刻为主人解释道:“欧阳前辈,卫少侠是死了,他原是被护送去血河派的,但途中被人狙袭。”

欧阳独厉声问:“你是谁?”

百里树林稽首答:“晚辈是公子襄第二弟子,百里树林。”

欧阳独怪眼一翻道:“你胡说!卫悲回是我之徒,他武功也差不到哪里去,哪里用得着人护送!”

百里树林口齿伶俐,即道:“当时卫少侠为人所伤。”

欧阳独怒问:“谁伤得了他?”

公子襄轻叹接道:“当时我在场,是九脸龙王与黑杀的人围攻暗算他的……”

欧阳独撇嘴一笑道:“所以你就出手相救了。”

公子襄知欧阳独易怒易喜,脾气甚怪,便道:“我与高足,一见如故……如非九脸龙王亲自出于暗算,卫少侠是绝不会致伤的。”

欧阳独沉吟道:“慕容不是也算是武林一大奇才,他确有这种能耐!”仿佛在盘算自己徒儿伤在这人手下冤不冤似的。

公于襄叹了一口气道:“后来我命两位徒儿护送卫少侠返回贵派……没料,本门中有几名叛徒,受人唆使,竟然半途截击,使得高足……”

欧阳独目中射出火焰一般的光芒:“那几个叛徒呢?”

百里树林代答道:“已经处决了/

欧阳独顿足道:“那究竟是谁主使的呢?”

百里树林还未回答,唐甜即冷然道:“若是一面之调;死无对证就冤诬人,可别含血喷人教天下英雄不服!”

欧阳独目光回扫唐甜,一字一句地问:“那是你了?”突听外面有人怪叫道:“哎呀,这儿好像又有架打呀,我好久没动手动脚了。这回真是老鼠掉进米缸里,还不逞了愿!”

又听一人骂道:“你呀,还是跑快两步吧,活像老母猪追兔子。上气不接下气的。”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