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52章 血手屠龙

作者:温瑞安

唐方禁不住叹道:“甜儿,你害苦了这班英雄好汉了。”

唐甜脸有得色地道:“天下肯有人为你卖命,自然也有人对我好。”

众人为之气结。

唐甜背后的一名麻脸臃肿的人也帮腔作势地道:“小妹’是我们‘刚极柔至盟’的盟主,我们自然要帮她,一为唐门复仇,二逐汉姦走狗,三……”

施月柳眉一竖,怒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谁是汉姦走狗了?”

那麻脸汉子桀桀一笑道:“凡要成大事,一定要制造一些骇人听闻,名正言顺,我正彼邪的传闻,方能成事,所以……”

李黑冷笑一声:“所以你便捏造罪名,披着虎皮进村,好吓唬人了,是不是?你又是什么东西!”

那人嘻嘻笑道:“是,是……”却有些害怕,尽向唐甜那儿靠扰。

唐甜噘嘴一晒道:“他是‘乌鸡恫’峒主毛山毛大侠广”

唐藕和落花娘子都忍不住噗哧一笑:“这毛大侠倒不像山,却像只龟!”

“他有龟壳护着嘛。”

欧阳独忽道:“这件事勾起江湖血腥风雨,看来全是这位唐甜一手造成的,踉那两位豪气少年无关,唐甜,你当知急流勇退,否则,我姓欧阳的不能让你胡搅!”

唐甜双目圆瞪,回叱道:“你是我请回来对付跟你处处相对的公子襄,没料到你却来惹本姑娘……”

欧阳独一笑:“我是什么人,岂会受你利用?你这张嘴去哄初出茅庐的小子还可以,骗我老人家还差得远哩!”

唐甜冷笑道:“你逼我退出江湖,无非是怕日后我们‘刚极柔至盟’强了,跟你们血河派以及梁王府鼎足而立罢了!”

欧阳独疾喝:“你这女子倒是砒霜拌辣椒,又毒又辣,看我先毁了你!”长空扑起,血影一闪,直罩唐甜!

萧七喝道:“要杀她,先杀我!”长身扑起,迎截欧阳独!

欧阳独一掌推向唐甜,并叱道:“不关你事!”

萧七双掌硬接过去,容肇租叱道:“要杀他,先杀我!”又迎空掠起!

欧阳独另一只手掌,也推了出去!

容肇祖双掌一迎,架住了他这一掌。

这一下,四掌敌双掌砰砰二响,人影倏分,萧七、容肇祖震飞二丈,各撞在一个柱子上!

没料到突突两声,柱子承受了大力,并没有倒,但两件嵌在柱子里的东西,却因受了此等巨力,弹飞出来,掉在地上!

一本书!一张令牌!

场中的人,无不变了脸色!

一下子,什么都停顿了下来,人人引长颈定睛看,只见那令牌银光烟烟,上刻”天下英雄令”五个铁划银钩的字。

那书无疑是手抄本,是由一张长纸折叠,无疑是成书时相当仓促,上书“忘情”二字。

唐方失声叫道:“是大哥的笔迹!”

这时众人再无置疑之处!

——天下英雄令!

——忘情天书!

这两项教天下窥视、贪婪、残杀、血流成河的宝物,终于出现了!

这是萧秋水与唐老太太进入地底与唐老太爷子交手前,萧秋水不忍“忘情天书”的武功失传,以及不想岳飞的“天下英雄令”从些埋没,所以临危在唐老太大首肯下,得稍有时机,将武功录于长笺,然后再将天韦、神令,各以掌力催嵌柱中,好待后世人能发掘得到。

其中还有几个重要的环节:

唐老太大与萧秋水虽成死敌,但未入地底决战前,唐老太太早已对他惺惺相惜,她只是为了唐门声誉不得不战而已,所以容许萧秋水有机会将武功绝学写下,而两人都知道彼此武功非同小可,此入地底,如入地狱,都没存着活着出去的心。唐老太太之所以不留下任何交持,是因为她要留下一样更重要的东西:形象!只要唐老太太不死,谁敢来犯唐门!留下暗器手法,有人可破,但唐老太太的声威,八十年来除萧秋水敢攫外就绝无一人。

在地底下布局的“唐门六识”,即唐看、唐听、唐闻、唐感、唐舌、唐思,都准备不活着出去了:但人算不如开算,其中唐思被杀,唐看被那一场大战所撼,又被唐老太太暗器无意中所伤,丧心失魄,反而在机关发动前误打误撞了出来;唐老太太决心让他可以活着出来,也只为了让唐门后人可获得天书神令,阴错阳差,他已失去记忆,他是唯一从地底走出来的人,也是唯一目击者,但却是个白痴。

最后,他死在李大福瓷店里,临终前证实了萧秋水和唐老太太的决斗,以及天书、神令的存在!

却正好和唐甜为求天下大乱,从中取利所散播的流言不谋而合!

——萧秋水留下的“忘情天书”和“天下英雄令”,本也顾虑到可能为唐家子弟所得,当时唐门声威正隆,而且野心勃勃,为求称霸,有些不择手段,若天书神令再为唐门所得,岂不如虎添翼?萧秋水有鉴于此,故将天书神令,偷偷打入柱中,外表看去,以为是装饰图案,绝无人注意!

而且,众人所搜索处都是集中在唐家堡中,因唐门唐家宅中才是萧秋水与唐老太太决战之地。却没料到唐老太太真正和萧秋水决一死战之地,是在地窖之中,而地道直通莲藕小筑,亦即是说,萧秋水和唐老太太失踪的确是在唐家堡中,但决战处却在莲藕小筑,其中有这个达数里之长的地道连着,众人找遍了唐门一木一瓦,但在唐家堡本身的地牢机关已毁,里面的人就算活着也不能出来,上面的人又如何进得去?这就是唐老太太以身相殉的孤注一掷!

——“天下英雄令”代表的是他的主人之气节,英风,传的是道统,而不是武功!所以萧秋水把它留下来。

——而“忘情天书”根本就不是一本书,而是琴剑、笛剑、胡剑三人合起来的音乐造诣,不过萧秋水临危时将自己对“忘情天书”上一十四决所悟,记载成篇,誊录在这一张折叠的长笺上!也就是说,这才是真正的第一本“忘情天书”!

神令上并无武功记载,天书却真有其事!萧秋水原本留天书神令之意,是不想神令所代表的光华蒙尘,更不愿天书的武功自他而失传。所以留下二物,他断未料到因此而掀起这一场武林的血腥风暴!

天书神令,再现江湖,人人的心中一时皆惊、喜、贪婪皆有之,但只有唐方伤心慾绝。

天书神令既现,那么萧秋水……

——若他仍在世,又如何会放弃这两样足以掀起武林大波澜的事物!

——萧秋水若已不在……唐方的希望,也就如同烛焰只剩下一点青芒,给一阵狂风完全掩熄了。

两行泪珠,挂到她清丽艳绝的脸靥上,她低声念着那句她原本与萧秋水相约的话:“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可是,冬未雷,夏无雪天地仍相对……我寻你近十年,你竟就这样离开我了。她想着,摇颤了起来,像一朵白花,禁不起深寒。

可是这一切落入公子襄眼里,他根本望也没望过天书神令,他的眼睛一直未曾从唐方身上离开过。

他见唐方如此伤心,既不能相劝,更不敢相慰,只是心如刀割!

——别人期待天书神令出现,已非一时半日,一见天书神令,既惊心动魄又心血迸动,但这些在公子襄而言,他恨不得天书神令永远不要出现!

天书神令永不出现,唐方就可以永怀着希望,去找萧大侠,而他,为她尽一生之力去找萧钦水,哪怕一生一世,就是他至高至深的幸福了!

可是,天书神令,终于在蜀中唐门,莲藕小筑,双双出现!

唐方的希望,也为之破灭!公子裹见到唐方苍白的脸,心也为之破碎。

公于襄限中只有凄然的唐方,唐方心中只有思念中的萧秋水,公子襄上前两步,唤:“唐姑娘……”唐方向他摇手,两行清泪又盈溢了出来。

他们的心,都在所寄所托上,所以都没有发现,大厅上衣快振动,一场惨厉的血战已然开始了!

搏斗时间可谓极短,但立即已死十八人,伤二十五人,死的血流遍地,伤的伏地呻吟。

他们想要得到的是天书神令,但流出的是血,牺牲的是性命!

搏斗极快,场中真正对峙的高手,“刚极柔至盟”中,是唐甜、萧七、容肇祖、毛山;唐门中,是唐得和唐失,唐七更已断了一臂,不能参战,唐什么恍恍惚惚,并没出手。“十方霸主”中,是江伤阳、落花娘子和海难递。“神州结义”中,是铁星月、大肚和尚、李黑、胡福、林公子、施月、陈见鬼、蔺俊龙。

梁王府公子襄的门下并没有出手——他们没有公子襄的命令,谁也不会出手的。

天书神令仍在地上,但更多的人倒在地上。

“血手屠龙”欧阳独大喝一声:“停手!”

换作平时,也许他们真的会先停下手再说,但如今天书神令叫他们冲昏了脑袋,“神州结义”的兄弟也抢夺天书神令,主要为的是这是萧秋水之物,他们是断不容外人所夺的。

毕竟是兄弟一场,“神州结义”的人纵对萧秋水或生有怀疑,但都是讲义气的。

欧阳独大声道:“你们这般自相残杀。天书神令还未知真伪,值得么?”

众人一听,觉得大有道理,不由都住了手,甄厉庆想想不放心,骂道:“你叫我们住手,莫不是想趁机盗宝去?”

欧阳独冷笑道:“我欧阳独有血河派武功,尚且修习不尽,若是贪图这些事物,我拿了就走,你们能敌得过我?”

众人觉得言之成理,江伤阳正巴不得少一个对手,便说:“欧阳掌门既然如此清高,那就把天书神令让我们这些武功低微的武林后学得来参研好了。“这人一向自恃身份,但为了夺得天书、神令,真是什么样低声下气的话都说得出日来。

只听那毛山嘟着腮帮子大声道:“我觉得欧阳掌门说得有理,我提议把天书神令交由他审察,先定真伪再说,省得打了个糊涂仗!”

当下有些人反对,有些人赞成。反对的人是江伤阳等,怕万一欧阳独来个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那时怎生是好?“刚极柔至盟”的人倒不反对,唐甜想了一下便说:“我们信得过欧阳前辈。”唐门的人冷笑不语。“神州结义”的兄弟们嘻嘻哈哈,他们志不在夺宝,而是不容让它落人他人之手,所以尽说风凉话,也没什么意见。欧阳独侧首问公子襄:”公子意下如何?”显然十分重视公子襄。

公子襄此际无心理事,心不在焉地一颇首:“一切由欧阳先生定夺。”

欧阳独见他神不守舍的样子,心里好生奇怪,但公子襄如此说,剩下的六十一门生自然站过一旁无异议了。

那“乌鸡峒”峒主毛山乘机巴结道:“那让小人过去将天书、神令奉交欧阳大侠……”说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俯身拾起天书神令,人人瞧得眼珠凸睁,欧阳独设想到一群武林中人,对传闻中能称霸武林的外物竟如此贪婪,想起武林前辈王尖常劝人“远离颠倒梦想”,更大为感慨。

这时他手中已接过二物,只觉一轻一重——忘情天书以纸书写,自然甚轻;天下英雄令只是小小一面令牌,但却令得他手掌一沉,显然非凡铁所镌。这二件事物毕竟是多年来武林中人梦想之物,欧阳独接在手里,也觉心头沉重,深吸了一口气,定睛看去。骤然之间,欧阳独猛觉阴风割体!

他在刹那间,力贯全身,正要自双掌摧逼出去!

但双手有天书神令——天书神令是武林公认奇珍,欧阳独虽不贪图,也不敢令它们有所闪失——就这一迟疑之下,毛山十指,已按在他身上十大要穴之上!

毛山出手之快,委实令人无法想象,一个区区峒主,有此神功!但欧阳独的反应,也快到极点。

他利用那长吸的一口气,立即先将全身穴道闭住!

毛山的十指按住他要穴之上——这刹那间,那要穴自动封闭,就不是要穴!

而他双手所蓄的“血河神功”,也立时发了出去!

顿时,“忘情天书”粉碎如蝶飞片片,“天下英雄令”也向着毛山激飞而出!

——他已发觉情形不对路,宁可粉碎天书,也不能为敌所得,而神令正好当作武器!

他的反应可谓快极,但毛山却是有备而发。

他十指按在欧阳独要穴上,立即发觉,那要穴已不是要穴——变作了废穴——的时候,他双膝也立时顶踢了出去!

这两脚,一踢在“丹田”,一踢在“气海”,俱是武林高手储气之所在,欧阳独功力深厚,连着二击,并没受伤,但一口真气,已缓不过来。

这真气换得一换,身上十处要穴,一齐被封,原本这十大要穴被封,惟死一途,但一来欧阳独本身功力精纯无比,远胜毛山,二来毛山已松开双手,两掌一拍,接住“天下英雄令”的来势,是以欧阳独但觉全身一麻,穴道被封,运劲不得,并未致死。

欧阳独怒叱:“你……”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