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54章 武林第一掌

作者:温瑞安

就在她一震之间,唐三千已迎面向她倒来,而在她一怔之间,唐三千已压在她身上。

唐三千是个肥女,但唐甜并非推不开去,而是唐三千的肌肉已开始腐烂,完全发臭,甚是可怖!

但唐甜反面不怕了。

——唐三千明明已经死了,她之所以会如此,是有人想吓唬自己……

可惜她只来得及想到这里。

在唐三千尸身背后的铁恨秋,已然出手。

铁恨秋的铁拳,左右击在唐甜胸膛上,唐甜的胸脯立时凹了下去,因为唐三千压着她,她并没有被打飞出去。

铁恨秋凄声道:“你暗算得人多了……三千呀三千,我为你报了仇……”他因舌头曾被自己中毒病苦万状时咬断一角,所以语音甚是模糊。

话未说完,哧地一声,唐甜手中剑已投入铁恨秋腹中,铁恨秋大吼一声,但似心存死志,没有闪躲,唐甜指甲内的暗器“倒刺”,也全嵌入了他的臂肌肉,随着血脉,直冲心脏。

这几下变化极急,大肚和尚、洪华分别逼向萧七和容肇祖,胡福和李黑截住了江伤阳和江心虎等,施月和陈见鬼救走了铁星月,林公子对峙九脸龙王,千手剑猿蔺俊龙则断后卫护,可谓兔起鹊落,瞬息数变,铁星月已被救回。

唐方急忙出手,解开铁星月的穴道。

铁星月却冲了过去,大呼:“弟弟!”铁恨秋是他的亲弟弟。

可是铁恨秋此刻已返魂乏术了,他铁塔一般的身子倒了下来,倒在他亲哥哥的怀里,微弱他说了一声:“可恨……我至死未能见萧……萧大侠……一面。”

他原本为慕萧秋水与“神州结义”事迹,而跟随萧七寻觅萧秋水,没料爱人唐三千为唐甜所杀,萧七又显然偏帮唐甜,铁恨秋誓报此仇,混在“刚极柔至盟”的兵卒之中,暗中保存唐三千尸首,在危急存亡之际,救了他哥哥,杀了唐甜为唐三千报了大仇……

但也牺牲了自己一条性命!

大肚和尚和洪华等人纷纷住了手。

他们都看出,唐甜也终于恶贯满盈了——一个再罪大恶极的人,临终之前,至少也应给她个说话的机会,否则,连最后几句话也不让人说的人,才是罪大恶极。

萧七奔了过去,但容肇祖却没有跟过去。

他眼见铁恨秋杀唐甜,也亲眼看到唐甜先杀了唐三千,而今再杀了铁恨秋。

铁恨秋也是他们当中的好兄弟,好朋友——所以他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再过去。

萧七决定过去,无论唐甜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都好,唐甜是他所爱的女孩,他都原谅她。他冲过去时,容肇祖正往回走,而唐甜已经在弥留状态了……

铁星月嚎陶大哭起来,一面骂道:“你们这些人,我真正有事起来,救我的只有我亲弟弟一人……你们害死我弟弟了,你们害死我弟弟了……你们快赔我弟弟的命来……”

陈见鬼听了实在憋不住了,道:“那时我们不想救你么!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铁星月哭得像个小孩子:“你们明明见死不救嘛……”

林公子也恼火了:“难道那时拼命来护你,教你咽喉上给人多刺一个洞?”

铁星月索性撤赖:“我现在喉咙、嘴里,不是照样有两个洞,也死不了,不用你们这般没心肠的来救……”

众兄弟听了觉得很冤,唐方调解道:“算了,你们知道他的性子,一时拗不过来……”

只听九脸龙王叹了一口气道:“是啊,我都说了,如果唐甜不跟我作对,就不会有这种下场了。”

走鬼婆婆附和道:“是啊,我总说,跟龙王爷混准没错儿!”

江伤阳也涎着脸道:“就是嘛,是龙归大海,是蛇茅里钻,我们这些小角色跟着龙王捞,前程远大哩!”

大部分“刚极柔至盟”的人,纷纷向九脸龙王处靠拢,陈见鬼冷笑道:“闻说‘刚极柔至盟’继承当年我们‘神州结义’未竟之志,怎么今日一见,竟是这般货色……”

施月却向九脸龙王冷笑道:“慕容不是,你手下的人质,可不是宝,杀与不杀,跟我们无关,但今日我们可要出这一口鸟气!”

九脸龙王也冷笑道:“好,如果神州结义想冒不义之名,就尽管向前逼来,我一戟将之宰了,日后江湖上会传,神州结义是锈铁镀上了金铂,为自己出名,赔上别人性命,一试就显本相,看你们丢不丢脸?看血河派的人放不放过你们!”

这一条恐吓,果然生效,“神州结义”除铁星月抱着铁恨秋之外,九人都犹豫了起来。原来铁星月适才假装跟兄弟们有龈龋,实则李黑运用天竺“腹语,”跟唐方、铁星月、大肚和尚、林公产、陈见鬼、施月、蔺陵龙、洪华、胡福商议,准备蓄力,同时出手,击倒九脸龙王,拯救欧阳独。

“两广十虎”是“神州结义”的前身,李黑等在万里桥之役救文鬃霜等人,就是利用这天丝“腹语”秘声传音,而跟铁星月、邱南顾、萧秋水联手救人的(事详见《两广豪杰》)而今众人故意混淆视听,发生争执,望一击而成。

但听九脸龙工这么一说,大家反而不敢出手。

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只听九脸龙王笑态可掬:“我看算了吧,大水冲着了龙王庙,大家自己人,何必冒险犯难?要我放这位欧阳掌门,可以,只要你们也放我一马,不就行了么?凭你们侠义中人,只要闲话一句,我也信个十足,这样不是各得其所,两全其美么?”他心中想的是,就算放了欧阳独,自己学了“天下英雄令”上的武功,哪怕是放虎归山,到时候也教他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而已,所以他笑意盎然他说下去:“你们的萧秋水大哥,已不在人寰,管不着你们了,又何必事事如此认真……”

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速然间,变化接踵而来。

在场中的人,谁也没料到这变化,更不料到这变化的后果是怎样。

这变化来自天上。

那屋顶上正中的那一块,雕有的“唐”字骤然破裂,激洒而下,一片淡青色的刀光,从天而降,直劈下来!

九脸龙王就站在下面,他被这夺人慑魄的刀光震住,不敢硬接,惟有退后!

他和欧阳独,本来处身于大厅正中那块太上老君炼丹困孙悟空的图像上,他身形甫退,立即省起,断断不能让欧阳独活下去。

这一刀空前绝后,若非大侠梁斗,谁也发不出来。大侠梁斗父子,加上神州结义,还有必定恨自己入骨的欧阳独,自己连一线生机也没有了。

所以他飞退出去的时候,两股狂飘,自掌心涌出直卷欧阳独!

这两掌全力出手,全力攻杀欧阳独!

梁斗从天而降,臂弯里携着一人,九脸龙王一面飞退,一面抬头,只见那人,竟是少年卫悲回!

卫悲回厉声叱道:“你派人暗杀我,但公子襄弟子老奇君舍死护我,跌人万丈深崖的是他,不是我……”语及此忽尽!

因为他发现九脸龙王的掌力飞卷向他师父欧阳独!

他也看出欧阳独穴道被封,失去抵抗的能力!

卫悲回立时自粱斗手臂里挣脱出来,掠扑下去。

可是他重伤未愈,无法抵挡九脸龙王凌厉的掌力,惟有全身一抱,覆盖在欧阳独身上,硬受这两掌——就似公子襄七十一门生中老奇君抱着他滚下山崖一般,舍身相护!

卫悲回得以不死,回到血河派,知师父已赴唐门找公子襄算帐,怕生误会,连忙赴蜀,沿途却遇见了正为“神州结义”的兄弟们指示唐家堡之路的大侠梁斗,梁斗见他受伤,便扶他到唐门,所以落在大肚和尚等人之后。

但是卫悲回这一次错了。

“神州结义”九大高手,原本就聚力慾发,抵挡九脸龙王这两掌的,但卫悲回跃下,陷入掌风之中,九侠若贸然发动,只有先将这少年震个粉碎,“神州结义”的人本都是侠义中人,而又乏当机立断之能,一迟疑之间,卫悲回已落下,覆在欧阳独身上,欧阳独陀道:“不可!”但九脸龙王的掌力已卷碎了他的语音,以莫比的威力罩击而来。

公子襄侠义心肠,为救欧阳独师徒,全力扑出,抵挡这一掌!

但事发猝然,公子襄只来得及跃出隔在九脸龙王与卫悲回之间,已来不及出掌!

公子襄受伤之躯,不可能受得了这两掌,除非有人在欧阳独、卫悲回、公子襄之前将九脸龙工的掌风阻得一阻,只要阻得一阻,神州结义的弟兄就可以全力出手了。

但是这人可能要赔出性命。

唐方几乎在公子襄跃出的同时,已拦在公子襄身前。

唐方之所以这样做,因为唐方已不想再活。

她为萧秋水相见之期而活,天书神令的出现,使得她断绝了希望……她蹿出去之前,只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我只好辜负你了………“你”系指公子襄。然后她就专诚期盼死亡的到来,也许……也许这样与萧秋水的相见会早些到来……

她很放心,她虽似是为公子襄而死,其实则是为萧秋水而不活的,也知道九脸龙王一定死——公子襄、海难递以及神州结义的兄弟们一定会为她报仇的。

此刻局势是:卫悲回急避落下,罩在欧阳独身上,公子襄抢身护住,唐方蓦然掠出,拦在欧阳独与卫悲回身前,人人皆变起遽然,不及挽救!

除了一人。

梁斗!

他的刀不再劈向九脸龙王,而是直斩九脸龙王劈出的劲风。两道狂颜,被淡青色的刀生生切为两段。

刀势由上而下,去势未至,随着彼切断的四股强劲,一齐打在地板上的太上老君炼丹炉图上。

这一来,巨额被刀风所断,谁强谁弱,尚未可知,但这是稍纵即逝的绝好时机,那两股由九脸龙王发出的掌劲如一条双头的蛇,现今已被梁斗斩为四段,就在它未来得及噬人之前,一定要把它击散、毁碎!

众人矢志保护唐方。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间,公子襄、胡福、洪华、李黑、林公子、大肚和尚、施月、铁星月、陈见鬼、蔺俊龙的掌力,一齐发了出生,另外还加上了欧阳独的“血河神掌”!

因为就在这阻得一阻之际,卫悲回已解开欧阳独的穴道,欧阳独也全力出掌!

梁斗的刀风只能将掌劲减弱一半,但不能尽灭。

梁斗及时出手尚且如此,还有谁的武功高得过大侠梁斗?

有的。

风花雪月残。

少林五神僧!

他们终于到了,五个人,分五个方向出掌,无声无息,可是掌力无故、无匹。

五道掌力,将九脸龙王二道有头元尾的劲道接下,就在唐方身前不到半尺的光景,可说已是险极!

但这时那十一大高手的掌力也到了。

这一下,可谓千古未有之奇,也是百年仅见的掌力,这掌力每人所发出的武功造诣都不同,但俱是全力施为,而且武功都臻武林第一流高手之列,弊在诸人事先并无配合,情急救人,竭力出手,各种掌力,不同方向,各异掌功,所有的劲、力、收、发都格格不入,大相冲撞,但人人目的却是同样一个:

保护唐方!

这下可害苦了唐方,所有的掌力,凌厉的、阴柔的、磅满的、浩瀚的、怪异的、起伏的、阳刚的功力全在她身前身后、左右附近交撞在一起,卷起一道极其桅异的旋风,尤其是“神州结义”九位英雄好汉的掌力,更是古怪,这些掌力交织,此消彼长,可谓江湖上从未有过一次这般复杂多端的一流掌力撞在一起,其中还包括九脸龙王四股断续的劲道及梁斗的刀风。

这一道狂风,可说是当世武功最高的一十六名高手齐集的掌力与一道刀风。

就算昔年“天下第一狂人”燕狂徒在世,以他的“玄天乌金掌”,只怕也不一定能硬接。

如果当年“君临天下”李沉舟在,他宁化作一时轻舟,随掌力飘飞,而不愿意接实。

这一掌不是怪在它的威力,和排山倒海似的压力与声势,而是这十六股不同的掌力还有刀风夹杂在一起,彼此吞卷摧逼,挣扎图存,自成一个生命体似的,化成一股旋风,震起唐方一丈高,又撞在地上,将地下那以暗器余屑精镌的太上老君炼猴图,击得粉碎!

余力未消,灭力未至,唐方抛起,跌下,直入地板那窟窿中,掌力犹追击而下,公子襄大叫:“唐姑娘……”情切哀急,不顾一切,就要追扑而下!

但在这般狂劲之下,任何人都无法挽救,而妄想以个人之力拒抗这天意造成的大力,未免正如:以卵击石,蝼蚁撼树!

轰地一声,这一掌,不知击中了什么,竟给接了下来。

只听唐方一声惊呼,这声惊呼,夹杂着人生一切的情感百态。难以言喻。

公子襄正想扑入,忽然似头上被雷轰击了一下,陡然站住。因为他听见一个人朗声长笑,和说话的声音。

“我就知道我今生一定可以见到你,一定可以再和你在一起。”

这个声音,悠长豪壮,对整个武林而言,也是如同雷击一般有分量。

梁斗笑了。

他第一个笑的。

他是武林中的大侠,但他也是一个真正仁慈的长者。没有人知道,他沏儒的心灵,是极易伤感的,尤其是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场面时,他会愉偷地流泪。

也许这是因为他英年丧妻,一个他怀念终生的女子之故吧,所以他竭力想在武林中多做些事,多绘人一些温暖,来弥补他和他那女子的凄寒。

所以他首先感觉到,地下那人是谁。

他可以想象唐方的心情,所以他赶快笑,以笑来掩饰热泪——天下间许多英雄,宁洒热血,不流热泪,有泪、也在把酒高歌时宣泄,失败时绝不低首、叹息、流泪!

武林人如此难为,你还想做一个武林中人吗?

就像公子襄。

他比他父亲更快感觉到地下的人是谁!

他才是除了唐方之外真正的第一个知道。

他站在那里,忽然间,觉得那破裂的屋顶上,阳光映下来,他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也看见了以后的日子好长好长……

过去的七年,却如甜梦一般短。

这时,有人自破洞内升了起来。

平平地升了起来。

开始先出现了两个头,一男一女,女的是唐方。

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少女最美的时候?不是在她甜梦中,不是在她快乐中,而是在她可以全心全意将生死岁月,都可以交托绘他的时候,在她伏在他最满足的胸膛里的时候……

唐方最美丽。

风花雪月残,一起笑了。

抱风说:“我道是谁?”

抱花说:“能接下我们这一击。”

抱雪说:“‘怀抱天下’的掌力。”

抱月说:“我们猜得一点也不错”。

抱残哈哈笑道:“果然是萧秋水那小子!”

五人轮流说下去,心意相通,就像串酒令一般。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