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传奇》

第55章 传奇中的传奇

作者:温瑞安

七年前。

萧秋水决斗唐老太太。

这一场战,萧秋水并不愿意,他是为见唐方而战,因唐老太太是障碍;也同时是为江湖而战,因唐老太太显然要使唐门变成独霸天下,暗中残害各大门派精英。

唐老太太则非杀萧秋水不可,萧秋水不死,万众归心,唐门称雄成泡影。

虽然,在决斗前,萧秋水独闯唐门的勇气,及与唐老太太共御江南霹雷堂的侵略,已使这一老一少两人,相惜相重——但决斗势在必行。

唐老太太自知并无把握可胜萧秋水,所以要求萧秋水在地牢一战,以该处有唐老太爷子为饵——其实这一战,唐老太太早已准备无论萧秋水赢输,都不能让他活着出去。

所以她毁碎了来时的机关。

而出路的机关,在里面的人,是断断开启不到的,纵萧秋水有盖世之能,也无法自内将这奇铁锈成的地狱穴破而出。

这一场决战,唐老太太虽然出动了唐老太爷子,但仍是杀不了萧秋水,唐老太太亦力竭而死,但她以最后暗器的威力,使得萧秋水一时失去了活动的能力,而历年在地底守护“唐老太爷子”的六名唐门死士:唐看、唐听、唐闻、唐感、唐舌、唐思,一拥而上,分别钳制萧秋水四肢,当时,唐看因激烈交战情况,被误伤而双目俱盲,神智丧失,反而得在机关未发前走出地道,唐思则在唐老太太最后一道暗器发出时毙命,本来“唐门六识”一齐出手,被他们所制住的人,不能想,不能吃,不能动,不能感,不能闻,不能视,形同废人,必死无疑。

可港,“唐门六识”己去其二,仅余其四,只能够在萧秋水击败唐老太太后真力耗尽一时未复之际制佐他而已,要杀害萧秋水,却是不能。

唐老太太临终之前,尚不放心,这被江湖人称作“最有实力,最有神秘力量和武功最高的女人”,临终之前,说了如下的诅咒:

“萧秋水,虽然你有七十二变之能,过人之勇,助人之义,万世之功,都不能活着走出唐门地牢,我舍这条老命与你陪葬,除非天为之裂,地为之陷,唐门不复,圣人门徒七十二复出,以狂人燕某不世掌力,并有人为求你之复生而不惜死……方可破壁而出……”唐老太太说罢这一番话,狂笑而死。

她的诅咒完全应验,萧秋水从此在地牢中,因功力未复前被唐门四识所制,他既挣脱不出,但对方也杀不了他。

但他意识未灭,在牢中生涯,仍是可以思索,思念唐方;他的内功未失,虽不能发,却依然存在、休息。

这便是《蜀中唐门》故事中的“结局”。当然,那一场厮杀,是武林中最精彩凄厉的一战,是以才换来一代名侠的漫长等待。

谁都知道,这等待绝无结果,所以唐老太太才会下此咒语。

当时,燕狂徒已死,谁都不会再有他那沛然莫御的掌力。

孔子的七十二门生,不管是颜回还是子路,早已死了千数年了,更不可能复生。

别人又怎会知道萧秋水就在莲藕小筑的地底下?就算有人为他不惜死,也不可能偏生到这地方来为他死。

就算样样都神奇地可能,也不可能有这般神妙地凑合在一起发生。

可能的。

而且已经发生了。

上天神妙的安排,比人的苦心策划高明百倍。一粒沙、一滴水、一个人,都是天然的,试想其中有多大学问,几许奥妙,谁能营造得出来么?就算有一天能,世外自然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奥妙,也教人探索不尽。

燕狂徒虽死,但世间却有这般巧的事,十六道掌力一道刀风;几乎是全武林一流高手的总汇合功力,足以取代燕狂徒的“玄天乌金掌”。

孔圣人的七十二门徒虽不可能重生,但公子襄及众门下弟子,曾不分昼夜地寻觅萧秋水的踪迹。唐老太太在世的时候,公子襄尚未出道,她断未料到真的有人在七年间收容了七十一门生的。

加上唐方见天书神令,误以为萧秋水已然身亡,便想以身相殉,使得唐老太太诅咒的最后一点也得以完成。

而梁斗自屋顶裂“唐”字屋瓦而人,劈裂太上老君炼齐天大圣图,一来正好应了唐老太太,“除非天为之裂,地为之陷,唐门不复”的咒语,同时也劈开了地牢的机关,而掌力攻陷机关,阳光徒人,地下的唐闻、唐舌、唐听、唐感一生未见过阳光,立即崩溃,萧秋水功力瞬即恢复,七年以来,这功力一直蕴藏在他体内,汹涌彭湃已到顶点,但身受人制,无法宣泄,今一得复,便硬接那惊天动地的一掌!

这一下,萧秋水虽被震得血气翻腾,但也酣畅无比,掌力抵消,唐方得以安然,她本闭目安然待毙,忽觉落人一人臂弯里,忙睁目一看:

却不是朝思暮想的人是谁!

在萧秋水携唐方平平升出地面之际,唐闻、唐舌、唐听、唐感却睁不开眼来,也不愿出来。

对萧秋水而言,阳光普照,重见天日,是自由,但对这终年生长在唐家地道里的四名死士而言,却适得其反,他们甚至不知道何谓“阳光”,又自知不是已恢复功力后的萧秋水之对手,所以宁在地道之中不出来。

第一个知道地牢下的系萧秋水的当然是公子襄,第一个微微笑了的是粱斗。

但是“神州结义”的九个兄弟,虽后知后觉,但在这一刹那间。谁都分不清楚是谁先大叫大跳:

“萧大哥!”

“大哥出来罗!”

“大哥还没有死哩!”

“天啊,原来大哥关在里面……”

“好罗,总算天开眼,让我们又见面了……”

“我都说了,大哥命大福亦大,死不了的……”

“哎呀!在我们偷入唐家堡几次,原来就在必经之路的莲藕小筑地下!”

“今天可谓是云开见月明,好在我们一言一行,都没亏了‘神州结义’四个字,否则今回见着大哥,一定吓死……”

众人欢笑声中,萧秋水跟各兄弟抱在一堆,只听他笑道:“把我当成什么啦?神?鬼?我虽被天上降来的掌力从地底下救出来,却还是人!有爱有恨,会生会死,跟你们笑闹在一堆、吃苦在一起的老兄弟啊!”

“神州结义”团聚,自是欢欣。忽听欧阳独喝道:“哪里走!”

原来九脸龙王见萧秋水居然在世,偷偷拿了“天下英雄令”要溜,人人都注意在萧秋水身上,没注意到他,但唐失、唐得张手一拦,唐失低声说:“龙王,有福同亨,有祸大家分。”

九脸龙王心中计议已定,便道:“好,出去再说。”

唐失也不是易受愚弄的人,伸手一抓,抓住神令往身上一扯,悄声道:“那就给我拿出去也是一样。”

九脸龙王笑道:“一样。”顺他一扯之势刺出,这下力道奇猛“味”地直戳唐失胸膛。

唐失不虞九脸龙王居然如此蛮干,急急间手腕一翻,手背贴胸,手心向外,五指一抓,拿住神令,没料神令并非凡铁,真比精钢锋还要锋利,噗地贯掌而出,刺入他的心中。

唐失闷哼半声,唐得正要出手,岂知九脸龙王在向唐失出手同时,左手一敦,闪电刺出,唐得本就比唐失老实,不虞有他,加上他距九脸龙王极近,又关心唐失之危,反不料自身之险,登时胁下被一戟打中:饶是他往后翻身得快,但所过之处,留下一路血痕。

九脸龙王猝起狙击,重创二唐,但也露了形踪。

欧阳独最恨九脸龙王,大喝甫起,双掌以“血河神掌”全部威力,迎空击出!

他对付公子襄与唐得唐失唐七更时,才不过用了八成功力,而今对九脸龙王用了十二成全力。

不料他的掌凤刚刚发出,人影一闪,九脸龙王身前,已多了一人。

欧阳独以为他发现在先,而天下哪有人快得过他的掌风?

是以全力出手,未留余地,恨不得一击将之毙命,却不料忽然从中多了个人。一定眼一看,原来是萧秋水!

萧秋水微微笑着,右手五指并拢,在空中一横三切,竟将欧阳独的掌劲先上下切成两半,再头、中、尾斩成三段,凌厉无比的掌风,霎间都消失无形。

欧阳独整个都呆佐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血河神掌”,会让人伸手间消解于无形。

只听唐方叫道:“大哥,那胖子……不是好人,他杀了很多人!”

萧秋水斜脱过去:“哦?”

九脸龙王不理三七二十一,发足狂奔:他人虽胖,但轻功极佳。跑了一会儿,忽听到爆笑声,定眼一看,原来自己跑是跑,但终归不离原地,他几以为自己撞了邪!

其实他也并非撞邪,而是萧秋水擒着他的后衣领,由于手法的高妙,他根本就感觉不出来,第一步脚底所撑出去的力量,都被对方以相对的力量所消解掉。

他回过头来,就见到萧秋水用一双炯炯的眼神望着他:“你拿‘天下英雄令’做什么?”语音甚是温和,待他如同小孩子一般。

九脸龙王不知怎的,给他那双虎虎有神的眼睛一望之下,心头发虚,不敢出手,便道:“武功,武功……”听反复说这两个字。

萧秋水一笑、一伸手就把“天下英雄令”拿过来交给梁斗,并笑道:“这是岳武穆手令,没有武功的,这回应交给英雄人物,我想交给梁大侠是最好不过……”

九脸龙王也不知怎的,手中紧握着的令牌,给人劈手枪去了,手里只捏了一把冷汗。

萧秋水向他笑道:“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恶事,今后都不要再做了……你想想,要是遇到十年前的我,一定出手把你杀了,以杀止杀;可是你遇到十年后的我,你既不想让我杀你,那你就多想想自己不愿死之心,少杀几个人,才是福气!”

九脸龙王垂首道:“是!”手肘一掣,两柄银戟,一齐疾刺出去。

这下变起遽然,就已刺入萧秋水衫内,萧秋水全身一仰,朝触及肤,尚未入肉,猝然一空,萧秋水后脑触地,双足直立,九脸龙王正想沉戟下刺,忽咽喉一凉,一手已抵住下额。

他的戟不知何时已到了萧秋水的手上。

萧秋水并没有刺下去。

他徐徐站起,点了九脸龙王身上穴道,欧阳独道:“让我来处置他。”

把呆如木鸡的慕容不是接了下去,一出手,就挑断了他双手筋脉。

萧秋水见九脸龙王如此阴险,欧阳独也太辣手,长叹一声道:“没想到武林中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更易。”

九脸龙王手下的“黑杀”和“龙王庙”的人见萧秋水如此神功。而局势又如此不利,哪有人敢出手,但也不敢开溜。

抱月唱了一个噶道:“见水是水,见水不是水,嗯,见水仍是水。”

抱花骂道:“什么水不是水的,今儿能见着萧秋水,还吃什么斋念什么佛?”

抱风接道:“依我说,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萧秋水听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八个字,上前将手中戟,交给了抱雪。

抱雪笑道:“青山只会明今古,绿水何曾洗是非,你心中有剑,但剑交给人,还是有剑。”

萧秋水笑着又问:“我何曾还剑予大师?”

抱雪一看,只见手中银裁,已碎成数截,萧秋水挽着唐方的手,道:“百年随时过,万事转头空,你可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唐方嫣然一笑,目光流盼,深深看了公子襄一眼

萧秋水道:“那我们走吧。”挽唐方飘然而去。“神州结义”的兄弟们叫道:“大哥,唐方,等等我……”也各自追了出去。

公子襄眺望众人去处,整个人都痴了,梁斗望着从来也没见过他那么伶仃孤独过的儿子,心中也不知可伤还是可叹。海难递见到了萧秋水,自形猥琐,一直没站出来,到最后,他看到唐方望公子襄一眼,心中一个声音一直狂喊着;可是唐方投向他这边望来——要是只看那么一眼,就像公子襄,他便此生无憾恨了。

唐甜还是弥留状态,她视觉朦胧中只见一个人自地底里升出,向天外飞去,谁也阻止不了他,他并带着唐方……而她始终只是唐甜。

她最后一个看见的人是悉心照顾她的萧七。

“忘情天书”粉碎,萧秋水“复活”,“天下英雄令”无武功——这一干武林群豪,兴味索然,各自散去,落花娘子和唐藕是这场武林浩劫中活下来的两个女子,成了相交莫逆,江伤阳是“十方霸主”中幸存的二人之一,但与海难递成死敌。

唐得、唐失、唐七更全部重伤,就算不死,武功亦不复当日。唐什么傍在门边,也许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参与,反而活得甚好,抱残蛮有兴趣地看着他,像悟出了什么,向众人长吟:“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唐什么痴痴地问:“什么?”

…………

------------------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大侠传奇》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温瑞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温瑞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