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

第17章古刹恶斗

作者:温瑞安

石塔古刹内的恶斗,两人愈演愈恶,动手愈慢,两人相估许久,挪移腾展,认准情势,才出手一招,一招不中,即刻收势自保。

于是两人久久才发出一招,一招既发,天惊地动。

方歌吟想走入石塔,但在门外感觉那股迫人的内家罡气,几乎无法步入,呼息为之一窒。

突然间,情势又变,严苍茫竟似一苹刺猥般蜷伏地上,不断对桑书云下盘发出恶毒的攻击。

严苍茫奇功百出,变诡莫已,但桑书云一直以长空神指,镇定以对。

而今严苍茫力攻下盘,桑书云唯有长身而起,一面发指,煞是好看。

但是古刹面积不大,而且与二层相隔,桑书云的轻功,便绝难施展,严苍茫的攻势,却越来越盛,桑书云几乎足不能沾地。

就在批时,桑书云不但脸全白,连头手也白得透明,隐现青筋,双手齐发,漫天丝丝之声,破入空气,犹如裂帛,桑书云竟发出七七四十九指。

严苍茫骤然掠起,直扑桑书云,双爪抓出。

桑书云不怕。

指风必比爪尖先到。

突然间,严苍茫的双臂,竟长了三尺以上。

刹那间,爪易掌,掌比指风先至。

桑书云脸色陡青,猛吸一口气,准备硬受两掌,指势一变,指风反削严苍茫双臂。

严苍茫若要打中他,双手也得废了。

桑书云深知“腐尸功”只能继续在身上,而不能练到臂上。

而且像严苍茫这样的宗主,断不曾笨到为了打自己两掌,而断了一双手,永远不能动武。

可惜他料错了。

“碎”,“碎”旦两声急响,严苍茫双掌拍在桑书云胸膛上。

桑书霎大喝一声,翻退了出去,指风急打而至。

严苍茫要缩同双手,已然迟了,四十八道指风,各二十四道,打在小臂关节处,“呼呼”两声,双臂折断,飞出,另一道指风,打向严苍茫咽喉,严苍茫一偏,指风打入胸骨。

严苍茫一声惨嚎,夹方歌吟急叫:“桑帮主慌”严浪羽惨叫:“爹!”

方歌吟扶起桑书云,只见他脸若紫金,喘气说了一句:“……他……伤……比我重……”“咯”地吐了一口血,竟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边的严苍茫双手齐折,血狂涌而出,他双手仍挥动不已,砾砾而笑,十分恐怖。只听他狂笑向严浪羽道:“快……取我壤中……“还魂丹”……”

桑书云忽然眼皮一翻,道:“不对!”长身坐起,连功打坐,只见胸前焦黑一片,严苍茫的掌劲,竟是有毒的,桑书云疾道:“请你替我护法……我把掌劲与毒伤迫……逼出再说……”

大凡高手受内伤,如果严重,必须要以己身内力,通出肺俯经脉之伤,可是在运功之际,必需要有人护法,因在运气自疗时,要先解散全身气脉,方能流畅自如,驱出瘀结,但此时也等于全不设防,功力全消,常人杀之,亦无法抵御。

桑书云把生死筱关的护法任务,交给方歌吟,方歌吟心气大豪,昔有语“会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何况身率七万之众的天下第一大帮帮主桑书云,以命相托,方歌吟“唰”地抽出长剑,宛若一湖秋水,横剑拦在桑书云身前。

桑书云那边,也确有苦衷,他身受两掌重击,加上毒气延身,若不加压止,纵不死亡,也一半功力尽废,而且他眼见严苍茫狂妄如此,定必有诈,若不尽快恢复,恐怕今日就要葬身此处。

所以他当机立断,即刻运功自疗,他自信所受之伤,不如严苍茫断臂、断臂不能复坐,严苍茫少了双臂,就算逞强,方歌吟他制得他住。

可是他这是没有料到一些事。

严苍茫即刻吞服一颗黑色葯丸,也盘膝垂目,默不作声,严浪羽狠毒与充满敌意的眼神,不住盯向方歌吟。

方歌吟不怕严浪羽。

他自信可以随手击败这个婬无行的浪子。

但是他突然间,不敢置信于自己的眼睛。

严苍茫血肉模糊的断臂中、竟“突”出一件小东西来!

什么东西?

那东西已在慢慢的滋长、胀大。

那“东西”竟是手臂!

如同婴孩白嫩的手臂。

严浪羽阴毒又狠妄地笑,好似在说:“你瞧吧,死期就要到了。”

如果方歌吟武林经验移丰,下手够狠辣,他现在就一定会先击毙严浪羽,再杀了憩息中的严苍茫。

可惜他不知,而且也不忍为。

所以严苍茫如同幼儿般的手臂,渐渐已成型,如同大人的手臂一模一样了。

桑书云是看见,他是想动手,但苦不能动。

也不能说话,一开口,真气就散,不死也终身残废。

所以他也只有眼睁睁看严苍茫恢复了原状。

严苍茫现在的手臂,已跟他原来肌肉贺起的粗臂,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白暂一些,像从未晒过阳光一般而已。

方歌吟到现在还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眼睛所见。

天下竟有这种事!

天下竟有这种葯物、这种功力!

然后“噫呵”一声,严苍茫徐徐睁开了眼,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打了个呵欠。

然后他笑道:“桑书云,你现在是不是服了我了?”

桑书云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无法回答。

严苍茫当然看得出来。“奶以为我会那么笨,用我双手,换你两掌?”严苍茫仰天大笑出震得大门倒塌后飘迫来的雪花都倒飞出去,可见功力已全复原:“换你一条命,我也不牺牲我双掌。”

方歌吟心中忐忑,但他挡在严苍茫身前,毫不退让,严苍茫却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一样:“你有没有听说过劫余岛的“还魂丹”?”……蜥蜴、壁虎、老鼠等动物,断尾可以重生……东海劫余门,断臂方可重生……”

方歌吟只觉毛骨悚然,猛想起在洛水舟上,他剑断四人之臂,那黑衣劲装人拾起自己手臂,全无痛楚的表现,他现在才恍然大悟。

严苍茫得意异常,润步大笑:“桑书云,今日你死得可以冥目了罢!”

严苍范情知桑书云武功高强,胜之不易,在中秋之战上,是极辣手的敌人,不如先行冒险除之,故用奇计,果然使桑书云上当,便慾杀之,以绝后患。

严苍茫捞起拐杖,跟前两步,忽听一个清朗的声音喝道:“汰!你再走前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严苍茫怔了一下,至少有十年,十年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十年前这样对他说话的人,是“神鹰帮”帮主纪晓山,那时纪晓山,才廿五岁,外号“神鹰扑虎”,是廿三岁时便灭了“拔牙虎”赫英赢得来的名号,正是年少得志,也正因为他年少得志,所以才敢这样说话。

所以“神鹰帮”帮主纪晓山也只活了廿五岁。

严苍茫笑了。

他看见方歌吟正义凛然的样子,便很想杀了他。

他最看不顺眼就是正义凛然的人。

而且自淹水一役后,江湖上渐渐已有人流言,武林中后起之秀武功最高者,是方歌吟,而不是自己得意的孩子严浪羽。

洛水舟上那一战,其实没几个人看到,一定是“长空帮”的人流传出来的。

想到这点,严苍茫就把桑书云恨得牙痒痒的。

江湖更有传言说天羽奇剑宋自雪又再现武林,赴中秋之约。

严苍茫正想藉这个机会杀了方歌吟,加上桑书云一死,“四奇”只剩下自已和车占风,只要再拼杀车占风,剩下来的目标便是“三正”。

“三正”一死,独步武林,天下非他严苍茫,又有何属?

想到这里,严苍茫愈渐得意起来,忍不住炳哈纵声长笑。

这时金虹忽然抖了,嗡嗡作响,金虹不住点颤;方歌吟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严苍茫大笑中给他轻蔑的感觉,因而怒极。

就算死,也要一拼。

方歌吟因自己手抖,而更愤怒,因为他不想严苍茫以为他在害怕。

严苍茫果然以为他在恐惧:“你逃吧,你逃吧,你只要跪下来,叩三个响头,就可以逃了,也许……也许我放过你。”

严苍茫说完又想放声大笑,忽然听到方歌吟冷冷静静,白牙缝里挤出的三个字:“我不逃!”

严苍茫奇道:“你敢跟我打?”

方歌吟不答话,把剑一栏,守在桑书云身前。

严苍茫起先干笑几声,骤然又爆炸似的大笑起来:“你……你要保护他?”

突然间,严苍茫已到了方歌吟身前,一掌拍出。

一道狂澜,直卷方歌吟。

方歌吟自洛水长空帮船上,吃过严苍茫一掌“隔山打牛”之暗亏后,早已提高警觉,他本来就十分聪明,猛见严苍茫扑至,不可闪避,但严苍茫狂澜拍出,如避,则桑书云死,方歌吟大叫一声,寸步不移,一剑迎严苍茫手心刺出。

这一剑变自“指天一剑”,天羽奇剑剑招奇诡,但真正高绝,是在随心所慾的变化,严苍茫若要打方歌吟一掌,一苹手就得废了,而且在掌力未至前手掌先废,严苍茫冷哼一声,一反手,手掌转向方歌吟小肮拍工出去。

这是劫余岛的反手奇招,骤然反手,了无痕迹,但方歌吟他一反手,仍然剑削严苍茫的手掌。

严苍茫大奇,右掌急收,左拐陡然迎头盖下!

方歌吟放剑一栏,“叮”地一声,星花四溅,金虹剑一弯,却并不折,但方歌吟只觉一股大力压下,势所无已,方歌吟顿感支持不住,心念一转,连起“九弧震日”神功,反震出去。

一震、再震、三震,严苍茫初不觉如何,但忽觉自己功力渐渐消散,四震之后,自己发予杖身之劲全失,到了五震,内力反涌向自己,严苍茫大吃一惊,忙运劲相抗。

到了第六震,严苍茫猛忆起昔年于黄山一役,自己与宋自雪比招,兵器相交时,忽给对方以九震振跌,便是名闻江湖的“九弧震日”奇招,当下大惊,用力一扯,方歌吟毕竟功力不高,力扯之下,往前一冲,震力一散,严苍茫已扯出拐杖,呼呼呼舞了三个杖花,人却已连退三步!

这下严苍茫呆住了。

这个会被他在船上一掌击得重伤,半年前还不是自己孩子对手的小子,居然接得下自己三招,而且还几乎让自己吃了大亏。

桑书云运功打坐,一双眼睛,却是开,看到此种情形,心里也大喜,想开口叫“好”,但内息内逆流,差点倒冲入少阳穴,猛凝神运息,稳住气血之翻涌。

严苍茫柱杖,脱口忽然“哈、哈、哈!”地干笑了三声,甚是难听。

方歌吟见自己竟然能应付名列天下“三正四奇”之一严苍茫交手而不败,心中意气大豪,眉扬目厉,毫不退缩。

严苍茫冷笑道:“原来你武功不错,那适才我断臂之际,不杀过来?”他原以为方歌吟就算仗剑杀来,也非自己一双腿之敌;何况还有儿子在旁,但而今交手数招,知道方歌吟并非那末好应付的,当下大奇。

方歌吟道:“我是不屑趁人之危!”

严苍茫一呆:“哈!炳!”干笑了两声,眯眼睛,像豹子一般沉静了一会,道:“你既未下杀手,我也不杀你。”

方歌吟正诚地道:“只要前辈不动桑帮主,晚辈也不敢冒犯前辈……”

严苍茫怪笑打断道:“你梦想!我不杀你,但我擒住你后,要好好整你……”

方歌吟一听,心都凉了半截。

方歌吟不知道,这严苍茫虽心胸极狭,寡恩无情,不过对于稍有恩予他的人,也会念几分情义,不过他武功高,权势大、无友朋、气量窄,别人想稍恩予他,也难如登天,而今他受伤,见方歌吟并无乘己之危,反觉是第一大怪事,对方歌吟杀心已不那末浓重。

严苍茫冷笑道:“你武功好,但要比我,还是差远,我十招便取你性命。”

方歌吟横剑当胸道:“你要取就来取罢。”眉宇一扬,了无所惧。

严苍茫怪笑如夜枭,身形平平掠起,一枚横扫出去。

方歌吟长剑一架,正是“长天一剑”。

“兵”这次严苍茫运功于臂,方歌吟被震出五步。

严苍茫欺身而上,又一杖迎头盖向方歌吟!

方歌吟一个大仰身,剑自咽喉处平伸疾刺,正是天羽甘四式中的“仰天长啸”。

严苍茫冷笑道:“来得好!”拐杖一翻,连消带打,杖头撞向方歌吟“钻心穴”,一面喝道:“第三招了!”

天羽廿四剑中,每招都是以攻代守的,这种剑法对高手来说,是十分有劲的,方歌吟已算是高手,但遇上严苍茫此等一流高手,实在十分冒险。

方歌吟一招“开天辟地”,反斩刺了过去。

“开天辟地”共两剑,方歌吟把它变作攻一剑,守一剑。

严苍茫冷笑一声,猛然蹲低,杖如闪电,横扫方歌吟的下盘,心里却暗暗吃惊,怎地三个月不见,这小子武功竟进步如此神速。

而且他心里暗急,依他所料,桑书云功力淳厚绵厉,很快就能运行一大周天,迫出掌毒,加入战团,那可不得了。

方歌吟冲天而起,严苍茫杖势一卷,仍然追打方歌吟双足。

方歌吟忽头上脚下,调转头一招“顶天立地”,反刺严苍茫头顶“百会穴”。

“百会穴”是死穴,也是重穴,血脉根本不能自作封闭,也不能移转,严苍茫突然一转。

这一转,转了一百八十度。

方歌吟那一剑,变得是刺向严苍茫后颈。

严苍茫一侧首,张口一咬,竟咬住金虹剑。

严苍茫这招,十分怪异,因他看出方歌吟也是十分难缠的对手,只求速战速决。

所以又使出东海劫余岛的奇门怪功。

严苍茫猛喝一声:“第六招!”

拐杖同打,不偏不倚,打向方歌吟在半空的“肩府穴”。

方歌吟这次避无可避,心念一动,既不想弃剑,也不能捱杖,忽然一曲剑身,猛地一放,“呼”地一声,剑柄成“怒屈金虹”状,飞打向严苍茫面门。

这下运用之绝,使用之奇、施用之妙,突无可匹比,离得既近,而且意想不到,连严苍茫都无法应对,但他毕竟是一代宗师,武助诡秘,应变迅疾,猛运功于口,用力一吐,“呼”地一声,竟把金虹剑吐出丈远。

方歌吟也“啸”地一声,凭空飞追金虹剑,抄在手中。

严苍茫吐剑得快,但剑柄仍险险打中严苍茫鼻梁,而且他攻了六招,反被方歌吟攻了一招,几呼挂彩,真是险极。

这下严苍茫可大不光采,下手再不容情,忽然一脚踢出。

这一脚未踢出前,严苍茫本离方歌吟有丈远,但一脚端出时,已到了方歌吟脸门。

方歌吟一招“开道斩蛇”,就斩了下去。

严苍茫的脚竟比蛇还灵,“嗖”地缩了回去,另一苹脚又忽地踢出。

这一下变招极快,天羽奇剑中,无一招可应对,便在这时,方歌吟猛想起华山派中有一招叫“鹞子翻身”的,他立刻翻了出去。

这一翻,严苍茫的脚等于落空。

严苍茫不禁“哦”了一声,他的手掌,也闪电般迎方歌吟降落处拍下。

方歌吟一出剑,亮如昼日,灿眼耀目,便是“旭日初现”。

严苍茫怒吼一声,竟出手扼住剑身。

旭芒顿灭!

严苍茫一反手,顺势而下,五指箕张,直抓方歌吟心窝。

这一下,方歌吟无论怎样,都躲不过去。

就在这时,方歌吟握剑的右手,忽然变肘,反撞中严苍茫内臂,严苍茫手一沉,抓了个空,“嘶”地一声,撕下方歌吟一片衣襟。

方歌吟迅速退去,冷冷地道:“第十招了。”

严苍茫却脸色大变,嘎声道:“你……你……你这反手奇招,从何学来刊”

      ※          ※          ※

严苍茫自认所创绝招,天下无可匹比。

他却不知道宋雪宜的好奇心最强,因为劫余岛以诡奇出名,她更化下心血,去偷偷窥视严苍茫练武,然后悉心苦学。

宋雪宜学武重一通百窍,她坚信原理一懂,其他必迎刃而解,方歌吟因会与严浪羽交手过,对东海劫余的武功,于是也特别留心。

他学到的虽是劫余门的皮毛,但如今用在劫余岛的一代大宗师身上,即令严苍茫大为动容。

严苍茫又道:“你……又何从学得华山武功?”

方歌吟淡淡一笑道:“我师母教的。”

严苍茫一愕,他根本搞不清楚什么“师父”、“师母”的,以为又是天羽奇剑宋自雪一脉武功,心道好险,幸亏宋自雪死了,要不然以他武功,而宋自雪又爱兼修劫余岛等技,恐怕是自己一大克星呢。

当下阴笑道:“你能避得过我十招,当今之世,已算高手之列。不过……我们再来一百招看看!”

以严苍茫身为武林前辈,既说十招之内,必打杀方歌吟,而今十招既迅,竟仍穷追猛打,可说十分卑鄙,但严苍茫我行我素,向不管这些,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可以为所慾为,大叱一声,挥杖又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宗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