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

第21章斗十八铜人

作者:温瑞安

以武功而论,方歌吟不但天生聪悟,且尽得祝幽、方常天悉心相授,更重要的,还有一代异人宋自雪舍命相传,武功造诣,早不在少林天象首徙铁肩之下,再加上近日宋雪宜的奇门杂学,四大绝招的相授,以及一颗“百日十龙丸”,早已弥补方歌吟内力之不足,武功已远胜铁肩大师。

开始十招,方歌吟自觉理亏,全心相让,铁肩还大占上风,直至后来五十招,方歌吟亦予还击,铁肩就没那末从容了,闹至一百招后,方歌吟正式用“天羽廿四剑”,剑招一展,铁屑便左绌右支,十分勉强。

但铁肩生性偶傲,在数师弟众目睽睽下,怎肯认输?加上自己名享武林年轻一辈中佛门第一高手之誉已久,今日一败,岂有颜面?当下拼死反击。

两人在皑白雪地上,两点影子,上下翻飞,拳法凌厉,打将起来。

铁肩虽占下风,但决心一战,攻势反而比方歌吟犀利,方歌吟几次使慾停手,唯恐被铁肩反扑,只得苦撑下去,这下铁屑掌势一变,竟是僧袖豉扬,犹如铁板,正系少林七十二技中的“铁衫袖”神功。

铁肩大师僧袍扬动,方歌吟脸被扫中,脸上吃痛,一阵热辣,忙全神应付,只见落雪纷飞,都被卷了出去,自己相搏之地,十尺之内,竟一片雪花都飞不进来,可见铁肩大师袖功之高。

方歌吟更不敢大意,一招“怒剑狂花”,化作千顷波光,刺了出去。

铁肩只觉卷出去的雪花,忽又回到了面前,才知不是雪花,而是剑花,双袖一拨,竟反卷住剑身。

方歌吟用力拂剑,铁肩脸色一沉,剑竟抽不同来,方歌吟人急生智,腕力一震,便已施出“九弧震日”。

“九弧震日”是九道一道比一道强劲的剑劲,直把对方震毙为止,现刻方歌吟内功之强,已不在当年宋自雪之下,若论招式武功,铁肩至少仍可与方歌吟力拼三十招,但以内力跟服食“百日十龙丸”后的方歌吟相拼,便相去甚远。

这内力一摧之下,铁肩也运功相抗。

内力震至第三下,铁肩便占下风。

到了第五下,铁肩脸色大变。

剑劲催运至第七下,铁肩全身抖了起来,好像一个全不会武功、赤躶躶的人,站在寒风雪地中一般,剧颤了起来。

剑力到了第八道,铁肩软倒,铁心惊叫:“大师兄!”

铁树、铁花左右疾掠而出,要扶铁肩。

方歌吟当然不会发出第九道致命内劲,他即刻一收,想说几句保住铁肩颜面的话,那知他方才收剑,铁肩竟忽地直挺挺扑起,贴身而上,双手箍住方歌吟咽喉。

原来铁肩,本身内力,毕竟是佛门有道高僧,修为也非同小可,方歌吟剑气一收,他即刻恢复了七八分,因老羞成怒,决意要趁其不备,搏杀方歌吟。

他近身而上,等于把方歌吟的剑路、招式、身法、内力都封死了,而且扼住方歌吟运息之要道,要即刻把他扼窒。

方歌吟既无法发剑,铁肩壮硕的身体正压缠在他身上,使他连掌都发不出去,方歌吟只觉脖子一紧,便感满天星斗,又眼前顿黑,方歌吟逼于无奈,情急之中,一个反肘,外加反手,撞了出去。

肘本来就宜近距离攻击,方歌吟一肘打出,铁肩却苦于雪耻,肩头一顶,竟把方歌吟肘势撑开,方歌吟只觉铁肩之肩宛若“铁肩”,力胜万钧,这时他已支持不住,肘势既破,一反手,一掌打在铁肩大师背上。

铁肩大师“哇”地吐了一口血,鲜血都喷在方歌吟脸上,而且吃掌力一冲,往前一撞,抱住方歌吟,跌出七尺远,“叭”地扒在雪地上,白雪染得都是怵目惊心的。

雪地红了一片,方歌吟吃力地爬起,才舒得一口气,铁肩却咯血嘶声道:“你……你跟那劫余岛的魔头……”

话未说完,便晕死过去。

原来方歌吟最后一掌能击中铁肩,全仗严苍茫自创的“反手奇功”,在任何角落,保能出击自如,且在最不可能的情形之下,发挥最大的效能。

这下铁树下铁花、铁心,心念大师兄名震江湖,几曾败得如此之惨,而且生死不知,铁树怒叱道:“你……你敢在少林杀人!”

方歌吟神智未复,摸咽喉站了起来。

铁花毗眶慾裂,指方歌吟道:“你杀了大师兄!”

方歌吟茫然。

铁心忽然沈声喝道:“摆十八铜人阵!”

他的话一说完,雪地上多了十五条黑影。

十五名铁一般肤色、铁一般眼光、铁一般神情,铁一般衣饰、铁一般步法、铁一般架势的僧人。

      ※          ※          ※

铁心、铁树下铁花三人身形急旋,如一苹陀螺在旋转中般急,而又中心稳定,一下子便渗进那十五名僧人处去。

那十五名僧人也旋动起来,在月光下、雪光中,十八人衣袂翻飞。

方歌吟发觉自己一下子既没了出路,也没有了退路,不单如此,连左冲右突的路、上跃拔起的路、下盘闪窜的路都绝了、塞住了。

这十八个铁衣僧人架式一摆,方歌吟立刻变得没有路了。

少林派,以铁字辈十八个僧人设下的,十八铜人大阵。

      ※          ※          ※

十八铜人,名动江湖,但只出现在少林寺中,却已誉满天下。

要进少林投师学艺,幸蒙收录,而且打好根基的,要进的是“少林三十六房”,练成各种基础的武学,才能有望把“少林七十i一技”,学上一二种绝技。

而未学成,要出少林,则要闯名震天下的“木人巷”,不走“木人巷”,只得过这“十八铜人阵”。

未学满却要下山的弟子,胆子够大,心气够傲,否则那敢提前下山?而且武功都一定出类拔萃,特别的好了。

可是他们都情愿走那英雄难过的木人巷,而不愿闯十八铜人阵,十八铜人之难过,可见一斑。

他们有幸能过关,到了江湖,都是武林中令人翘起大姆指的好汉英雄,所以少林的“木人巷”、“十八铜人”也誉满神州。

“十八铜人”当然是人,不是铜,更不是擦上铜粉的人,而是练得一身铜皮铁骨好武艺的少林健人。

这些方歌吟都听过,可是今日才见过。

他见到的时候,已无路可走。

      ※          ※          ※

他不想闯阵,但十八铜人阵已发挥开来,随时可以取他性命。

他本不想打败这名符其实的铁肩,然而铁肩已给他情急之下,打得生死不知。

他原尊重少林,现下却莫名其妙,在少林寺中闹得如火如荼。

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武功有多高,他只发觉白皑的雪地上,人影飘错,拳法突异,但他全力出手时,那十八名僧人,也拦他不住。

他不知道他现下的武功,已直逼“三正四奇”了。

      ※          ※          ※

方歌吟金虹划动,要冲出一条路来,十八铜人虽挡他不住,但衣急袂飘,也随他冲出。

方歌吟依然在包围之中。

于是他冲入少林戒律院。

他冲进去的时候,不知是戒律堂,只觉殿内都是粗眉大目、凶神恶煞的十八金像,还有十八般武器,样样齐全,怵目森然,倒不像寺庙,而像地府刑堂。

方歌吟手下慢得一慢,“砰”地左肩被击中一记,他内力高强,身形一晃,便就没事,对方第二掌又照头打来,方歌吟怒叱一声,“血踪万里”就挥酒了出去。

这“血踪万里”是“天羽廿四式”中最杀气凌厉的一剑,那僧人哇地一声,胸协间有一股血箭标出。

方歌吟失手又伤了人,心里一慌,十七名僧人,都拼红了眼。

谁说出家人不怒无慎?

佛门也有一怒动天的狮子吼。

      ※          ※          ※

九道凌厉的掌风,当胸击到。

八道犀利的掌风,从后袭至。

方歌吟忽施“八卦门”的八卦游身法,然后“一鹤天”,外走少林迷踪,内行武当“九宫步”,一下子,像一块树叶一般,在掌风到掌劲未发之前,“吹”了出去。

前九后八道掌风击空,交撞在一齐。

后面少了一个铜人,功力较弱。

后方的八人稍稍一滞,方歌吟知道那是破绽,他的人就“飘”了出去。

他掠过人墙,一个闪电般的“鹞子翻身”,半空“蜻蜒三抄水”,已到了一座罗汉像上。

他立即就要掠出去。

铁心已至,双拳破空击到。

方歌吟还是掠了出去。

间不容发,方歌吟影跷一闪,铁心收势不住,双拳打在神像额上。

“蓬砰”!神像额前竟给打得稀烂。

方歌吟飞上另一神像,那神像好似是梵经中的因揭陀竺,他才一到,足尖一点,立即又起,铁树大师一双铁脚,立刻踢空,“崩”地踢在神像上,神像又稀哩花啦塌了一角。

方歌吟两度借力,仍无法闯出。双手一抱,抓住一名执琵琶的尊者脖子,但就在这刹那间,铁花又至。

铁花恨极,要把方歌吟的脑袋打成砸烂的豆腐花一般。

方歌吟见势不对,死力缕住那夺者金刚的脖子,用力一施,借激荡之力,越空飞起,铁花双掌,又告不中,铁肩在地上悠悠转醒,大惧叫道:“小心神像……”

话末说完,“吧啦”一声,神像又被击成粉碎。

这下十八铜人俱怒极,红了眼睛,紧了拳头。

方歌吟藉力一荡,眼看要荡出殿门。

他准备一出寺门,便全力闯。

但他只差一线就要飞出殿门,忽然“飞”来了一人。.

这人快得似箭,轻得做叶。

激箭!

轻叶……

那人半空中就托住方歌吟。在方歌吟未及挣扎之际,已点了他五处穴道。

方歌吟登时动弹不得,那人把他放到地上来时,又已解了他的穴道。

这一点一解,只是瞬息间人影交错的功夫。

只听这人道:“不行,不行,这儿毕竟是少林寺,老纳不能趁奶不备擒你。”

方歌吟只来得及见到来人是一名鹑衣和尚,只见大殿上的僧人纷纷垂目稽首:

“师叔。”

      ※          ※          ※

这老僧面背正殿,正殿内香烟缭绕,金碧辉煌,不知供奉的什么神氏。

唯两旁的神像却被打碎了不少。

那僧人背对灯火,故看不清楚其轮廓,只见他两边一阵扫瞄,啧啧叹道:“阿弥陀佛。可惜,可惜,这长孙大师雕的神像,白费了心血。”

他脸侧向时,七星灯幌了一幌,方歌吟猛看清了他,吓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人不是谁,正是少室山上小食铺中那一名又老又倦的带发和尚。

      ※          ※          ※

那老和尚斜眼看方歌吟道:“你认识我么?”

方歌吟骇然点了点头。

老和尚露出又嫩又霉的黄牙笑道:“不,奶不认识老僧,老僧是天音。”

方歌吟呆立当堂。

少林天音,就是戒律堂堂主。

少林的戒律堂,掌管大权,甚至是入门子弟审核人品武艺的第一关,更俨然是主持武林和少林正义的地方。

如果少林掌门犯过,少林戒律院的主持,也可以法器来惩罚方丈,或牵制之。

谁也没料到:堂堂戒律院住持,竟是相貌如此猥狙不堪,赢弱病瘦。

许多少林子弟?纵然身份极高,也未必见过天音。

少林寺极大,门徒极多,而且各守各之职司,亦不能一一认识同门,何况佛门中人,本就是无亲无念的。

而且天音本就是神出鬼没的人,他可以出现在任一处,在少林同门犯了过时赫然出现,严厉地处罚同门,他的职份,本就不必要人认识。

但是少林天音在现下少林寺内的身法,仅次于掌门方丈天象大师,以及达摩堂天龙大师而已。

据说天音大师的武功,已直追“三正四奇”,尤其当他查出祁连山郝进通、邢畏、郁九夫的“三耳狂魔”化装寺僧,混入少林后,那一役他总共用了二十一招,便把这三名名震江湖的恶魔诛杀,更使他在外界的声誉,几已取代了佛门享有盛名,如日当中的天龙大师。

      ※          ※          ※

方歌吟遇上天音,他便知道,今晚凶多吉少了。

天音笑笑:“你今晚凶多吉少了。”

方歌吟心下一凛:“大师,请听在下……”

天音大师叹道:“老僧见你在山下,尚有礼仪,不忍杀你,谁知你惩铜板等人后,居然还闯上山来,又打入戒律院中之毁我神像……这下可饶奶不得。”

方歌吟急道:“大师我……”

天音双袖一拂,佛然道:“不用说了,接招吧!”

天音双袖仅仅一拂,一股狂澜,直卷方歌吟。

这是少林有名的“铁衫袖”神功,方歌吟反拍一掌,与狂风交接,只觉全身一震,来势竟如此的巨大、无匹、像怒涛噬舟一般,卷了过来。

方歌吟一震,天音也微微“咦”了一声。

他一上来就擒住了方歌吟,觉得自己身为长辈,不好如此,所以放了他再战,心里当然是十拿九稳的。

谁知道而今功力一撞之下,自己发出劲道愈大,对方同挫力愈强,就算宋自雪亲至,他自信也可与极其自傲的“大开碑手”的掌力和“般若神功”震退之。

但这小子的内力竟……他却不知道,方歌吟的内力,是“百日十龙丸”的奇效神助,天音内息再高,它的效力亦为之加强。

原来天音,虽一身病容,但武功以内力及轻功最高,他的内力走“般若神功”,外功则为“大开碑手”,一身轻功,兼修“七十二技”中的“飞檐走壁”,尤在天象十天龙之上。

方歌吟并不知此,他双掌一支,接下一击,心头大骇,见对方双袖卷来,一发内力,一如刀削,稍为一怔,已被袖风削中,宛若中刀,腕上一片殷红。

方歌吟猛地身退,天音形同魅影,飞闪而来,方歌吟“铮”地抽剑,一招“石破天惊”刺出。

方歌吟所中的刀,正是“大开碑手”练到极至,不但手可开碑裂石,连任一可运上功力的事物都可以做到碎岩破砖之效,方歌吟算是拔剑退身得快,否则一苹膀子,真要被切了下来。

方歌吟一面退、一面打。

天音身形如蝙蝠般飞动,无声、如魅,有时贴住神像、有时贴在神桌,有时甚至在屋梁上倒挂下来,方歌吟只觉越战越心寒。

大殿的七星灯,被衣袂风劲摧得乍隐乍亮,大殿极大,晃蒙的灯火,无声的拼闹,使方歌吟越战越心寒。

这天音简直就像一苹蝙蝠。

又黑又老的蝙蝠。

天音在交手时,眼睛竟是翻白的,用耳朵来听约。

灯火几乎隐灭,天音在大殿、神像间飞来飞去,无论方歌吟怎样反击,他都能立即飞了出去。这个又老又弱的僧人,一身轻功,竟比鸟还要灵活。

方歌跨已换了七种派别、九种招路,但连老僧的衣袂都没法子沾到。

对方的反击只要一扬手,巨劲就源源涌出。

方歌吟打到一半,便想吐。

那掌劲虽末把他击伤,却薰得他几要窒息。

这时铁心、铁花两人已架娇小的女子,到了大殿,方歌吟在惶急中别头一瞥,灯光明晃,宛若水光,这样一照,竟然是桑小娥。

桑小娥乌发似流水一般,披在素白的衣上,张惶中那一眼,也不知是惊?是喜?

“砰”一声,方歌吟被拂中一下,“蓬”地倒撞在一尊神像上,神像被撞得稀烂。

桑小娥焦呼一声,那一声里,有多少关切?方歌吟不知,但他听了,热血上冲,死了,也值得了。

也不顾了!方歌吟藉背后一撞反挫之力,猛扑了过去,一剑“怒屈金虹”!

金虹怒屈,大殿中有若电光一击。

天音本来正在痛惜又击毁一神像,猛见金虹,人形又急飘而出。

金虹半途陡若雷霆,变作“长虹贯日”,连人带剑,追射而出!

方歌吟只求先击退天音,再救桑小娥,冲出少林,此生心愿已了。

他只记得桑小娥那声惊呼……天音大喝一声,长虹贯日走势无匹,他居然一袖卷住。

方歌吟暗一运劲,“九弧震日”,就要通了出去。

就在这时,天音的袖,忽然变成刀,以“大开碑手”之功力,迎脸斩了过去。

这是方歌吟第一次使“九弧震日”,全告无效。

方歌吟一剑反手刺手,吓退天音半步。让过一剑,但袖风仍扫中方歌吟,又由袖刀变作内力,震得方歌吟喉头一甜,几要吐血。

大殿灯火,几又一暗而灭。

天音大师阴阴一笑,又如鬼魅一般,双袖左右夹卷而来。

天音的双袖,时虚时实,时用“大开碑手”的袖刀,时使“般若神功”摧击,方歌吟无法应付。

方歌吟连吃二击,只觉头昏脑胀,眼见袖影如山,影如鬼魅,方歌吟他不知如何应战是好,却乍听桑小娥呼了一声:“哎!小心”

方歌吟心智半明,“天下最佳攻招”玉石俱焚就送了出去。

灯火明晃,那刹间,天音脸色变了。

那诡异的笑容冻结在脸上,天音的脸突然拉远。

不是拉远……是猛向后缩了过去。

那一剑天音接不住!

就在那一瞬,方歌吟变了招!

“天下最佳攻招”,变成了“天下最佳快招”“闪电惊虹”!

长空一道闪电!

殿下十八僧人,看得眼都花了。

金虹半空截上天音。

天音再退、疾退忽无退路,背后是因赤足尊者造像。

天音稍犹疑了一刹那他是戒律院的主持,他要保护这些神像,不能撞毁他们。

就在他瞬间的迟疑金虹已追上了他,击中了他。

天音惊叱之声,半途刹佳,“嗖”地一声,剑锋已在他左胸拔了出来,拔时如发剑一般快。

他立时看见自己的左胸近臂处一个洞:一个剑孔。

他照神楠像,滑落了下来,神像沾了血。

如果此时他还像蝙蝠,就真像一苹又老又盲的疲倦的蝙蝠。

      ※          ※          ※

十八名僧人,衣袂齐展,灯光急幌,已掠了过去。

他们扶起天音。

他们的限睛都瞪大,与天音同样的不信。

方歌吟他不信。

他不相信自己也能击败天音。

他不知道这四大绝招,虽传自宋雪宜,但其实来自一代大侠萧秋水所创的剑招。

普天之下,萧秋水几已难寻敌手,他把他武功精华,化作一些精简的招式,发挥出来。

他知道宋雪宜偷学,可是他不想揭破,反而故意一招一式,仔细练习,让宋雪宜尽得所学。

那时萧秋水已老了,宋雪宜只是个冰雪聪明的小泵娘,也许这一代大侠,故意让这敢作敢为的小泵娘,学一学他的武功,开一开玩笑也不一定。

而方软吟此刻用的,正是一代大侠萧秋水所创的。

这不是天音所能抵御的。

方歌吟发剑时,故意偏了一偏,故剑尖只把天音左臂附近刺穿一个洞。

但这剑无疑已击毁了天音的自信。

但并没有杀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宗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