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

第06章 铁狠银狐

作者:温瑞安

方歌吟笑吟吟的看着,心里却老是抹不去那一头散飘如瀑的乌发,雪白的颈,忽然见到一熟悉的面孔,不禁多望一见,这多望一见,却惹上了大祸!

原来他一瞥之下,那熟悉的人,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于是多望一眼,这多望一眼,却让这敏感的人立时警觉,也向他望来。

方歌吟觉得对方目光如电,心襄突突一阵跳,原来那人,正是严浪羽。

方歌吟忙避开视线,假意浏览景色,暗自却促马前行,严浪羽却“咦”了一声,竟调转马头,跟了过来。

方歌吟外表保持镇定,心里狂跳,这时人潮渐稀,严浪羽竟隔了几个行人,与他并肩,并侧头望来,方歌吟强自笑了一笑,严浪羽注视了好一会,又“咦”了一声。

饼了一阵子,严浪羽落后下去了,方歌吟心中暗喜,他自知绝不是严浪羽对手,不敢惹上这煞星,不料又听到除了自己坐骑之外,还有别的蹄声,同首一望,见只严浪羽跟在自己坐骑后面,阴恻恻地笑了一笑。

方歌吟再回过头来,心里七上八下,这时城门在望,方歌吟不敢策马狂奔,以免露出马脚,却见严浪羽依然跟来,而行人愈渐稀少,出得城门,不远处是一道山坡,有一蜿蜓的小道,直通往树林,方歌吟知道该处乃通往隆中的捷径。

这时后面的严浪羽忽然发语道:“前面的朋友,借一步说话。”

方歌吟心里一阵踌躇,不知答话好,还是不答话好,但不答话对方必然更生疑,当下道:“有何贵干?”

后面的严浪羽却吼了出来,“嘿饶你好似鬼,这声音还瞒得过老于?!”

方歌吟一掠,双腿一夹,坐骑如箭一般标出!

严浪羽也一打马,急追而来。

这时已是下午,两人一追一逃,转眼已奔上斜坡,方歌吟心里大急,情知单打独斗,决不是严浪羽对手,无情公子心狠手辣,落在他手里,真不如一死,所以只有一味打马急奔。

这一阵急奔,已跑了近十里路,骏马不住喘气,而严浪羽也追越近,一面道:“看你往那儿跑!”

方歌吟心中大怒,心想自己堂堂六尺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总不成不战而退,当下一勒马,马一声长嘶,严浪羽倒被唬了一跳,勒马退了五六步。

方歌吟翻身下马,严浪羽怔了一怔,怪笑道:“好哇,小子,不逃啦。”

方歌吟缓缓拔出长剑,严浪羽被人称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十分自负,自然不怕,但适才见过方歌吟的武功,赤不知什么家数,心中倒是颇为惮忌,想起自己明明把千侨百媚的桑小蛾擒到手,却给一个无名小子破坏了,心中之恨,真是无复言语,当下道:“你坏我好事,看老子把你凌迟置死!”

方歌吟一言不发,长剑指向严浪羽,与身体成一直线,全身精神力量,都集中于剑尖上,严浪羽心下一凛,忖道:这倒是正宗天羽剑法起手式,倒不是假冒的,心下暗自提防,一面道:“喂,天羽奇剑宋白雪是你什么人?!”

方歌吟凝视严浪羽,缓缓道:“家师祝幽,宋自雪是家师伯。”

俨浪羽一听倒是舒了一日气,宋自雪年轻时快意恩仇,杀人不计其数,为人狂做,稍不称意,剑决雌雄,严浪羽实不敢惹。

现得知方歌吟不过是宋自雪之师侄,登时顾虑大减,大突道:“好,我就杀了你之后再向宋自雪报帐!”

呼地一掌,向方歌吟劈去!

方歌吟一闪,严浪羽又呼地一掌劈来。

方歌吟又让过一掌,严浪羽一闪,又拦在方歌吟面前,呼地更是一掌!

严浪羽一掌快过一掌,方歌吟躲了七八掌,仍是腾不出机会还手,已十分窘迫,严浪羽这时又呼地一掌劳来,方歌吟拼着胸曰捱上一掌,“嗤”地一剑刺去!

最浪羽“唔?”

了一声,长身一带,避过一剑,方歌吟剑势一转,一招“斩蛇开路”,这招剑势端是凌厉,严浪羽被他迫退了四步,却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严浪羽与方歌吟士一招以来,一直提防着他刚才十分犀利的掌功与剑气,所以一直抢攻,不让方歌吟采取饱势,而今见方歌吟攻出的两剑,虽是剑势不弱,但却肯定了方歌吟并无绝世神功,当下不再禅忌,禁不住仰天大笑。

要匆二人全力相搏,其中一人却大笑起来端是十分侮辱。

方歌吟手中一紧,便是一招“梅花三井”严浪羽脸色一沉,不退反进,一掌拍向方歌吟前胸!

方歌吟心念一转,剑势一偏,“梅花三弄”,便向严浪羽手臂圄来。

方歌吟心想,你冲臂过来,没击中我手便被挑了,纵击中又有何可畏?

不料眼看要削中时,严浪羽手臂一翻,竟然全手反了过来,就似臂膀的骨臼完全松脱一般,严浪羽探臂一抓,已抓住长剑“格登”一声,一柄长剑,竟拗为二段。

方歌吟急忙退开,握住半截短剑,心志一豪,一剑“长虹贯日”,直直刺出!

严浪羽一招得手,本在狞笑,不料方歌吟不退反进,一剑刺来,这剑刺得又快又急,要是剑不折断,严浪羽早给刺中了,正在这时,“砰”地一声,方歌吟飞跌了出去。

原来严浪羽上身丝毫不动,下盘却迅急踢出一脚,方歌吟碎不及防,被踢飞了出去!

方歌吟这一飞跌,却十分巧妙,借势跌到马边,再一翻身,登上马背,双腿一夹,马便发足狂奔,严浪羽没料到自己一脚,反是助方歌吟接近马匹错愣间已不及阻止,怒叱一声,如大鸟般掠起,一掠丈远,落在自己的马匹上,用力一击,马吃痛力奔,更是跑得起劲。

这一追一跑,日近西垂,方歌吟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也许湿透的衣衫,在后的严浪羽一面怒骂,曰面追来:“王八龟子,你逃到天边,我也要把你追同来,看老子抓到你,如何阉割你!”

“跑!你再跑,老子抽断你的脚筋!”

污言秽语,不堪人耳。

这一追一逃,又走了十余里路,便人了隆中,进入了卧龙冈。

卧龙冈青山隐隐,秀丽中隐然王者气象,端停中沛,这一带方歌吟路熟,马转入林中,希望藉以摆脱严浪羽。

这一下,严浪羽勒马策疆,十分不便,渐渐竟有些追不上,突然大吼一声,如大鸟般掠起,一跃丈余,竟从自己的马上,跃到方歌吟头上!

方歌吟忽觉日影一黯,抬头一看,严浪羽已一掌盖下,方歌吟伧促间不及出剑,左掌一翻,砰地对了一掌,方歌吟只觉气血翻腾,严浪羽反手一指,点向方歌吟“肩府穴”。

方歌吟一沉肩,避开一指,一掌拍向严浪羽肘部,这一掌若拍得正中,严浪羽在运力之际,手臂定然折断,不料一掌击下去,严浪羽肘部宛若无骨,一震之间,严浪羽便在方歌吟背上拍了一掌,方歌吟反手一剑刺出,这一招乃天羽剑法中的“顶天立地”,无比凌厉,严浪羽怪啸一声,身体一升,避开一剑,霍地落在自己的马上。

这时方歌吟背影一阵摇幌,马身忽然有血,原来是方歌吟咯了一口血,吐在马上,但他负伤出剑,总算迫退了严浪羽。

原来两人交手数招,都是一刹那间的事,交手一过,严浪羽马匹便已驰到,严浪羽恰好落同马背上,但方歌吟马匹依然领先一步,往前急奔。

这时马匹已入林中,只是方歌吟己负伤,策马不如先前灵便,严浪羽却是越追越近,方歌吟慾反身作战,但背上一阵剧痛,一时金星直冒,忽觉马匹一震,便知严浪羽已落在他背后。

这一非同小可,方歌吟立时掠出,越过马头,半空强一拧身,闪过一旁,一剑刺出!

这一招当机立断,只要迟得半刹,他便被严浪羽已击中的一掌震死,而今前跃斜刺,倒令严浪羽意料不到,马势前奔,会于向剑身撞来,这刹那间是何等之快,严浪羽大一声,反掠出去,大鸟一般落在丈外,马奔不见,地上却有一行鲜血。

鲜血自严浪羽肩头滴落,无情公子脸色铁青,万未料到自己会在这襄阳城郊,被一个比自己还年青的小子所刺伤,心下杀机已动,一步一步的踏近。

方歌吟一剑得手,知严浪羽杀机已动,这时严浪羽的马却已冲到,方歌吟一跃而上,这时严浪羽已然无马,只要马一发足跑开,严浪羽就极难追上,不料严浪羽怒吼一声,双手一扬,数十枚黑色细针,钉在马臀上,那马狂嘶一声,跌走出十二三丈,便一头撞在一棵大树干上,口吐白沫,竟自死了。

方歌吟自马身一跃而落,尚未到地,猛听背后掌风急起,方歌吟无处借力,只得将心一横,一剑往后刺出!

掌风陡止,“格喳”一声,方歌吟手中半截短剑,却被夺了过去,给严浪羽一手拗得自剑锷折断!

方歌吟猛同身,一掌推了出去,“江山剑客”的武功,内功还比剑深精湛,这一掌打出去,分三层次的内力,要是打个正中,内力全吐,对方不死也得重伤,要是打不中,内力一凝,随印可以打第二掌,不必另运内力;要是对方要与自己对掌,自己不慾力拼,只要与对方掌风一接触,便可藉力收同,不必硬拼。

这一掌未回身拍出,待他回得身时,掌心已拍中严浪羽左胸,端的是疾快无伦。

方歌吟一掌打下去,击中严浪羽左胸,突见严浪羽左半身通白,右半身涨得紫红,心念一动,便已迟了,严浪羽“秤”地一掌,击在他身上。

方歌吟击在严浪羽胸瞠上,如中朽木,严浪羽击在方歌吟身上的一掌,却结结实实,饶是方歌吟醒觉得快,及时侧了一侧,那一掌击在方歌吟左肩上,方歌吟便整个倒飞出去,背撞在一棵大树上,再从树干上滑坐在地上。

严浪羽哈哈一笑,忽又紧闭双目,大大力的呼吸了一些,只见他胸腹猛鼓,好一会才把真气缓缓呼了出来,原来东海“腐功”虽不畏刀枪掌拳,但移经换脉,耗费极大的真力,严浪羽本身内功修为怎及得上名列“三正四奇”之“东海老怪”严苍茫?

而严浪羽在一天之内,连施“腐功”二次,并接下名震江湖的“长空神指”,对自身精力,也大受损伤。

只惜方歌吟肩膊中掌,奇痛澈骨,一时也无法奋身作战,但这缓得一缓,方歌吟便勉力站起,背贴着树干,怒视严浪羽。

严浪羽一见方歌吟眼神,虽有痛楚之色,但丝毫畏惧之情,心下一凛,暗道:今日若不把这小子杀去,武林年轻一辈第一高手这名头只伯会有受威胁的一天。

当下嘿嘿一笑,杀机大露,一步一步的行近。

就在这时,密杯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啸!

这一声尖啸,声若狼嗥,十分惨烈了。

严浪羽一听,脸色变了一变。

就在这时,第二声尖啸紧接着响起。

第二声啸声却似雕嘶,十分凄厉,显然是女人发出来的。

第一声呼啸尾音甚长,第二声尖啸尾音甚为短促,几乎是,啸即收,但声音之尖拔,听得人如一根针刺入耳鼓,十分难受。

这两声啸声,彷佛有三数里之远,但十分清晰。

严浪羽呆了一呆,这时候,一长一短的啸声又一先一后响起,离开已在里内!

严浪羽脸色大变,扬起了掌,想杀方歌吟,终于一跺脚,狠狠地望了一眼,即返身急奔。

便在这时,第三度啸声再响,这一下更近了,如在眼前,漫天叶落,数十只鸟雀簌簌飞起,严浪羽加快脚步,没命地消失在树林中。

方歌吟没听说过有这种啸声示儆的武林人物,但闻这啸声的威势,来者的速度,及人未至已先惊走“无情公子”严浪羽,便知来人非同小可,只不知是敌是友?

方歌吟不禁紧靠了一靠在那大树干上。

★★★

这时,在蓊绿的林子里,忽然转出了一个矮小、白发、银须、精猛、凸目的老头子,穿墨绿长衫,彷佛一个小孩偷了家长的长服来冒充大人一般,形状甚是古怪。

只是一见他阴毒的眼神,却是谁也不敢觉得滑稽,只有感觉到混身的不自在。

这老人一声不响,彷佛一直就在树干后面,到现在才一转转了出来,转出来后,就目不转睛的盯住方歌吟,方歌吟心中也觉不是滋味,挣扎道:“小辈方歌吟,拜谢前辈救命大恩。”

那老头笑了一笑,道:“救了你命?”

方歌吟想,这老人救己之命,可能无意,但严浪羽适才确是为了那啸声而震退的,当下恭恭敬敬地道:“适才前辈发出啸声,嘘走了正在追杀小辈的人||”那老人道:“追杀你的人?是谁?”

方歌吟道:“是『无情公子』严浪羽。”

突听后面一人失声道:“严老怪之子?!他在那里?!”

这声音嘶哑尖拔,像一口人塞了满口浓痰,偏又要尖声呼啸,这声声刺人耳膜,又相距极近,倒使方歌吟悴不及防,唬了一跳,回头只见自己所倚的树干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铁狠银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宗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