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

第09章 天羽奇剑

作者:温瑞安

只听宋自雪发出一声浩然长叹:“七年前剑绝人俊的宋自雪,居然是我这个无腿无眼的人,你很失望,是不是?”

方歌吟拜倒道:“晚辈天羽派第五代弟子方歌吟,拜见掌门师伯。弟子只知师伯剑镇神州,今得幸见,……”

宋自雪忽道:“你颇似我当年,敢说敢为,你再来客套,就不是天羽派的人!”

方歌吟垂首道:“是!”

宋自雪叹道:“我生平最恨,就是矫揉作态者,烦紊褥节,全属形式,其实仁义忠诚,存乎一心,礼法不过是拘束而已。”

方歌吟听得脑子一片轰然:“是!”

宋自雪大笑道:“你跟我,份属师徒,但情属兄弟,你不必拘礼,我很喜欢你。”

方歌吟听得热血上冲,这位名满江湖的剑客,短短一见,即引以为兄弟,方歌吟感动得无复言表。

宋自雪道:“快快起来!可惜你这般天质,却为祝幽那庸材所误。”

宋自雪的话,一直都令方歌吟大受感动,宋自雪的武功,也绝非“江山一剑”祝幽所能比拟,但宋自雪这一句话,立时令方歌吟跳了起来。

“师伯,弟子有今日,全系师父他老人家悉心教诲,师伯不可以责备师父。”

宋皂雪见方歌吟如此激动,倒是一怔,随即冷笑道:“嘿!之所以有今日,今日搞得你使的剑不是剑,都是你那捞病表师父。”

方歌吟怒道:“我尊你为师伯,是敬我师父,你辱我师父,我则不须敬重你!”

宋自雪哈哈一笑:“你师父有什么可敬,一天诗书礼乐春秋,读书识字,能知忠义便好,历代大诗人、词人,又有几个因学问渊博而成诗?你师父循规蹈矩,我最瞧不惯!”

方歌吟反言相驳:“师父是忠厚长者,他求仁取义,全是一片真诚,并非虚饰,你不拘世俗,是你的风格,又怎可以偏概全,不容他人有守礼遵规。”

宋自雪一声怒叱如霹雳:“我是你师伯,你敢对我这般说话!”

方歌吟听得一跪,却昂然道:“弟子句句衷心之言,听凭掌门处罚,但掌门若再辱我师尊,弟子仍是要把话再说一遍。”

宋自雪一晒道:“你再说,我一剑就杀了你!”

方歌吟傲然道:“弟子自不是掌门之敌,而且也任听宰戮,不过掌门要服天下人之心,掩天下人之口,报天下人之命,却不明智。”

宋自雪忽然仰天大笑,笑声震得四壁轰然,良久方过。方歌吟却莫名其妙。

宋自雪忍笑道:“好,好,好!我辱你师父,其实是试你!其实你心存大义,既不拘小节,又在大事上坚定不移,有志气!像我当年,哈哈哈哈……”说着又痛快地大笑起来:“你有这身傲骨,可以学我天羽奇剑。”

方歌吟寅被宋自雪弄得宛若五里雾中,不明所以,但依然坚持道:“弟子为师尊所授,纵技不如人,不敢也不愿另投师学葯,掌门好意,弟子心领。”

宋自雪理色道:“我是你师伯,又不是别人,我教你武艺,你竟不接受!”

方歌吟因宋自雪曾言里讥讽祝幽,所以甚是忿忿,“就算弟子要学,也得先明禀师父,由师父定夺。”

宋自雪冷笑道:“你自愿这样做,还是拘于形式?”

方歌吟大声道:“都不是,是我不愿学你武功!”

这一句话,连宋自雪都震住了。

宋自雪剑冠天下,现在他要传技,方歌吟居然不肯学、不想学、不愿意学。

好一会,宋自雪才道:“你武艺低微,若要闯荡江湖,若想出人头地,非学我武功不可。”

方歌吟坚定如铁:“师伯昔年初出江湖,一身艺业,亦是师伯一手所创,师伯可以,我又有什么不可以?”

宋自雪呆了一呆,喃喃道:“好,好。”忽然抬头,凄声道:“但你忍心见一代奇剑“金虹剑”光茫黯淡?忍于见绝代剑法“天羽廿四式”失传于世?难道你忍见我这残废的,没有人传我衣钵?难道你竟忍得下心,让你栖身学艺的师门“天羽派”,因无下一代掌门接任而绝灭于江湖?……”

说到这里,宋自雪竟哑不成声,方歌吟听那几句话,每一句话如一记鞭子,抽在他心中,他“噗”地跪下,悲声道:“弟子知错……敢问师伯,师伯身受奇伤,是否受歹人暗算所致?……弟子愿效死命,为师伯报仇!”

“报仇?哈哈哈……”宋自雪没有眼珠的眼眶里,竟有两行长泪:“凭你武功,也能替我报仇?”

方软吟不忍再伤宋自雪的心,当下诚敬地道:“弟子若能学得师伯神功奇剑一二,实三生之幸,但……但弟子觉得此事,要得师父默许方可……”

宋自雪忽道:“我双腿已废,不能出洞,又如何见你师父?”

方歌吟沉吟了一下,道:“弟子可背师伯出去……”

宋自雪切断道:“我今番容貌如此,已不想再出此洞……”说看一拍胸膛,竟“格当”一声,方歌吟藉金虹之芒,才看清宋自雪左右胸骨,竟为两道指粗铁环所锁,直穿入协骨之中。

方歌吟一见师伯落难至此,宛若环扣穿在心里,痛楚起来:“那……那师伯以为该怎么办?”

宋自雪长叹道:“我是你师伯……是不是?”

方歌吟又低首恭道:“这点当然。而且更是子弟最尊崇的第二人。”

宋自雪苦笑道:“你最尊崇的人当然就是祝幽了,对不对?……”方歌吟没有答腔,宋自雪淡淡一笑,又道:“你可学我武艺,仍称我为师伯,既不为师父,便不需祝幽允许,你同意不?”

方歌吟一时无话可说,宋自雪又道:“我今番要你学艺……因我之体力,撑到今日,已不能再久等了,你若再问了祝幽才决定,那可能就是成为天羽派门下的第一大罪人!”

方歌吟不再打话,毕恭毕敬地向宋自雪,“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道:“弟子今番向师伯学艺,为的是光大天羽派,为的是替武林主持正义……艺成之后,并要替师伯讨同公道,手奴仇人……”

宋自雪忽然截断,凄然落寞地道:“只可惜伤我到这个地步的仇人,却连我……连我他不想报这个仇。”

方歌吟见宋自雪呆呆出神,如这是一段迷离凄伤的过往,也没继续询问下去。

宋自雪忽又把“金虹剑”擎在手里,宋自雪剑一在手,整个人又完全不同,高大、硕壮、顽长、神采又同复昔年的意兴飞越,方歌吟看得竟似痴了。

金虹一闪,黑暗中犹如电击。

地上两具贴缕骨头,突然粉碎。

这剑的威力不是在斩、不是在劈,而是在粉碎一切。

只听宋自雪长啸道:“这是“石破天茂”。”

漫天骼髅粉碎弥天,忽又剑光一闪,粉末骤然落地,分成左右两个小堆,居然一灰一白两种颜色绝然不同,宋自雪道:“天羽奇剑练到精处,可以凭感觉发剑,无须视物。这便是第十七式“阴分阳晓”。”

地上骨头,有些年代较新、有些已旧,所以色泽也有些微不同,一般的剑可以斩碎之,但宋自雪却以剑气震得骨骼粉碎,又一剑把粉末分清,秋毫不差,而宋自雪已没有眼珠子,剑术到此,简直匪夷所思。

方歌吟看得心神飞越。

□□□

如是者,过了一个月。

□□□

方歌吟学得很快,快得宋自雪都有些吃惊。

而且有些难受,“我创天羽奇剑,费时二十八天,而今你学,只有廿七天,以你的功力,居然已办到了,你天资比我好。”

方歌吟道:“不过弟子是学,有师怕在指点,而师伯是创,谁都知道“创”比“学”更不容易,前者是“大宗师”,后者仅是“追随者”而已。”

这些日子以来,宋自雪简直把方歌吟当作兄弟一样,方歌吟本就生性豁达,所以也渐渐忘记俗礼,两人相当熟络。

宋自雪笑道:“你也不必安慰我。我是武林奇才,这点谁也不能否认,但难得你也是百年罕见的人物。”

宋自雪笑笑又道:“天羽奇剑在创不在学,等学到妙处,还可以随时变化,所以天羽奇剑也分三种境界;精处、妙处和登峰造极,炉火纯菁。”说看随手往壁上一抓,抓一大把青苔,往嘴里就塞,嚼食起来。

方歌吟听得入神,思索了一阵,也随手抓了一块青苔,嚼吃起来。

原来在这石室之中,并无可食之物,但石室奇气甚重,长了许多各种各类的菇樟苔草,皆可嚼食,只是味道甚腥、涩口得很,但对练功的人来说,十分有助益(吃少量植物赖以生存,反而身体会好,此乃练瑜咖术的人之食谱,并不罕奇)。

宋自雪又道:“此刻你剑招有了,经验未足,但幸而天性好斗,又够聪悟,变化是绝对不逊于人,那唯有功力未足,故未能成为江湖上第一流的人物,至于遇到像严老怪这等顶尖高手,少说也要在三十年后,方可抗衡。”

宋自雪加强地道:“技术、经验、功力这三样,缺一不可;还有另外三样,就是运气、骨气与勇气,没有运气,武功再高,只有早死;可没有勇气,就算你是任狂,武功盖世,但也有大侠萧秋水好怕,充其量不过作个事不关己的隐士高人而已;至于没有骨气……”

宋自雪语音如断冰切雪:“则纵有名,也非万世之名;则纵有成,亦非男儿大丈夫之成。”

方歌吟一一铭记在心,宋自雪道:“再下去你要练的,是内功心法,用以配合天羽廿四剑之使用,祝幽当年,苦练半生,也不过学得十一剑而已,而你却在一个月内,全皆学会。”

也不知是不想让方歌吟生气,还是什么,宋自雪忽然话题中断,问了一句:“令师他身体最近是否有恙?”

这句问得极为客气,方歌吟一怔,当下答道:“是。师父有病……”

宋自雪即道:“病?是不是咳嗽,心口在疼?”

方歌吟一呆:“是呀,师伯怎知道的?”

宋自雪又哈哈大笑,震得石室轰然又颤,要不是方歌吟这个月来武功大进,早已震得得晕眩过去了,心中真是诧异,忽听宋自雪笑音一收。

“我怎么不知……你师父之伤,乃中我之掌所致。”

方歌吟一听,霍地站立,宋自雪道:“对!就是怒气!你就向我出手吧!”

方歌吟气得全身发抖,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宋自雪大笑道:“你出手呀!我正要试试你的功力!”一扬手,金虹乍现,如长虹一般,划成一道金虹弧道,直投方歌吟。

方歌吟不觉一手接过,这是他第二次接住这把掌门神剑,虽仍觉得沈甸,但因功力随增,并不如前般沉重,看看金虹漾晃,心中起了一种雄心,还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宋自雪狂笑道:“你拿着它干吗?攻我呀!发招呀!金虹剑从不落在一个不敢出手的儒夫手中的。”

方歌吟终于按捺不佳,一剑出了手。

他一出手,就是“怒屈金虹”。

金虹一屈成弧,“铮”地一-声弹了出去,一点剑气,也“嗤”地破空而出,直制宋自雪肩部。

宋自雪冷笑道:“你太客气了。”双手一捏,历然挟住剑气,而且把剑气之锐消弭于无形。

方歌吟还待再攻,宋自雪一手往地上一拍,像魅影一般,已到了方歌吟顶上,以手作剑,居然打出了一招“顶天立地”。

方歌吟就地一滚,才避过这一招“以手作剑”的剑招,只听宋自雪笑道:“第一招我要你滚三滚,第二招我要你翻三个肋斗。”

话未说完,宋自雪已把“三潭印月”打了出去,方歌吟心中一动,“三潭印月”,月在那里?他唯有速退,可是退犹不及,只有连翻三大跟斗,才一起来,共听宋自雪又道:“第三招,你认命罢!”

方歌吟足方触地,宋自雪在地上,背脊似鱼一般地弹跳滑地而起,后脑几乎地。但却使出一招几乎不可能的“倒泻天河”。

这一招方歌吟现在当然也会,只是这招“倒泻天河”,是在如此不可能的情境下使出来,而且不但剑招倒挑咽喉,连身形也如“倒泻天河”,是方歌吟无法想像的。

方歌吟这一下,是未站定,眼看避不过去,心念一动,把剑一横,横在胸口之前。

这一下,状况十分奇怪,宋自雪出剑角度、姿势,已然十分怪异,但方歌吟的姿态更怪,简直如横剑自刎一般,但是宋自雪的出手是手,不是剑。

若是剑,便可以剑撞剑,剑割方歌吟咽喉。

若是手,则等于手指迎上了剑。

宋自雪纵然是铁手,但金虹剑却是神剑。

金虹之威,连宋自雪也不敢轻犯的。

宋自雪脸色变了变,在这种时侯,突然收招,而且说收就收,收招同时,方歌吟只觉双腿一麻,已扑倒下去,宋自雪出手之快,简直好似看不见一般。

但是宋自雪却很开心:“一个月前,你接不了我半招才不到一月,你已攻我一招,而且居然出乎我意料,守得住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天羽奇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宗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