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游》

第12章 雪峰神尼

作者:温瑞安

恒山坊是登恒山必经之地,三五人家,山势奇秀,怪石突兀,层叠千里,峰峦攒坟簇、青杉红叶,点缀如尽。

方歌吟一入恒山坊,意见街坊上有售西瓜。

这时已近岁晚,约十月间,居然还有西瓜儿售,实属奇事,原来此间习俗是在中秋买西瓜藏之,至十、十一月间取出,剖瓜分食,可免疾病,概此处转冷转暖,一夕之隔、犹如一季。能有谚云:

雁门关外野人家,朝穿皮裘午穿纱;包有一件稀奇事,九十月间吃西瓜。

最后一句或云:“抱火炉吃西瓜”,风俗可见一斑。方歌吟因不知情,初到之际,甚觉稀罕,但心急要见觅桑小娥,也没心停下。

方歌吟一拐一拐的来到恒山坊前,两个卖瓜的女子,看来是一母一女,缠方歌吟要他买瓜。

“公子,请买个西瓜呐。”

“又平又静又凉又爽又好吃。”

“咬呀,公子怎么有血!”

“噢,公子爷受伤啦!”

方歌吟苦笑摇手,说不要紧,一个妇人拿布来要揩抹血迹,小女孩子载竹笙,依旧上前来推售西瓜,方歌吟苦笑推辞:“我要赶路,我不吃了,我买下就是了…

…请问“往恒山峰女器去,要怎么走?”

那妇人问:“公子爷要到素女峰去?”

方歌吟叫道:“我绕了长路,渡阴山来塞北,为的就是上素女峰。”

那子女孩见方歌吟肯买西瓜,样子很喜欢,禁不住道:“你知道素女峰是不准男子上去的,现刻我们在这儿住的,都是女孩儿家。”

方歌吟叹道:“我知道。但我要阻止一件事。我一定要上去。”

熬人沉吟道:“如此上去,乃是送死。”

方歌吟毅然道:“就算送死,我也要上去,请两位指一条明路。”

熬人道:“既然你一定要上去,那就没有明路了!”那妇人冷峻地说:“只有一条路。”

方歌吟部问:“什么路?”

熬人目光闪动:“死路。”

她一说完,一手已扣住方歌吟的左手,另一手按住方歌吟的剑鞘。

方歌吟一栗,他只剩下一条受伤的右手。

那少女手上的西瓜突然裂了。

西瓜肉鲜红如血,西瓜籽漆黑如墨。

西瓜籽都骤然喷射而出,射向方歌吟。

方歌吟大叫一声,突然他身子一侧,所有的西瓜籽都打射在他右半边身子的要穴上。

“那小女眼见得手,自是大喜望过,叫道:“师姊……”

话未说完,方歌吟肘部一屈,竟在极其约角度下,反手拍中了那妇人。

那妇人叫了一声,松了手,竹笠一落,原来是女尼,方歌吟怒道:“恒山是名门正派,也施暗算么!”

那少女惊呼一声,立即改为尖啸,一时四处响应,掠出了十七八名女尼,仗剑就要扑来,这少女反手打掉自己头上的竹蓬,叱道:“堂堂天羽派,也使用东海劫余门不要脸的“腐功”与“反手奇招”,是谁丢了脸!”

方歌吟刚才在危急中唯以“腐功”,闭去半身经脉,使受少女暗器攻击,而又用“反手奇招”,震退妇人,乃情不得已,少女这么一喝叱,方歌吟却一时无辞以对,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妇人又持双刀扑将上来,忽听一清毅的女音喝止道:

“五师妹、七师妹,休得胡来。”

方歌吟这才知道,这妇人是恒山一脉的重将琼一,外号“十指罗网”,精善擒拿之技,那少女则是恒山派七名雪峰神尼嫡传徒弟之老么,“漫天花雨”瑶一。

只听那消沉的声音又道:“退下,不要胡来。”众人一听,相顾片刻,都收兵快快退下。

方软吟知是恒山派的大弟子清一到了,清一一直是恒山雪峰神尼最宠爱的首徒,但在江湖上,清一的身份、武功,一直是一个谜。

方软吟只觉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雪衣女子,头上居然是束发,长长的瀑发披到肩上,白得什么似的,好像山谷中的溪水,这个女子,弱不禁风也弱不胜衣的,居然就是恒山首徒:清一师太。

方歌吟呆一呆,也不管其他,长揖到地,道:“在下天羽派方歌吟,冒死拜见贵派掌门,恳求勿使长空帮桑姑娘落发,在下愿以死身代。”

清一怔了一怔,道:“你……你就是方歌……方公子么?……”

方歌吟又是一愕,没想到这恒山首徒,竟如此友善,而且全无架势。

只听清一又问:“你不是已负了心,弃了小娥姊姊的吗……”这时茅屋间忽然跑出一又肥又胖的五六岁扎辫的小孩,抱住清一雪色袍脚,牙牙地说:“姊姊,姊姊,我妈,我妈妈呢……”

清一拍了拍小孩子的肩,又抱上来,亲了亲小孩子的脸,她清秀的脸庞,有说不出的茫然。

“这小孩子的娘……就是给山下的男人害死的……你找娥姊姊,却是为了什么……”

方歌吟听得热血冲天。忍不住跃起,大声道;“这位师姊,你给我听住,天下男子,当然有姦恶之辈,但不似你们恒山所认为,全是丧尽天良之士!……小娥姑娘确为我所致而上恒山出家,但我之所以不敢与之结交,乃因自含身中奇毒,未有四十天可活!……清一师姊,我只请求你指点迷津,让我上山救得小娥姑娘,你要宰要割,任凭处置,方某人绝不皱一皱眉、哼一哼声!”

方歌吟一口气说到这里,内心疼极,当觉跟前尽是桑小娥凄然与傲然的身形,宛在天边招手摇曳,心内苦极,忍不住“哇”地吐了一口血。

清一花容失色,脸白得什么似的,两双清零的眸子,也有了怜借,好一会才说:

“我要杀你割你,做什么来?”

方歌吟登时一醒,喜叫:“师姊你答允了。”

清一出然叹了一声:“我答应了,又有什么用?”忽然“呛”地拔出长剑,一剑刺来。

方歌吟百忙中一剑架过,没料清一竟是如此说打就打,却见清一欺近,并迅速低声向他道:“小娥姊姊并未削发,眼下就要成礼,你得赶快过我这关,闯上西边最高峰去,那就是素女峰所在。”

方歌吟一听桑小娥并未为尼,欢喜得忘了招架,又听桑小娥即刻要削发,不知能否赶及,一忧一喜,整个人都傻了,竟忘了招架清一的剑势,幸而清一只虚刺三剑,在方歌吟身边险险擦过,清一低叫道:“方少侠!”

方歌吟尤在梦中。清一叹了一声,挺剑又虚刺,并叫:“方少侠!”

方歌吟乍见眼前尽是剑光,又闻叫声,猛然一觉,如冷水浇背,惊出一身冷汗。

这时西环山峰直插入云,陵然有钟声传来,清一戚眉、剑走轻灵,急道:“不好,礼即开始,少侠快闯过我道一关,赶上素女峰,迟了恐怕来不及了。”

方歌吟尤如大梦初醒,急挥金虹,挡过两剑,清一身形急掠而过,乌发如瀑,掠过方歌吟chún角,边抛下一句话:“我师父脸慈心冷,你决不是她对手……她最精强的是剑法,你万万莫与她老人家比剑……”

方歌吟神智恍惚,连“是”字都来不及回答,清一忽然错步一跌,同他扑来,扑剑一掠,边低呼:“快!反攻我!”

方歌吟不及多想,以剑柄反撞,撞开清一剑锋,回剑一捺,清一竟不知闪避,了一下,清呼一声,掩住创口,脸色气得雪白,以剑遥指方歌吟,叱道:“你…

…你……你就算闯得了我这一关……”一面又向方歌吟使眼色。

方歌吟登时会意,收剑抱拳一揖故意朗声道:“在下失手误伤师姊……承让了。”

这几句话,却也是由衷之言,方歌吟不再多留,即刻就走。

清一捂住臂上伤口,目送方歌吟远去,尤默然不语。她尤拾雪亮的剑,剑光滢滢,剑身上反映她忧艳的清容。

“为什么。为什么……这难道就是世间所谓的“情”吗?”她想。

有一天她正式落发时,有没有这样一个男子,为她不惜飞骑,为她不惜冒死,为她不惜一切去阻止……?

清一不知道。

瑶一轻灵地跳了出来,见清一臂上鲜红的血,关切地问:“大师姊你受伤了?”

在阴影里的琼一师太却冷哼忖道:“好像在做戏一样。”

     □           □           □

素女峰,晚霞夕照,钟声悠悠。

峰耸入雪,方歌吟他宛若走在云端。

再也无人拦阻。见路,方歌吟则奔去。见庙,方歌吟则步入。最后见一殿堂,数百石级,直通南天门。

方歌吟一口气奔上去,只见飞檐凌空,“上见绝壁,千临官阶,殿下云级插天,门下弩碑森立”,这时空色惨淡;有一大殿,方歌吟走入,只见日落西山,夕照黯去,大殿甚敞,只有一白衣人。

白衣人背后,是一所水月门。

门内背跪一人,正披上法衣,没有回盼,但身裁巧俏,秀发末剪,正是方歌吟梦魂索系的人:桑小娥!

     □           □           □

方歌吟脑门中轰然一声,觉得上天待他,真是不薄。苦心所觅,终未的感觉,泪流法眶,几乎当场彬倒。

     □           □           □

那白衣女尼,慢慢站立起来。

她玉色的脸,慈祥清静,看不出实际年纪。

尽避她慈祥淡定,但方歌吟一见之下,却为她的威严所震住。

女尼说话了。她站起来,比预想中更形高大,而且圣洁庄严。她比方歌吟足足高了两个头以上。

“这儿是恒山重地。”

方歌吟点了点头,长揖到地,恭敬地道:“晚辈天羽门晚进方歌吟,拜见神尼。”

那白衣女尼缓缓地道:“这儿是素女峰。”

方歌吟当然知道。而背向他的远处之桑小娥,一直没有回头,像对他闯入之事,浑然未觉。

白衣女尼定定地说:“我就是雪峰神尼。”

方歌吟虽恭谨地面向雪峰神尼,但仍不住地往桑小娥倩影那儿探看。

雪峰神尼静静地问:“这些你都知道了?”

方歌吟不解。“晚辈知道……”

雪峰神尼笑了:“你知道就好。知道就不算枉死了。”

方歌吟一震,对露齿而笑,但脸无表情的雪峰神尼,竟有不寒而冻的感觉。

雪峰神尼又道:“这儿是有规矩的,你想必也知道。”

方歌吟颔首。雪峰神尼接道:“闯进峰的男子,自剔当堂,保留全。”她本无表情的笑了笑又道:“若要我动手者,则杀了抛落山谷野狼。”

方软吟慨然道:“前辈,晚辈来此只为一事,虽死不足惜。”

雪峰神尼冷冷地道:“你说说看。”

方歌吟道:“晚辈是不祥之人,怕无多日之残生,连累小娥姑娘,所以不惜开罪桑姑娘;没料桑姑娘因此来这里落发,晚辈此来乃为制止此憾恨之发生……”

只见水月门内的桑小娥,听到这里,纤细的身影抖动,双肩也起伏不已。

方歌吟长叹一声,继红道:“若能求神尼网开一面,而桑姑娘回心转意,晚辈愿九死不辞!”

雪峰神尼本是冷如冰铁,此刻端详了方歌吟一阵,哦了一声道:“你中了的是东海劫余门的毒……没几天好活了,是不是?”

桑小娥跪在那儿,又是一震;雪峰神尼继续道:“桑书云早已遣信鸽过来,跟我说明此事,说你是为救他,而中了严老怪的毒,你年纪轻轻,能亲救得天下第一大帮之帮主,实在不错……”

桑小娥一听,猛然回身,泪流满脸,早已哭得像个泪人儿,乍见到方歌吟,又怕自己哭时难看,却给意中人看到,便像个稚真的小孩子一般,呼嚷道:“你……

你……你你你你你……为何不早告诉我?”

方软吟心情激动,也不知如何说是好,只能重复又重复的说:“小娥,小娥,你不能落发,你不能落发。”

桑小娥跪行了几步,掩膝悲哭起来。一切委屈,尽在哭声内消解。

雪峰神尼却道:“你们此番误会得雪,本是好事,但此处却是恒山派重地素女峰,我是雪峰神尼,我们是有规矩的,我都跟你说明了。”

方歌吟把心一横,真诚地道:“前辈,只要你肯放小娥落山,在下愿受万狼分。”

雪峰神尼笑了,摇头。

方歌吟握紧了拳头,青筋毕露,问道:“为什么?”

雪峰神尼淡淡地道:“因为我是雪峰神尼。”

“桑小娥选择了此地出家,就是因为知道我是雪峰神尼,就算天王老子来,或者桑书云亲来,也挽回不了这个局面。”雪峰神尼声若剑削薄冰,冷静无情。

“此刻你们两人明知故犯,不管你们是谁,有何情彩,都不能坏我清规。男的该死,女的要出家,便是结果,毋庸多说。”

方歌吟一听,勃然大怒,冲口道:“天下那有这种“清规”!”

雪峰神尼不怒反笑:“近十年来,你是第一个男人敢对我如此无礼。”

方歌吟冷笑道:“却不知十年前的英雄好汉是谁?”

雪峰神尼似听不出他言辞问的挪谦,轻描淡写地道:“十年前么?那是幽冥血奴,已给我杀了。”

方歌吟喝道:“错了,幽冥血奴根本没有死,他就在我往恒山的路上截击我,越了血河车,打了我一掌。”

雪峰神尼倒是怔住了,似笑非笑的神情,持续了足足好半刻,因为事情太复杂,又太多了:首先是幽冥血奴,还有血河车……一直到雪峰神尼看到了方歌吟的掌伤,那确是十年前,幽冥血奴的“飞血两掌”……

才足堪问道:“……你说你是驾“血河车”……赶上……赶上恒山来。”

方歌吟昂然道:“是。”

“你……你又如何从“武林狐子”任狂那儿,夺得血河车呢?”

“我冲上血河车时,任狂不在,……争夺战的时候,桑帮主都在,前辈若不信,可以查清楚。”

“我信,我信;”雪峰神尼嘴角依然挂了一个不能置信的笑意。

“后来……你又与“幽冥血奴”交过手……”

“正是。”方歌吟斩钉截铁地答道。

“瞧你所受的伤,所说的应是真的。”雪峰神尼审慎地道。

“本来就是真的。”

“那幽冥血奴果是复活了?”

雪峰神尼的双眸发出凛人的杀气。

“复活?”方歌吟不解。“十年前,笔架峰上,我、天象、大风三人重创这人,然后把他打下万丈深崖……我当时怕他末死,又来作恶,所以下峰去找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了他的身,胸骨里边插我的“观澜瀑剑”……”

“那首确是萧萧天吗?”

“这个,”雪峰神尼于此稍为沉吟,“当时那身似已被饿狼吃烂,我也认不清……”说端视向方软吟胸膛,喃喃道:“但这掌伤确是他所为……这狂魔又已出世,贫尼非下山一趟不可了……”

方歌吟喜道:“神尼肯下山为救世人,对付狂魔,那实是天下人之福……”

雪峰神尼森冷一笑:“只不过无论我要先除掉谁,第一个还是要先收拾你……”

方歌吟怒极,愤然道:“好,既然此战在所难免,晚辈只好领教了。”

雪峰神尼慈祥的脸容上森然一笑即止,宽大的脸上无一丝皱纹,声音里没有抑扬顿挫地说:“既然你先受了伤……而又曾对抗过“幽冥血奴”,我就让你有个机会……要是……”

雪峰神尼本来想说:“要是一百招杀不死你”,后来一想,还是稳点好,此人竟能从天外第一嗜血狂魔萧萧天手下逃过不死,只怕真不可轻视……于是说:

“……你逃得过我两百招,不但放你下山,连桑小娥也可以带走。”说到这里,雪峰神尼自己也几哑然失笑:对付这年轻而又受伤的毛头小子,居然也要自己约两百招实在是太过于稳重了,奇怪的是自己何以变得如此胆小,难道是被青年的奋昂气势所唬?怎会!就算“天羽奇剑”宋自雪来,我也……

“呛”地一声,令雪峰神尼眼前赤亮,如火团一般,方歌吟挽起金虹剑,剑朝地,作了个起手式,坚定神决地道:“前辈……请进招!”

     □           □           □

雪峰神尼冷冷地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

桑小娥看看,忽然哭苍哀怨喊道:“你走,你走……不要管我!”

方歌吟坚决地道:“我怎么不管你。”

桑小娥脸颊带泪串子,怔了一会,银牙一咬,又跪向神尼,蹭蹭蹭连连跪走几步,扯雪峰神尼的腿哭道:“师父……请您放过他……我愿意剃渡……”

雪峰神尼冷峻地道:“我放了他……不是坏了门规?”

桑小娥哭道:“师父,就请您网开一面,他……他又不是有意触犯的,都是我不好,我代他身死,总……”

代他死!雪峰神尼心中暗暗感叹,世间里可真有这等痴情男女。

这时清一也从侧门里出现,垂泪扶桑小娥,向雪峰神尼求道:“师父……就请您开恩……”

“住嘴!不关你的事!”雪峰神尼吆叱道,其实心中略有感动,所以又说:

“……你真的要代死?”

“是!”桑小娥虽满脸泪光,但态度坚决。

清一忍不住又说话了,她实在无法忍受这一对人乃受冷酷的拆残。

“从前师祖,不也是破了一次例吗”

“胡说!”雪峰神尼脸色一沉,喝道。

“那又是那一个世间高手!”方歌吟心忖:至多不过一死,大丈夫何容女子哀哀为自己的残生而求情。

“萧,秋,水!”雪峰神尼一字一句地道。五十年前,师父所订下的恒山规矩,的确会被“百无禁忌”的萧秋水所破坏过。问题是以萧秋水武功之高,那有人能捺他何……?但这方歌吟。

方软吟转了听了豪气顿生,“啸啸啸”舞了三道剑花,道:“师太,请。”

雪峰神尼一长身,就要扑过去,桑小娥却一把抱住,向方歌吟叫道:“快、快走。”

雪峰神尼一呆。方歌吟决然道:“我不走,这一走,天大地大,却莫可容身。

手持金虹剑的人是决不退缩的。小娥,请让我一战,请放手!”

桑小娥明知这雪峰神尼武功只在爹爹之上,那敢放手?雪峰神尼俯身点了桑小娥穴道,清一只好把她抱退。雪峰神尼双袖一周,置于身后,道:“很好,你没有乘机逃走,如果走得过我两百招。你放心,我心履行我的诺言。”

方歌吟他不答话,仗剑凝神。

“你看点!”

说长身而上,双指并点,叱道:“第一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逍遥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