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游》

第13章 二百回合

作者:温瑞安

雪峰尼双指并点,别看是随随便便的一击,但不知多少武林人,因而丧失了一双“招子”。

方歌吟一转剑,一招“倒挂金廉”就反撩了过去!就在这刹那间,雪峰神尼双指猝然加快,方歌吟猛甩首,两络前发,落了下来,方歌吟心忖:“侥幸!”

雪峰神尼及时收指,也觉得指节一阵热辣,险被削去,心里也道:“好险!”

这下两人一齐猛省,加倍小心。

雪峰神尼皮笑肉不笑地道:“你的“天羽奇剑”练的不错。”

方歌吟却恭然道:“却数在下见识了恒山派的绝妙武功!”

雪峰神尼冷笑道:“还早呢。”

猛喝道:“第二招!”

手张若大鸟,飞掠过去。势急,但无风。这等飞袭方式,方歌吟一时不知如何回击是好。就在雪峰神尼身子即要撞上方歌吟刹那间,顿佳,五指并仲,飞疾插过来。

这每一招都是必杀的打法。

方歌吟大喝一声,伸剑一栏,正是“长天一剑”,反切过去。

雪峰神尼眼见招式用老,忽然滴溜溜一转,人已到了方歌吟背后,叱道:“第三招了!”

十指箕张,向方歌吟背心四道要穴便抓。

方歌吟百忙中闻风辩影,一招“天羽奇剑”的杀“血踪万里”就回扫了过去!“血踪万里”气势猛厉,晓是雪峰神尼,也无法攫锋,只得把身子一缩,就在回时,又是一转,又在另一个奇巧的角度,发出了第四拍!□□□两人攻守间,已过二十招,居然还是平分秋色。雪峰神尼始甚轻蔑,以为能轻取,眼见如今二十招未下,不禁有些顾虑起来万一给这小子逃过了两百招,自己岂不丧尽威名!她一想到这点,就“刷”地在旋身之中,拔出了如雪长剑。

方歌吟正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剑尖一点,往雪峰神尼的如雪光圈刺去!雪峰神尼微笑,一挽手,格过一剑“刷刷刷”,借势连攻了三剑!三剑迅极!萧秋水连避过三剑,额顶已见汗!雪峰神尼白衣如雪,剑气潇潇,剑走中锋,快、迅、急、攻,根本不容方歌吟有瞬刻喘息,已连攻了一十七剑!方歌吟连招架了这一十七剑,只觉眼花了乱,手酸臂麻,雪峰神尼见自己所创的“连城一十七诀”对方居然消受得了,也十分惊讶,展开“雪花剑法”,如雪光飞酒,铺卷过去。

方歌吟开始施展“天羽廿四招”,还勉强抵挡得过去,他的剑法,显然凌厉绝对可以压得住“雪花剑法”的飘忽,但剑术却还不如雪峰神尼老到,六十招一过,气喘嘘嘘,有几度险险中剑,岌岌可危。

方歌吟道才知道,这名列“三正”之中,而且最难惹的恒山雪峰神尼,是何等精湛的剑手!剑风潇潇,方歌吟边打边退,偌大的厅堂,两人飘飞来去,剑意游走,已战了数十招,方歌吟竟被疾迅的剑招迫到了墙角。

背后是坚石的墙。

已无路可退。

方歌吟心下一沉。就在这时,雪峰峰尼的剑下慢得一慢,这只不过是电光火石间功夫。但方歌吟长剑一屈,弹出了“怒屈金虹”!雪峰神尼闪身一侧,方歌吟以“开天辟地”剑招,硬闯了出去,是位互易,变成雪峰神尼背向石墙,方歌吟的背后又有大片空阔。

原来那一缓之间,是雪峰神尼“雪花神剑七七四十九式”用尽之时,这只是稍为一剑之间,第二套“素女剑法”未曾施展,方歌吟藉此破除逆境,时刻机绪之把握,实是胆大心细。

方歌吟虽闯出了绝境,但也惊出了一身冷汗,雪峰神尼脸若寒霜,回身一拧,又源源剑招攻到。

方歌吟以“天羽廿四剑”对拆,不一会只觉天地无情,剑气森然,压力越来越大,越来越无法抵抗。

原来此刻雪峰神尼所使出之“素女剑法”,乃极冷毒、无情,自极坚极纯极静极顿悟出来的剑招,无一不是逼人于绝路,方歌吟一面以华山、天山、点苍、雪山、昆仑等派剑法招架,一而以各种小巧身法游走,闹得二十来招,已来回大厅七八遭。

雪峰神尼冷然道:“好,你所学倒是挺杂的。”

剑招一紧,左穿右插,竟令方歌吟闯不过去。这时剑法充分发挥出压力,方歌吟知道如不再振作,恐怕即刻就要横当堂,于是借剑一挑,顺势一搭。

雪峰神尼见方歌吟居然要与自己比剑力,心中暗笑,因她剑术老练,对运力于剑上,已到“无碍”的地步,方歌吟剑法再辣,武功再杂,论到功力,绝对不可拟比,现下见方歌吟如此不知死活,以剑压剑,当下暗送内劲,直袭方歌吟。

岂知自己所送入剑身的力道,被对方剑身所透过来的两道劲力所阻,余力再进时,又被另两股劲道抵消,等到自己功力消灭后,又有两道暗劲迫返,破解了自己的防线,心下不禁暗凛。

这时又有三道内劲,直逼而来。雪峰神尼乍想起曾听武林中傅说的宋自雪所创之奇技:“九弧震日”这招的名字来。

“九弧震日”是以九道内劲,透过剑意,击散对方一切防范……雪峰神尼一念及此,猝然弃剑。

她毕竟是一代大师,说弃就弃,同时间双指一弹,弹在剑锷上,变得将剑借势疾弹,戮向方歌吟。

方歌吟正想发挥“九弧震日”的最后三招,但觉臂腕骤然一空,鹄的尽失,而对方的剑却突地弹跳刺来!这一下变化,快到不可思议,明明是自己制住了先机,剧然变为奇险!方歌吟百忙中一弹指,以双指使出“怒屈神指”势,“叮”地将剑弹飞了出去!飞剑折射向雪峰神尼,神尼不慌不忙,横手一提,又拿住剑柄,剑光一盎,又罩向方歌吟。

方歌吟情知如此战下去,实在无法抵受,对方剑法简直如神似鬼,不可捉摸,他暗运力于剑内,每一剑都使尽真力,直斩横斩,反击回去。

雪峰神尼本就内力精湛,但见对方所运使的也并非蛮力,而且真力犹胜自己,心中暗暗惊诧: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机智反应,相当过人,而且身怀宋自雷的“天羽奇剑”绝技,又兼通各种剑法、身法,居然还有这一身骇人的内力。

惊讶归惊讶:雪峰神尼的剑法,可一点也不含糊,也运起深湛的内力,两人的剑风每出一剑,即如星击鼓,“咚”地一声,拼搏了七八剑,两人俱汗透背衫,方歌吟则气喘如牛。

雪峰神尼见久战未下,内心颇急,剑意又一转,每招却用“带”、“滞”、“迟”、“祛”的剑诀,方歌吟每一剑蓄力猝发的内劲,全被她剑意上的“黏”、“送”、“起”、“去”间宛若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此方歌吟更处于大不利的地位之中,等于一个人使力,另一人借力,方歌吟拼搏了几招,如长期下去,不是办法,仅死路一条,但又为雪峰神尼剑法所引,无法收劲,就在这时,一道剑光如电,“嗖”地冲面划来!方歌吟危急之间,猛想起东海劫余门中有一绝招,即“移影遁道”,他急忙敛神再分,“刷”地一声,雪峰神尼以为刺中,忽而影子消散,方歌吟已至背后,抖起神威,祛去强劲,始能换过一口气来,使雪峰神尼无法再藉其力而耗尽。

就在这时,清一女尼喊道:“一百招了。”

雪峰神尼心头一惊,下手更不容情。方歌吟挥剑招架挡拦,又使小巧身法腾挪逃避,不肯再为剑网逼困,未几又二十招,方歌吟又在偌大厅中被迫走了二、三个圈圈,终于逼到了门口。

雪峰神尼脸上煞气大现,一路飞斩疾刺,方歌吟一面挡一面疾退,一迫一逃中,又走了廿余招。

两人战得正酣,陡听清一叉恤道:“第一百二十五招!”

雪峰神尼一听,心下一凛,怎么已过这许多招了,万一对方能走得过两百招于是将心一横,将自己在这十年来独创的剑法,亦即是本来要用来作“三正四奇”

下届争霸战的压轴剑法:“天河”使了出来。

两人一迫一逃,但依然搏剑,雪峰神尼只定下两百招之约,并未规定以何种形式,故方歌吟人边战边退的消耗战,仍然不能算是犯规。

这时两人已越过恒山“悬空寺”。悬空寺在兀异的山壁上建立,系建史上的奇迹。这时刚过第一百五十招。

方歌吟运用智谋,退退避避,雪峰神尼在追逐中,无充分把握,亦不轻易出手。

而清一却解了桑小娥之穴道,一路上跟了过去,除了算出招数,也不敢乱喊,怕影响方歌吟全神作战之心。

这时打到一处突兀的巨崖下,方歌吟已没了退路,背后一道长瀑,冲泻而下,白烟缭绕,十分激越。

这时已战到第一百五十五招。

雪峰神尼森然抱剑,“啸”地斜指右方,剑尖斜翘,道:“你没路可走了罢。”

方歌吟没有回答,肃然仗剑而立,一副万山崩而不乱于色,一心接战的意态。

雪峰神尼冷哼一声:她看不出这年轻人还有什么可以让他还有勇气争战下去的勇气,就算有,她也决定要摧毁之。

她的“天河”剑法杀了出来,真似天河一般壮丽的气势,方歌吟想要招架,已力不从心,仅过了七招,“叮”地一声,金虹剑已被打飞。

方歌吟继续苦战。又过五招,已背临深崖,雪峰神尼一招:“雪花点点”攻了过去,叱道:“下去!”

方歌吟一个大仰身,居然头项悬在半空,避过了这一剑,雪峰神尼倒转剑柄,“刷”地又刺了下去!这次方歌吟理应避无可避!在这一刹那方歌吟脑里却闪过了求生甚至求胜的意旨,昔年大侠萧秋水也在此种艰难情况之下,创出了“擎天一剑”,他也可以施只听“丝丝”之声,“长空神指”直弹袭雪峰神尼。雪峰神尼没料到方歌吟在此等情形之下,居然还可以反守为攻,骇然跳避,怒叱道:“你……你究竟跟桑书云有什么关系?”

方歌吟拼红了眼,“长空神指”挥酒而出,雪峰神尼初甚惊异,但又过五、六招,见方歌吟只得“长空神指”之皮毛,长剑一放,天河剑法中之一招:“千水一流”,“啸”地一剑,破指风而入,方歌吟只来得及侧一侧身,剑已刺中左臂,直入骨骼。

方歌吟痛入心脾,却猝然反身反肘,在雪峰神尼完全意象不到的角度下,“碎”

地一掌,居然击中了雪峰神尼。

雪峰神尼久经阵战,临危不乱,借力飞退,卸去大部份掌力,与其说受伤,不如说惊愕,嘎声道:“你……怎会……劫余门……的怪招!”

方歌吟趁此猛拔出地上长剑。

雪峰神尼知不能再容方歌吟稍有喘息,自己被对方打中一掌,伤势虽然不重,但若不除之,今后岂有颜面?当然又展开“天河剑法”,拼杀过去!又七、八招后,方歌吟已不支。他一手以“天羽奇剑”剑招以对,左手还不断使出“长空神指”、“大漠仙掌”以及少林绝招,使雪峰神尼要十分警惕小心。

这样又撑过了五、六招。雪峰神尼袖袍一扬,闪电般罩住了方歌吟的头,“刷”

地一剑,直刺心窝。

这一下,方歌吟再精灵,也躲不过去了罢。雪峰神尼如释重负,作如是想。

但却未料到方歌吟把剑一横,宛若海天一线,自己的剑尖,无疑等于自动送到对方的剑身上,“叮”地一声,星花四溅!雪峰神尼不知这一剑招乃一代奇侠萧秋水所创的“海天一线”,那里攻得下去。

方歌吟这时急甩开袖袍,就在这一甩之间,剑势有了移动,雪峰神尼抢先纵身,剑往上挑,“嗤”地一声,剑刺中方歌吟的脾骨!随桑小娥的惊呼,鲜血飞绽,方歌吟却哼也不哼一声,依然摆“海天一线”的守势。

雪峰神尼怒啸一声,左刺右刺,前刺后刺,左刺右刺,这是“雪花太山”,即封死了方歌吟的退路,又分五虚六实,分袭方歌吟。

方歌吟不动,依然“海天一线”之势。

所有的剑尖,到了“海天一线”上,部委落了下来。雪峰神尼脸色一变,使出“天河剑法”中极端凌厉的一剑:“天河飞遁”,剑势斜撩而上,准备光斩挫方歌吟运剑的手指再说。

但是方歌吟依然“海天一线”未变势。

雪峰神尼的剑势,又被一股无形的劲力所滞塞;雪峰神尼暴跳如雷,连攻七剑,全都给这“天下第一守招”拦截了下来。

还是“海天一线”!仍是“海天一线”……

在方歌吟心里,如狂魔在意念之外,不断騒扰,他要把持修行的心。

就在这时,雪峰神尼如一片云,冉冉升起,“刷”地剑切入瀑中。

然后向方歌吟出剑。

剑在带起晶莹的水花。

方歌吟稍微被眩目的水珠所动摇,剑势一乱,雪峰神尼欺剑而上,“刷”地又在方歌吟右肋切了一记半尺来长的剑痕。

雪峰神尼准备第二剑就要把方歌吟斩之于剑下。

就在同时,方歌吟猝然攻出一剑!这剑就是昔年燕狂徒常用的绝招:“玉石俱焚”!雪峰神尼一招攻到一半,忽然感觉到对方要出剑的气势,竟无可匹拟。

未出剑时的气势已无可御,出剑时定必可怕!雪峰神尼是何许人物,久经世故,饱历恶战,当机立断,一招使至一半,便立即翻了出去。

她就在方歌吟出剑之前翻了出去,以她对剑法精深的了解与自觉,使得方歌吟那一招击空。

要不然“玉石俱焚”真的已出手,就连雪峰神尼,也招架不下这“天下第一攻招”。

雪峰神尼的身子才飞出去,又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一抽,雪峰神尼又陡掠了回来,发了一剑。

方歌吟一剑不中,回剑已来不及,“玉石俱焚”须要极大的心力,就在这时,方歌吟闪电发出一招!这就是天下第一快招:“闪电惊虹”!这剑后发而先至,眼看可以斩杀雪峰神尼,但雪峰神尼的身形又似风筝一样,陡地升去,又花另一角度,飞了回来,发出一剑。

方歌吟一剑落空,回过身来,又发出“闪电惊虹”!雪峰神尼的剑尖又是不及这一招快,只怕剑未刺方方歌吟,眉心已被洞穿,所以只发了半招,又如被抽离似的,掠了回去。

如此一来一回,又打了七八招,雪峰神尼发狠又急,心里自忖:不行,这样子打下去,不行!但每次自己发剑,对方神奇也似的剑招,却必可比自己剑锋先至……

雪峰神尼豁出去了,剑脱手掷出!这一下,人未到,剑先到,方歌吟的“闪电惊虹”再快,因距离太远,刺不人,也没有用。

这一剑十分狠准,竟穿过方歌吟脾骨,自背对穿出来,在场臂战的桑小娥与清一,都不禁尖叫起来。

方歌吟摇摇慾坠,他依然紧咬牙龈,雪峰神尼眼见一剑得手,心中大喜,却见方歌吟连受三道重创,加上前面的两道掌伤,居然不倒,不禁赫然。

她知道这青年确有别人不及之处,所以发狠了心,一不做,二不休,猛冲上前,掌影漫天,向方歌吟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就在这时,雪峰神尼突然发觉一切都变了!这世界像颠倒过来一般,一切都很不一样地,缓慢了,连倒泻下来的瀑布,都像一寸一寸往下挂一般,慢了拍子,她正在疑虑间,却发觉自己的出手,也慢了下来。

这时方歌吟手中的金虹剑,已慢慢斩了下来。

雪峰神尼只觉自己身形、衣袂、飘飘慾仙,她虽不知道这就是所梢“天下第一慢招”:“老牛破车”,但也知不觉,凭数十年应敌经验,竭尽所能,向左一移。

本来往她头顶斩落的金虹剑,偏落斩于她的琵琶骨上!她只觉一慢刺疼,立刻清醒过来,又变得出手如电,“砰”地双掌拍中方歌吟,并随势抽回“观澜瀑剑”。

方歌吟“哇”地一声,和激喷之鲜血,倒翻出去,吐了一大口血,将金虹剑往地一插,屹立不倒。

原来天下最佳慢招:老牛破车,本是无法可破,但方歌吟负伤实太重,所以施使时不能全神贯注,所以当剑一嵌入雪峰神尼肉中时,反令雪峰神尼神智清醒,及时反击出去,解了“老牛破车”,又重创了方歌吟。

这时方歌吟就算是铁铸的,意志力百张,也无法再战,于是把心一横:

这的确是不世之才,可是非死不可!自己与之拼斗,居然还中了他一掌一剑,那那有脸目在江湖上混。

她当然不知道,就算天象大师、严苍茫等曾与方歌吟交过手,亦都几乎不敌,如不容易才险险胜之,但也没曾如此重创过方歌吟。方歌吟此刻的武功,与“三正四奇”相差无几,其意志力与斗志则尤有过之。

雪峰神尼叱喝,“天河剑法”中绝招:“星摇斗晃”,在摇拨中,猝然出剑。

方歌吟的气力,已不能自土中拔剑,他在此刻,只有一个意念:方歌吟你不能死。撑下去!他居然一张口,以牙齿咬住了剑锋。

这一下之胆大,令雪峰神尼也为之色变。这等以齿御剑的技俩,充其量只可以用在两者武功极其悬殊的情况之下,而在对方无甚可观自己却艺高胆大,才敢如此凌人。

而今雪峰神尼武功犹在方歌吟之上,而且还是当今武林中,可谓第一用剑大师,方歌吟居然敢如此,雪峰神尼也不禁为之一怔。

她只要把剑尖一送,方歌吟立即就要穿喉破腹而死。

她惊疑地再看了这青年男子一眼。

这是最后的一眼;她当然是要杀死他的。

就在这时,乍听清一叫道:“住手!二百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逍遥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