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游》

第07章 勇战天象

作者:温瑞安

天象怒,方歌吟心中更。

他刚才住出的一拦,是"天羽甘四式"中的"阴分阳晓",但天象大师随手一抓,立刻抓住。

他自己立即使"九弧震日"神功,天象随手一放,立把劲力卸去,简直到了收发自如,无瑕可击的地步。

方歌吟如是劲敌。卅六僧见方丈出手,而"铁桶大阵"因受伤两人,已运作不出来,其他人即围住全场,以免有人抢血河车逃逸。

这下可绝了严苍茫心中所怀的鬼胎。

他本来在想惹起混战,自己则夺得血河车逃去,但少林僧人,对他劣迹早有所闻,所以对他也特别注意,卅六僧之中,至少有十六名僧人是专门注意他的,他要刹时瞬间击倒僧人,夺得血河车,谈何容易,万一激怒天象大师,那是麻烦大了。

当下大家按兵不动。

天象已怒极,胡须根根倒竖而起,僧衣如铁,无风自鼓,双目暴瞪,神光如电,哔啦方歌吟自恃功力猛进,双臂一展,接过双掌。

然后他就飞了出去。像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飞了好一会,然后"砰"地倒撞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

劈啪方歌吟又奇迹一般站了起来。

他嘴角有血溢出。

天象大师擦了擦眼睛,好像不相信他所看到的是事实。

然而的确是事实。

他以十成功力,并以少林名震天下的"大般若神功"击出,他这一掌,当年九疑山"巨灵神"闵缺、女真族第一高手满奎都接不下,但这少年居然接下了。

这少年居然接得下!天象大师心中不禁也暗暗佩服。

要不是为了少林,此刻他就已经心软了他也是个极端重才爱才的人。

可是为了少林,他一定要战下去。

这是不是也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其实由己不由己,只在一念自己,大丈夫说做就做,拿得起,放得下,庸人自然有很多顾虑,也自然有很多藉口。

只是天下间,有几个能真正称得上"大丈夫"的?口口不管天象大师是不是,他都只有打下去一途。

他的僧袍就似一块铁般的罩打了下去。

那树头被打得一团稀烂方歌吟早已闪开,而且趁侧一剑就刺递了过去。

天象猛地同身,神目一盛。

方歌吟立时收剑,那一剑刺不下去。

刺下去也没有用,一定刺不中的。

但就在方歌吟收剑的瞬间,他已后悔。

他是被天象的气势所压倒,以为他那一剑必不能奏效,其实是错的。他那一剑或许能命中,或许不能,但他不能因天象瞪了一眼而收招。声势已失,便不用比下去了。

他立即再出剑。

就在他剑势一饮,第二次剑芒未露时,天象便已出手。

他一出掌,四周白茫茫一片。

方歌吟便在白茫茫的掌劲中。

严苍茫为之动容,心忖:十年之约,对手若是天象,八成讨不了好去,以现今功力论,天象比七年前犹有激迫,掌力已浑宏到了炉火纯菁的地步。

白茫茫的掌动中,犹有一点金虹闪动。

金虹虽渺,但始终不减。

方歌吟以"由天羽甘四式"及奇宗异学,与天象已大战一百七十余招。

少林僧人及w豪都为之动容,区区一个初崛武林的少年,居然可以在武林巨宗泰斗天象大师的"大般若神功"下走得过数十招,简直是耸人听闻。

只有方歌吟心里知道,天象大师确实比天龙大师有天渊之别。

天象大师只有一样:"大般若神功",但比起天龙大师各种武功加起来乘十倍都难应付得多。

僧袍虎虎,天地苍穹,好像都尽灰黯,被天象的袖所罩,方歌吟就似袖里的蚤子,无论怎么跳脱,郭没有办法逃出控制。

天象高大若神。

方歌吟想使"老牛破车",但根本没有机会让他慢下来。

自从那一剑发而即收,收又再发,便先机尽失,一直板不过来。

施展"老牛破车",至少要有一顿的机会,但天象大师一人的招数,竟比三十六僧人加起来都还严密,方软吟根本无法可施。

天象大师咄咄迫人,方软吟在世他双掌白茫茫的置气下,犹如风卷残叶,激瀑孤舟,只求挣扎而已口僧袍卷住金虹剑。

方歌吟只觉有一股大力,自己被带得往天象大师的手掌跌去。

他运动于金虹之中:丝一声,居然割断了天象大师的袍袖。

这下出手人意料之外:主要是方歌吟得自"百日毒龙丸"的功力,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金虹剑确实是难能可贵的利器,天象虽功力厚,但仍无法应付得了这断金碎玉的宝剑割刻,崩然而断。

这一断,令天象大师登时无法下台;不会看的人,还以为他落败被方歌吟割去一截袖子。

天象怒极,满脸涨红,银须倒竖,全身骨骼,拍拍作响,竟然拍出了"龙象般若禅功"只见一道白茫茫隐带紫气的罡气,直撞方歌吟。

严苍茫脸色倏然大变:"笼象般若禅功"是"大般若禅功"练至之层之后,再转为"大般若神功",练到了第十二层境界之后,合起来方才练得成的"笼象般若禅功"!听后"龙象般若神功"的功力,共十八层,练至高每掌轻出,俱有一龙一象的功力,而且刚大无匹,人说要练成"龙虎般若禅功","非要三年不可",那是因为一般人在有生之年,骷练成始久重境界的"大般若神功",已是不易,进而练成"大般若神功"的六至十二层,更是困难,骷练到"馆象般若神功",除非有一百五十年以上苦练无辍,聪悟专心的机会!但天象大师居然练成了!龙象般若神功天象大师因羞愤,再无爱才之心,下手都要是极重,触及即死。

方歌吟大喝,选出"玉石俱焚"!天象猛喝了一声。

佛门"狮子吼"。

方歌吟乍然一震,"玉石俱焚"的杀气与锐气全失,这"天下最佳攻招"便打不出去了。

龙象般若禅功此刻的他,犹如千钧重担,压在一条丝线上,随时可能崩断。,天象大师的"龙象般若禅功"、竟然也破不了"海天一线"的守势:天象大师脸色铁青,心想是你自己我死,恕不得我,当下以"龙象般若禅功"运于右手,牵制住方歌吟"海天一线"的剑势,左手喑蓄"大般若神功",徐徐拍击过去。

龙象般若神功突然用上,来镇压全场,而今和为这无名小子用了,而让严苍茫等亲眼瞧见,真恨不得杀了方歌吟方能泄愤。

天象大师尢掌略近,方歌吟如同捶撞锺鸣,掌离得愈近,胸腔愈痛,但又不能挪移,因海天一线

方歌吟上以来,大小战役,莫不凶险,但今日一战,方才通遇过内力如此浑厚、简直莫可匹御的对方。

天象左掌离方歌吟尚有一尺之遥,方歌吟嘴角已淌出了鲜血。

他的剑路被天象大师的"宠象般若祥功的所压抑,不能动弹分毫,全身则在天象大师大般若神功一张被拉紧又拉满的弦,张到了极点,便要崩断。

不能崩断。一断,就见不看桑小娥。

一旦想到这时,他真气自丹田涌出,"百日毒龙丸"的功力源源输入,他突然变招。

就在他变招的同时,"龙象般若禅功"、"大般若神功"的功力齐吐,"砰"地打在原先站立的所在,弭然激起一道一丈七尺高的泥柱。

然而一道白芒飞出。

闪电鹰虹在方歌吟这种情形之下,任何变招,都只有死路一条。

就似一间铁屋,为山石所埋,一旦折毁基柱,尚未冲出,必已被山石所击杀。

但"闪电鹰虹"委实太快了。

快得简直不是"变招"。

甚至不是招式。

方歌吟连人带剑,"飞"了出来。

然后他半空连接十三个翻身,落下地时,脸若紫金,摇摇慾坠,以剑文地。

天象大师的两道内劲,从他脱离而出,毕竟还是有些微扫中了他。

些微扫中就破了。要不是方歌吟有"百日十龙丸"的功力输注,恐怕已重伤身死。

但天象大师的肩,居然也有一滩血渍。

闪电鹰虹他以浑厚无比的护身罡力,震歪了剑势:方歌吟被激撞斜飞而出,可是他膊头依然看了一剑。

天象怒不可遏。回身大喝,打出一掌。

他离方歌吟还有三丈远,但一掌打出,远距离下,力道丝毫不灭。

方歌吟倒踪而出。

内力激荡,一冲之下,方歌吟被弹出丈远。

方歌吟飞掠而出,竟落在血河车上。

众人意想不到,一时怔住,方歌吟叱喝,拍地一鞭,八马齐奔。

这八匹马似有灵性,又极喜欢方歌吟的,十分听话十八马奔将起来,那些僧人那里拦阻得住,只见血影如山,驶将出去。

天象大师,严苍茫等都断喝起来,一行入再不顾一切:拼命追去。

方歌吟十掌负伤,如再不一鼓作气,闯出这里,再被缠上,只怕永生见不看桑小娥了,当下不顾一切,策加鞭,那八匹马木就喜驰骋狂奔,呼啸之下,两旁景物,朦胧一片,使得只剩下一道血影。

卅六僧起先是受伤两人,渐赶不上,后来三十四僧人都功力较低,逐渐落后,严浪羽的马,虽是上选,劫又那里比得上血河神马?

又追了一段路,早已下了清凉山山,方歌吟本来是掠五台山,取道龙泉关,过长城以入恒山,但而今卸变成直奔雁门关、掠阴山,直投"塞北第一山":恒山!口口口这追奔之下,很快的连长门上人,癫证神僧也气喘吁吁,加上木身并不十分关,所以也落后下去了o梅醒非的轻功,甚是了得,辛深巷也是以轻功称着,两人居然仍跟得上,但久奔下去,内力上便不如天象大师兴严苍茫两人。

严苍茫与天象,一左一右,内力浑厚,居然一直贴近车后,只差之丈,便已赶上。

方歌吟心中大急,拼命催鞭,眼前景物飞闪,已来到一片树林边,回头一望,只见天象与严苍茫又拉近了一丈距离,两人竟似比赛轻功、内力、毅力一般,不相上下,不逼多让。

严苍茫心里,其实是暗暗打突,这名和尚刚刚才力战过方歌吟,叉土了花甲之龄,居然还如此挺得住,要不是才激战一场今番要赶上他的脚程,只怕难矣。

天象大师心里也是暗凛:严苍茫的内息,调匀得十分快迅,当然不是巨道功力,但自成一家,而且此人以招式怪异冠绝天下,自己是内功见长,而今居然与自己并排而追,天象心中暗叫:惭愧!严苍茫眼见雁门关将近,心想一出长城,生死难卜,略一犹疑,脚下卸丝毫未停,伸手一扬,打出一道花旗,"砰"地在半片炸亮。

这花旗在半空一层又一层,在夜空中爆亮,到了最后一层,完全是纯黑色的,但又与黑夜的色泽完全不一样,黑而发亮,像激动的黑色小河,在黑穹林里炸出支流无数。

严苍茫打出旗号,心中大安,就只那末一迟滞间,卸见天象已扑上了血河车上天象大师十指抓住车沿,呼地一扳,巨灰灰的巨影,荡了上去。

方歌吟情知天象上得了来,自己就得下去,他为见桑小娥,便不顾一切,一剑"旭日初升",涌了过去。

天象初入血河车,是末沾地,他数十年来,未得一上血车,今日得偿所愿,心下大是奋慨,但-帑血车,血气翻腾,红光冲激,与他生平佛学,大是不调,一怔之下,突有旭日一般的虹芒,迎脸袭至i这下他心气冲激,目为之眩,不知如何招架是妤,。他毕竟是一大宗师,当机立断,猛吸一口气,呼地倒飞出去,落在雪地上。

只听"啸"地一声,一人已擦身而过,严苍茫已追上了血河车。

天象大师怒极,心想:这次可丢尽了脸,一招就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逼了下来,以后传了出去,不是叫人笑话?于是连严苍茫他都恨了起来。

这下严苍茫可追上了血河车,心里狂喜,一手抓住车沿,拖走了十余丈,猛一吸气,借力踪上,卸见一道金芒,迎脸斩到!他如此掠上,等于是向金虹剑扑去而已。

现下方歌吟的功力,只可说仅逊"三正四奇"等一筹而已,彼此武功已相差不远,方歌吟居高临下,适时一斩,严苍茫轻杖一栏,"叮"地一声,"啪"地雪花溅飞,严苍茫也被击落在雪地上。

严苍茫一落地,天象大师又掠过了他。

严苍茫生恐血河车为天象所夺,跄踉几步,奋力追去。

天象发力在先,不一会又接近血河车尾。

他暗暗蓄力,不图即上车中,而是储"龙象般若禅功"之力,在上车刹那,先击杀方歌吟再说。

严苍茫因落后数步,始终末能追上,见天象如此接近血河车,又不跃上,定成竹在胸,他怕血河车上的武功、宝物为人所得,当下不顾一切,一杖扬出!天象直想扑杀方歌吟,猛觉背后有急风迭起,猛一坐身,直踩得深陷入雪地之中,砰痛得鼻涕眼泪齐流,金星直冒,脑匀子肿起一个大瘤。

天象怒骂:"你┃┃"严苍茫见暗算不成,如天象厉害,一面追奔,一面大笑调侃道:

大和尚,你脑袋光光,肿个瘤子,才更好看!他是随口说说,但在爱美至极的天象听来,简直刺激至极,他平素极是爱美,常在镜前修剪长髯,而今脑后肿个大疤,又偏无人证明他是被严苍茫暗算的,搞不妤江湖上还会传言他是为方歌吟这无名小卒所伤,那还了得口成何体统?他心里恨极,急起直追;但这痛得一痛,恨得一恨之间,血河车的距离又拉了十余丈远,严苍茫又接近了血河车。

     □           □           □

猛回头,见严苍茫已近咫尺,脸带一狰狞的笑容,因屏看一口呼息急赶,无法启口说话,而天象大师反远远落在后头,梅醒非、辛深巷二人,则在更远,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一种想法,他宁愿让天象大师抢上血河车,郭不愿让严苍茫这种人夺得血河车。

就在这片刻间,严苍茫已猛提一口真气,掠了土来。

方歌吟同身冲近,一招"漫天风雪",卷了过去。

严苍茫半空接得一剑,血车已奔过原地,严苍茫已落在雪地上。

但是严苍茫这次早有准备,并不在于一下即冲上血河车,所以过一沼古地,借势一弹,斜飞丈,又投入血河车中!方歌吟本以为已击落严苍茫,可控得一时之安,讵料眼角又瞥见严苍茫掠至,忙中己来不及迎击,随手一曲金虹、弹出"怒屈神剑"一招!严苍茫攻其无备,以为这次满可以抢上血河车,只要脚踏实地,便不畏方歌吟,一面促车,一面把他击杀于车中,不料方歌吟出招于半空,剑锋犹在五尺开外,剑气已袭至i严苍茫毕竟是当世少见的高手,突然全身抖动,几乎在眨眼闲可顾动七八十次,金虹虽袭中严苍茫,但"噗"一声,如中朽木。

但在这抖动之间,严苍茫落下的身形捐挫,血河车又已掠出原地,严苍茫仅差分毫,便不是落在车中,而是落在雪地上。

可是严苍茫脚力沾地,"标"地一声,急弹而出,一手挽住车沿,一扳一接,又登上车来二方歌吟已加防范,一仰身,头顶触地,反剑自胸前向后批出,正是"倒挂金帘""严苍茫突然一枚打出,砰地与金虹剑撞个星火四溅,两人俱震得退了半步,方歌吟是跌在马上,严苍茫卸落下车来。

可是严苍茫这次早有准备,藉势一溜,竟人车腹之中,然后如游鱼一般,翻上车边,自车身迫入,待方歌吟发现时,经已退了。

严苍茫嵘嵘一笑,正要出手,突有一道强劲自车后袭来,严苍茫猝不及防、硬接一记,被震落下车来!出掌的人是天象大师,他十分得意,觉得报了一杖之仇,但因全力急奔,不能开口说话,便哈哈一笑,以示讥诮。

严苍茫被迫落车,前功尽弃,心中懊恼,一面急起直迫,但天象大师已早超前,接近车后,他情急生智,嚷道:

哏,老和尚,你光取笑不敢说话嬷?”

天象大怒,心忖:你敢说话我还怕你么二当下此道:"鼠辈,你才不敢i"才说得六个字,严苍茫便已追上了他,与他并排,血河车卸已拉远三丈。

天象恍然大悟,暗骂自己不小心上了当,严苍茫是东海玫余门的领袖,以狡诈奇狯称着,他说话大可用腹语,自己泄真气说话,岂不是中了他的计?当下气得想破口大骂,但又不可以,两人而今并齐而追,眼前已是蜿蜓苍古的长城城堞,景物越来越苍凉,两人离血河车不及尺遥。

这时两人都想登车,但叉戒备于对方,天象终于忍不住,先拍出一掌,严苍茫避过,还了一杖,天象挡住,血河车卸借此又拉远了一些距离。

两人打打追追,追追打打,互相牵制,加上车上的方歌吟,形成一个非常奇特的局面,但天象大师的买力充沛,始终骷紧追不舍,严苍茫因运力奇特,身法变化繁复,所以也一直能跟得上。

这追追逃逃间,终于到了雁门关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逍遥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