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

第09章 武林第一大恶

作者:温瑞安

如此可见,“长空帮”的无孔不入,无坚不钻。这几十年来,“长空帮”一直是武林第一大帮,但人数却甚是秘密,当今天下,除桑书云得悉外,只有辛深巷可以把握,而今这股兵力召集起来,中原一带,甚至远在边疆,都发生了很大的騒动,上至皇城、戍卫、官宦,下至贩夫、走卒、市井、豪侠,都有人猝然死亡,或藩然离去,因为除了“长空帮”聚之外,还有武林中早已布伏牵制“长空帮”的力量。

所以,“长空帮”的人要赶赴这一场约,真可谓千秋万载,如生如死。其中当然也有委缩不前的,但大都义之所至,赴汤蹈火。多少王公、侯爵,或者当绸买马的流浪英雄,都揭竿而起,这种极庞大、且花费桑书云、辛深巷、梅醒非半生心血,所结集的各阶层帮派的巨流,已排除万难,历尽艰辛,以最迅捷的速度、最浩壮的声势、最激汤的威风,涌向贺兰山来。

这一战对方出动的是“七寒谷”、“金衣会”、“天罗坛”,加上了武当派的策划和人力,事实上,抑是金人伏下的因果,其中还包含了许多乔装汉人的细作混在其中;这一战实如同两国交兵。

然孰胜孰败?

     □           □           □

桑小娥、辛深巷这里,却命在危殆。

这时“天罗坛”中“天鸡院”的邬宙屡和“天龟院”的金马仑,已联手合战那挽髻勇悍的黄袍中年汉子,三人打得十分酣烈,而其他的“天罗坛”、“金衣会”、“七寒谷”的人,又纷纷向桑小娥与辛深巷欺来。

那黄袍汉子的武功,很是不弱,“天羽剑法”势度凌憾处尽都发挥出来了,邬雷屡和金马仑招架不住,又加了七八人合击,终于一名“金衣会”的人,一刀划中他背门,一道尺来长伤口,血泉涌而出。

黄袍汉子吃痛之余,反手一剑,“斩蛇开路”,宰了那背后伤他的人,但包圈的人,攻系愈甚,突然一张红网,自邬雷屡手中撤出,罩住了黄袍汉子。

黄袍汉子却自网中出剑,一招“长虹贯日”,自网中直刺出去,邬雷屡得意忘形,闪躲不及,当场毙命。

那金马仑却将藤牌地一滚,滚了过来,一刀砍了下来,黄衣汉子人在网中,挣扎一档,因被网茧缠住了手,转动不灵,右臂又吃了一刀。

就在这紧急关头,忽听呼哨四起,二十余名黄衣青年,冲了过来,一面救护先前的黄袍汉子,一面与敌人力战,只听那几名黄衣青年关切地问:“师父……你……你怎样了?”

黄袍大汉待徒弟们解开网索,一跃而起,道:“我不碍事。”又问,“找到云儿没有?”目光大是关切。那些黄衣青年都说没有。

众人正在混战中,黄袍大汉目光闪动,猛见桑小娥与辛深巷已岌岌可危,奋起神威,又杀将过去。

这时人数增多,反占了上风,辛深巷暗吸一口气,高呼:“可是“天羽派”来助?”黄袍汉子一面劈杀,一面道:“尊驾可是“全足孙膑”?”辛深巷见黄袍汉子英勇如此,血流未止,已杀了七八人,苦笑道:“以前是的。”那黄袍汉子一呆,道:“哦?”

辛深巷道:“现在“全足”二字,是万万愧不敢当了。”黄袍汉子一面死战,一面道:“辛先生为武林尽力,狗贼们伤了先生,实在可恶。”辛深巷笑道:“久闻“天羽派”第三高手“追风一剑”萧河侠胆琴心,气豪骄横,今得一见,名不虚传。”

两人俱是负伤累,且大敌当前,均谈笑自若。埋伏在谷口的敌人,又不知上来凡几。两人见对方都无惧色,心下暗暗佩服,竟相惜起来。辛深巷叹道:“天下武林,千宗万派,但来援第一起人,还是“天羽”一门。”

萧河被一叉刺中大腿,脚下一阵跄踉,抑一招“天河倒泻”杀了那人,大笑道:

“掌门师兄若在,则教这些狗徒远遁二千里!”

辛深巷大喝道:“好!”一腿支地,站了起来,以右手持抢,缠上一名“七寒谷”的好手,拚斗起来!

但是桑小娥这边,已连连遇险;萧河喝问:“这姑娘是谁?”稍为分心,已中了一拐,辛深巷急道:“桑帮主掌上明珠……”萧河唾地吐了一口血,喷得那使拐的人一脸都是,然后一剑杀之,心忖:“桑帮主,昔日与掌门师兄相交甚笃,我决不能教他的女儿有分毫损伤。”当下挥剑杀将过去,救助桑小娥。

原来“追风一剑”萧河,心下极为钦佩宋自雪,宋自雪自少惊才羡艳,绝代天娇,但因肆无忌惮,不守俗礼,故被责为欺师灭祖,大逆不道。潇河心中,即对宋自雪翩若惊鸿,娇若游龙,惊涛骇浪的一生,甚是心仪。宋自雪英年失踪,“江山一剑”祝幽壮年病困(萧河并不知道祝幽是宋自雪所伤,而祝幽更不会说出来,他亦不知晓宋自雪已饮恨死于石洞中。),只有他带“天羽门”往昔的一股精锐,到处追寻掌门师兄的下落。

萧河的剑法快而迅厉,一剑即杀了一名“金衣会”的高手。这时七八名敌人,又杀将过来,萧河杀伤了两人,被班平砍中了小肮一刀,他的剑法甚为迅捷,在班平未逸去之前,已刺了他一剑。

这时萧河已浑身浴血,谷口涌来的敌人却越来越多,桑小娥急得哭了起来,一个“金衣会”的高手,“嗖”地射了一箭,射向辛深巷,辛深巷能活动的只有一手一足,那里避得开去,萧河猛一闪身,左手一抓,箭是捏住了,但箭势甚猛,“嗤”地箭镞嵌入他掌心里,萧河又大喝了一声:“好腕力!”

倒拔箭,回手一甩,箭中那人咽喉,穿头而过,辛深巷叫道:“萧三侠,你这是何苦!”萧何却笑道:“我姓萧的前有萧秋水,同代同派有宋自雪,你怎能叫我做个贪生怕死的人!”说晃然慾倒。

十四、五名大汉,又随金马仑的指挥,拥了上来,“天羽门”人十分危殆,这时呼哨四起,有人大叫道:“辛总堂主,我们来了!”

只见四五十人,冲杀了过来,辛深巷喜道:“是我帮来的人!”两道人马,杀在一起,谷口又跃出数十大汉,战得激烈,这时又哨声此起彼落,辛深巷长而叫道:“华山派来了。”“无量剑派来了!”“宁波天童寺慈悲刀门也来了!”“江南晋家也到了!”这一来,“长空帮”这边的声势大震,谷中涌上来的高手虽多,但陆陆续续又来了“长白九熊”、“太行十七雄”、“瘦西湖晏家”、“太白派”、“子美帮”等高手蜂涌来助,七寒谷便渐渐守不住了,辛深巷指挥攻势,前仆后涌,十分剧烈。

忽然谷口出现一名黑脸老道,剑势犀利,连斩杀这方面高手十六、七名,一时无人敢拙共锋,辛深巷失声道:“是武当长风道人!”忽听一人“叭”地跌下,问道:“长风是谁?”

原来那人便是“追风一剑”萧河。他兀自负伤苦战不休,终被金马仑一脚勾倒,他也一剑伤了对方,正听到辛深巷的自言自语。辛深巷答:“长风道人是大风道长之师弟。”

萧河奇问:“大风道长不是“三正”之一么?”辛深巷叹道:“可惜也就是今日野心并吞武林的策划人。”萧河侧目眇去,只见那黑脸道士剑身发出血般的光泽,当者披靡,镇守在谷□,便无人敢入雷池一步。

他不知大风道长已全学得“幽冥血奴”萧萧天的武功,当下心忖:长风道人是“三正”中大风道人之师弟,而自己却是“四奇”中宋自雪的师弟,对方既然出阵,自己怎能示弱?

“追风一剑”萧河,年少时本已任侠好义,少不中意,即大动干戈,可惜武功才气,断不如其师兄宋自雪,然秉性义烈,到得了中年,门徒甚众,烈性不但不改,甚且更炽,觉得男儿一生,若不能像他大师兄的快意恩仇,则枉自为人了。当下长吸一口气,勉强扶起,挺剑行去,辛深巷惊呼道:“萧兄,萧兄,你去那里?”但苦在不便于行,虽了然于胸,却是追赶不得。

萧河向长风道人掩杀过来;长风道长却不为意。他是大风道长师弟,武功之高,实已在天龙之上,甚至不在天象之下,怎会看得起一个混身浴血的“追风一剑”?这时四面八方来援的武林的手委实太多,杀伐委实惊心动魄,长风道人未免有些胆战心寒,加上萧河如疯虎般的攻击,长风一不小心,被人一脚扫中,跌了个仰八叉。

长风道人倒地上,出手可不含糊,剑势一挺,武当杀“孔雀开屏”,一时剑光霍霍,别人只见地上一团剑光,不见人影如何,一时无法出击。

待剑光一敛,长风道人霍然而立。众人心中一惊,长风心里也一凛,只见周围不知何时已多了十八个人。

十八个僧人。

铁一般肤色、铁一般眼光、铁一般神情、铁一般衣饰、铁一般步法、铁一般架势、铁一般强硬的僧人。

长风道人目光收缩,他知道这些铁一般的人,也有铁一般的身手。

     □           □           □

他不是方歌吟。如果是方歌吟,一见这十八名僧人,一定会惊呼出来:“少林十八铜人阵!”

     □           □           □

辛深巷喜而呼道:“少林派来了!”

那十八个僧人,身形都旋动起来,陀螺一般飞舞,但又扎根深厚,方位不移地向长风道人步步迫来。

铁花、铁树、铁心、铁衣、铁吾、铁屑、铁渡、铁军、铁石、铁意、铁气、铁汝、铁舟、铁桥、铁若、铁灯、铁余、铁我,十八名少林长代弟子,展动阵势,围攻长风道人。

     □           □           □

少林与武当这一战,孰胜孰败,殊为难说。长风道人是把守“七寒谷”的重将,如果不先剪除他,根本没法子进入“七寒谷”救人。

但这一役对少林来说,很是不利。长风道人武功只怕还在方歌吟之上,而当日方歌吟便独力破过少林十八铜人阵。长风道人才气斗志也许不及方歌吟,但阴险毒辣,与大风道人简直一脉相承,“十八铜人”实在是败多胜少的。

但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一人冲入阵势,当胸就给长风道人一剑!

这人就是“追风一剑”萧河。长风道人蓄剑待发,所有剑中杀招,都在这一刻发了出去,萧河在同时间至少被刺中了四十九剑。但是萧河奋力抱住了他的剑,长风道人抽不出剑来。

长风道人脸色一变,十八铜人阵衣袂腊腊,立时全力发动了!

长风道人背上、胸前,首先各吃一掌,他大喝一声,“化血奇功”运于右掌,“施天无上罡气”运于左掌,一掌一个,把铁若与铁汝二人劈死。

他正想奋力再战,膝下再被人一拌,原来他刚才摔倒,并非自己失足,而是被地上一人扫倒。只见这人蓬头垢脸,肤色黑得一团糟,腮帮子涨卜卜的,也不知多大年纪,无声无息地出腿勾跌自己,长风道人跄踉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脚步,十六铜人攻势又到,他奋振神威,扬掌又劈死铁桥与铁灯,但身上也中了六、七掌。

长风道人功力充沛,还挺得住,但他为人,极是固执,既然掌门师兄有令,坚守谷口,他便绝不退走,吃了这等重击,居然还镇守谷前,魏然独存,不退半步。

剩下的十四铜人兀自惊心。这时萧河却微微颤颤,终于一交倒地,辛深巷这时与桑小娥已然赶到,挟起了他,只见“追风一剑”萧河道:“我……我没辱了天羽门……”

辛深巷挥泪道:“萧兄是大英雄、大豪杰,纵令师兄也不过如此!”

萧河一口气又急促起来了,“不……不止掌门师兄是我一生典范,我比他不上……大丈夫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我只不过先走一步罢了……”

桑小娥哭道:“你不要死……”萧河忽然双眼一翻,说:“有件事要麻烦辛先生和桑姑娘……”辛深巷握紧萧河的手道:“快说。”

萧河喘息得十分辛苦,道:“我有一名侄儿,姓沈,叫做耕云,他好文,虽聪明伶俐,但对武学不感兴趣……我迫他练武,他便走了,你们见他,代说一声,我见不他了,我不该逼他的……”

辛深巷道:“萧兄用心良苦,我们一定会倾帮中之力,寻找那孩子的。”萧河痛得全身一阵抽搐,抓住辛深巷的手,不住喘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找到耕云,他……他知道“湘江大侠”……方……方常天……身死的秘密,这事关……事关……重大……方歌吟复仇的事,……还有那孩子……”后面几个字,说得极徒微弱,终于身死。

辛深巷和桑小娥都如五里雾中,不明所以。

这时呼啸更盛,“呜”地一声,一道炮火,冲天而起,照得渐暗树林子里都了亮了起来。辛深巷从难过中忽现喜容,呼道:“第一路“长空帮”军力来了!”

     □           □           □

“七寒谷”外,打得如火如荼,“七寒谷”内,更拼得天昏地暗。

大风道人本待在洞中一击搏杀天象大师和桑书云,先灭了“长空帮”和“少林派”两大实力,剩下的雪峰神尼、车占风、严苍茫,自己可以一战,只要内应外合,洞口便可一攻而被。

可惜却多出了个方歌吟从中作栋,救了天象和桑书云,如此自己以一敌五,加上方歌吟,可以一人之力敌六大高手,纵昔日“血踪万里”卫悲同在,也未必讨得了便宜。

所以他立即制住车占风爱女车莹莹,再谋脱身之法,却听雪峰神尼冷冷地问:“你究竟是大风,还是萧萧天?”

大风道人神色自若,嘻嘻一笑,道:“你看我像大风,还是像萧萧天?或是曹大悲?”

雪峰神尼眉头一皱,眉心煞气一现,隅然走近一步,道:“江湖人说我脸慈心冷,我若一剑杀了你的人质,宁与车大侠结一世之仇,但你也活走不出这洞口!”

大风道人知雪峰神尼这人说到做到,倒也不能迫之太甚,当下道:“昔日笔架峰一战,我们三人下山去探“幽冥血奴”死了没有,你所见的首是真的。”

雪峰神尼顿声问道:“那末……萧萧天是真死了?他……他是不是曹大悲!”大风道人言而顾他道:“中了你一剑贯胸,焉有不死之理!”雪峰神尼只觉脑门轰然一声,不自觉地将剑垂下,嘴chún颤动不已,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大风道长何等机伶,辨容察色,道:“神尼的那档子事,萧萧天遗骸中有一本小册,详细记下。”

雪峰神尼脸色惨白,道:“你……你……你看了……”大风道人怪笑道:“贫道贪图萧萧天的武艺,却不料发现了神尼的,……”

桑书云何等厉害,鉴察之下,立即明白事体之泰半,不想再让大风道人对雪峰神尼说下去,于是切道:““幽冥血奴”的卑鄙武功,你居然也敢觊觎!”

大风道长脸上一红,知道桑书云厉害,不去理他,迳自向雪峰神尼说:“神尼,那册上的事,神尼不迫贫道于绝境,贫道绝不漏一字。”雪峰神尼容色惨淡,竟要把剑支在地下,才能稳得住身子,除了绝顶机伶如桑书云、严苍茫、车占风等了然五、六成外,其他都如丈二金刚,摸不脑袋。

雪峰神尼呆立当堂,一时恨恨之情,纷至沓来,不可收拾,百感交集。原来她自幼投师慎山,师父九劫神尼,武功高绝,却为豪气千云的萧秋水所败,萧秋水闯山时之英雄胆魄,慷慨侠烈,虽是惊鸿一瞥,在雪峰年幼的心中,生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详见“神州奇侠”外传“大侠传奇”)。

九劫神尼九战败,便含恨在心,越发不准男子上山。雪峰对比,并不苟同,以为天下男子,未必个个都坏,像大侠萧秋水,就不像是不逞之徒,当时她年纪小、德望低、师父健在、门规森严,当然不敢乱说;但九劫神尼死后,雪峰当上了掌门,便有意废除素女峰的不成文规例。

其时武林第一大恶人曹大悲,横行江湖,而且贪婬好色,自恃艺高胆大,竟闹上了恒山。时在深夜,大部份恒山子弟,并未惊动,得见曹大悲的,又尽悉被杀,剩下雪峰神尼一人,给不敌“幽冥血奴”,而被击晕后蹂躏。这在雪峰神尼心目中,烙刻下不灭的血印。曹大悲饱魇自称便是萧萧天,扬长离去,使得雪峰神尼本来想将恒山对男子的恶规改良,而变得更形乖张。

至于雪峰神尼也在彼时起,下手绝不容情,冷酷好杀,事因她本身已蒙垢,夜夜面对菩萨,拜佛念经时,都悲恨难偿,自觉无颜以对。后来她武功渐强,挤身当世七大武林高手之列,又联合“三正”,搏杀萧萧天于笔架峰上,斯役中她状若疯狂、下手最狠,旁人都不知所以,她则是为雪耻恨,所以“幽冥血奴”落下山崖之际,她还奋不顾身,追上去,补了一剑,穿胸而过。

但是萧萧天中剑后,究竟死了没有,她却不得而知,只知道她和大风、天象下山来寻,寻了三日,由大风发现一无头首,而胸胁嵌她的“观澜瀑剑”。自怪石嶙峋的笔架山挥落,萧萧天的头颅撞碎,也是可能的事。由如是观,可以猜测萧萧天已死,但方歌吟闯上恒山时,又带来了曾与“幽冥血奴”一战的消息,这使得雪峰神尼心头大震,两百招未能击败方歌吟后,即把“观澜瀑剑”投入瀑底,也为此念。

此后重出江湖,一路上听得“幽冥血奴”复出的消息,都心焦如焚,羞愤交加,现下在这决死之地听得原来萧萧天确实已死,心中大宽,又怅然若失,却听大风道人居然知道数十年前自己的丑事,一时悲愤交集,当年的羞辱,全涌上了心头,只觉日末途穷,连菩萨世相都不谅解,天下无路可走。

大风道人本是疑虑,并不知“幽冥血奴”确会侮辱过雪峰神尼。当年一战,他已觉得雪峰神尼太过激烈,心有疑虑,但他当时一役,只为贪图萧萧天的武功秘岌,所以联手一搏。“幽冥血奴”落崖后,大风道人建议三人分头搜索,果尔他先找到萧萧天首,取得他怀中秘岌,然后再招呼雪峰、天象二人赶来。从此以后,大风便在武当潜心于学习“幽冥血奴”的武功。

“幽冥血奴”新创怪招,虽未誊录在秘岌之中,但大部份绝技,都一一记录,大风道人的武功本就是“三正”之一,而今武功又涉增两倍,已经不在当年萧萧天之下。但他狼子野心,想勾结金人,雄霸武林,所以暗中一直联络各路枭雄,准备一举而夺天下。

萧萧天秘岌之后,确有将他生平凌辱过的女子姓名列下,总共逾七百人之众,大风道人对这等事远不及他所图谋的关心,所以也没细看。大风道人本不至万恶不赦如此,毕竟是武当宗师,但习“幽冥血奴”功夫后,练气走岔,与武当派正气的基础,又大相违悖,终于造成他性情上变本加厉,穷奢极慾。

而今他一见雪峰神尼脸色,便猜悟一二,当下便想利用这个弱点,要挟雪峰神尼,企图给自己制造个有利的机会,以便突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养生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