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

第12章 死拚七寒谷

作者:温瑞安

唐本本嚷了那一声,已上气不接下气,他被严苍茫一掌击伤,伤得只比严苍茫重而不轻。但他呼了这一声,那些“天罗坛”的人,都纷纷布起阵式来,张开红网,守在谷后退处。

那边战团中,大风道人以一敌四,方歌吟、天象、天龙、梅醒非,他所捱天象一击在先,但“幽冥血奴”的武功,是何等凄厉,只见他一手发紫,一掌充血,每一掌打出来,都腥臭一片!

四人初时苦战?还不觉怎么,但时间一长,便觉腥风扑来,渐渐胸口气闷腻烦,浑浑慾吐。天龙内力本强?但因受伤在先,所以第一个支持不来,心烦气燥,第二个是梅醒非,他轻功可说是“体迅飞枭、飘忽若神”,但对大风道人蒙蒙血雨般的“化血奇功”,也渐渐慢了下来。

方歌吟他负了内伤,而且与雪峰神尼十天象、严苍茫、天龙、廿六罗汉大阵、铁骨道人的前伤未愈,一经久战,伤口迸裂,手中金虹剑,也慢了下来。

真正与大风道人正面相搏的,是天象大师。天象一身功力,像用不尽、耗不完似的,滚滚而巨,源源而出,因恨极大风道人,耻于跟这人齐名近三十年,当下每一招击出,都尽全力施为,雪般的白花花长胡子,根根似戟,倒竖而起。

大风道人心里暗下盘算,若自己武功仅止于当年:而未曾学得萧萧天秘功,这番遇这鲜龙活跳的天象,只怕早已一败涂地。当下他大袍飞卷,左足踢梅醒非,右脚蹦天龙,大袖一甩,罩向方歌吟。

方歌吟只觉腥风扑脸,呼息为之一窒,他不加思考,一招“玉石俱焚”。就递了过去。大风道人知道这招厉害,足踝一钩,将梅醒非绊跌向方歌吟的剑锋来。

方歌吟大吃一惊,如自己此剑一出,难有活命,当下心念疾转,全力收剑,因收力过猛,“碰”地一声,剑锷倒撞自己肋部,跌出七八步。

同时间,天龙也被大风一脚扫中,扑跌出去。大风另一只手掌,和天象对了一掌。

大风道人的阴柔掌力,加上“幽冥血奴”不边际的幻异掌力,跟天象大师的刚正元气,对上一掌后,微微一分,又对上一掌,再稍微一开,再对上一掌,如此一连对击了十七八掌,两人一个脸色发紫,一个胡子直竖,待方歌吟再和身扑来时,天象已猛吐了一口血!

好个天象,他一口血,连足了真气,向大风道人迎脸射去!

大风道人走避不及,“呛”然抽剑,武当“苍木龙纹古剑”刺中了天象,就在同时,他的脸上也被打了一蓬血。

大风道人只觉脸上热辣辣一阵痛,虽已通功于脸上,但双目仍因刺痛而睁不开来,这是他成名以来,从未有过的挫败。

其实以当前形势而论,大风道长所受的伤,仅极轻微,对方天龙已丧失战力,梅醒非、方歌吟都无能为力,剩下强敌惟有天象一人,但天象已然重伤,他若乘胜追击,至少可除去这几人,但他双目不能视物,慌乱之下,立生退意!

他长啸一声,作势攻击,闪身往记忆中的谷后方向闪去!

他不长啸犹可,长啸之际,恰好掩没了“瀚海青凤”旷湘霞的掌风!

旷湘霞也是用“大漠仙掌”。“大漠仙掌”极炙极热,且出掌“四无”,即“无影、无风、无声、无息”,这一掌拍来,看似轻飘飘,其实蕴含大力巨能,似龙卷风一般,在静中生天地般不可当的巨力。

若大风听风辨影,以他深厚内力,除非车占风亲自出掌,否则还瞒不过他,但他长啸一声,便丝毫听不到这一掌拍来了!

“拍”这一掌打在大风道人后心,大风道人飞出,半空扳住一棵楠木,只见树叶纷纷落下,一棵荼郁翠树,顿愤枯枝!

大风身形,一沉再起,仍飘然而去。

旷湘霞见大风道人如此深厚内力,也不禁心下栗栗,她恨大风卑鄙无耻,藉要挟爱女车莹莹以突围,她生性豁达,也不避嫌,什么“明人不作暗事”,对她来说,都是多说的。她见光明正大、志诚君子,便单打独斗,绝不施加暗手,若对到无耻之徒,则“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而今她暗算了大风道人一掌,见对方居然挺了过来,心下佩服,扬声道:“记住,打你的人是“大漠派”旷湘霞,别找错了人报仇!”

天象一退强敌,即赶过去探看雪峰神尼伤势,雪峰神尼摇首笑道:“我不碍事。”

这时群豪攻势愈来愈猛,十四名黑衣高手中,又被杀了一个。眼见如缺堤之水,涌了过来;大风道人、曲凤不还、燕行凶、唐本本,四人身形展动,都往谷后退去,桑书云等心中俱忖:如此元凶大恶,此刻不除,留有后患,绝不能放虎归山,于是长吓一声,严苍茫、雪峰神尼、天象、方歌吟、桑书云,均负伤追击。车占风见“二正二奇”另外加个方歌吟不知算不算得上“正”还是“奇”的,都追数了过去,唯恐有失,也和身掠来。

唐本本嘶孽喝道:“天罗地网,上!”

这是他第三次对“天罗坛”发出命令,只见一阵急而快的移动,天罗坛门徒涌出近百人,团团包围桑书云等人,人都张开红网,三十六张大网,交结于上,三十三张小网,结合于地,天罗地网大阵原在唐本本第一次喊话时已布署,而今一经发作,真是天衣无缝。

群豪及长空帮弟子,见帮主等遇险,忙冲杀来救,大风道长知此时非同小可,能否擒杀这数百高手,转危为安,全仗这一下,当下发下号令,要武当精锐本待保持的实力,蜂涌而出,阻侵入者于一时。

曲凤不还也喝令十三名黑衣高手,全力截杀,当下横遍地,群豪纵舍死忘生、全力抢攻,一时仍无法突破“七寒谷”的防线。

这时桑书云、雪峰神尼、严苍茫、天象大师、车占风、方歌吟六人,也在全力突破包围网中。

只是这“天罗地网”大阵,系天罗坛的看家本领,“天罗坛”能独步边疆数十年,亦因此阵势。大风道人策划称霸天下,也极为仔细审慎,知道万一“七寒谷”群殴不成,自己即潜入狙杀,如果二者俱失败,还有“天罗坛”的“天罗地网”大阵,自己及曲凤不还所控制的黑衣高手,以及“金衣会”燕行凶的“星罗大阵”,以及“七寒谷”的“蚀心化骨焦屁烂骇”:“丧门火”。就算未能一击奏效,大风道人自信还有自保之力。

雪峰神尼嫉恶如仇,最是痛愤不过,她的剑尖一挺,便要冲出,这时红网迅速移移,只见飞掠快疾,红影晃动,令人眼花了乱。雪峰神尼因恨燕行凶施鬼域技俩,郁积难消,当下运力一剑刺去。

这一剑剑身已蕴含恒山派护心神功,剑风带起破帛之声,这时红网移动极快,已看不清人影,宛如一道红墙一般,而且这些红网,都是用极其希罕的绵丝织成的,一旦结合在一起急旋,即产生一种奇兴的力道来,雪峰神尼一剑刺到,刺不穿网墙,反给一股旋移的大力带动,整支剑绞夺飞出,连人也几乎被卷入网墙之里去!

所谓“几乎”,是方歌吟及时一长身,手臂暴长两三寸,及时抓住雪峰神尼。这一招原是严苍茫的“长肢绝技”,方歌吟原站离雪峰神尼极近,要不是如此,雪峰神尼这次就难逃劫数了。

雪峰神尼本不曾如此不济,但因被燕行凶所伤,毒性未清,又失血过多,所以功力大打折扣。天象大师个性粟烈,大喝一声,双掌推出一道白茫茫的罡气,直撞织网!

但是红网质底甚怪,急旋之下,竟将罡气反弹、天象大师怒啸一声,在身受大风掌剑所伤之余,双掌打出“龙象般若禅功”,硬接自己的“大般若神功”,“轰”地一声,地上被震开了一个大窟窿,天象大师跄踉几步,这时红网已愈收愈紧,天象大师跌步时,网外有人抽出兵器偷袭,天象大怒,双掌又反拍出去,“砰”地一声,一人手持挽刀来袭,脱出红网罩护范圈,立被他双掌击折,但天象背后,抑又了一刀,鲜血迸溅。

此时七十二张大小红网,越收越紧,如“三正三奇”,并未受伤,则尚可一拼,惟此时众人偕受伤,眼看网愈收愈紧,则只有束手待毙一途,桑书云和严苍茫对了一眼,一齐冲出。

两人自见面以来,因各种原因,一直是对立相向,剧战数场,只有这一次真正通力合作。严苍茫以拐杖力劈而下,想藉钢拐神力,戳破巨网包围;桑书云则以再破内外家摧气的“长空神指”山袭,以图自网眼透过指风,杀伤持网的人。

可惜这些红网,既不是内家罡气,也不是外家罡气,织网的网眼儿本就极为绌微,加上急剧移动,根本无隙缝可言,所以桑书云指劲犹如石沉大海,反倒身子被卷向网海之中。

桑书云虽然受曲凤不还一撞,但他轻功极好,猛吸一口气,斜里飘落,但腰际间还是若了一棒,原来红网之后,天罗坛至少伏下四五十人,专事偷袭。

严苍茫的拐杖击下,所挟风雷之势,实是实物,而非掌劲,且直接由严苍茫手臂控制,可谓变化自如,但这织网初被击中,确垮了一个坍口,但大少网立即封住,而且急旋之下,一股大力涌来,严苍茫的钢拐脱手飞出,他硬以真气立定脚步,但与唐本本交手的火葯之伤向他脑门一冲,当峙天地昏暗,晕厥倒地。如不是方歌吟及时架了一剑,严苍茫就要死在一柄方便铲下。

这时红网收得更快、更紧、更急、更密了。

大风道人等受伤颇重,本已丧失闹志,眼见“天罗地网”大阵能扳回局势,心下狂欢休不已。

     □           □           □

群豪那边,全力冲突,但一时仍闯不破十三黑衣高手与敌力的守势。这时大风道人眼见能扑歼“三正三奇”,也不顾多大牺牲,将部下全遣截击。仅留的是“七寒谷”约二十余名身着水靠的门徒,不知在布署些什么,拿一节又一节的东西来拼拼凑凑。

这时严苍茫失去知觉,桑书云、雪峰神尼、天象大师,俱告理伤,方歌吟他伤得不轻,能战的只有车占风一人而已。

车占风是塞北豪侠,临危不乱,“霍霍”劈出两掌。

“霍霍”是位出掌时,左手手板平直,右掌磨擦削出去时的声音。

他的掌一出手后,就没了声音。

什么声息也没有。

像大漠,燥热;大风暴前,宁寂。

整个空气忽然热腾腾起来,整个氛围忽然绷紧了起来。

只听“哇啦”一声,东边网口,骤然裂了一个大洞,就像一道龙卷风,忽然在沙漠中搬走一座沙丘,凿了一个大沙洞。

车占风的“大漠仙掌”,以空气为掌劲夹相运用,正好能破这“天罗地网”的滴水不透、点沙不漏之奇功。

大风道人在旁观战,脸色变了。

他一直以为“大漠仙掌”车占风,沉调寡言,不喜结交,是“三正三奇”中较弱的一个……

然而在此时却是最强的一个!

     □           □           □

车占风一掌奏功,也没现喜容,只是扶起桑书云,桑书云知他心眩,摇首笑道:“我们是好朋友?”车占风点头。桑书云道:“那你就冲我的话,最后才送走我。”车占风深深地望了桑书云一眼,放下了他。

原来车占风的掌力,在“天罗地网大阵”中自保,当无疑问,但雪峰神尼等都伤重,一个不慎,便要付出惨重之代价。是以车占风决意要先送这几人出阵。他与桑书云,系生死之交,所以立意要先护送桑书云;桑书云却一口回绝,要知道桑书云为人不单义薄云天,而谦逊的个性中阶藏了极大的自负,一身铮铮傲骨,怎能在这几名大宗师之间先行身退。

车占风当下一点头,红网又立时填补了破口的缺,又围掩了过来。

车占风一掌拍出,一掌一招,一道无形劲气,竟平平带起晕迷中的严苍茫,越过网顶,飞出包围圈中去,他另一只手掌却又将包圈网劈了一个大坍口。

严苍茫一跌及地,神智立醒,见已出重圈,他人十分倔强,但心下十分感激,他一生人孤辟薄凉,鲜受人恩,而今既受方歌吟扶持,又受车占风相救,不禁潜然下泪。

五、六个“七寒谷”徒众,以为有机可趁,袭击严苍茫;严苍茫虽是强弩之末,但一身盖世神功,岂是这些不妄之徒能欺得近身,当下如狂风扫落叶,连杀数人,抖起神威。

“呼”地一声,一人又落了下来,并立于严苍茫身边,正是雪峰神尼,原来天象个性刚烈,更不肯先走。雪峰神尼为人极其冷傲,抑心系恒山一脉弟子;恒山弟子尽为女子,可不像共他门派,败则死而已,搞不好要身受凌辱。雪峰神尼再执拗也不敢将冒此险,而且她也深知自己不先行撤退,天象也断不会走,所以藉车占风掌力先行突围而出。

那边的天象和桑书云,仍留在阵中。两人掌力指力,虽然冠绝武林,但对“天罗地网”,抑是无可如何。两人战得一会,反是碍了车占风的“杀无赦”掌力,桑书云首先觑出,见天象犹暴跳如雷,全力出掌,又倾力接自己反弹回来的掌劲,当下道:“大师,这儿有车老弟照顾,先行歇歇如何?”

天象大师一面挥掌,一面大声道:“你先去罢,我还要拼拼。”话末说完,不慎被一九节蜈蚣鞭扫中,眼看要伤及筋骨,忽然“哎呀”一声,那人仰天而倒,倒地而殁。

原来车占风耳听八面,眼观四路,见天象遇险,一个虎跃,先行击杀偷狙者。他自幼横行沙漠,对空气流变,极有办法拙握,故对“天罗地网”所造成的掩眼手法及空气漩涡,恰好可以一一克制。

只是他一旦心有旁惊,所运施之裂帛一般的凝结空气“大漠仙掌”,立即受挫。红网又看即相互补充,包抄合拢。

桑书云觑出此点,他人虽局傲,外圆内力,但十分大度,当下微笑向天象道:“大师,我受伤重,可否送我一程。”

天象也想找个下台阶,以免连累车占风,适才那一下险,他也是一代武术大宗师,焉看不出?听桑习云如此顾及他自尊,而要求他护送。他是有道高僧,总不能扪斗心有愧,长叹一声,说道:“出家人不打妄语,桑施主,这当下谁送谁,则是谁都不必多言了。”

车占风虽以一人之敌,独战强仇,但神色自若,当下微微一笑,连劲一掌劈去,红网立即又出现一条缝来,天象大师与桑书云,一如怒虎,一如游龙,一面发掌出指,一面突围奔出,只听“哎哟”、“哎哟”连声,已倒地七八人。

“天罗地网”大阵一旦被掀开,要围得住身受重伤的“正”、“奇”人物,还真是绝无可能。大风道人脸色沉冷,见包围网中还有车占风与方歌吟,矢意要先诛此二人,下令道:“全力围杀!”

车占风东闯西突,每一出掌,部破一道裂缝,十分厉害。方歌吟接应精密,虽无车占风功力,但自保尚不成问题。要知道方歌吟武功虽不及“三正四奇”,只是他的“天下最佳攻招”、“天下最佳守招”、“天下最佳快招”、“天下最佳慢招”,每一出手,只要敌人迫近,便当者披靡。他的“金虹剑”削铁如泥,红网质底殊异,却也缠不住这柄当年宋自雪独步天下的利器。

这时又有一道网影,异军突起,向车占风迎头罩来,车占风沈应变,“呼”地削出一掌,那网影立即如巨浪一般,一起消沉,但在这神不知、鬼不觉下,三支毒藻棘,射向车占风下盘!

这下车占风因全力御敌,并未醒觉,方歌吟及时一招“三潭印月”,“叮、叮、叮”撞开三枚暗器,他在一旁,看得仔细,这次掩杀过来的人,正是“九阴真君”唐本本本人。

原来这刻眼花了乱,神驰目眩,方歌吟却看得一清二楚,唐本本如何欺入群网之中,如何出手施袭。这都得力自石洞中宋自雪所授。当日宋自雪身残心不废,因于石洞之中,能在黑暗视物,能凭感觉发剑,并训练方砍吟在金虹夺目下练成绝世高招,这一刻之奇效,尽都发挥了出来。

方歌吟更不客气,一招凭感觉出招的“阴分阳晓”,就送了过去,唐本本本已受严苍茫击伤,现下挺而走险,想暗算车山风,却被方歌吟瞧出,大惊之余,疏心立现,只见红网之小,“呼”地喷了一道血光,车占风因恨唐本本卑鄙下流,双掌全力削去,“霍”地一声,一具人头冲天而起,唐本本走避不及,己身首异处。

车占风这一击得手,天象、雪峰、桑书云、严苍茫四人,一齐大声喝采。尤其是严苍茫,因一念之仁,伤在这恶毒小人手下,自是不忿,喝采尤为大声。四大高手,一齐呼喝,声势何等慑人,“天罗地网”大阵,主魁已死,那还有人敢恋战,当下走避纷纷。

车占风疾向方歌吟说了一声:“多谢。”

方歌吟疾向车占风说了一句:“不必。”

这时大风道人厉声呼啸,只听燕行凶喝道:“布“星罗大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养生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